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不明白為什麼明復祖會突然離開他們的那些人,一下子揮動著他們手中的大刀,全部向申有為攻擊了過去,可那時候剛剛蘇醒過來沒一會兒工夫的老五等人,忽然相當恐懼的大聲向那些人喊道:「大家快離開那小子,他的手上那把看不到的寶劍,可以將它周圍所有的氣體全部吸干……」

未分類俱樂部

就在他們說那些話的時候,申有為忽然相當霸道的地喝了一聲:「凈空絕氣!」

說完后他猛然間將他的寶劍向他的頭頂上一舉,伴隨著一陣陣十分奇怪的微風,以他的寶劍為中心快速的捲動起來的時候,那些人忽然間感覺到,他們的呼吸一下子極為困難了起來,沒一會兒工夫竟然迫使的他們根本沒有辦法,再向申有為和練寧寧發動任何的攻擊了。

剛才已經領教過了,申有為那種殺招的老五等人,雖然很想飛到他們的身邊去救他們,但他們也知道在那招之下,自己那些人絕對是沒有辦法靠近那些人的。

就在他們十分著急的時候,勞務身邊的一個人忽然用力拍了一下,馱著他們的那頭穿山甲,同時相當惱火的向申有為的風向伸手指了指,那頭穿山甲登時便向申有為突出了它那條長長的大舌頭,可就在它那根舌頭即將碰觸到申有為的時候,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竟然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刷刷刷的斬成了數段,一下子令它相當恐懼的向後面退開了一些。

可就在那時候,忽然有幾頭穿山甲十分快速的用它們的長舌頭,將那些已經快要停止呼吸了的人,全部卷到了它們的嘴裡,緊接著它們竟然將它們那碩大的身體,蜷縮成了一個大圈子,猶如一個個巨大的蒺藜球一般,砰砰砰的向申有為砸了過去。

想不到那些穿山甲,居然沒有遭受到自己施展出的那招殺招的影響,反而向他展開了攻擊的申有為,登時有些惱火的低喝了一聲:「流雲盤旋手!」

說完后他猛然間將他的寶劍收了回去,同時將他的左手相當迅速的,在他的行前旋轉出了一種,相當好看的波浪形的淡藍色的光環,一下子牽引著他周圍的所有空氣,快速的轉換成了一張張淡白色的大手,砰砰砰的將那些砸向他的穿山甲接住之後,猶如投球一般嗖嗖嗖的,將他們投向了正在圍困著董眾兵的那些穿山甲,還有那些惡人。

當時正在全力和董眾兵還有明復祖打在一起的那些人,在和他們的交戰中,原本已經逐漸的將,圍困著董眾兵的包圍圈縮小了很多了,那時候他們都想著,事情果然如他們前些天設想的那樣,想要將董眾兵等人打敗的話,就必須要將他們分別為困在幾個地方,讓他們彼此不能相顧,那樣他們才可以將他們師徒四人逐一擊破。

可令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剛才他們各自運用奇術,正和董眾兵大戰著的時候,原本被他們的那些同伴,圍困在了不遠處的明復祖,居然一下子衝出了那些人的包圍圈,猶如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一下子幹掉了他們幾個兄弟。

雖然那時候那些人覺得較為意外,但他們在看到了只有明復祖一個人,衝出了包圍前去支援董眾兵了,而申有為和練寧寧,卻依然被他的那些兄弟圍困著呢,在花了一些心思也將明復祖困在了一個地方之後,總算是較為安心的又專心的對付起了董眾兵來。

可就在他們以為,他們接下來一定可以將董眾兵還有明復祖給幹掉的時候,卻沒有防備到忽然有幾頭碩大的穿山甲,從天而降的砰砰砰的全部砸在了,他們駕馭著的那幾頭穿山甲的身上,雖然並沒有傷害到他們太多的兄弟,卻一下間將他們剛才構想的,將董眾兵等人全殲的計劃全部打亂了。

更為危險的還有,原本被他們那些人和他們駕馭著的穿山甲,牢牢的困在了一處地方,眼看著就壓被他們擒獲住的董眾兵,竟然趁著他們那一片慌亂的時候,嗖的一下子從他們的包圍中飛了出去,一下子猶如一條脫困而出的狂龍一般,殺氣騰騰的向他們拍打出了好幾條威力極大的大旋風,登時就將他們和那些穿山甲弄得,極其狼狽的向四周逃竄開了。

