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將說這句話時,特別看了獨眼龍一眼,但是,迴應他的,只是一隻冰冷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感情。

未分類俱樂部

十大將無法根據這隻眼睛猜出對方心裏的想法,他吞了口唾沫,繼續說道:“他的人心,將會空前絕後的影響到整個死神,那時,即便真的領袖,怕也沒有這個半路殺出來的小子更具號召力!”

十大將這番話已經說的很明顯,他終於察覺到,獨眼龍的眼睛裏,閃過了一絲漣漪,可很快,又恢復了正常。

十大將背後那些‘老人’們,也開始發表起了自己的看法。

“領袖,這種人不能留啊!”

“領袖,他若留着,後患無窮,還望領袖早日做出抉擇,把他給殺死!”

“我們地位什麼的,保不保得住無所謂,但領袖你這麼放任他下去,勢必會被他給取代,那時,死神會改姓啊!”



趙大偉他們見這幫人開始口無遮攔,立刻展開了反駁。

“一個個在這裏放什麼狗屁呢!這種手段,我們引以爲恥!”

“沒錯,咱們要是那樣做,和咱們看不起的zheng府有什麼區別?”

“死神是正義之師,絕不會做那些事情!”

兩邊的人爭吵很熱烈,獨眼龍猛拍了下桌面,啪的聲響,兩邊的人全都閉上了嘴巴,沒有繼續言語。

“好了,我知道這個情況,不過我還是要說一句話。”

獨眼龍站起來,朝着後面走去。

他頭也不回,一字一句的說道。

“死神創立之初,是厭惡了世界的黑暗,這是一支正義之師,所以…”

“無論怎樣,我都不允許黑暗在死神裏面出現。”


“他若真有本領,就坐在我這領袖之位上,我無怨無悔。”

“死神,是整個黑暗世界裏,唯一的希望。”

“而光明,永不泯滅。” B國,某座島嶼,密林深處有座大山,一輛黑色的越野車緩緩停在前方,先是跳下幾個大漢,他們很恭敬的拉開車門,撐起一片雨傘,一名很具氣質的老人走了下來,他抖了下披在身上的衣服,用深邃的目光看向山洞之中。

“他醒了嗎?”

老者問了下旁邊的人,一名身穿西裝的男人立刻回答:“老闆,那個混蛋自從醒來後,就一直罵您,我又給他打了一針,他重新睡去了。”

啪。

老者忽然打了西裝男一巴掌,西裝男立刻站定,表現的極爲恐懼,如果仔細看,還會發現他在瑟瑟發抖。

老者看着洞穴,用種很深邃的語氣講道:“自以爲是,現在外邊蹦躂的那個人,很有可能與他有關,不要看這老小子成天在洞裏昏睡,他背地裏做的事情,還多着呢,帶我去見他。”

“是。”


西裝男率先走入洞內,裏面曲曲折折,沒有陽光,更沒有通電設備,所以不可能存在電燈,老者身旁的幾名大漢拿着強力手電筒,刺目的白光照耀着洞穴裏坎坷不平的道路,一行人走了大概有半個小時左右吧,一座天然的洞窟牢房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裏面有一個人,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去,給他注射解藥。”老者擺了下手。

西裝男從懷裏拿出來一個注射器,他走到那人身旁,蹲下來將整整一支打入對方的身體,伴隨着藥物的注入,那人慢慢有了反應,先是手指動了下,跟着,他的身體也在顫抖起來,他咳嗽了一聲,緩緩爬了起來。

強烈的光線令他無法適應,他用手臂遮擋住眼睛,老者打開身旁的幾個大漢,說:“幹什麼呢?對他客氣點。”

沒多久,他逐漸適應了光芒,他擡起頭,當那張臉出現在衆人面前時,大家都是不由的倒抽了口涼氣。

白髮蒼蒼,爬滿皺紋,背影滄桑,這個人是…

“這些年來,你一直把我關在這黑煉獄之中,不見天日,我不停罵你,就是想要見你,你卻爲了不聽那些話,給我注射藥物,令我昏睡,可我知道,你終究會來的,老朋友,多日不見,你可還好?”

白髮老人用虛弱的口氣說道。

老者笑了笑,命人打開監獄,他走了進去,找個角落坐下,平靜的盯着白髮老人,片刻之後,他開口道:“說說吧,他是怎麼出去的。”

白髮老人很疑惑:“他?你指的是誰?”

老者拿出雪茄,漫不經心的點上,說:“還在給我裝糊塗嗎?”

