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着唐闊的手卻是飛快的迴轉過來,狠狠的跟對方撞擊在一起。

未分類俱樂部

“砰……”唐闊紋絲未動,而那個偷襲唐闊的人卻被狠狠的震退了好遠的距離,撞在了酒樓的牆壁上才停止了退勢。

“榮叔,幫我殺了這個混蛋,他居然敢打我的臉!”柳陽從桌子底下爬起來,撫摸着自己那被唐闊一巴掌打的紅腫的臉,頓時氣急了,從小到大,他什麼時候受過這委屈啊,此時他恨不得將這個打他連的混蛋給碎屍萬段。

“公子,此人的實力恐怕不止神魂境,老奴不是他的對手!”榮叔此時卻是滿臉驚駭,不過他還是第一時間掠到自家公子身邊,將柳陽護在身後,同時小聲對他說道。

“榮叔,您的實力可是神魂境高階啊,怎麼可能敵不過這個混蛋呢!”柳陽此時那滿都是痘痘的臉卻是扭曲了起來,當下便咆哮着對榮叔道。

“閣下,我們是西海閣的人,這是我們西海閣的少閣主,閣下做的有些過分了!”榮叔知道自己恐怕不是這個年輕人的對手,當下便一抱拳,然後報出了自己家門。


“西海閣?沒有聽說過,不過如果他的嘴巴里面再吐出什麼髒字兒,那麼我就把他的舌頭割下來,我管你西海閣還是東海閣呢,惹到我的頭上,那麼就別怪我無情了!”唐闊卻是冷哼一聲,當下便緩緩的坐了下來。

“真帥!”蘇茜那純真的臉上此時卻是露出一抹笑意,對着唐闊豎了個大拇指,一臉崇拜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請閣下留下姓名,改日我西海閣定然登門造訪!”榮叔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如此強硬,眼睛頓時眯了起來,他知道,今天是沒有辦法找回這場子了。

“哼,唐闊,如果沒有意外,一個半月之後,我會去天武學院,隨時恭候你們西海閣!只是奉勸你們一句,如果再惹到我的頭上,你們這西海閣就會成爲一個死閣了!”唐闊那森然的聲音傳來,令得榮叔和那柳陽卻是面色一變。

“好大的口氣啊,居然要讓我西海閣成爲死閣,不知閣下是哪兒來的主兒,這等張狂!”就在唐闊的話剛剛落下,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來,緊接着酒樓裏面卻是多出來一個人,一個身着粗布麻衣的年青人,此人面色猶如萬年不化之寒冰,就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欠他似的。

“二哥,你怎麼在這兒啊,太好了,快幫我教訓一下這個混蛋,他打了我了!”柳陽看到來人,頓時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就連旁邊的榮叔此時也是鬆了一口氣,嘴角銜起一抹森然的笑容。

看到此人,唐闊的瞳孔猛然一縮,這人身上沒有一絲靈力波動,但是卻給唐闊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這種感覺比之當初的那左男還要恐怖,恐怕已經達到了半步神魄境了,而且這人剛剛出現的時候,唐闊根本沒有察覺到任何波動。

“沒用的東西,滾一邊去!”來人卻是冷哼一聲,淡漠的眼神掃了柳陽一眼,而一直桀驁不馴的柳陽卻是一句話沒說,乖乖的躲到了一旁。

周圍的人看到這裏,眼前頓時一亮,這下又有熱鬧可看了,倒是那位酒樓的老闆,此時卻是面帶苦澀,這些人好死不死,非要在他酒樓動手,恐怕這回又要損失慘重咯。

身穿麻布的年青人緩緩的朝着唐闊走去,他走的極爲緩慢,就像是一個老頭子一般,但是看在唐闊的眼中,這人每走一步,天地之間的靈力便爲之顫抖一分,那股無形的氣息卻是瘋狂的朝着自己壓迫而來。

“丫頭,站我身後!”唐闊深吸一口氣,面色凝重,他知道,這次恐怕是遇到勁敵了,害怕蘇茜受到傷害,唐闊手一攬,直接將蘇茜給攬到了自己的身後,護住了她。

與此同時,唐闊身上的氣勢也跟着凝聚起來,兩人之間的目光卻是對碰在一起。

柳刑天面色淡漠,就連看向唐闊的眼神都是淡漠的毫無感情,就像是看待一塊石頭似的,隨着兩人之間的距離縮減,這周圍卻是出現了一陣陣的靈力亂流,周圍的桌椅板凳卻是轟然破碎開來。

