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蹬蹬蹬—”金角魔牛的四足每次踩踏在地面上都讓地面發生輕微的震動,好像要把這片地面都踏碎了一般,可怖之極。

未分類俱樂部

金角魔牛的速度雖然不及銀風狼那般迅疾,可也不慢,幾乎是轉瞬間就衝出了數米開外,狠狠的撞擊在了幾個逃離不及的靈脩者身上。

“噗嗤—噗嗤—”連續噴血的聲音響起,被撞中的靈脩者無一不是身體翻飛出去,鮮血狂噴,只有靈者境界的他們,根本無法抵擋住金角魔牛的一個照面,可以說他們在金角魔牛面前宛如豆腐般,被撞中幾乎就等於死亡!

一擊得逞,金角魔牛毫不停頓,龐大的身軀一點也不顯笨拙,身軀一扭,就向着另外幾個靈脩者衝撞而去,嚇得他們眼目欲裂。

“來了!這金角魔牛似乎已經進入了暴走狀態,他們有危險了。”流年臉色一驚,說道。

“這樣纔夠味!不過這頭畜生倒也聰明,還知道先殺弱的再殺強的,各個擊破無疑是最好的戰術。”古凡看着只奔靈者修士衝撞的金角魔牛,舔了舔嘴脣,有一絲嗜血的笑意,眼神在周圍掃視了一圈,頓了頓,指着一個方向道:“走,我們去那裏,那裏離爆靈珠最近。”

流年聞言臉色猛的一怔,剛想說什麼就被古凡搶先道:“放心,我還沒那麼笨到想要在虎口拔牙的程度,我可不想找死。我只是想着離爆靈珠近一點,關鍵時刻也許可以做些什麼呢?”

說罷,露出一抹神祕的笑意,這才讓流年放下心來,他還真怕古凡會去暗中偷取爆靈珠,那樣的話一旦被發覺,不但會成爲金角魔牛不顧一切的攻擊目標,更會成爲衆怒之疾,到時候恐怕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就會瞬間被轟成渣渣—

古凡和流年快速來到了方纔所看好的位置,這片區域茂密的灌木叢倒是幫了古凡不小的忙,又讓他隱蔽其中不容易讓人發現。

透過草葉,看着三十米開外的那顆爆靈珠,古凡眼中難免出現了一絲動心,這等寶貝,說不垂涎那絕對是騙人的,不過他的理智還是戰勝了貪慾,什麼東西,都沒有命來的重要啊,明知必死還去爲之,那是傻子纔會乾的事情,很顯然,古凡不但不傻而且很聰明。

場中的戰鬥越發的慘烈,本來十數人,如果古凡剛纔所料那般,現在還活下的竟只有七人,一眼就能算清楚,靈師境界的有五人,兩個初階三個中階,其餘兩個都是靈者九星境界。

不過,靈者九星的靈脩者在這恐怖的金角魔牛面前真的是不堪一擊,它要決心殺你,你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這兩名靈者九星的冒險者也都變成了一具破爛不堪的死屍—

地面上,屍體遍佈,鮮血橫流,都染紅了整片區域,每一個人的死像都狠悽慘,無一具是完整的,不是被金角魔牛踏得稀巴爛就是被其衝撞的胸骨粉碎,那濃濃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氣中蔓延,讓人頭皮發麻—

“哞!”雙眸赤紅的金角魔牛用嗜血的目光掃視着還剩下的最後五人,它似乎也知道這幾人很是強大,並沒有貿然行動,而是前腿微微彎曲,一副蓄勢待發的莫樣,隨時準備發起致命一擊。

而還剩下的五名靈師強者,除了慕昂然外,其他四人此時也都是雙目發紅,臉上有着無盡的憤怒和瘋狂,他們的小隊或則朋友,皆是死在了這頭魔牛的鐵蹄之下,他們紅了眼,此刻恨不得扒它的皮吃它的肉!


