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怕了!”他很痛苦的捂着臉坐了下來,不多時眼睛便被淚水花了。

未分類俱樂部

“程菲……我還是想叫你程菲。”江辰喃喃道。

雀靈知道他有話想說,輕輕靠在他就肩膀上,“傻瓜,這一生我是你的,你想怎麼叫都可以!”

聽了她的話,江辰溫暖一笑,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流淌下來,像是月光下的一條寂靜的河流。


“程菲,我們在一起的時候聊過夢想麼?”

“夢想?好像沒有,以前我們在一起都是傻呵呵的玩兒……瘋玩兒,很少聊天!”程菲笑道,臉上表情十分美好,整個人沉浸在美好的場景中。

“對呀,其實想起來,那時候,我真的很開心,我當時已經有了超能力,開始變得自信,開始喜歡牽你的手,也慢慢忘記了小時候那種沒人陪伴的孤獨感!”江辰說道。

兩人的手很自然的扣到一起,程菲笑道,“男人在動情回憶的時候很有魅力的,如果有煙就好了, 你邊回憶,邊抽菸,一定很帥吧!”

“你的意思,就是沒有煙,不能看?”

“哪有啊,傻瓜!”

笑了一陣,江辰繼續道,“我從來沒有跟你說過吧,其實那段時間,我有一個師傅,她也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她很單純,也很霸道,闖進我的世界,讓我認她作師傅,教我提升靈力的方法,總是欺負我,但是我對她永遠也討厭不起來!”

程菲努嘴道,“是在我家最後見到的那個白衣女子吧,她好看到讓人不開心!”

雖然雀靈歷經了幾世,但畢竟是女孩心性,碰到比自己好看的人,總是會嫉妒的。

“你也很美啊,在我眼淚,你跟她一樣美,我看到你會很開心!”江辰趕緊說道。

“這還差不多,你繼續說,我想聽!”程菲道。

“嗯,那段時間,每年都要很早起,晚上還要在一個可惡的東西上盤坐修煉定力,所以白天在課堂上總是睡覺……”

“原來是這樣,平時想找你聊天你都沒時間理我,我以爲你也跟其他男生一樣,迷上網遊了呢!”


“不是,那段時間睡覺很少,很辛苦,可現在回想起來,那是最幸福的一段時光!不論白天還是夜晚,都能感受到陪伴的溫暖!”

程菲聽了這話,醋意大盛,“白天陪我的是你,這麼說晚上就是那個女孩兒!你跟我談戀愛的時候竟然還跟別的女孩子同居,你可惡,我打死你!”

雨點兒般的粉拳打在身上一點也不疼,江辰一把將程菲攬入懷裏,笑道,“現在你不也跟我同居了麼!所以扯平了!”

“呸,誰跟你同居啦,流氓!”程菲罵了句,可臉上仍然洋溢出了幸福的表情。

“其實那些日子,就是我的夢想啊,每天都跟喜歡的人在一起,真好!”

程菲輕輕在他下巴上吻了一下,又蜷縮在他的懷中,“哼,你是想跟喜歡的“人們”在一起,一定不止一個我,你個花花公子!掐死你!”程菲在江辰裸露的胸膛肌膚上狠狠的掐了一把,見他疼的齜牙咧嘴,才滿意的鬆開。

“花花公子,哈哈,這個詞可不對,我現在一分錢沒有呢,怎麼能稱得上公子啊!”

“那你也是花花,一點兒也不專一!明明是我先來的!卻成了你最不在意的人!“

”程菲氣呼呼的竟然論起了先來後到的道理。

江辰疑惑道,“專一?”他撓撓頭,有些愧疚的說道,“不,你是我在意的人,就像姐姐一樣!”

