李梓安雙目之中露出了興奮的色彩,暗道:“這樣纔有點意思嘛,不然也太沒有挑戰性啦。”

未分類俱樂部

雙手抱元,雙掌擡起環繞,每繞一圈攜帶的紫色元嬰之力猶如風雲匯聚一般在李梓安的雙掌之間匯聚……


而狂化後的統領,健壯的身材,發達的肌肉甚至在灰暗的光線之下一顫一顫的跳動,筋肉突出隆起,像骨一般堅硬。雙手握拳,斗大的拳頭猶如兩顆天外流星一般,急速朝李梓安砸來。

兩顆地火流星一般的拳頭,攜帶着雷霆之勢直奔李梓安而去……..

此刻李梓安雙掌之中已經凝聚出一顆紫色光芒四散的圓球,濃濃地紫霧環繞着閃亮紫球。李梓安大喝一聲:“紫嬰歸元波。”

原本虛浮在李梓安雙掌之間的紫色圓球瞬間脫離其手掌範圍,紫色光芒大盛,令通天橋起始端口岸全部被紫色光芒籠罩。

令原本不一樣的穿着打扮衆人,瞬間被映染成紫色,頭髮、眼睛、膚色、着裝所有的一切全部成爲紫色。 此刻所在紫光輻射範圍之內的人,全部被映染成紫色……

此一刻,所有人的世界內只有一種顏色,那就是紫色。

拳頭與紫色瀰漫的圓形光球相撞,發出一聲震動天地的巨響。“轟隆。”丈許高的幽冥一族的統領再一次被轟飛,倒射而去。

與此同時,李梓安也被震得身子倒飛而去。

“不相上下,難分伯仲!”此刻韓元終於知道了李梓安的實力是多麼強大,甚至令他望而生畏,心上只剩下崇拜之情。

兩人再一次晃動身影,直奔對方而來。

雙手握拳,一拳打出,立刻躲閃。 此刻兩人竟然開始了海浪式的攻擊,一波未息一波又起。

只見天空之上一大一小兩道殘影,相互轟擊……此刻韓元乘李梓安對付了統領的空隙,立刻與水靈聖族各大長老開始反擊,圍攻…….

庶女妖嬈:一品太子妃 ,幽冥族死傷慘重,而原本狂化的幽冥之人族漸漸開始脫離出狂化狀態,同時一直與李梓安空中大戰的幽冥族統領,此刻全身猩紅色的粉霧開始漸漸消退…….


雙方再一次悍然朝對方攻擊而去。“轟隆”一聲,巨響再一次響起。一大一小的聲音再一次倒射而去,猶如兩塊磁鐵一般,同性相斥。

然而此次暗紅色的幽冥族的統領卻是藉助倒退之勢,往李梓安相對的方向逃去。一邊逃跑還一邊喊道:“撤,趕緊撤。”

“不好,他們狂化狀態很快就要退出,我們乘勝追擊,殺他一個片甲不留。”不知水靈聖族之中是誰立刻高呼一聲,頓時引起了許多水靈聖族之人贊同。

大聲喊道:“殺,殺!”

原本逐漸退出狂化狀態的幽冥一族,撤退之意以蒙,畏懼之意更盛,加上統領不顧他們的死活,已經開始逃跑了。幽冥一族之人瞬間亂作一團,四散逃去。

望着猶如喪家之犬的幽冥族之人,水靈聖族之人與木靈聖族之人立刻開始追殺窮寇。

李梓安大喝一聲:“華夏出鞘!” 只見背後的華夏之君“咻”的一聲飛出李梓安背後的劍鞘,停在李梓安的身前胸口處。

李梓安雙掌虛握華夏之君劍柄,雙手交叉,逐漸散開,隨着李梓安的手掌的打開,身前的華夏之君開始衍生出許多巨劍…….