老者擺了下手,一名大漢立刻上前,奉上了一臺平板電腦,老者笑着說:“這東西叫電腦,裏面可以看到新聞,至於新聞嘛,類似於咱們那會兒的報紙,你看看,你放出去這個人乾的好事。”

老者把平板打開,翻開了一條條的新聞,瘋狂的逃犯zha毀一棟大樓,死傷數百人,警方對其進行抓捕,原本計劃縝密,卻在最後一刻被其逃脫,功虧一簣。

瘋狂的逃犯殺死數名富二代,權二代,還口口聲聲要與全世界爲敵。

逃犯在J市劫持頂級富豪,製造巨大混亂,目前形勢已經無法控制,鳳祥莊園內富豪們情況危急。

逃犯兇殘之際,引爆了zha彈,鳳祥莊園,外圍的爆破人員全部殉難!

二十多萬大軍把逃犯團團圍住,這一次,他插翅難逃!

……

白髮老者用顫顫巍巍的手指,一篇一篇的翻看着那些新聞,他的表情很平靜,但眼珠內,卻閃過了一絲光芒。

“他做了很多事情,我本以爲那些軍團可以把他殺死,沒想到他又出現在了T國,老朋友,咱們認識已經很久,你應該明白,這麼下去,對你,對我,都沒有半分好處。”

老者慢條斯理的說道。

白髮老者沒有回答,他默默把平板推了回去,看向牆壁,說:“這件事情與我無關,你走吧。”

老者似乎預料到他會這麼說,並沒有太驚訝,他嘖了口,又勸了幾句,但對方根本不鬆口,糾纏了有半個多小時,老者的耐心似乎被消耗殆盡,他冷哼一聲,道:“也罷,既然你不肯與我和平共處,那麼我就採取自己的行動,不瞞你說,他的行蹤我已經確定,既然普通軍隊奈何不了他,我就派遣那支部隊,你應該不會忘記,上一次,我是怎麼挫敗你的吧?”

“全世界都以爲你死了,但我卻知道你的真相…”

“老朋友,等我解決了那個小子,你的機會就已經用盡,但我保證,我會讓你走的儘可能有尊嚴,安詳一些。”

老者留下這些話後,帶着那些人離開了監獄,重新把牢房鎖住,等見到外邊太陽後,老者叮囑了一句。

“密切觀察他,有什麼情況立刻向我彙報。”

身後那些人一起彎腰,恭敬的作揖:“是!”

……

T國,位於首都的一間小飯館裏,人來人往,嘈嘈雜雜,討論着什麼話題的都有,角落中,卻有一張桌子,坐了兩個帶着口罩的男人,其中一個,還戴了頂帽子。

帽子男壓低聲音說:“我潛伏在死神多年,沒想到第一個任務不是滅掉死神,而是向你彙報這麼一個無名小輩的行蹤。”

另一個人倒了杯水,在桌子上寫着什麼,同時,他開口道:“那個人可不是什麼無名小輩,死神的選拔難度那麼艱鉅,他可以連續兩次都獲勝,絕不是巧合,他隱藏了巨大的力量,因爲那個人,你,我,都不陌生。”

這時,他在桌子上的字已經寫成,帽子男低頭看了一眼,瞳孔驟然緊縮,他表現出一臉的難以置信…

“這…”

“他不是…”

另一個人把水杯放下,他哼了聲,道:“沒錯,他沒有死,當年,二十三萬人都沒能殺死他,你覺得這一切,還是巧合嗎?與絆倒死神比起來,殺死這個人,那任務程度可是要大太多了,知道嗎?”

帽子男慢慢點了一下頭,眼神也開始堅定起來,把知道的一切,全都講了出來。

……

另一方面,得到了消息後,此人立刻趕往T國國王的宮殿,而T國國王,則告訴了B國派來的那名黑衣人。

黑衣人趕到居住着那些特殊能力者的賓館裏,他把任務大致說了一下,又做了些動員,便帶着這些人,朝着死神的總部趕去。

與此同時,T國國王也沒有怠慢,他心裏明白,那個人可是曾經從數十萬軍隊中逃脫出去的存在,若不加以正視,必定後患無窮,於是,他派出了自己的嫡系部隊,甚至還命在國防部的精銳之師回遷,把死神所在的鎮上圍了個水泄不通。