“哦?那對你來說,我算是多重要的?“程菲見他臉紅,羞愧的像個孩子,不由生出了逗弄他的念頭。

“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自己去死,也希望你活下去!“江辰想也沒想,脫口而出。

程菲卻被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驚呆了,“不要……“她鼻翼一皺,熱淚登時滾落。

“程菲,我可能並不理解愛情的意義,姐姐從小教育我,生命的意義在於珍惜那些給我溫暖所有人,所以……“

程菲哼了一聲,搶着道,“所以你就記住了所有人這三個字對麼?你真的該生活在古代。“

“啊?爲什麼?“

“那樣你就可以娶很多人啦!“程菲俏皮道。

“哈哈,說的也是!“江辰傻笑道。

“是什麼啊,花心大蘿蔔,活該你孤獨終老!“程菲嬌嗔了一句。

可是孤獨終老這一句話,卻如晴天霹靂,深深觸碰到江辰的心。

“孤獨終老?呵呵,這也許是我的最終結局吧,落落死掉了,你也快要開始下一個輪迴,雅兒是我仇人的女兒,秦歌?秦歌……她本來不應該經歷這些, 應該快快樂樂的做一個普通人,我,我是她的災星……

落落,落落如果不是遇到我,也不會早早的就這樣死掉,我……我是所有人的災星……“江辰越說越難過,最後,還是不爭氣的流出眼淚。

“不,江辰,我不許你這麼說!“程菲趕緊擡起袖口,輕輕爲他擦掉眼淚。

錚錚鐵骨最終雪藏不了那顆孤獨的男孩兒的心靈。

良久的沉默後,江辰忽然開口道,“你有什麼心願麼?在最後的這段時間裏!“

程菲想了想,說道,“當然,我想看着這個獸人部落住進他們自己搭建的屋子裏,我想讓這個小島變成世外桃源,讓部落的人們不再流離失所!“

她頓了頓,嫣然笑道,“當然,我最大的夢想,是十幾年後,我會找到你!然後成爲你的女人!“

程菲的目光真摯而且深情,宛若月光下的清泉水,江辰慢慢低下頭,輕輕親吻上那粉嫩柔軟的脣瓣,程菲默默的迴應着。

“你記性那麼差,怎麼會想起我呀!“江辰打趣道。

“我會記得,一定會記得,我們……我們做那個,你的樣子會刻在我的腦海中,如果我再見到你,一定會認出你的!“程菲垂下頭,害羞道。

江辰嗯了一聲,“哪個?“

程菲咬咬嘴脣,彷彿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笑罵道,“你個呆子!“

拉着江辰站起身子,然後,慢慢褪去了衣服…… 海上的日出美麗的分外詭異,海天相交處先是一片潮紅,隨即,橘色的日頭調皮的吐露出一點腦袋,凝聚的在海面上的水霧便漸漸散開。

海島上的獸人族都是一羣勤勞的傢伙,他們好不容易纔找到這麼一個淡水資源豐富,地域廣闊的島嶼,因爲是魔劍的藏身之處,這裏算是集結天地靈力的肥沃土壤。

身穿紅色寬大袍服的獸人們迎着朝陽,勤勞耕作,獸人勞作是不分男女的,女人的力量也許根本不亞於男人,爲了建立美好的家園,所有人揮汗如雨,任勞任怨。

火山噴發之後留下了珍貴的寶石資源,厚重的火山灰中,不少晶瑩的鑽石隱約閃現其中, 可在這裏,這些珍貴的礦石並不是代表愛情恆久的信物,它們發揮的是最自然地作用——砌牆。

獸人部落擁有自己一套砌牆的手段,他們力大無窮,竟然可以把木材生生砸成木漿,融進一定的海水,海鹽,石頭粉末,以及碎鑽,然後放在巨大的模具中曬乾,最後便成了厚重,堅固的城牆。

獸人部落因爲只有在特定時候纔會變身成巨獸的模樣,所以他們本身是可以融入人類社會的,由於獸人的部落性極強,藏身人類社會學習心得知識技能,但是仍然以羣居的形勢生存,就說雀靈的這個部落,他們就建立了一個教堂,假借一羣虔誠的教徒,羣居來掩人耳目。

每到月圓之夜,他們便會聚在一起,鳴鐘跪拜,其實教堂中的所有人,已經變了身,不能再算是人了!