可那時候還有一些心存不甘的人,眼看著將董眾兵再次困住的計劃,肯定是沒有絲毫成功的希望了,當時盛怒之下的他們猛地一轉身,竟然驅使著幾頭碩大兇猛的穿山甲,快速的向董眾兵,和已經飛到了他們不遠處的申有為與練寧寧,攻擊了過去,而他們則一轉身相當兇狠的將明復祖包圍在了中間,瘋狂的向他劈出了一道道,凌厲異常的深棕色刀鋒。

雖然明復祖的實力在內申有為等那一代人當中,和東方萬劫還有孔斷,在他們東方之城內,絕對是公認的三大新秀高手,可是在那些惡人那樣合力瘋狂的攻擊下,他一個人就算是拼盡了全力,短時間內也是無法招架的。

最可怕的是向他發動攻擊的那些人,個個都是懷著必死之心,依稀想要將他們師徒四個人置於死地之後,好拿著他們的人頭回去就他們那些親人的人。

儘管他的百靈之眼的威力相當的強大,但在那些人向他施展出的那些,近乎於同歸於盡的招式的攻擊下,也逐漸地露出了敗像。

就在他強提著真元,和幾個正在圍攻他的人硬碰硬的對了一招之後,剛剛飛到了那些人的頭頂上,想要向他們施展出他的赤紅色烈焰殺招的時候,忽然有兩個大漢竟然不要命的合身撲到了他的面前,硬生生的將他抱在了中間,就在他剛要奮力反抗的時候,他們周圍的那些人竟然拼盡了全力,在發出了一陣陣怒吼聲的同時,將他們手中的大刀,組成了一大片銀光閃閃的刀網向他們砍了過去。

想不到他們為了除掉自己,竟然連他們的同伴都想要砍死的明復祖,猛然間怒喝了一聲:「金光分身爆!」

說話間在他的身體周圍,忽然爆射出了一種極為刺眼的金色光芒,伴隨著一陣陣慘叫傳出的同時,向他攻擊著的那些人,竟然將他們那兩個同伴看成了肉泥,而明復祖卻借著那些金光逃出了那些人的圍困,眨眼間出現在了一頭穿山甲的身上。

可就在他的身形還沒有站穩的時候,忽然有一頭碩大的穿山甲,猛然張開了她一張鋒利之極的大爪子,嗖的一下子向他拍了過去,當時根本來不及反應的明復祖,一下子便眼睜睜的看著那張大爪子,拍到了他的面前。

可就在他萬分絕望的時候,在他的面前忽然出現了一片深紫色的頭髮,硬生生的擋在了他的面前,就在他想要看清楚那個人是誰的時候,他忽然聽到了一個他十分熟悉的女孩,發出的一聲極為凄慘的痛叫聲,緊接著他面前的那個人,和他撞在一起之後,一下子帶著他向遠方射了過去。

就在那時候董眾兵和申有為,忽然極為痛苦的怒吼了一聲:「復祖,寧寧!」

說話間他們竟然猶如兩個狂魔一般,砰砰砰的幾下間,硬生生的將正在圍困著他們的那幾頭穿山甲打向了遠方,一下子震懾的那些,正企圖向他們發動攻擊的惡人,相當害怕的不敢再想他們靠近了。

就在那些人一愣神的時候,他們兩個忽然間化作了兩道黑光,快速的向明復祖和練寧寧剛才射過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就在董眾兵和申有為飛到了,已經墜落到了一座小山峰上的,明復祖還有練寧寧的身旁的時候,剛才圍攻他們的那些人,一下子又駕馭著那些碩大的穿山甲,在一片片翻湧欺負的泥漿當中,又迅速的將他們報圍在了中間。

看著明復祖懷中緊閉著雙眼,奄奄一息的練寧寧,後背上的那一大片被鮮血染紅了的衣襟,申有為登時難以自制的發出了一陣陣的狂吼,伴隨著他自身真元從那陣狂吼中爆發出去的時候,正在包圍著他們的那些人一下子都感覺到眼前一陣眩暈,有些公里稍微不足的人,竟然還一個不慎的從幾頭穿山甲的身上掉了下去,摔在了他們腳下的那片泥漿當中。