“畜生!納命來!”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怒喝一聲,頭頂的蓮臺爆耀閃爍,手掌猛的向金角魔牛迎空拍了過去,一到強大的靈氣能量驟然出現,緊接着,左手提着不是魔器的普通鐵劍,快速衝向魔牛,似乎失去了理智,想要去與其拼命。

其他幾人見狀,同樣被怒火填滿的他們也都不甘落後的揮出靈氣,跟着衝了上去,唯獨,只有慕昂然表情平靜的默默看着,嘴角掛着一抹不屑。眼角餘光不停的掃視着金角魔牛身後的那顆爆靈珠所在,眼中精芒閃爍。

“哞!”面對四名靈師強者同時玩命般的衝殺,就連金角魔牛都感覺到了一絲威脅,本能的後退了一步,旋即,它低吼一聲,前腿猛然高高擡起,隨後轟然跺下!

“轟!”地面劇烈的震動了起來,彷彿都快要坍塌了一般,只見從金角魔牛的身前開始,大地迅速崩塌起來,快速向幾名靈師強者的方向蔓延而去,那一塊塊的巨石裂開,崩飛,一股無比強大的震盪力隨之從地底傳出,那威力仿若要把人震碎一般。

“噗嗤—噗嗤—”狂奔中的四人身形皆是一頓,被那猛烈的震盪力震得心脈翻騰,嘴中噴出鮮血,可他們竟沒有絲毫後退,而是咬着牙,腳下一跺,皆是縱身躍起了數米高,騰空向金角魔牛殺去。

靈師境界的強者雖然還沒到能夠在天空翱翔的強大境界,可是要在空中做出輕微簡單的滑翔還是可以做到的,縱身越過十數米的距離當然不在話下。

其實話說回來,這幾名靈師強者並不都是傻子,否則也不可能能修煉到這等境界,他們並不是真的被憤怒衝昏了頭,失去理智的不要命,而是他們心底知道,如果不齊心協力一鼓作氣的把這金角魔牛擊殺,那他們的機會就很渺茫了,拖得時間越長對他們越不利。

畢竟他們沒有金角魔牛那天生強悍的體質,身上更是找不出一顆精煉過的靈珠—

“哞!”金角魔牛再次發出一聲低鳴,頭頂金色雙角又一次散發出一片金芒,把那先一步到達的四道靈氣盡數格擋下來,而四名靈師強者,則是緊隨着到來。

從上而下,各自擡起手中的武器,砍向金角魔牛頭頂雙角,這四人中,只有兩人擁有魔器,並且,還只是一級魔器—

“鏘鏘鏘—”四道如金鐵碰撞的聲音在這片空間響起,四人的武器,竟然都沒能觸碰到金角魔牛,而是被那強悍的金芒所格擋在外。

金角魔牛的身軀猛的一沉,四足深深的陷入了地底,可見這四股強悍的力量讓它抵擋得也並不輕鬆,但任四人如何的發力,使出渾身的能量,臉色都漲的通紅,可還是沒能破開那可怖的金色光芒。


兩方,竟然出乎意料的陷入了短暫的僵持當中。

“快來幫忙,你還愣在那裏幹嘛!”其中一人對着遠處的慕昂然揚聲吼道。

在這一刻,慕昂然突然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嘲弄笑意,身形動了,如閃電般的向金角魔牛衝去,手中的二級魔器高高揚起!

於此同時,古凡的心也微微提了起來,靈魂感知力空前的警惕,方纔沒人看到慕昂然的那絲笑意,可是卻被他捕捉到了,他敢確定,慕昂然絕對沒那麼好心去幫幾人打破這個僵局!

