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所有人都露出了迷茫的表情,根本不知道馮騫跟林中放到底在說什麼。

未分類俱樂部

馮騫口中的那位自然是羅成,而林中放卻不着痕跡的直接將自己的責任全部甩開了,這樣就算是羅成知道了事情的結果也根本沒有辦法說出來什麼。

只不過林中放不知道的是,羅成,就在身後。

馮騫目光陰沉,他還真的沒有什麼話能夠反駁林中放,畢竟如果按照職責來說,他還真的沒有權利過問工程的事情,只不過他唯一沒想到的是自己挑選出來的路德竟然是這種吃裏扒外的東西!

看着馮騫說不出話來,周圍所有人再次一陣驚慌,雖然並不知曉他們說的是什麼,但是很明顯,馮騫已經落入了下風。

林中放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再次揹負着雙手,昂首挺胸,一股上位者的氣息瞬間便爆發了出來,隨後目光緩緩的放到了旁邊路德的身上:“你是這次工程的監製?”

路德一愣,想到林中放的身份之後整個人都開始興奮了起來,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衝到了林中放的身前,臉上也露出了獻媚的笑容,恭敬的說道;“是……是,我就是這次工程的監製,林將軍您有何吩咐?”

看着路德的樣子,馮騫手中拳頭暗自緊握。

至於曲筱雅等人更是已經徹底陷入了絕望之中,工程……沒戲了。

林中放輕輕點了點頭,對着路德輕聲呢喃道:“沒什麼事情就直接宣佈吧,還是不要耽誤大家時間了。”

聽到林中放的話,所有人再次心中一緊,知道最關鍵的時刻還是要來了,不過看着路德臉上那賠笑的表情,結果似乎已經沒有什麼懸念了。

馮騫那陰冷的目光直接放到了路德的身上,羅成的身份是重中之重,他儘可能的不想讓羅成參與到這件事情裏面來。

路德自然注意到了馮騫那陰冷的目光,心裏面也根本沒有勇氣去跟馮騫對視,不管怎麼說現在是他千載難逢上升的機會,一旦選錯了,可是有着前途盡毀的可能。

林中放在這,他自然要好好把握機會攀上林家這棵大樹,隨後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容,接連點頭:“是是是,我這就宣佈。”

看到路德的樣子,馮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裏面的怒火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極致,可最終還是沒能說出來些什麼。

正如林中放所說,他沒有權利來參與這件事情。

旁邊的曲老夫人和曲悅已經徹底興奮了起來,曲悅還無比挑釁的看了曲筱雅幾眼,曲筱雅心中憋屈卻還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林天安嘴角帶着一絲冷笑,不屑的看了羅成的位置一眼之後這纔將視線緩緩的放到了曲筱雅和慕詩涵的身上,似乎是在炫耀一般。

可是曲筱雅和慕詩涵還是沒有注意到林天安的視線。

整個大廳裏面都陷入了一種緊張的氣氛之中,每個人都清楚,最爲關鍵的時候來了。

不少參與了這次招標的家族都已經聞風趕來,可是看到馮騫和林中放在這裏之後誰也沒敢開口,一個個都站在人羣的後面,如同一個路人一般。

雖然他們心中同樣無比憤怒,可是誰也不敢招惹林中放這種狠人,就連朱天恩都只能緊握着手中的拳頭,眼睜睜的看着煮熟的鴨子在自己的嘴邊飛了!

路德嘴角緩緩的露出了一絲冷笑, 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未來大好前程了一般,目光緩緩掃過衆人,隨後朗聲喝道:“鑑於這幾天對衆多家族和企業的考察,我們已經選出了此次工程的最好中標企業,那就是……”

隨着路德的動作,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提了起來,整個大廳裏面鴉雀無聲。

曲家在內的所有人都興奮的揮舞着拳頭,激動的等待着路德最後的話語!

然而就在路德最後一句話馬上說出來的時候,一道清冷的聲音卻忽然響起:“誰說中標企業,已經選好了?” 聽到這個聲音,所有人再次一愣,又有人來了?

可是反應過來之後才發現聲音竟然並不是在外面的位置傳出來的,連忙順着聲音看去,卻發現聲音竟然是坐在椅子上的羅成發出來的。

看到這一幕,無數人再次心驚。


尤其是曲筱雅和慕詩涵,眼神裏面頓時露出了一抹擔憂的光芒,林天安都已經不是羅成能夠對抗的了,更不用說是林中放這個龐然大物了。

可是此時的羅成已經成了全場的焦點,就算是想要提醒也顯然來不及了。

曲悅和林天安嘴角緩緩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本來還不知道怎麼順勢好好的侮辱羅成一番,沒想到羅成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不少目光看向羅成已經如同看待一個傻子一般,畢竟連馮騫都解決不了的事情,羅成竟然還想過來橫插一腳?天方夜譚!