當然,這一切都在悄悄中進行,死神的隊員們,對此絲毫不知。

只是三天時間,死神的外圍不僅有了近五十萬的軍隊,連那支從B國趕來,特殊的部隊,也已經趕到。

死神,已經成爲甕中之鱉。

一輛加長版的豪華轎車停在縣城周圍最高的一座山的山頭,幾名保鏢的擁護下,T國國王走了下來。

他拿出望遠鏡,看向死神的基地,喃喃自語:“防禦工事做的不錯,怪不得命當地警察攻了好久,都遲遲攻不下來。”

“不過這一次…”

“你們怕是在劫難逃了。”

……

死神外邊,殺氣騰騰,黑雲壓城,可死神內部,卻沒有半點察覺,十大將爲首的那些人,還在整日考慮着除掉李更新,趙大偉爲首的人,則在極力保護他,而獨眼龍,也有着自己的想法。

而李更新,則是趁着第三場考覈到來之前,繼續練習系統賜予自己的《至高拳法》融會貫通在他的冥想訓練之下,越來越趨於成熟,他又嘗試着使用了幾次,可以任意改變拳氣,防禦或則進攻。

所謂變幻莫測,則是攻爲守,守爲攻,一攻一守,有攻有守,任意改變拳風,他在徹底熟練之後,睜開了雙眸,綻放出了一絲奇異的光芒,他腦海中那個掄動雙拳,砸死砸傷數千人的黑影,也越來越強烈。

“明日第三場考覈進行之中,T國五十萬軍隊,B國特殊能力的部隊,會殺入死神內部,請做好準備。”

“東邊有十萬大山,守軍頗多,西邊一馬平川,守軍很少。”

“敵方來勢洶洶,宿主務必小心。”

什麼?

即便經歷了許多,變的很鎮定的李更新,此刻也不由爲之一驚!五十萬軍隊,明天會殺入死神?看來他的行蹤已經暴露,此刻逃跑無疑是最好的辦法,在死神裏面的這些天,他很清楚這支部隊的實力。

和普通警察鬥鬥也就罷了,和這麼龐大數量的軍隊,以及那支擁有特殊能力的隊伍戰鬥,他們根本不堪一擊!

跑!

一定要跑!

一刻也不能耽誤!

李更新看了眼身旁被派來檢視自己的人,他右手悄悄發力,凝聚了一股力氣,突然變成掌刀,拍在那人脖子處,那人還沒反應過來咋回事,就已經暈了過去。

李更新並沒有殺他,倒不是他心慈手軟,而是不想引起很大轟動,否則死神找他,五十萬軍隊找他,擁有特殊能力的幾個人找他,他豈不是插翅難逃?他沒有多停留哪怕一秒,換上這個人衣服,又簡單易容之後,朝着死神外圍逃去… 李更新在死神內部待的這幾天,已經把周圍的環境摸了個大概,確實如系統所說,東邊雖然守軍頗多,但有十萬大山作遮蔽,比起來一馬平川的西邊,更容易逃脫。

而且,從系統的提示中可以得知,這次圍過來的軍隊,不僅有T國,還有B國,出動的似乎是比‘隱龍’更加強大的勢力,李更新對‘死神’的實力有了解,絕對不足以這些力量來對付,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知道了自己的存在。

他們的目標是‘李更新’不是死神,應該不會打草驚蛇,因此,他只需要假扮成‘死神’裏的一個很普通成員,就能夠渾水摸魚,逃出生天。

“哼,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嗎?既然如此,我便讓你們知道,什麼叫亡者歸來。”

李更新嘴角上揚,露出了絲冰冷的笑容,一個龐大的計劃在他腦子裏逐漸浮現,並且越來越清晰。

這一次,他要震撼世界,與那個勢力,來一場終極決戰!

成敗,在此一舉!

易容後的李更新,很快來到了十萬大山處,泥濘坎坷,全是些淹沒半個膝蓋的草叢,深一腳淺一腳的走了許久後,終於來到了死神的邊界,有幾個隊員在站崗,他們看到李更新後,打了聲招呼。

“兄弟,幹嘛呢?”


李更新回了一個微笑,說:“領袖交代我出去辦點事情,這是他給我的手諭。”

李更新一邊說着,一邊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張按了獨眼龍手印的紙,這是他從一位真的需要出去辦事的隊員口袋裏摸來的,爲保險起見,他還把自己整的和那名隊員很相似,猛的看上去,根本分不出真假。

兩個守衛接過來紙檢查一番,他們經常做這份差事,早已練就了火眼金睛,確認是真的後,按動遙控器,給李更新放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