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得張林說話,女人才偏過臉龐看着張林,隨後緩緩道:“沒有了寒氣侵蝕,現在只是有些內傷,估計再有一個月便能完全好了。”

未分類俱樂部

“一個月?那你豈不是要在這待一個月?”聞言,張林眼睛一瞪,有些詫異的道。

她要是在這待着,那張林還不能走,這樣下去,豈不是要在這耗一個月時間。

看到張林瞪眼睛的神情,女人嘴角一揚,忍不住想笑,不過又是憋了回去,不過她這一笑讓張林又是忍不住狠狠嚥了咽口水。

“那倒是不用,我現在提氣還比較費勁,估計十天時間我便能恢復一半,到時候能飛,我就走。”

“哦!那還好,十天時間我也應該好的差不多了,對了,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不知道當不當講?”

“什麼問題?”

“你是怎麼混進這隕落之界的?” “你是怎麼混進來的?”目光盯着火堆前的女人,張林這時候問道。他面色顯得很鄭重,並不像是在開玩笑。

聽得張林這話,她怔了怔,沒有立即作聲,臉龐掠過了一抹猶豫之色,隨後目光再次盯向了身旁的張林。

“你說得對,我確實是混進來的,扮成男裝之後,跟着你們一起進來的。”

絕品狂少系統 ,張林輕笑一聲,“姑娘還是別開玩笑了,雖然你實力很強,但是在帝國那幾個長老眼皮底下,想要混進來不會那麼容易吧!”

“帝國幾個長老實力確實很強,但想要混進來也並不是完全不可能,這個我可以不告訴你吧!來這裏的目的,一個是爲了鍛鍊自己,一個是爲了提升實力,還有一個就是幫一個人。”

“幫一個人?”張林眸子微眯了眯,一個女人到這裏來,會幫助什麼人,究竟是誰還需要一個女人來幫助?該不會是她心愛的人吧!

“我想你一定很好奇我會來幫助誰,這個我現在不告訴你,如果一年之後你還能活着,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聞言,張林撇了撇嘴,你丫的這不是說的廢話嗎,一年過後都出去了,到時候在那出口處肯定有一番大戰,那個時候必然就能知道你在幫誰了。

“行,這個不問你,那你的名字還有你所在的勢力能告訴我吧?我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叫你呢!”

女人的嘴脣抿在一起,目光從張林臉龐緩緩挪到火堆上,片刻之後,才張開那櫻紅小嘴,“我叫陸小雙,是南陵帝國人,但是我從小都在靈域長大,很少時間回南陵帝國,這次也是在全青大會前剛剛趕回來的。”

“靈域?”聽到這個詞,張林腦海裏閃了一下,這個地域以前他聽戰將軍說起過一次,但當時他的實力太低,也沒有太去在乎,如今再度聽到這個地方,張林突然間有種心潮澎湃的感覺,也許,那裏纔是他真正的歸宿。

“怎麼?沒聽過靈域嗎?”看到張林迷離的眼神,陸小雙略顯差異的問道。靈域這個地方可以說沒有人不知道,他不明白張林爲何會有這樣的表情。

“哦!聽說過,只是對那個地方瞭解的比較少。”聽到陸小雙問自己,張林這纔回過神來,稍頓了頓,又是問道:“小雙姑娘是吧!你從小在靈域長大,那一定對靈域很瞭解了,能不能給我講講有關靈域的信息?”

陸小雙看了張林一眼,小嘴撅了撅,“靈域的信息那麼多,我憑什麼要給你講!”

看到陸小雙這模樣,張林笑了笑,“不講也可以,早晚我都會知道,不過這隻兔子嘛!我想可能就沒有你的份了。”

“這隻兔子是我打來的,憑什麼沒有我的?”聽得張林這話,陸小雙小眼睛一瞪,略顯不滿的道。

“你打來的沒錯,但是現在在我手裏,還是我說了算。”

“你認爲憑你能搶得過我麼!”看到張林要戲謔她,陸小雙站起身來,雙手插在了腰間,精緻的下巴挑釁的朝張林揚了揚。

陸小雙實力很強,張林不得不承認,但是現在,他卻一點也不怕她,“我是搶不過你,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袖子裏還有一條小蛇,現在的你還能搶得過她麼!”