而那時候的董眾兵,相當不忍心的看了看練寧寧的傷勢,隨即輕輕的拍了拍申有為和明復祖的肩膀,極為凝重的說道:「復祖,有為,你們先帶著寧寧在這裡休息一會兒,為師現在要做一點,必須要有為師來做的事情了。」

說完后他又相當慈祥的看了看練寧寧,忽然滿含殺機的轉過了身去,緊緊的攥著拳頭,向包圍著他們的那些人冷冷的掃視了一眼。

伴隨著那逐漸降臨的夜幕,雖然那些人都很清楚,董眾兵等人在那種嚴寒的天氣中,和他們那些人拼殺了族長一天的時間,不要說是吃一點東西了,就是連最基本的休息一會兒的時間也沒有過,但不知道是為什麼,他們在觸及到了,董眾兵看向它們的那些眼神的那一瞬間,都十分害怕的別過了臉去,就好似是他的眼神都能夠殺人一般。

可就在那時候,明復祖輕輕的親吻了下練寧寧的額頭,忽然站了起來,將氣息微弱的她一下子交給了正在看著他們的申有為,就在申有為相當驚訝的,想要問他為什麼要那麼做的時候,他忽然極為冷靜地說道:「有為,現在你立刻為寧寧在這裡療傷,這些混蛋全部交給我了。」

說完后他猛然將他背上的斬月奪命刀,鐺的一下子插在了申有為身旁的一塊石頭上,就在所有人都感到很奇怪的時候,他忽然用一種極為冷硬的聲音說道:「現在我已經將,這把斬月奪命刀上面的第一重封印術解開了,你們這些惡賊,如果膽敢走進這方圓一丈的距離內,我保證你們會死的很慘的。」

聽了他那番話,老五登時極為惱火的說道:「明氏一族的死小子,你少用那種鬼話來忽悠我們!如果那把破刀真的有那種強大的力量的話,我們這些人早就死在你的手裡了,現在你說那些話,也只不過是再給你們自己那,已經神經錯亂的心思尋找一點安慰罷了!你還真當我們看不出來啊?」

天才雙寶:傲嬌前妻抱回家

就在那三道刀鋒攻擊到了,距離申有為還有一丈左右的距離的時候,平空中忽然爆發出了,三道威力驚人的半月形銀白色的刀鋒,轟隆隆的將那三道深棕色的刀鋒打散之後,一下子猶如流星一般,向老五和他腳下的那頭穿山甲射了過去,登時竟然將老五的左胳膊硬生生的砍了下去。

就在他發出了一陣陣的慘叫的同時,他駕馭者的那頭穿山甲身上的一處甲殼上,竟然用生生的被那兩道銀白色的刀鋒,打出了兩道長長的裂痕,一下子將它疼的在那裡撲通撲通的鬧騰了起來。

當時見識到了老五和那頭穿山甲,被打的那麼凄慘的樣子的時候,他的那些同夥一下間都相信了,剛才明復祖所說的那句話絕對不是騙他們的了,是以一時間他們都越發謹慎地,將他們手中的大刀拿了起來,頗為害怕的向明復祖還有董眾兵看了過去。

就在那時候剛才還奄奄一息的練寧寧,在吃下了申有為喂她的幾粒丹藥時候,忽然極為痛苦的咳嗽了一陣,登時便引得明復祖相當不安的向她看了過去,而那時候的董眾兵,卻依舊在冷冷的瞪視著那些傢伙們呢!