(求票啊,不給票我就發怒了—哭給你們看!!!你敢給票,我就敢豁出去爆發!!!今天兩章一起發!) “鏘—”忽然,就在慕昂然快要閃到金角魔牛近前時,兩道清脆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卻是那兩名靈師強者手中的普通鐵劍承受不住那強大的擠壓,瞬間破碎,“噗嗤—”而這兩人,也是受到了重創,鮮血狂噴。

不過,他們依然死死咬着牙,把一雙手掌拍在了金芒之上,全身靈力瘋狂的涌出,一副不死不休的局面。

“快點,要不然都得死!”四人再次急聲大喝。

飛奔中的慕昂然看到這個情況,身形下意識的頓了頓,兩道劍眉深深皺了一下,他本來想着根本不去搭理幾人的,趁着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一舉搶過爆靈珠快速遁去,可看現在的情況,這四人明顯堅持不了太久,如果不能拖住這金角魔牛,自己得到了爆靈珠那也等於握住了死亡的鑰匙,會被金角魔牛瘋狂的追殺,這是他也無法承受的。

當即,他腦中飛快運轉,瞬間就做出了決定,閃出的身形徒然加速,手中的二級魔器爆發出一陣璀璨的光芒,快速斬在了金角魔牛的金芒之上。

“轟!”他那強大的能量加入,瞬間打破了這個僵持的平衡,那金角魔牛的金芒變得支離破碎,四股強悍的靈氣同時轟在了金角魔牛身上,一聲痛苦的哀鳴從它嘴中響起,金角魔牛被轟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地上,拖出了一道深深的滑痕。

而那四名靈師強者,也皆是消耗過甚,臉色煞白的跌落在地面,身體都有些搖搖欲墜。

就在金角魔牛被轟飛的那一剎那,慕昂然的身形沒有任何猶豫的動了,腳底下竟然閃耀出一陣銀色的光華,身形幾乎化成了一道虛影,一晃,就錯過了四人,出現在了數米開外,直奔那爆靈珠而去,速度簡直快到了無法形容,身後虛影連連。

“靠!這傢伙竟然還有玄級的身法靈技。”古凡臉色猛然一驚,狠狠罵了一聲,可是,早就做好準備的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厲的笑容,心念一動,兩道金色魂焰虛影在他眼中顯現,緊接着化形而出,“轟”在他身前燃燒。

隨後,金色魂焰拖出了一道長長的火光,快速向那爆靈珠彪射而去,速度一點都不下於慕昂然的速度。

這連續的變故實在是發生的太突然了,也太出乎意料了,根本沒人能想的到。

那四名靈師強者看到慕昂然奔向爆靈珠時,臉色都是急怒萬分,可他們根本來不及去阻止了,慕昂然的身形太快。

而那莫名出現的金色火光,也讓慕昂然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也是微微一愣,隨後想到了什麼,臉色豁然大變,速度更快幾分。

幾十米的距離對慕昂然和金色魂焰來說,都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便能閃過,就在慕昂然伸手眼看就要把那爆靈珠奪在手中時,古凡所控制的金色魂焰,更先一步的觸碰到了那爆靈珠。

“轟”在古凡的控制下,金色火芒猛的暴漲幾分,瞬間把爆靈珠整個包裹在內,那炙熱而強大的溫度焚燒着爆靈珠,牽動着裏面的精純力。

“噶擦—”一聲輕響從魂焰中傳出,卻仿若一把重錘狠狠的敲擊在慕昂然的心頭,他驚懼的看着金色魂焰所在,也就在於此同時,古凡臉上的笑意擴大,無比的痛快,魂焰瞬間被他收了回去。

那爆靈珠清晰的出現在了慕昂然的眼前,剛纔還完好無損的它,此時卻布上了一道猙獰的裂紋,裂紋快速向四處蔓延,兩道、五道—無數道,最終變得支離破碎—

這爆靈珠,竟被古凡硬生生的毀了—

憤怒、無盡的憤怒,怒火滔天,這樣的情緒幾乎是瞬間如山洪般在慕昂然心頭躥起,拼命了這麼久,眼看就要觸手可得的爆靈珠,竟然就在幾寸之外化爲了粉碎,他簡直怒得要噴出火來,長聲大嘯一聲:“古凡,你不得好死!”