“好吵啊!”江辰滿臉帶着滿臉的疲倦,掀開被子露出臉來。

身旁的程菲打了小哈欠,露出笑臉,拉過江辰的胳膊,枕在上面,“大家都很有幹勁兒呢,這裏哪兒都好,最大的隱患就是祖盾巨獸,現在你把祖盾幹掉了,爲大家掃除了最大的障礙,相信所有人都很高興呢!他們要建立一個屬於他們的國度,一定很興奮!”程菲幸福的笑着。

“呀!一個新的國度!真有意思,這麼說來,你是女王吧!?哈哈!”江辰調笑道。

“你纔是王八!咬死你!”程菲嬌嗔道,張嘴在江辰胸口留下了個半月形的牙印兒。

“別!饒命!女王殿下,叫你女王殿下還不行麼!”江辰連連求饒道。

程菲聞言赴美一笑,小手輕輕拂過江辰寬闊的胸膛,輕柔道,“不,你纔是王,我只想做你的王后!所以我讓他們稱呼我爲娘娘!”

江辰嘴角一揚,輕輕摸了摸程菲的腦袋,“難怪他們叫你雀靈娘娘!那,我親愛的娘娘,我這個王,手下有多少兵力呢?之前看到的不過幾十人,一點也不樂觀!”

程菲輕笑了一聲,明眸皓齒,分外美豔,“只要建立起新的家園,一個安全,的舒適的家園,有你這個強大的國王庇佑,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強大起來!”

江辰聽了,心中升騰起一陣熱血,“這話不假,遠古時代的國家就是無數個小部落拼接成的,每個部落也不過就幾十人,甚至十幾人,跟那時比起來,我這裏還算多的呢,哈哈,現在陸地上喪屍縱橫,原來的人類社會估計快要土崩瓦解了,我們強大了,就去神州大陸,清除喪屍, 重振山河,建立一個屬於我們的王朝,想想就牛逼啊!”

程菲也慢慢的坐起身來,輕輕趴在江辰的後背上,溫柔道,“好想陪着你……”

江辰慢慢轉過身,輕輕的吻在程菲的眼睛上,“會的,等你想起我,就來找我,我一定會成爲人王,就在我們的d市建立新的都城,很好找的!”

程菲滿含淚花,開心的點點頭。

“好啦菲兒,我們起來啦,子民們正在辛勤勞作,咱倆可不能躲在你的香閨裏只做一些資產階級喜歡的事情啊!”

“呸,誰……誰想總跟你做……那種事情的……”程菲俏臉兒升騰起一陣潮紅,霞光般的溫婉動人。

江辰伸手,延出靈力,將遠在臥榻上的衣物憑空抓了過來,把程菲的衣服往她胸前一堆,頭也不回道,“菲兒快穿上吧, 你這個樣子會讓我疏於朝政的!”

程菲調皮的笑起來,“你這個色狼!之前還裝成正人君子,哼,今天老孃就治治你這個毛病!我就不穿,就讓你看,讓你看到流鼻血爲止!看吧!球球還蠻大的對不對!”程菲說着,直接爬出被子,拖着胸前的蓓蕾挑逗江辰道。

“尼瑪!小東西,看我不讓你飛起來!……”江辰粗魯的攬住她嬌軟的身子,一個轉身壓了下去……

一浪高過一浪的喘息聲,直飄出了石洞,勞作的部落的人們聽到這樣的聲音紛紛笑了起來,獸人部落嚮往熾烈的愛情,比人類社會更加的開放和進步。


幸福的味道洋溢在整個海島。

兩人整理好衣着走出山洞時,日頭幾乎已經上了三竿,山下勞作的人紛紛停下手裏的活計,擡頭仰望着這神仙眷侶一般的人兒,臉上帶着難以遮掩的歡笑。只有愛慕雀靈已久的於老大滿臉不悅溢於言表。