當練寧寧看到了明復祖向她看過去的,那飽含歉意的眼神的時候,忽然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就在申有為想要為她擦拭的時候,她卻語氣微弱的說道:「復祖少爺,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說完后她竟然還槍擊出了一絲的笑容,滿含幸福的向明復祖看了過去。


想不到她在那種情況下,居然毫不顧忌自己身上的傷痛,反而一心想著自己的安危的明復祖,登時滿含愧疚的說道:「傻丫頭,剛才你為什麼要那麼傻啊?你不知道你那樣做的話,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危險嗎?」

說話間他便情不自禁的緊緊的握住了,練寧寧向他伸過去的一條素手,可那時候練寧寧稍微咳嗽了幾下,居然依舊滿含幸福的說道:「復祖少爺,我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你,這你應該是知道的。」

說到了那裡,她一下子因為傷勢太重有點呼吸困難了,當時感受到了她那種違紀情況的申有為,立刻將以些真元緩緩的輸入到了她的體內,眨眼間讓她稍微恢復了點精神。

而那時候明復祖忽然十分愧疚地說道:「寧寧,請原諒我現在,至少現在我還不能接受你,因為。」

他剛說到了那裡,練寧寧忽然用另一隻素手,輕輕地擋住了他的嘴角,極為真誠的說道:「復祖少爺,你沒必要為我解釋什麼的,我說過無論你做什麼事情都是對的,我對你的愛是發自內心的真誠,並且是毫無保留的愛意。」

聽了她那番真誠的表白,明復祖的心中登時生氣了一種莫名的感覺,那種感覺既有著相當甜蜜的幸福,又有著相當苦澀的無奈,甚至還夾雜著很大程度的,不敢奢望不敢碰觸等等之類的諸多的感覺,一時間弄得他都不知道該向練寧寧說些什麼了。

當時似乎是看出了明復祖心中的心思似的,練寧寧稍微喘息了一陣之後,忽然有些惆悵的說道:「雖然我平時總是看不起孔真真那丫頭,同時更加看不起東方萬劫那個野小子,但說實話其實我很羨慕他們,不!準確的說是真的很嫉妒他們呢!」

說到了那裡她又忍不住大口的咳嗽除了幾口鮮血,嚇得申有為和明復祖趕忙幫她擦拭了一番,同時申有為又將自己的真元,適當增加了向她體內輸入進去的力道,才令她較為清醒的又緩緩的睜開了她的眼睛。

那時候的明復祖看著她那越來越慘白的臉色,一下子忍不住深情地說道:「好寧寧,咱不說話了啊,咱不說那些事情了,現在你就安心的在這裡讓有為為你療傷吧,我現在就去為你教訓上害了你的那些傢伙們,啊!」

說完后他便想要鬆開練寧寧的手,去和那些傢伙拼殺一場。

可那時候練寧寧忽然用一種近乎於乞求的聲音說道:「復祖少爺,再等等,再陪陪我好嗎?我真的不想在我死的時候,沒有你陪在我的身邊……」

看著她那極為傷情的樣子,不僅是明復祖和申有為大為感觸了起來,就連圍在他們不遠處的那些傢伙們,也十分同情起了他們,是以在那時候,那些人也都沒有向他們發動任何的攻擊。

而他們之所以會那樣做,都是因為他們在看到了,那時候的練寧寧和明復祖的那些事情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他們前些天和他們那些被伏隱患等人,劫持了的親人分別的時候的情形了。

正所謂萬物有情,更何況有著相同遭遇的他們呢?

雖然那時候明復祖的心中,對練寧寧向他表達的那種真摯的情感,感到十分的矛盾,但為了不讓她太過激動,他還是相當溫柔地說道:「好好好,只要你答應我讓有為儘快的為你療傷,我什麼都答應你。」

說完后他還輕輕的親吻了下練寧寧的額頭,一下間讓她流出了兩行幸福的淚水的同時,卻相當惆悵的說道:「復祖少爺你知道嗎?我真的很羨慕東方萬劫和孔真真,甚至還有束萬器與杜小姐;雖然東方萬劫是一個,從外面來到咱們東方之城的野小子,而且還是咱們城內所有人都知道的惡龍附體的傢伙,而真真那丫頭從下就是一個小受氣包,他們兩個在很多人的眼中,都是那種不應該會有任何好事情發生的人。」

說到了那裡她忽然十分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同時還不自覺的攥緊了一些明復祖的手臂,就在所有人都不明白,她為什麼要說那些事情的時候,她卻極為羨慕的說道:「可就是他們那兩個人,卻在這短短的幾年的時間裡,令咱們城內的很多人刮目相看了起來,尤其是白樂老師還有小敏的父親,甚至還有水護法與真真那位,向來都是一副老古板的父親,竟然都或明或暗的支持著,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交往的事情呢!」