“你……”陸小雙氣的腳在地上跺了跺,瞪着眼睛橫着張林,白鱗當初跟吳天戰鬥的時候她確實偷偷的看到了,憑她現在還沒有恢復的狀態,的確不是白鱗的對手,但是看到張林戲謔她,她又氣急敗壞,伸手便向張林手裏的野兔抓了過去。

張林還優哉遊哉的在那翻滾着,他沒想到這女人還真來他手裏搶,站起身一側,閃過了陸小雙的手。

他是閃過了陸小雙,可陸小雙這時候卻踩在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石頭上面,石頭一滾,陸小雙毫無防備,當即便向張林撲了下去。

本來張林還想閃,但看到陸小雙滑倒,本能的伸手迎了上去。


陸小雙身形輕盈,但這股衝擊力是有的,張林顧及着手裏的烤兔,這一下竟然讓陸小雙撲到在了地上,而陸小雙的身體結實的壓在了他的身上。

嘴與嘴之間距離不到十釐米,就連陸小雙口吐的芬蘭之香都是那麼清晰,四目相對,兩人竟然同時愣在了那。

這般寂靜持續了有三秒時間,陸小雙的臉突然間刷的一下緋紅一片,就連耳根,都嬌豔欲滴。

貴女嫡妝 ,陸小雙身形一側,趕緊站起身來,而後轉過身背對着張林,不敢目視。

陸小雙起身,張林這時候也才反應過來,看了看手裏的烤兔,沒什麼事,這才緩緩站起身來。

原本和諧的氛圍,這一刻瞬間變得尷尬起來。

瞅了瞅那婀娜的背影,張林輕咳嗽了一聲,爲了打破這尷尬的氛圍,這時候張林緩緩道:“那個什麼,天似乎有點涼了,我出去再揀點柴火來。”

▲ TTKдN▲ ¢ ○

“等等!”張林剛要踏出這石洞,陸小雙這時候叫住了他。

“怎麼了?”

“你還是坐下吧,你不是要知道靈域的情況麼,我告訴你。”陸小雙也清楚,這樣下去兩人肯定都不好面對,不如直接岔開話題,將這段尷尬掩蓋過去。

“哦!那好,正好這野兔也沒烤熟。”乾笑了一聲,張林又是坐在了火堆前。

張林坐下,陸小雙也走了過來,輕輕坐在火堆前,目光望了望石洞外,隨後道:“靈域是整個大陸最遼闊的一片區域,在那裏混雜着各種人羣,更有人類之外的獸族!”

“獸族?”聽到這個字眼,張林略顯差異的道了一聲,他沒想到魔獸居然也能組建一個種族。

“對,獸族,靈域內的魔獸大多都很強悍,更有能化成人形的,這些魔獸基本都是某一脈遠古魔獸傳承下來的,它們中強悍的存在,就是人類頂尖的強者都不願去輕易招惹,而它們,各自也有自己的種族,而這些種族,基本都分佈在獸域當中。”

聽得這話,張林心中已經略微有些震撼,這樣說來,這個世界還真有些複雜。

“獸族只是靈域中的一小部分,靈域寬廣,資源更是豐厚,大陸上頂尖的勢力基本上都建立在靈域當中,在那些得天獨厚的條件支撐下,這些勢力才能得以發展壯大。靈域當中強者如雲,各大勢力遍佈角角落落,這個以後你有機會去的話自然便能瞭解,當然,除了一些明面上的強橫宗派之外,還有一些遠古家族和隱世宗派也不能小視。”

“隱世宗派?遠古家族?”

“所謂隱世宗派和遠古家族,就是很少在世人面前露面的勢力,即便他們露面,也鮮有人知,他們不想與這些人發生衝突,久而久之,這些遠古家族和隱世宗派就顯得異常神祕而又複雜。雖然這些遠古家族和隱世宗派都很少露面,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些勢力很強,因爲每一次他們的出現,都會在靈域中掀起一片腥風血雨,而最後,這些勢力依然毫髮無損的存在在那。”

“有資源的地方就有爭鬥,靈域當中資源雖然豐厚,但爭鬥也是不斷,隨時都有着宗派下去,而新的宗派又是崛起,在那裏,只有真正的實力纔是站穩腳的最好媒介。”

“當然,這些爭鬥都不算什麼,其實真正威脅到靈域的是,魔族!”