這金色的魂焰他只見過一次,那就是在古家大宅外古凡使出的那次,他第一時間就猜到了是古凡隱匿在周圍,當下,他毫不猶豫的向古凡的藏身之處飛竄而去,殺氣漫天。

“我靠!這麼強的殺氣,這傢伙瘋了。”古凡心裏打了個寒顫,起身就向遠處逃命而去,做完了該做的事,效果很是成功,都快把慕昂然氣死了。現在不逃更待何時?他可沒有信心能敵得過慕昂然,況且,那裏還有一頭嚇死人不償命的金角魔牛呢。

“哞!”同樣一聲帶着無盡怒火的低鳴從那爬起身的金角魔牛口中傳出,它也感覺到了爆靈珠的毀滅,它瘋狂了,頭頂的金色雙角爆發出一陣空前強盛的金芒,緊接着兩道幾乎化爲實質的金色能量激盪而出,閃電般的向飛奔的慕昂然轟擊而去。

它沒看到古凡,只看到慕昂然,在它的眼中,那爆靈珠的破碎,就是慕昂然導致的,所以它把所有的怒火全都強加在了慕昂然身上!它只是一頭二級魔獸而已,靈智絕對算不得聰明,分辨世事的能力也相當有限,這無疑是給古凡鑽了個空子。

滿腔殺意的慕昂然感覺到身後那極具威脅力的能量,心底猛的一沉,望着古凡那依稀跑遠的身形,他咬了咬牙,擡起二級魔器快速揮出,一道龐大的靈氣瞬間掃蕩了那一片茂密的樹葉,向古凡所在轟擊而去。

而他自己,則是無奈的快速閃身,向一側奪去。

“轟!”兩道金芒轟在慕昂然剛纔所在的位置,一個深深的大坑出現,大坑足有數米深,數米寬,這一景象讓人驚駭,可見那兩道金芒的強悍。

金角魔牛根本不給慕昂然任何喘息的機會,龐大的身軀狂奔到他眼前,震動的地面顫抖不已,讓慕昂然還想去追殺古凡的想法直接扼殺在了搖籃當中—

另一邊,逃命中的古凡感覺到身後的強大能量轟來,頓時叫罵不已,還不等他來得及做什麼破解的措施,一直跟在他身旁的流年就沉聲喝了句:“少爺,我來一試!”

說罷,就擡起手中的短刀狠狠的向拿到能量砍去。“轟”空氣顫抖不已,炸聲傳徹,流年整個人都被掀飛出去了數米開外,才堪堪站定,嘴中一甜,卻是鮮血從嘴角流出。

同是靈師境界的他,竟然連這一擊都難很抵擋得住,僅僅隔空的一道靈氣就讓他受傷,可見慕昂然的強悍。

“充什麼好漢?傻!”古凡上前扶着流年的身體,沒好氣的罵了一聲,方纔他若要閃,那靈氣根本就擊不中他,沒想到流年這傢伙卻還想試試慕昂然的深淺。

“我只是想看看我和他的差距罷了。”流年苦笑了一聲說道。

“現在什麼感覺?”古凡有些打趣道。“太大,比我想象中的還大!”流年搖搖頭。

“差距大就對了,他是塔納第一天才,而你只是一個小小的冒險者,修煉的都是最低級的功法和靈技,旗鼓相當纔有鬼呢。”古凡笑着說道:“別泄氣,你會追上他的,我向你保證,當然,前提是你自己有那個本事。”

說罷,古凡不等流年開口想要說什麼,直接打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廢話別多說,聽着肉麻。”

