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步》、《鬼王印》

未分類俱樂部

蘇徹取出《鬼王印》翻看,上面血紅的字跡清晰可見。

「鬼王印,魔神畢生研究之技,分為鬼王印、碎骨印、修羅印,三印,此技以氣化印,種植對方體內,以摧毀為手段將敵粉身碎骨。此技太過霸道,反噬之力極強,若無上古血脈『自然之力』作以輔助,三印通后,血脈逆流,筋血崩裂而亡。」

一系列的事情早已讓蘇徹的驚異變成了恐懼,他已經可以感受到身後一個巨大的陰謀在以他為棋子的情況下,愈演愈烈。

蘇徹合上玉簡,將其放回原處,方才的驚心動魄,他需要時間來平靜。自己到底涉足了多少個巨大的黑洞,蘇徹自己也不明白,但是現在根據他自己的想法,首先是自己家無緣無故被滅門,為什麼是那天?普普通通的一天,先前並沒有什麼異樣。其次是奶奶給自己的靈技,為什麼要將兩種靈技混在一起?奶奶和《鬼王印》創造者魔神又有什麼關係?

諸多疑問讓蘇徹大腦一片混亂。

「算了算了。」蘇徹揮揮手,「想那麼多幹嘛?下次見了奶奶問清楚不就好了。」

蘇徹無奈的一笑,這時,他看向了書架中上層的兩個靈技,《八荒玄鐵弓法》和《夜泳靈》,蘇徹貪婪的拿下了兩本玉簡,將其一一翻開。

「八荒玄鐵弓法,是使用八荒玄鐵弓的靈技……」

「八荒玄鐵弓?」蘇徹暗自欣喜,聽著名字,像是八荒天神手中的神兵利器。蘇徹當即合上玉簡,八荒玄鐵弓很是難尋,沒準還在什麼兇險之地,現在自己可沒那個時間去尋找,報仇才是大計。已經決定使用棍子了,所以一會兒在旁邊的書櫃之中找一個棍法的靈技便可,蘇徹將《八荒玄鐵弓法》放入了書架。

「夜泳靈,配合八荒玄鐵弓的身法……「

蘇徹還是沒往下看,這全部和八荒玄鐵弓有關,蘇徹大失所望,將《夜泳靈》也放入了書架,目光回視,看到了《鬼王印》下方的《向南步》

蘇徹將其抽出,打開玉簡。

「向南步,靈王詭異的身法傑作,將身體虛幻踩出虛幻之步,使速度,身形提升到最佳境界。

此技有兩要求,其一,必須實力在大靈使以上階層。其二,必須佩帶金鎖虎皮甲,靈翅天鳳靴等八荒天神戰甲。」

看完簡介,蘇徹深思了片刻,收起玉簡,走向八荒天神的骨架。

端詳了片刻,蘇徹雙手合十,「天神對不起,為了復仇我必須學《向南步》來穩固我的身法,借你盔甲一用,還望你見諒。」

說罷,蘇徹抬手向前脫去。還未等蘇徹的手觸及到八荒天神的骨架時,那骨架頓時白光大盛,蘇徹的眼睛感覺一陣刺痛,向後退了三步,站在原地。

蘇徹揉了揉眼睛,這才感覺好多了,看來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轉眼再看八荒天神的骨架,這時,他已經**而坐,身體並沒有任何變化,可那整套的盔甲,已經擺放整齊在王座下方。

蘇徹大喜,「謝謝天神!」虔誠的說了一句,蘇徹上前準備拾起戰甲。

「嗯?」蘇徹單手準備拿起「金鎖虎皮甲」的時候,竟然發現自己根本拿不動。

蘇徹疑惑的看著盔甲,上面的兩個護腕,便又去拾護腕。

「還是拿不動?」蘇徹驚異的看著面前的戰甲,雙手並用,靈氣聚集在手掌。

「這麼沉!」蘇徹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一個護腕拿了起來,此時的他,已經滿頭大汗。

蘇徹右手頂住胯,左手單手持護腕,讓它不至於掉落下去,慢慢的戴在右手之上。

這時的蘇徹感受到右手傳來巨大的壓迫,這和之前的荒蕪之力不同,這次,單純的是重量的壓迫。

「這玩意什麼東西做的,竟然這麼可怕。」蘇徹也是感嘆,明明就是普通護腕一樣的大小,只是材質不同,竟然會如此之重。

再次將目光落在剩下的那個護腕之上時,蘇徹感到巨大的壓力。

「向南步必須的練成!」蘇徹暗自許下決心,如若需要這般戰甲才可練成的身法,相比以後一定非常可怕!