旁邊的陳國安倒是眼前一亮,畢竟在他的心中羅成可一直都是一個無比神祕的角色, 難道這件事情還有反轉不成?

馮騫心中狠狠的鬆了口氣,再次死死的瞪了路德一眼,氣的已經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想些什麼了。

路德的話語被打斷,看到羅成之後卻也不敢開口,畢竟羅成到底什麼身份他都不清楚,自然不敢胡亂得罪。

這時候林中放的目光也緩緩的放到了羅成的身上,當看到羅成的那一瞬間,莫名的有一種眼熟的感覺,可是看到羅成的面容之後卻並沒有任何印象。

畢竟羅成在部隊的時候可一直都是以面具示人,知曉羅成具體長相的並沒有幾個。

隨後林中放嘴角便緩緩的露出了一絲笑容,似乎對羅成極爲感興趣一般,輕輕開口:“你有什麼意見麼?”

羅成緩緩站起身來,擡步來到了衆人中間,目光更是直接跟林中放對視,完全沒有任何恐懼的樣子,就連嘴角都帶着一絲平淡的笑容:“林將軍語言犀利,邏輯分明,顯然對於法也是比較瞭解的了。”

法?又來這一套!

聽到羅成的話,林天安嘴角頓時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

就連曲筱雅和慕詩涵都忍不住無奈的搖了搖頭,在這種情況下還在談論法,難道羅成不知道林中放那恐怖的身份麼?

不過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她們自然沒有辦法開口,只能在心裏面默默祈禱羅成不要惹出什麼事端來。

林中放嘴角露出一絲輕笑,輕聲呢喃:“不錯。”

羅成點了點頭,繼續開口:“既然如此林將軍定然知道這次的工程可是國家派發下來的,招標的條件也是死規矩,如今林將軍讓不符合招標條件的曲家中標,這可是違反了規定啊。”

林中放眉頭一挑,饒有興致的打量了羅成一眼, 倒是沒想到羅成竟然還敢說話,隨後輕輕一笑:“違反規定跟我有什麼關係麼?讓曲家中標的人,並不是我。”

此話一出,旁邊的路德身體頓時狠狠一震顫抖,不可思議的目光直接看向了林中放的位置。

本來還想借着林中放的勢力讓自己快速攀升,可是沒想到林中放竟然這麼快就把自己給出賣了,畢竟選擇誰中標的事情可是他自己一個人的決定啊!

馮騫看到了路德臉上的慌亂,嘴角慢慢浮現一抹冷笑,目光之中更是充滿了嘲諷。

他清楚,羅成最痛恨那些背叛的人,路德顯然已經觸碰到了羅成的底線,後果自然很明顯。

可林中放卻並沒有理會路德的打算,看都沒看路德一眼,這也讓路德心中更加的慌亂了起來,彷彿一瞬間便失去了所有主心骨一般。

羅成聞言眼神中閃過一抹驚訝,倒是沒想到林中放竟然這麼果斷,一時之間倒還真的有些無可奈何林中放了。

旁邊的林天安見狀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容:“羅成,就憑你這小魚小蝦也想翻起大浪?沒看站在你後面的人都不敢說話了麼,你竟然還敢開口,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麼?”

曲悅聞言也開口附和道:“哼!一個部隊裏面下來的大頭兵,真以爲自己天下無敵了?現在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身份了麼?我男朋友想弄死你不過是動動手指的事情!還敢頂撞我三叔,哼!找死!”

聽到曲悅的那句三叔,林中放眉頭微微皺起,自然明白曲悅攀附的意思,不過最終還是沒有說些什麼。

曲筱雅和慕詩涵聞言眉頭更是緊皺了起來,蘇日安曲悅和林天安說的話有些過分,但是他們說的也確實是事實,羅成想要撼動他們真的難如登天。

心中,也愈發的絕望了起來,看向羅成的目光也充滿了擔憂。

唉。

曲筱雅心中暗暗嘆息一聲,知道這次的工程夢算是徹底破滅了。

羅成並沒有理會林天安,心中也忍不住出現了一種無奈的感覺,沒想到最後還是得將自己的身份給暴露出來。

隨後緩緩擡頭,看向林中放的目光中閃過一絲笑意:“林將軍,看來你們家裏還真是管教不嚴啊。”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驟然響起。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羅成。

羅成這是瘋了麼?馮騫說一遍也就算了,畢竟馮騫跟林中放可是同一個級別的,可是羅成跟他們比起來算是個什麼東西?竟然敢這麼跟林中放說話?

