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李家還是有幾個人的,可以保護麗巴。”李皓月看着秋楓說道,“所以我想請你主動離麗巴遠一點,以免你帶來的危險會傷害到她。”

未分類俱樂部

秋楓失笑:“這樣吧,只要麗巴同意,我就同意。”


李皓月臉色頓時一滯。要是狄麗巴聽他的,他們早就成了情侶了。

“你這是對她的不負責!”李皓月忍不住動怒,直皺眉頭。這個傢伙,把人命當兒戲嗎?

“李少爺,我是麗巴的保鏢,我知道自己的職責所在,就是不能把麗巴的安危交到別人手裏。”秋楓淡淡一笑,“當然,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加派幾個人暗中保護,我並不介意。”

“我會的!”李皓月不由氣結。他是香江第一豪門的繼承人,是人都會賣他三分面子,結果到了狄麗巴和秋楓這裏,都是一副你愛咋咋地但是別干擾我的態度,這讓他極其的鬱悶。

“李皓月?你怎麼來了?”房門大開,穿着一套休閒服的狄麗巴走了出來,看到李皓月顯然有些吃驚。

“麗巴,早上好啊。”李皓月看到狄麗巴,瞬間恢復了優雅從容和自信的笑意,如沐春風。

“早上好。”狄麗巴微笑迴應,“秋楓,你們聊什麼呢?我還以爲是別的客人。”

“麗巴,我覺得秋先生一個人保護你太辛苦了,想讓他休息休息,我找人來代替他,你覺得如何?”縱然感覺希望渺茫,李皓月還是忍不住嘗試。

“辛苦?”狄麗巴看向了秋楓,“秋楓,你很辛苦嗎?”

秋楓搖頭。

狄麗巴露出了燦爛的笑意:“那就不用換了!你要是走了,誰陪我逛街。”

李皓月感覺喉嚨一堵,差點噴出一口血,心裏潑涼潑涼的。自己喜歡的女人卻要和別的男人逛街買東西……想想就彷彿有幾萬把利劍透胸而過。

好不容易控制好情緒,李皓月說道:“麗巴,秋先生,你們還沒吃早餐呢吧,不如一起?”

“好啊。”不等狄麗巴說話,秋楓率先答應下來,“我沒什麼意見。”

見秋楓同意,狄麗巴也沒有拒絕。

漫步雲端提供早餐服務,三人結伴到餐廳時,人還不是很多,李皓月幫狄麗巴端了各種早餐,比如粥、雞蛋、豆漿、油條、包子、豆腐腦等等,幾乎擺滿了桌子。

“愛吃什麼,應有盡有。”李皓月柔情似水地看着狄麗巴。

似乎是被看得渾身不自在,狄麗巴吃了幾口,無奈道:“我去上廁所。”

見李皓月戀戀不捨地看着狄麗巴,秋楓搖頭失笑。

“你笑什麼?”李皓月不解。

“在笑你。”秋楓咬了一口包子,有些含糊不清地說道。

“笑我?”

“對。聽說你追麗巴很久了?”秋楓喝了口豆漿。

李皓月皺了皺眉,也沒否認:“不錯。”

秋楓連連搖頭:“兄弟,我敢保證,要不是麗巴朋友少,我估計她理都不會理你。”

“何出此言?”李皓月微微變色。

“你不覺得——你的喜歡太沉重,她承受不起嗎?”秋楓舔了舔牙齒,一臉無奈地看着李皓月。 “我的喜歡……太沉重?”李皓月神色一滯。

“你不覺得你的很多行爲,都逾越了你和麗巴的朋友關係嗎?”秋楓擦了擦嘴上的包子油,拿起豆漿又喝了一口,發出“吸溜吸溜”的聲音。

“那是因爲我在追求她。”李皓月說道。

“我知道你在追求她,全香江都知道你在追求她……但是朋友和戀人是不同的相處模式,能理解?”秋楓撇嘴,“關係沒到那一步,就別操那心。”

“我……”李皓月啞口無言。

“你談過戀愛嗎?”秋楓問。

“沒有……”李皓月搖頭,他從小到大,要學習、接觸的東西太多了,就連最悠閒的大學時光,他把所有的精力放到了學習上,同時進修四個專業。別人在睡覺、休息、打球、打遊戲,他永遠在看書,或是向教授求教、探討,拓展和提高自己。

沒有人是無緣無故成功的。龐大的商業帝國、複雜的利益關係,極其考驗一個人的心力,他還不到三十歲,能做到這個地步可以說已經遠超常人。

在繁重的行程安排下,又哪有時間去貪戀愛?

“那你不如換位思考一下……”秋楓微微一頓。

“換位思考……”李皓月陷入了沉思。

“你想破腦袋,不如來點實際的。”秋楓看到了一道倩影走進了餐廳,嘴角微微一勾。

“什麼實際……”

李皓月發愣,還沒反應過來呢,秋楓已經起身招了招手:“燕小姐,這裏!”

“皓月哥!”燕婷婷小臉上滿是欣喜,一路小跑過來,眼睛裏只有李皓月,完全無視了秋楓。

“……”秋楓眼睛一翻,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繼續吃早餐。


“皓月哥哥,你竟然會在這裏?”燕婷婷坐在了李皓月的旁邊,雙眼落在李皓月的臉上,有些捨不得挪開。

“婷婷,你怎麼來了?你今天還有課吧?”李皓月有些訝異,看向了秋楓,他什麼時候把燕婷婷叫來的?