說到了那裡她忽然滿含惆悵的,向正在十分遷就的看向她的明復祖看了一眼,才繼續聲音微弱的說道:「可我呢?雖然咱們兩家的長輩都知道我對你的愛意,但你們家的所有人,直到現在最中意的兒媳婦還是杜小姐,而我的那些家人,卻根本就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只會拿我當做一個不懂事的小丫頭看待,現在我真的很想放棄所有的一切,和你一起去一個沒有人認識咱們的地方,永遠的生活在一起,哪怕是讓我做你一輩子的丫鬟,我也會很開心很開心的。」

說著說著她忽然因為傷勢突然加重,一下子暈倒在了申有為的懷裡,一下子令明復祖情緒失控的,發出了一陣極為凄慘的狂吼聲,呼呼呼的引動著他們周圍的那些大雪,化作了幾道絢麗的小旋風,呼嘯著向遠方飄去了。

可就在他想要為練寧寧輸送功力為她療傷的時候,申有為忽然相當凝重的說道:「復祖,你冷靜一點好嗎?現在無論如何你都不能自亂陣腳,寧寧現在的確身受重傷了,可我保證我能后將她以最快的速度治療好,現在大敵當前,我希望你能夠明白咱們所擔負著的責任!」

說完后他還慎重的拍了拍明復祖的肩膀,希望他能夠儘快的冷靜下來,可那時候已經心中大亂的明復祖,怎麼可能會聽得進去他那些話呢?


一時間明復祖竟然一反往日的,對任何事情都極為冷漠的樣子,有些瘋狂的將他的真元注入到了,已經奄奄一息了的練寧寧的體內,並且還眼神迷離的在她的傷口上,胡亂的撕扯起了她的衣服,想要看看她傷得到底有多重。

看著他那情緒失控的樣子,就在申有為十分為難的時候,董眾兵忽然相當冷漠的說道:「明復祖,如果你想讓大家都死在這裡的話,那就隨你怎麼胡鬧吧!為師現在可不想在這裡影響尤為給寧寧療傷,我要痛痛快快的和這些傢伙們大幹一場,為寧寧報仇了!」

說完后他猛然將他的雙臂一展,登時在他的雙手周圍,竟然各自冒出了五團,猶如拳頭般大小的淡黃色的烈焰,登時令老五等人一下子非常驚恐了起來。

而聽了他那些話的明復祖,稍微冷靜的想了想,忽然極為申請的親吻了下練寧寧的雙唇,就在申有為感到十分意外的時候,他忽然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極為慎重的向他說了句:「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將《我的女人》治好!就算兄弟欠下你這份大恩了。」

說完后就在申有為剛要答應他的時候,他猛然一轉身滿含殺氣的向老五等人掃視了過去,而那時候他的那雙百靈之眼,竟然變成了一雙快速旋轉著的梅花形狀的眼睛,同時還散發出了一種極為妖冶的淡紅色的光芒,一下間在那風雪交接的夜幕中,令人毛骨悚然了起來。 眼看著董眾兵和明復祖已經做好了,隨時向自己等人發動攻擊的準備的老五,忽然將他那仍在滴血的肩膀一晃,眨眼間竟然有一條相當噁心的爛泥,從他肩膀上的傷口處流了出去,在那片風雪中飄動了幾下,忽然變成了一條相當壯碩的手臂。

也就是在那時候,他忽然滿含殺氣的說道:「兄弟們都打起精神來,這一次咱們一定要將他們全部消滅掉,好換去咱們所有親人的自由!」

他的話剛說完,他的那些同夥一下子揮動著他們手中的大刀,瘋狂的向董眾兵還有明復祖劈出了一道道殺氣騰騰的刀鋒,登時讓他們師徒四人陷入到了那些刀鋒的包圍當中。

可就在眨眼間在董眾兵他們的不遠處,忽然報發出了一陣相當耀眼的赤紅色的光芒,轟隆的一下子將那些刀鋒,全部打的消失不見了,而那時候董眾兵猛然將他雙手周圍的那些火焰,嗖嗖的兩下間向那些人甩了出去,一下間將他們湮沒在了一片火海當中。