這次蘇徹沒有將護腕拿起,而是直接將左手插入護腕。隨後,他幾乎耗盡了全身力氣,才將左手拿了回來。

現在的蘇徹就像一個長臂猿一樣,身體向下彎曲,雙手下垂,兩手手掌已經憋的呈紫紅色。


蘇徹咬牙想要揮動手臂,可是千斤之力太過沉重,蘇徹只能勉強由身體帶動手臂。

這時的蘇徹發現,王座的後面竟然有一扇門。

「那是……什麼地方?」蘇徹心中疑問,拖著兩條沉重的手臂,一步一步極緩慢而又艱難的向前走去。

現在比兒時學走路竟然還要難上加難!

幾乎耗費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蘇徹走出了十五步,到達了門前。

這扇門似乎和周圍非常不搭邊,它呈暗綠色,沒有把手。蘇徹站在門口張望了一會兒,無奈之下,用頭頂開了那扇門。


門內空間很小,一把發著艷綠色光芒的弓,擺放在石台上…… 蘇徹的驚異來源於他自己方才放下的兩個玉簡時的想法。他以為無論怎麼樣,像天神這種級別使用的武器,一定不是在深山老林,就是在龍潭虎穴。

可面前這弓,看它身上的這份霸氣,應該就是所謂的八荒玄鐵弓了。

蘇徹真是大運臨頭,不想練都不行。

他隨即大喜,拖著兩條沉重的胳膊,一步一步艱難的走進了密室。

密室只有幾步便可走完,蘇徹踏進門,看到八荒玄鐵弓旁邊佇立著一個小石碑,石碑上密密麻麻的寫著一行字。

蘇徹再次用盡全力向石碑走去,才看清了上面的字跡。

「八荒玄鐵弓,八荒天神所屬神兵,需天生風神體方可運用。」

風靈體?蘇徹一陣疑惑,難道風靈體是一種體質?

來也來了,誰管他什麼風靈體,能拿走就行!蘇徹也是沒頭沒腦了,反正現在復仇要緊的是提升實力,不管什麼方法,蘇徹都必須去嘗試。


蘇徹顫抖的身體向八荒玄鐵弓挪去,近在咫尺,然後蘇徹右手伸向玄鐵弓。

這一個動作,蘇徹將近用了半個小時才完成。

但是,蘇徹明白為什麼此弓必須要什麼風靈體才可以使用了。

他抓了個空!

手透過弓箭直指穿了過去,什麼都沒有抓到。

蘇徹在空中揮了揮,雖然他可以看到八荒玄鐵弓上面清晰的紋路和構造,但是卻是真真切切的觸摸不到。

嘆了口氣,蘇徹也沒有什麼可失望的,只是憤憤的不舒服,畢竟自己費勁巴力的走了這麼久。

索性蘇徹也不出去了,身子向前微彎,俯身下探,雙手著地,直接在這密室之中翻開《向南步》的玉簡,準備開始練習。

蘇徹過目了幾遍初期的靈氣運作方式后,靜靜的閉上眼睛,回想向南步中對於八荒戰甲的運用描述。

靈氣溝通筋骨,由腳底至腦頂回過三遍,將靈氣積於護腕,戰甲,戰靴接觸身體位置,並將剩餘靈氣匯於腳底。

蘇徹試著去將靈氣積攢在護腕的位置,慢慢的,他可以不用那麼費勁的抬起手腕。漸漸的琢磨,漸漸的巧力運用,最後將靈氣匯於腳底后,他輕便的踩出了一個詭異的步伐……

向南步要求修鍊者對體內靈氣運用熟練度相當之高,蘇徹僅僅是護腕就耗費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才揮灑自如。

解決了護腕的問題之後,蘇徹明白,時間耗費的過於長久了,這時的他已經距離出逃那天過去了有八個多月之久。

蘇徹作出了一個令自己承受艱辛的決定,將金鎖虎皮甲和靈翅天鳳靴一起穿戴上進行修鍊。他用了三天的時間好不容易才穿上金鎖虎皮甲,而靈翅天風靴因為是腳掌進入便可,所以穿戴並不複雜,只是他向前邁出第一步,邁了近十天。

要靈活掌握向南步的靈法運用和詭非同步伐的踩點,攜帶著眾多異常沉重的戰甲修鍊時,蘇徹沒有抱怨過一句,沒有疑遲過一下,因為他知道,這不是他一個人的修鍊,也不是他一個人在努力。

在蘇徹自然之力和聰穎的天資輔助之下,又是兩個月後。

一道詭異的身影忽然從王座之後穿出,環繞整個宮殿不過幾瞬幾息之間,金黃色的流線和殘影幾步便會出現一個,此等身法,太過詭異。

風勢漸漸停止,在王座之前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個金黃色的身影,此人正是蘇徹!