“魔族?”聽到這個詞,張林手臂猛的顫了一下,心中已經泛起了滔天駭浪。 “兩百年前,魔族和人類發生了一場大戰,在那場戰爭當中,最終人類獲勝,魔族被鎮壓在魔界當中,也就是那場大戰,隱世宗派和遠古家族名聲大顯,但是如今,有人發現鎮壓魔界的魔碑有鬆動的跡象,這個現象說明,恐怕已經有魔族之人衝進了人界,而接下來,魔碑估計也抵擋不了多長時間了。”說到這裏,陸小雙的面色都是顯得異常凝重。

“那爲什麼明明知道魔碑要破裂,魔族即將臨世,那些大能之人不阻止?”

“呵,阻止?魔碑破裂又有誰能夠阻止得了,當然,一百年前能夠將魔族封印在魔界當中,自然是還有辦法封印他們,只是這個辦法究竟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點,能讓的靈域當中那些頂尖強者頭疼的事,必然不會那麼簡單。”

聽到陸小雙這簡單的一番訴說,張林心底已經翻起了滔天駭浪,來這個世界沒有多長時間,瞭解也並不多,雖然陸小雙並沒有說的很詳細,但光是這些,就足以讓張林震撼了。

魔族,人類,隱世宗派,遠古家族,獸族,各大勢力,這一切,看起來竟然是如此的複雜。

“行了,你也不用去想那麼多,實力沒有達到那般地步之前,這些東西不是你能管得了的。”看到張林臉龐上覆雜的表情,陸小雙這時候笑了笑又是道。

眸子眨了眨,張林再度回到現實當中,陸小雙說得對,實力沒有達到那般地步,這些事根本不是他能夠涉及的,他現在只是一個引氣境選手,後面還有很長的路等着他。

在平陽城一個引氣境可能很強大,但是在靈域,恐怕連看山門的資格都沒有。

“哎呀!兔子快烤糊了吧!”陸小雙鼻子動了一下,這時候突然驚道。

聽到這聲音,張林才反應過來,剛剛只顧着想靈域的事了,竟然忘了翻轉火上的兔子,這一下飄出了烤糊的味道。

烤兔收回來,放在鼻子前聞了聞,雖然有一面有些糊了,但還能吃,左右看了一下,伸給了陸小雙。

“你不吃啊?”看到張林將烤兔給自己,陸小雙晶瑩的眸子盯着他,輕聲問道。

“呵,這種東西我吃慣了,想吃再烤就行,這個給你吧!”

“嗯……那好吧!謝謝你了!”稍稍猶豫了一下,陸小雙像是忍不住飄在面前的香味,伸出纖手接了過去。鼻子在烤兔上聞了聞,陸小雙食指大動,也不顧少女的形象了,撕下一塊肉美滋滋的吃了起來。

張林盤坐在地上,就這樣盯着她,這一瞬間,他感覺這女人竟然是那麼的單純,那麼的動人,也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表面上看着很強的女人,那顆心卻是很脆弱、很單純。

夜晚的涼風吹進了石洞,帶着溼潤的氣息,撩動着攢動的火苗。

兔子並不是很大,美美的享受了一頓之後,陸小雙竟然靠着張林的肩膀睡着了。

一縷芬芳飄入張林鼻中,張林無奈的搖了搖頭,又是一枝枯枝扔進了火堆當中。

翌日清晨,和煦的陽光從天際灑下,反射的光芒映入了石洞當中,伴隨着一股冷風的吹進,驚醒了熟睡中的陸小雙。

“我睡了多長時間了?”睜開蒙蒙的雙眼,陸小雙伸出纖手揉了兩下輕聲問道。

“沒多長時間,一晚上而已。”從地上站起來,張林舒展了一下手腳,目光眺望出石洞。

“你……沒有睡?”看張林眼睛略微有些發紅,顯然,這是很長時間沒有閤眼的結果。

“呵,我睡了誰來看着你,萬一被魔獸叼走了可就不好了。”目光沒有轉過,張林輕笑了笑,這倒也只是客套之詞,像他們這種感知力的人,即便已經熟睡,但若是有什麼東西進石洞的話,也能第一時間警醒。