“各位,我是江辰,身邊的這個傻姑娘想必大家都認得,就不必 介紹了!”江辰氣沉丹田,聲音迴盪在整個海島上,頗有王者氣勢。

聽道,江辰這種幽默的話語,部落中的人紛紛笑了。

“其實部落中的大部分人對於我來說都是長者,大家也曾在人類社會中生活過,說實話,人類社會並沒有那麼美好,而今,我們因緣際會,在大地動亂之時遇到各位,這是我的福分,我希望通過自己的力量,幫助大家,創建家園,自此以後永遠不用活的拘束和動亂,不用擔心被人類和異能者排斥,我們是強大的,沒有人可以侵犯!既然大家在圓月時刻以爆發驚人的力量,那,我想,我們的部落,就叫月魔!”

下面的人聽了江辰的話,稍微議論一番,山菜腦子最快,舉着手裏的大錘子,撕心裂肺的吼道,“我們有自己的領土了!月魔萬歲!月魔萬歲!”

隨着兩聲高呼,所有人的心中都爆發除了強烈的共鳴,紛紛振臂高呼,“月魔萬歲!月魔萬歲!”

江辰張開雙手,仰天長笑,這是何等榮耀的感覺,他人生頭一次被巨大的成就感衝擊的頭腦微微發暈,這就是被人敬仰與信任的感覺!

這時程菲走上前去,揮了揮手,大家隨即安靜下來,程菲脆弱銀鈴的美妙嗓音在海島上盪開,“我們魔族從此有了領土和君主,他,江辰,是我的夫君!懇請大家追隨江辰,建立屬於我們魔族自己的榮耀,從此,再也不必臣服在神的腳下,在人類社會中苟且偷生!你們以前叫我娘娘,大家想想,我們該稱呼他作什麼?”

江辰撇嘴道,“大家還是叫我江辰吧,多數人是我的長輩,被你們成王啊,將的,總覺得怪怪的!”

人羣中帶頭的容貌生猛,體格健壯的中年人粗獷道,“既然我們是月魔部落,江辰名中又帶了個日月星辰的意思,不如,我們就尊他爲“星月魔君”,大家說如何!?”

山菜搭腔道,“張奎你大字不認識幾個,起個名字倒是響噹噹的,我看,星月魔君這名字就不錯!”

山菜看來屬於部落裏挺拋投露臉的人物,他一說話,很多人紛紛贊同,隨即呼喊起來,“星月魔君!星月魔君!”

在衆人排山蹈海的呼喊中,程菲開心的靠在江辰肩上,“星月魔君,很酷的名字啊!”

“是啊,總比叫我娘娘強了太多!”

江辰擡頭仰望着穿梭在雲間的太陽,感慨道,“星月魔君,夜色中的魔王!也許我心向光明,可光明卻勇不普照我身,這一切的一切,似乎早已命中註定,我便順勢而爲,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山菜提議道,“魔君,您吼一聲吧!我們都很想見識一下魔君您的真正實力!”

江辰蹙眉道,“這是什麼意思!”

程菲笑道,“魔族以強者爲尊,你就聽他的,露一手,讓大家看看你的本事吧!”

江辰撓撓頭,“雖然感覺很傻,可你都說了……”

海面在日中時出奇的平靜,江辰仰首望天,深深吸了一口氣。

……所有人都在期待。

期待……

忽然間,一聲龍吟響徹天空,原本平靜的海綿,忽然像開了鍋一般,一個強大的氣旋以海島爲中心急速擴展開來。

氣旋掀起的巨浪 足有幾十米高,巨浪滔天,四散開去。

一聲吼罷,一聲又道,巨浪更高出一倍,數條海豚被巨浪掀起,拋向空中,打了幾個選擇,便又從接近百米的巨浪上摔了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