秋楓裝作沒看到,投入地拿着包子咀嚼。

“很久沒有跟你一起吃早餐了嘛!”燕婷婷笑嘻嘻道,拿起筷子幫李皓月夾了一個餃子,“皓月哥,給,我記得這裏的餃子最好吃。”

“好。”李皓月點點頭。

“皓月哥,吃這個。”燕婷婷夾了個糕點。

“你也吃點。”

“來,皓月哥,喝點豆漿。”

“嗯,我自己來就行。”

“皓月哥,這個也很不錯,我餵你吧。”燕婷婷一臉期待地說道。

“我……我飽了。”李皓月苦笑。

“你們坐,我去洗個手。”秋楓隨口說道。他看到了狄麗巴,拿了兩根油條和一杯豆漿起身迎了上去。

“燕婷婷來了,我想你也不想跟她一起吃早餐,就幫你拿了點。”秋楓笑道。

“謝謝。”狄麗巴接過了早餐,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桌子那邊,“燕婷婷怎麼來了?”

“我叫她來的。”秋楓咧嘴一笑,“給李皓月上一課,都不收他學費。”

看到李皓月一直關注着這邊,秋接笑眯眯地揮了揮手,說道:“我們先走吧,昨天不是說還要接着逛嗎?”

“好啊,不過我得回房收拾一下。”狄麗巴眼睛一亮。

“誒……”李皓月看到秋楓和狄麗巴小聲說了幾句話然後朝這邊看了一眼之後,就向大門走去,心中大驚,急忙要站起來。

好不容易和狄麗巴坐下來吃個飯,都沒說幾句話呢。

“皓月哥,你要走了嗎?都不等我一下……”燕婷婷瞥了秋楓和狄麗巴的背影一眼,嘴裏咬着一個餃子含糊說道。

“我……好吧。”李皓月暗自嘆了口氣,眼睜睜看着狄麗巴和秋楓消失在門口。這個換位思考,還真是當頭棒喝。

秋楓回到房間,打通了傑恩的電話:“傑恩,查的怎麼樣了?”

“隊長,我查了一夜,沒有查到關於‘耶穌的信徒’任何信息。”傑恩的語氣有些疲憊,一晚上對着滿屏幕的數據,縱然是他也吃不消。

“果然沒有嗎……”秋楓暗暗心驚。

幹掉了門徒,秋楓第一時間就給傑恩打了電話,讓他根據門徒的通訊往來追查那個“耶穌的信徒”。雖然已經預料到不會順利,卻沒料到傑恩連夜追查,都沒有找到絲毫線索。

“是的,門徒的實力並不比隊長你遜色多少,尤其是反追蹤能力,他有定期更換手機、或者銷燬通訊往來記錄的習慣,雖然我恢復了大部分數據,但還是缺少了一部分,除非能拿到他的手機,或是能找到他的安全屋,或許會發現什麼線索。”


“安全屋?”秋楓站在窗口往下看去,瞳孔微微一縮,“或許你可以親自來一趟……我想我看到他的安全屋了。”

“好的隊長。隊長,伊森有幾句話要說,我把手機給他。”

不一會兒,手機裏就傳出了伊森的聲音:“隊長!”

“什麼事?”

“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先說壞的吧。”

“你們天朝的洪門,會定期聯繫外出的高層人員,一旦發現異常,洪門就會派出人手進行調查。”伊森略帶擔憂道。

秋楓“嗯”了一聲。這屬於意料之中。一個長老不明不白死了,絕對會引來洪門瘋狂的報復,如果前來的是四大護法甚至左右二使,就算是秋楓也抵擋不住。

“他們多久會聯繫一次?”

“半個月。”

“這麼說沒幾天了?”秋楓算了算日子,最多三五天。

“是的,就在月底。”伊森說道。

“好消息呢?”秋楓問道。

“長老外出,必然會有黑白執事跟隨,白執事剛好負責和洪門總部聯繫。”伊森說道,“這老頭說可以幫我們遮掩過去。”

“想憑這個拖延時間嗎?”秋楓輕笑,洞悉了白袍的打算,“關於三重勁的祕密說了嗎?”

“還沒有……隊長,我感覺他是在說謊,他肯定不知道什麼祕密。”伊森說出了自己的感受。三重勁?在國外那不是一種傳說嗎?

“知道了。等我回去處理。”

秋楓掛了電話,又打給狄麗巴讓她等自己幾分鐘,自己卻是乘着電梯直奔樓下。這間房間是李皓月安排的新房間,下面的馬路上停着一輛黑色的轎車,是昨天秋楓和狄麗巴離開之後纔出現的。

而且秋楓上午纔到香江,門徒晚上就從國外摸了過來,絕不會有時間去安全屋更換裝備,最大的可能,附近可疑的車輛就是門徒的安全屋。

只不過秋楓剛到樓下,就被等候多時的李皓月攔住了,燕婷婷坐在遠處的沙發上,關注着這邊。

“秋先生,謝謝你給我上了一課。”李皓月認真地看着秋楓。

“不用謝。”秋楓擺擺手。

“從今天起,公平競爭。”李皓月伸出了手。

秋楓握住了李皓月的手,卻搖了搖頭道:“我把她當朋友。” 當朋友?

李皓月深深地看了秋楓一眼。

秋楓在說真話,還是在騙他,他能看感受的出來。

李氏帝國的繼承人,看人的眼光、直覺,明辨是非的能力自然不低。

秋楓沒有說謊。 總裁嬌妻出逃中

雖然和秋楓只認識一天,他就能夠感受到秋楓坦然處事的態度,這也是爲什麼秋楓可以在他面前談笑風生,在黃家明面前處變不驚,對燕婷婷的冒犯視若無睹。

這也是爲什麼,他會把秋楓視作情敵,放在同一地位上。李皓月有自己的尊嚴,即便紆尊降貴,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當他的朋友,或是對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