就連曲筱雅和慕詩涵也一臉愕然的表情,暗怪羅成太過沖動。

林中放還沒等說些什麼,林天安已經勃然大怒,直接站起身來對着羅成一聲怒吼:“羅成,你放肆!你算個什麼東西竟敢對我們林家指手畫腳!”

林中放並沒有着急開口,聽到羅成的話之後眉頭便已經開始皺了起來,不知道爲什麼,剛纔羅成那句話說出來之後對於落成那種熟悉的感覺反而更加濃郁了起來。

可是林中放無論怎麼想還是想不出來到底在哪裏見過羅成。

隨着林天安歷喝的聲音響起,整個大廳裏面的氣氛瞬間緊張了起來,一股劍拔弩張的氣勢瞬間瀰漫開來。

羅成平淡的看了林天安一眼,嘴角的笑容愈發的濃郁:“你們林家的家教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差啊,如果林將軍不管的話,我不介意替你們林家在管理一次。”

平平淡淡的聲音響起,話音落下之後羅成的目光中頓時閃過一抹凌厲。

緊盯着羅成的林中放眼神中頓時露出一絲駭然的光芒,心中那種熟悉的感覺瞬間無比濃郁!一個帶着面具的身影慢慢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面容他不清楚,可是那個眼神林中放簡直在熟悉不過了!

三年已過,可是見到羅成目光的那一刻,曾經的場景瞬間便浮現在腦海之中!

那次,林中放的弟弟囂張跋扈闖下大禍,正好撞到了那位的手中!

他弟弟被打的四肢骨折,林家勃然大怒,最終連林家老爺子都請出來了,可林老爺子卻還是恭恭敬敬的給那位道歉!

那次的事情,整個軍界都爲之轟動!

那一刻,他至今無法忘懷!

那個眼神,跟羅成的眼神如出一轍……


還有聲音!難道…… 想到這裏,林中放瞬間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那股從容的感覺也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恐懼,無盡的恐懼!

可是其他人卻並沒有發現林中放的反應。

看到羅成竟然完全沒把自己的話放在眼中,林天安頓時勃然大怒,再次對着羅成一聲怒吼:“敬酒不吃吃罰酒!給我跪下!”

wWW ⊙тт κan ⊙¢o

話音落下,林天安瞬間擺出了一副軍體拳的姿態,腳下猛然用力,身體直接向着羅成的位置爆衝了過去!

其他人見狀紛紛露出了一絲震驚的表情,林天安的腳下的力道竟然直接將地上的毯子給撕裂了!毯子的質量不用說了,林天安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下一刻,所有嘲諷的目光紛紛放到了羅成的身上。

“哼!真是自找死路,人家身份都已經那麼明顯了竟然還敢多嘴!”

“還以爲羅成有所長進呢,沒想到還是個廢物,甚至連個廢物都不如!”

“這點眼色都沒有,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活着在部隊裏面走出來的,真是羅家的恥辱!”

……

不少看客都已經開始議論了起來,那譏諷的目光更是毫不留情的放到了羅成的身上,可是他們卻完全忘記了羅成這麼做也是在爲他們找回公道。

曲悅輕輕抱着肩膀,臉上那嘲諷的表情更是無比濃郁。

曲筱雅和慕詩涵的手緊張的直接握在一起站起身來,眼神裏面已經充滿了擔憂和恐懼,畢竟林天安的實力她們早就有所耳聞,羅成……會是他的對手麼?

一切發生在瞬息之間,林中放還沒有在驚愕之中清醒過來,林天安便已經衝到了羅成的身前,手中拳頭直接緊握,狠狠的向着羅成的身上砸了下去。

直到此時,羅成這才緩緩擡頭,平淡的目光放到了林天安的身上。

不知道爲什麼,林天安心裏面瞬間出現了一種惶恐的感覺,可當看到羅成還沒有任何動作的時候,林天安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再次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羅成嘴角緩緩露出一絲輕笑,同樣握拳直接跟林天安的拳頭對轟了過去。

林天安見狀眼神裏面再次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光芒,要知道,哪怕是在特戰隊裏面,林天安也是靠着力量出名的!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