想不到董眾兵不但精於風遁術,而且他的火遁術也已經到了那種,在發動攻擊的時候,不用事先凝聚真元就可以施展出去的境界了,老五等人一時間不禁心中叫苦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他們當中的一個人,忽然極為狂躁的怒喝了一聲:「土遁,黃泥亂涌!」

聽了他那聲大喝老五等人,立刻一起怒喝了一聲和他所說的同樣的話,眨眼間將他們的大刀向下面那片泥潭當中,爆射出了的青棕色的光芒,登時便引動著那些爛泥極為恐怖的翻騰了起來,時間不長就將那些烈焰全部澆滅了。

而那時候忽然有幾頭穿山甲,在同一時間將它們那長滿了利刺的大尾巴,瘋狂地向董眾兵等人甩了過去,就在董眾兵想要施展法力應對它們的時候,明復祖忽然將雙手一合,滿含殺機的低喝了一聲:「四方絕對屏障!」

話音未落在他們的周圍,忽然出現了一座足有五六丈高大的淡藍色的四方形結界,一下間將那些大尾巴全部震了回去。

想不到明復祖居然能夠使用出那種厲害的法術的董眾兵,登時相當謹慎的看了下,他那雙令人敬畏的百靈之眼。

就在老五等人又向他們揮刀,打出了一條條聲勢煞人的泥流的時候,他猛然間將他的右手一搖,眨眼間在他們的面前忽然出現了一大片,猶如蜂窩一般的大方格子,再將那些攻擊強全部擋住之後,忽然竟化作了一張張淡黃色的大網子,眨眼間將老五等人全部罩在了裡面。

就在老五等人在那些大網子中,剛要有所反抗的時候,那些大網子上面忽然冒出了一大片熊熊燃燒的烈焰,一下間將他們燒的發出了一陣陣的慘叫,可就在那時候那些碩大的穿山甲,忽然全部墜入到了那片爛泥當中,登時便將那些烈火給澆滅了。

當時想不到那些大傢伙,竟然還有那種智慧的董眾兵,登時感到有點意外了起來。

不過就在那些穿山甲帶著老五等人,剛剛從那些爛泥中浮出去的一瞬間,他猛然間將左手一招,剎那間在那些穿山甲的周圍,忽然爆發出了一條條威力驚人的龍捲風,就在老五等人施展出了他們的法力,牽動著一些爛泥,化作了一圈圈的泥流和那些大風打鬥在了一起的時候,董眾兵忽然將雙手一合,同時相當霸氣的低喝了一聲:「火遁,順風烈火!」

說完后他猛然將雙手向老五等人,拍出了一大片淡黃色的光芒,眨眼間那些光芒竟然化作了一大片深藍色的烈焰,相當兇猛的和那些狂風融合在了一起,變成了一條條威力驚人的風火龍捲風,一下間就將那些爛泥燒成了一圈圈堅硬的泥牆,冒著騰騰的紅色火焰將老五等人包裹在了裡面。

沒想到董眾兵居然能夠將風遁和火遁,融合在一起使用的老五等人,一下子被那些烈火炙烤的,幾乎快要沒有辦法了。

可就在那時候那些碩大的穿山甲,忽然狂怒著用它們的大舌頭,將他們全部捲入到了自己的大嘴裡,就在他們還沒有弄清楚是什麼狀況的時候,那些傢伙猛然間蜷縮成了,一個個碩大的蒺藜球一般的東西,砰砰砰的砸碎了,把圍著它們的那些土牆之後,竟然猶如一架架風車一般,呼嘯著向董眾兵他們砸了過去。

有些火氣極大的穿山甲,在空中忽然將它們那兩對鋒利的爪子嗖嗖的伸了出去,樣子更加兇猛的向明復祖等人撲了過去。

由於那時候申有為正在用先天真元為練寧寧療傷呢!是以儘管他也看到了,那些巨大的穿山甲已經砸到了他們的頭頂上,但他卻沒有想要有任何閃避的樣子,反而更加專心的為練寧寧治療了起來,因為在他的眼中,所有同伴的性命都是最寶貴的,無論如何他都要盡自己最大努力將她治好。