流年重重的點點頭,和古凡向遠處走去,突然間,古凡似乎想起了什麼,轉過身,聽着那一陣陣的渾厚沉重的牛鳴聲,望着那遠處的轟蕩之地,露出了一抹戲謔的笑容,揚聲大吼道:“昂然兄,你慢慢享受兄弟給你準備的盛宴,兄弟就不陪你了,先走一步,咱們山水有相逢啊,哈哈哈哈哈—”

這一聲大吼,在林間迴盪久遠,無疑傳在了慕昂然的耳中,讓處境危險,本就怒火沖天的慕昂然更是氣得胸口一悶,差點沒吐血,他那一直引以爲傲的心智和城府在這一刻起不到任何作用。

古凡這次擺他的一道,實在太狠了,狠得沒有留任何餘地,是要把他往死裏整!

一路狂奔,很快就跑出了數裏之遙,古凡的心情別提多暢快了,想到慕昂然此時可憐狼狽的樣子,就忍不住的想笑,得罪他的人,他是從來不會放過的,有仇不報是傻子。反正兩人的關係已經是不死不休的,也不差這一次。

古凡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對待敵人,能打壓十分絕對不打壓八分,要整就往死裏整。

半個時辰後,古凡忽然看見前方佇立着四道人影,正對他所行來的方向翹首以盼,當四人看到他和流年時,臉上皆是露出驚喜的神色,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快速奔跑而來。

而古凡看到他們,也是溫和的笑了笑,無奈的搖頭,這四人不是別人,正是古堅、古貝貝四個,沒想到他們並沒有離去,而是在這裏等候—

“呼—你沒事就好,還別說,真有點擔心。”古堅拍了拍古凡的肩膀,又看了看流年,鬆口氣的說道。

“別誤會,不是擔心你!而是爲我們自己着想,要是你出什麼事的話,我們幾個也不用回去了—二爺爺非把我們逐出古家不可。”古新月嘴硬的說道。 “呵呵,老爺子纔不會管我的死活呢。”古凡心口不一的說道,隨後揉了揉來到自己身旁站定的古貝貝的腦袋,古貝貝那可憐兮兮的莫樣兒讓古凡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怎麼樣?”古華出聲問道。

“沒什麼,只是送了份大禮給慕昂然,夠他盡興的了。”古凡聳聳肩,輕描淡寫的說道。

古堅幾人顯然不相信事實是古凡說的那麼簡單,要不然古凡也不可能洋溢出這般暢快的神情了,於是都把目光注視在流年身上。

“這份禮可太大了—”流年看了古凡一眼,發現他沒有什麼反對的表情,才把事情的整個經過說了出來。幾人聽得連連咋舌,半響都說不出話來,身體都有些發涼—

“你這次可真夠狠的,那慕昂然性命堪憂了,不知道能不能從暴走中的金角魔牛鐵蹄下活下來,得罪你,真是有夠受的。”古堅感嘆了一聲說道。

“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古新月不輕不重的諷刺了一句,儘管心底對古凡已經抱有敬佩之心,可她嘴上還是不饒人,受傷時的乖巧似乎也隨着傷好而消失。

古凡不以爲意的笑了笑,對着古堅說道:“放心吧,如果堂堂塔納第一天才會這麼簡單的就死在金角魔牛的爪牙下,那我可就高看他了,也太沒意思。”

“真是爽快,不管那傢伙死不死,這次都夠他受的,看他以後還敢那樣盛氣凌人?欺我們古家無人能與他比肩?”古華說道,臉上滿是解氣的神色。

“對了,古凡哥哥,你是二級魂鍊師了嗎?怎麼可以把那二品爆靈珠燒成粉碎呢?”古貝貝忽然脆生問道,這個問題同樣是大家想問的,此刻都盯着古凡,有些期盼。

“別用那種眼神看着我,我還沒有變態到那種地步,這麼快就能直接躍入二級魂鍊師的門檻!還早着呢,正是因爲我沒有那個能力,所以才能把二品爆靈珠弄得破碎。”