一晚上沒有睡,張林只是在想陸小雙說的話,那些關於靈域的話,還有自己以後的路。

從地球穿越到這個世界,張林一直抱着修煉到不死境界之後再穿回去的想法,但現在看來,阻擋在面前的東西似乎並不少。


“呼!”輕吐了一口氣,張林轉過身,再度坐在了枯葉上。

“好了,你我現在身上都有傷,趕緊調整吧!”思緒拉到現實中,張林將心態調整一下,而後開始將自己向巔峯狀態恢復。

陸小雙沒有說話,泛着秋水的眸子瞅了瞅張林,隨後手印一結,也開始自己調整起來。

時間,一點點在指尖流逝,就這樣,在兩人靜靜的恢復下,又是五天時間很快的過去。

當第六天的太陽升到高空之時,陸小雙才緩緩睜開那微眯的眸子。

而隨着她眸子的睜開,一股異常強大的氣勢頓時在周圍盪漾而開,同時間,那抹英氣也再度浮現在了陸小雙的雙眉之間。

手印收回,她偏頭向張林瞅了過去,此時,張林早已經恢復好,現在正坐在那用複雜的眼神看着她。

四目相對,張林沒有說話,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爲從現在開始,之前靠在他肩上睡覺的小女人已經不見了,映入瞳孔的是,一名化形境中期強者。

兩者之間有着太大的差距,更有着一層隔膜,自從陸小雙恢復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他跟陸小雙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除非他能夠超越陸小雙。

陸小雙身份神祕,到現在他也不知道陸小雙究竟是何門何派,一切行動是在幫誰。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沉默持續了片刻時間,這時候陸小雙先開口道,不過語氣當中,少了之前的那種灑脫,多了一分淡漠。

“呵,能有什麼打算,繼續在這隕落之界當中提升實力,謀求生存罷了。”淡淡的一笑,張林站起身來,向石洞外行了出去。

輕輕嘆息了一聲,隨後陸小雙也站起身跟了出去。

“和煦的陽光,翠綠的林海,清脆的鳥鳴,潺潺的小溪,你看,這一切是這麼的美好,但是黑夜的降臨,卻能將所有的東西都掩蓋,你說時間爲什麼不一直停留在白天,還會有黑夜來刺破這份寧靜。”雙手背於身後,張林仰頭看向前方,眸子中帶着複雜的神色。

聽得這話,陸小雙心口忽然有些隱隱作痛,眸子中竟然有着霧水翻涌。

雖然說是在說景,但張林的意思她何嘗聽不懂,她這條命是張林救的,整個身子也第一次被這個男人看過,石洞中幾日的相處,在她心中也刻下了一些不可磨滅的東西,但是現實,卻讓很多東西不能隨她心意,比如說陸小雙的宗派。

努力的平復着內心的情緒,隨後陸小雙道:“黑夜固然能夠掩蓋美好,但只要堅持,翌日的陽光依然還會升起。”

聽到陸小雙這話,張林心底猛的怔了一下,視線陡然落在了她臉龐上。“我希望這份寧靜就在眼前。”

陸小雙苦笑了一聲,隨後輕搖了搖頭,“寧靜那是經過了黑夜的掙扎之後纔會有的,有的東西因爲日月的更替,我們是無法改變的。”

“難言之隱在何處?”


“你我都無法改變。”視線再次盯向前方,張林點了點頭,雖然陸小雙一直不說難言之隱在何處,但能夠看出,她內心確實很掙扎。

“我要走了,等你以後踏入靈域,會見到我的。”陸小雙不敢再去看張林,她怕心口的痛更深,話音落下,目光眺望了一下遠方,而後妙曼的身形一動,直接化爲了一條直線消失在了張林眼前。

看着陸小雙消失在天際,張林的拳頭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原來不管是哪個世界,實力都是那麼的重要。 天空中豔陽高照,山林中清水潺潺,綠色的林海在清風的吹拂下,翻滾着連綿的海浪。

天際之上,一道銀色的影子飛掠而過,正是從石洞離開的張林和白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