而看到了那些穿山甲向自己等人展開的那樣瘋狂的攻擊,董眾兵登時狂怒著,向它們打出了一連串,猶如磨盤般大小的山藍色的拳風,砰砰砰的將他們那碩大的身軀,猶如一個個地球一般打向了遠方。

雖然那些穿山甲的利爪十分的厲害,但是它們在被那些拳風打中了之後,竟然還折斷了幾根呢!一下子疼的它們,極為凄慘的在那片泥漿當中鬧騰了起來,而其他的穿山甲在被董眾兵大飛出去的時候,竟然一不小心,都將他們嘴裡的老五等人噴了出去,一下子令他們也遭受到了那些拳風的波及,相當狼狽的摔進了那片爛泥當中。

可就在老五等人剛從那片爛泥當中浮現了出來,明復祖忽然怒喝了一聲:「燃燒吧! 權少搶妻:婚不由己 !」

說完后他猛然間將他的雙手砰的一下子,拍在了那片爛泥上面,登時竟然有兩條猶如靈蛇一般的赤紅色烈焰,刷的一下子向老五等人攻擊了過去,剎那間將他們淹沒在了那片火海當中。

可就在那時候老五等人,忽然怒喝了一聲:「翻湧吧,泥潭死地!」

說完后他們猛然間將他手中的大刀,嗖的一下子插進了那片爛泥當中,一下子令那片爛泥猶如狂風大作的大海一般,洶湧的翻騰了起來,沒過多久竟然還冒出了一波波數十丈高的巨浪,轟隆隆的向董眾兵等人拍擊了過去。

而那時候那片火海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不僅是那樣剛才遭受到了,董眾兵那一次挫敗的穿山甲們,竟然猶如一頭頭髮了瘋的時期一般,在那些大浪上面,異常兇猛的向董眾兵等人撲了過去。

面對著那些攻擊董眾兵,忽然猛喝了一聲:「風遁,風化烈拳!」

說完后他忽然將他的雙拳砰的一下子撞在了一起,眨眼間在他們的面前竟然爆射出了一條條,不停地向那些穿山甲還和那些大浪以及老五等人,爆發出去的一記記威力驚人的淡藍色的拳風,登時就將老五等人打的左躲右閃了起來。

當時有些閃避不及的人,竟然硬生生的被那些拳風打成了一灘灘的肉泥,極為凄慘的墜入到了那片爛泥當中的。

有些人雖然很快的揮動起了他們的大刀,抵擋起了那些拳風,卻被那些拳風硬生生的將他們的大刀,打成了好幾段,狠狠的扎進了他們的身體內,其凄慘的樣子,比他們那些被打成了肉泥的同伴也好不到哪裡去。


面對著董眾兵那樣猛烈的攻擊,老五等人雖然越發的有些支持不住了,可是那些穿山甲卻仗著它們身上那厚重的甲殼,硬生生的迎著那些拳風,張牙舞爪的依舊向董眾兵他們撲了過去。

當時沒有想到,它們居然連自己那一招殺招都不能奈何的董眾兵,登時相當火大的,猛然向飛到了他面前的幾頭穿山甲,砰砰砰的踢出了幾招冒著騰騰烈焰的腳力,登時就將他們踢得飛出了數丈遠近,相繼落在了那片爛泥當中,可它們在出現的時候,它們的身上也就僅僅是出現了幾道細小的裂痕而已,根本就沒有對他們造成任何較大的傷害。

想不到那些穿山甲那麼能抗打的董眾兵,登時相當惱火的說道:「該死的鐵壁穿山甲,竟然製造出了這些混蛋怪物來對付我們,看來我也要對你們懂動真格的了。」

說完后他忽然在雙手上,凝聚起了兩片金光閃爍的真元,可就在那時候明復祖忽然十分冷漠的說道:「師父,我剛才說過了,寧寧的仇由我來報!我希望你現在去他們身邊守護著他們,有身為男人的我,親自來為我的女人報仇!」

說完后還沒等董眾兵答應他的時候,他猛然間飛到了高空中,猶如一個王者一般,極為霸道的向老五等人,還有那些穿山甲看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