古凡說道,也沒多做解釋,這方面的東西,一般的靈脩者確實不是很懂。古凡能把那爆靈珠弄碎完全可以理解,他不是焚化了爆靈珠,而是通過魂焰的能量去強行牽引靈珠內的精純力,就以他現在的火焰強度和精確度還遠遠不夠那個資格。爆靈珠不爆裂纔怪呢。

“快走吧,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以免徒生意外。”看着難免有些失望的古堅幾人,古凡差點沒忍住上前踹他們幾腳,難道在他們心中以爲魂鍊師是那麼好進階的?還是自己在他們心中的形象實在是太高大偉岸了?說實話,古凡還是比較偏向於後者的—

說罷,古凡撇撇嘴,大步向遠處行去,幾人苦笑了一聲,有些似懂非懂,隨後也不多問什麼,快步跟上—

來的時候花了兩天有餘的時間,回去的時候更輕鬆,馬不停蹄的一天半就趕回了塔納城,在迴歸途中,一切風平浪靜,沒遇到什麼魔獸,更沒有遇到冒險者和傭兵小隊的挑釁。

看着周圍熱鬧繁華的人羣,和那一幢幢熟悉的建築,古凡等人的臉上都是掛着淡淡的笑意,回到這裏的感覺,真好!

當古凡等人回到古家的時候,並沒有什麼浩大場面的迎接,一片平靜,他們這次出去除了幾位老爺子外,別人幾乎都不知道。

“古堅,這枚風屬性的魔核交給你去處理,放出話去,只換一品靈師珠和一品爆靈珠!其他的什麼都不要!”古凡從古樸指環中取出那晶瑩剔透的魔核,遞給古堅說道。

古堅點頭,示意沒問題後,古凡才獨自向古家大宅的深處走去,那方向不是他的住處,而是古凌天的書閣所在,頓了頓,古凡回過頭,又道:“安心等幾天,我會盡快精煉那顆靈師珠的,能不能成功就看我和你們的運氣了。還有流年,你先回去,等我消息!做好準備吧。”

丟下這句話後,古凡就大步離去,再沒有回頭,而古堅幾人則是有些壓制不住的激動,已經在心中祈求古凡能夠精煉成功了,同時,古堅也想要迫切的出手銀風狼魔核,希望能換取更多的靈師珠,這樣他們的機會就更大了。

而流年,在聽到古凡最後幾個字的時候,身體猛然一震,雙掌都顫動了幾下,臉上的神色更是不平靜,他明白古凡那句話的意思,當下,他對古堅幾人打了聲招呼後,就快速向住宅行去,背影堅挺無比—

來到古凌天的書房當中,古凌天和黑衣老者都在這裏,他們就好像是在這兒等着自己一樣,靜氣養身,對這點,古凡並不意外,彷彿一直以來,他的行蹤,包括他心中在想些什麼都沒能逃過老爺子的法眼,自己要找他,只要直奔這裏就行了。

“不錯,凡兒。”黑衣老者輕輕說了四個字,就不再言語,古凡笑了笑,恭敬的行了一禮,他知道老者口中的不錯指的肯定是這次在黑魔森林中的表現。但也沒驚訝,對於古凌天和這黑衣老者的神通廣大,古凡從來不去琢磨,那隻會是自己給自己添堵!


隨後,古凡把目光落在閉目養神的古凌天身上,輕輕喊了聲:“爺爺。”

“還是那句話,想從我這裏得到什麼,也得付出些什麼,我可以幫你培養那小子,不過,你得想清楚了。”古凌天睜開眼睛,淡淡的說道,似乎早就知道古凡想說些什麼一樣。

這次古凡一行人進入黑魔森林,古凌天和黑衣老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包括經歷了什麼,甚至說了些什麼話,和各自之間的變化,他們都知道。不用懷疑他們的能量,想要做到這一點,還是輕而易舉的,全程,都有人暗中跟在古凡等人的身旁,只是他們不知道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