雙掌反向向外,往前一推。大喝一聲:“萬劍朝宗”

只見李梓安身前衍生出來的成千上萬的劍影直奔四散開始逃跑的幽冥族之人。

“啊!” 慘叫之聲此起彼伏。 原本開始猶如無頭蒼蠅一般四散奔逃的幽冥族之人瞬間被李梓安的萬劍朝宗追上,劍影所過之處,幽冥族之人直接被劍影衝擊拋飛。

待其吐血再一次爬起準備逃跑之時,水靈聖族追殺之人剛好趕上,開始圍殺。不過圍殺之人也不着急,每當幽冥族之人擺脫了圍殺的水靈聖族之人後,李梓安的猶如一臺高射炮一般。

每當敵人拍拖己方圍殺之人之後,李梓安蓄積的“萬劍朝宗”追殺而去,就如此反覆循環……

逐漸幽冥族之人傷亡開始拉大,剩下之人也開始死亡之旅的最後一段路程之中的垂死掙扎。 最終幽冥一族此次神祕而來到水靈聖族家門口,卻以全軍覆沒而告終。

除了爲一個逃脫的統領,而與幽冥統領一起前來的幽冥族之人全軍覆沒,無一幸還。如此輝煌的戰績,是源界有史以來最爲輝煌的勝利。

雖然殲敵不多,但是源界水靈聖族對戰幽冥族卻是零傷亡,當然最先開始被埋伏的水靈聖族與木靈聖族之人不算之中。

僅僅只是對戰的零傷亡。

“多謝,李小兄。” 韓元恭敬的給李梓安行禮道謝。在面對絕對實力面前,連水靈聖族的族長都給李梓安鞠躬行禮。而此刻木靈聖族倖存者則是苦澀笑笑 。

心中卻暗罵周鞅不止,真是害人不淺眼前,這要是被李梓安惦記着,恐怕逃回族中,族中長老與族長也不會因爲他們得罪如此恐怖如斯的人物吧。

幸好他們已經知道了李梓安的恐怖,原本還想回道族中,再請長輩幫忙主持‘公道’但是此刻完全將心中那點‘要命’的念想給掐滅了。

這要讓自己給木靈聖族惹上如此恐怖的人物,恐怕就算死了也無顏面前木靈聖族的先輩們了。

望着在場之人齊刷刷地給李梓安深深鞠躬道謝,木靈聖族倖存的幾人也跟隨着水靈聖族之人一起道謝道。

李梓安雙掌虛擡,令原本躬身行禮的衆人,硬是彎不下腰身。

“各位,梓安不敢承受諸位如此大禮,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再說此次幾乎全殲幽冥一族來犯之人,也不是我一個人能夠做得到滴。所以梓安不敢居功,韓前輩!!!” 李梓安立刻走到韓元身側喊道。

韓元朝李梓安善意一笑,轉身喊道:“好了,既然李小兄客氣,你們也就不要僑情了。反正離聖盟之約還有大半月的時間,我們想要好好感謝他的話,機會還多的是。我們還是先回聖島報喜、擺宴慶祝一番吧!”

“好!好!好!” 贊同叫好之聲匯聚成爲一股洪流,衝向天際,響徹整個蒼穹…… 第二天如約而至。

韓立他們沒想到辦法,只能繼續幹活。

工棚到處都是漏風的地方,日本鬼子那邊也好不到拿去,他們就被命令去周邊的樹林裏砍樹,修整工棚。

一個個的扛着工具,往森林裏走。

這時,路旁“轟!”“轟!”的汽車不斷的行駛而過,基本都是其他地方來此增援的,還攜帶了大量的食物,以解燃眉之急。

按照這個情況看,用不了三天,轟炸之後的情況就會徹底好轉,重新恢復過來。

韓立看着雖然不高興,卻也只能這般認了,待,到了森林裏,對這一顆一米粗的大樹,他和周衛國開始拉鋸。

“吭哧!”“吭哧!”的開始幹活。

周衛國同樣在爲怎樣解決植田兼吉而思索,此時看周圍沒什麼人,就和韓立議論,“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有日本鬼子的地方就有大批的中國人,如果大規模轟炸,就會讓中國老百姓跟着遭殃,因爲不是每個地方都有咱們的人,但如果我們把這些人聯絡起來,在轟炸的第一時間都保護好自己,也是可行的。”

韓立點頭,“你想的這個,我想過了,但這樣做的難度太高了,第一,如果把這個消息傳遞出去,必然會走漏風聲,從而滿盤皆輸,第二,怎麼才能在每個角樓都安排上人啊,這也太難了。”

“這倒是。”

周衛國對這個問題,進行自我思索去了。

周邊的人都在“吭哧!”“吭哧!”的鋸樹砍樹,還呼喊呢,“大家都躲躲啊,順山倒了。”

“順山倒了。”

一顆一顆的樹被運回去。

在進行切割,用來搭建房屋。

這時,人羣中突然出現了幾個眼熟的人。

韓立一看,立刻樂呵呵的笑了,“衛國,你看那邊,那幾個人你看眼熟嗎?”