蘇徹捏了捏拳頭,微笑的看著現在還未消散的金光殘影,笑了笑,抖了抖身子,金鎖虎皮甲發出「鈴鈴」的聲音。

現在的他,可以穿戴三件戰甲活動自如,並且如平時基本一樣。

蘇徹活動了幾下脖子,走到王座面前。

「晚輩謝過天神恩賜,可是我大仇需報,還想借天神最後一件東西一用,還望天神海涵。」說罷,十根銀色發著黑光的絲線射向骨架之上,而那銀絲的源頭,正是來源於蘇徹。

蘇徹雙手擴指大張,雙目緊閉。

他在吸食骨架上的靈氣!

頓時,骨架微微一顫,蘇徹能清楚的感覺到大量的靈氣流動到自己的身體之中。現在的他,並不急於求成,而是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在吸食著靈氣。

蘇徹猶如在狂吃著美食一般,因為墓中陰冷無氧而變得蒼白的面孔漸漸紅潤起來,而腦門之處漸漸發出青白色的光芒。

「上階大靈使的表現,馬上進階靈元的層次,就會出現如此的預兆,看來那就是所謂的靈元之地。」蘇徹淡然一笑。

靈元之地,便是靈元階層的人命脈所在之地,那裡成為了人修鍊所產生靈氣的儲存之地,史稱靈元之地。

蘇徹忽然收手,盤龍絲沒入袖中,現在的他右手拍與左手上方,兩手平直放於腿上,入定下來。他能感受到體內的靈氣變化,隱隱約約出現了那個所謂的靈元之地,然而彷彿要形成那個靈元之地所需要的靈氣十分巨大。方才自己在吸收骨架之中所蘊藏的靈氣時,並沒有全部吸取完畢,而是殘留了一小半在骨架體內,以便支撐其長久不衰和不會散架。

蘇徹一直是一個知恩圖報之人,如若以後有了這八荒天神的後人,蘇徹定會以德報恩,只不過現在,他沒有想那麼多。

體內靈氣的加速運轉使得蘇徹呼吸變得極為急促,臉上也泛起了紅光。

不一會兒,蘇徹長吁了一口氣,睜開雙目。

上階大靈使!

蘇徹清晰的感覺自己的成長竟如此之快,實力的突飛猛進讓他欣喜不已。

「該出去了……」雖然蘇徹還在懼怕那蠻熊會不會還在附近守株待兔,但是他一定要衝出這九千嶺深淵。

邁開向南步,蘇徹直向石道內奔去,天墓的大門也因為蘇徹的離去而關閉。

「吱呀」天墓之中再次恢復了黑暗的平靜,這時,那骨架的眼眶中忽然閃起幽幽綠火。

「九魔神,欠你的債,本尊算還給你了……」

話音剛落,那骨架竟然化成一個中年之人,那人面目平和,瞳孔之中,是晶瑩剔透的綠色。


踩著靈巧的步伐,蘇徹把上次走了進兩天的路程,僅僅用了半天便走完了,一道拉長的身影跨過岩石通道,很快到了洞口之處。

腳步一頓,身形迅速穩固。

蘇徹興奮的回頭望去,那一道道身影越來越清晰,走過的路上,自己的身形也彷彿定格了片刻,才茫然消散。

「那傢伙不會在上面等著我吧?」蘇徹抬頭望向洞口,雖然現在習得向南步的自己很容易的就可以出洞口,但是防止自己中了蠻熊的埋伏,蘇徹決定在洞下休息片刻,順便以作觀察。

蘇徹盤膝而坐,「奶奶給我留下的手鏈裡面還有很多東西,現在不如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的寶貝?」

將手鏈打開,蘇徹翻騰了起來。

「咦?」蘇徹拿出了一張羊皮紙,「這是……」

蘇徹展開羊皮紙,上面碩大的字跡,讓蘇徹瞬間大喜。

九千嶺深淵概圖 蘇徹在洞下又待了一天,一直到第二天清晨,蘇徹才睜開眼睛。

嘆了口氣,離開家已經八個月了,現在的蘇徹心底一點都不踏實,儘管自己一直在努力,可是距離報仇所需要的力量,還遠遠不夠。

先走出深淵再說吧。蘇徹暗自想到,隨後一抬手,將一個石子拋出了頭頂的洞口。

石子冒出洞口並沒有任何動靜,安穩落在了地表面的草地上,蘇徹感知動靜后,便放下心來。

大步一邁,蘇徹的身體竟然游神於洞壁之上,兩足踏於洞壁,向洞口走去。

此時的蘇徹,重新站立在了九千嶺深淵的大地上,金皮金甲,紅靴銀腕,十分耀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