女神總裁的近身高手 哪啊?”

周衛國順着韓立指引的方向看了過去,瞬間笑了,“怎麼可能不眼熟,這不是三江好的人嗎?原來他們也被抓了。”

“是啊,真是有緣了。”

韓立、周衛國大模大樣的走了過去。

這羣人此時咬牙切齒的正鬱悶呢。

那日和韓立他們分開後,沒走多久就被日本鬼子遇上了,所幸他們看槍沒了子彈拿着也無用,又非常的重,就給藏了起來。

所以日本鬼子以爲他們就是普通老百姓,給抓了,帶到了這裏,做了勞工,只不過和韓立他們不在一起而已,就一直沒遇上。

此時纔算相遇了。

韓立過去“啪!”的拍了一下那個帶頭老大的肩膀,笑着說道:“兄弟們,別來無恙啊。”

“誰啊。”

“幹嘛啊?”

非常驚恐。

在一細看,笑了,“是你們啊,你們也被抓了。”

“對了,你們不是那個韓······”

“喊什麼喊啊,我們啊,和你們一樣,也被抓來了,對了,你們呢,分開後,就被抓了。”

韓立哈哈一笑。

對面那邊,老二明白過來了,立刻說,“那可不,倒黴啊,一出來就遇到了一個巡邏隊的日本鬼子,不分青紅皁白的就給我抓來了這裏,哎,都三天了。”

“那可比我們時間長。”

韓立樂呵呵的一笑,沒想到在這還能熟人呢,來回一看,他們的人都在,一個也不少。

這時老二問韓立了,“你們的人呢,那個瘦子和那個傻大個呢,都在哪啊?不會是出事了把。”

“沒,他們在左邊呢,嗯,一會兒就該過來了。”

樂呵呵的基本都是客氣的寒暄話,沒幾句有用的。

這時老二等人自報家門,“對了,當初一別,還沒自報姓名呢,我姓馬,在我們這隊伍裏排行老二,所以都叫我馬老二或者馬二哥,你們怎麼叫都行。”

跟着介紹,“這是我們大哥,行皮,叫皮老大,或者皮大哥,都行。”

“皮老大,馬老二啊。”

韓立哈哈一笑,“嗯,好,我們李晗,這我兄弟,周大國。”

“你好,你好。”

算是正式認識了。

這時,馬老二湊到韓立耳邊說道:“昨晚是不是韓將軍派來的飛機進行的轟炸啊,嗯?是不是你們的功勞啊。”

樂滋滋的似乎看明白了一些。


韓立所幸點了點頭,“沒錯,不過我們的目標是植田兼吉那個王八羔子,結果呢,哼哼,讓他老小子躲起來了,不過下次一定能行。”

“牛逼。”

“佩服。”

衆人紛紛豎起了大拇指。

韓立哈哈一笑,盡顯豪邁。

這時皮老大開口了,“我們三江好的人現在也都是韓將軍的人了,所以咱們可以說是自己人,有什麼事,你就安排,我們是絕對不會出賣你們的。”

“對,大家都是中國人,都是殺日本鬼子,殺狗漢奸的,所以,有什麼事,你們儘管吩咐,千萬甭客氣。”

“有需要了,我一定找你們,但現在,我們還沒想到什麼好策略呢,只得繼續等待了。”

“那也行,我們跟着你們。”

“對,我們跟着你們。”


一個個的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一樣的呵呵笑個不停。

這時還過來說呢,“我們昨天趁着日本鬼子不注意藏了一些槍,就在我們的工棚裏,那個,如果需要用槍了,可以找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