靠的近的一些人在這股恐怖的氣勢對碰中卻是狠狠的後退了好遠,隨即所有的人全都躲得遠遠的,唯恐這兩個恐怖人物會對他們造成誤傷。

“哼,接我一掌!”柳刑天冷哼一聲,當來到距離唐闊還有五米遠的地方時,他那淡漠的眼神之中終於發生了變化,只見一陣火花從他眼神中迸發出來,那隱藏在袖子裏面的手掌緩緩揚起,無聲無息的朝着唐闊拍去。

“怕你不成!”唐闊此時根本不能後退,後面有蘇茜,如果他後退的話,身後的蘇茜恐怕會受到傷害,所以唐闊的手掌也揚了起來,體內的魔氣轟然爆發出來。

本來當初唐闊得到的疊勁只到第五層,但是唐闊自行推衍出來了後面的,此番他的實力突破到神魂境,疊勁跟着也提升到了八層境地。

面對這恐怖的對手,唐闊沒有絲毫的保留,八層疊勁直接從手掌中爆發出來,狠狠的跟柳刑天的手掌對碰在一起。

“嘶嘶……”兩人的掌心對碰一起,沒有驚天的爆破聲,也沒有任何的氣勢爆發出來,但是看兩人的臉色,便能看出來,他們兩個此時全都用盡了力氣,而兩人的氣勁在這個時候卻是相互抵消掉了,空氣中爆發出來一陣陣撕裂般的聲音。

“給我開!”唐闊可不想一直僵持下去,他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對方強,體內的魔氣也不如對方雄厚,但是他卻勝在肉身強度比對方強。

當即,唐闊的右腿猛然踏出一步,整個人猶如一頭蠻牛似的,狠狠的朝着前面行去,一股爆炸般的力量卻是充斥在唐闊身上,雙掌狠狠一推,那柳刑天卻是面色一變,緊接着他整個人飄然後退。

唐闊掌心的力量卻是狠狠的吐出,一股無形的掌風卻是直接轟擊在柳刑天的手掌之上,兩人同時倒退了三步。

“有點兒意思,不過只是這樣的話,你還不夠這個資格讓我西海閣成爲死閣!”柳刑天沒有想到唐闊居然這麼難纏,這看似單薄的身體裏面居然蘊藏瞭如此恐怖的力量,簡直太恐怖了。 鳳凰女王鳳眸凌然一皺,繼而聲音有些緩和地道:“你怎知此界有毀滅之劫?”

易逍遙暗自一喜,繼而微笑道:“鳳凰女王果然不是愚昧之流,實不相瞞,易某在龍穴谷中遇到了龍族之祖,它的精魂一直存在至今,爲的就是真火之界毀滅之劫!”

鳳凰女王面色一緊,沉吟道:“既然如此,難道大祭司一直在欺騙本王?!”

“什麼?!”易逍遙愕然一驚,手掌上空的黑白漩渦瞬間消失無蹤,身影一動,霎時來到鳳凰女王的身前,急道:“難道是大祭司抓走了柔雪?!”

“唉!原來數百萬年來,鳳凰神族都在被大祭司蠱惑,真是造化弄人啊。。。”鳳凰女王挺起傲然的胸脯,擡頭望天,蒼茫昏暗的天際卻是無邊的沉寂和迷茫,片玄,鳳凰女王突然回過頭道:“本王知道柔雪姑娘被帶到哪裏去了!隨我來——”

鳳凰女王周身的七彩漣漪霎時收斂,身影一閃,徑直向着鳳凰神殿的後方飛掠,易逍遙眉頭一緊,緊隨而去——

鳳凰神殿的後殿有着一個巨大的通道,易逍遙悔恨當初沒有提防那個大祭司一着,但她若是敢對柔雪不利,定要她碎屍萬段來償還!

進入通道,隨着鳳凰女王的身影飛掠,兩側的巖壁上詭異地亮起一排金紅色光影,將道路清晰地映射在易逍遙視線裏,繞過七道弧形彎道,一個諾大的圓形祭壇呈現在易逍遙的眼前,只見祭壇上空紅雲密佈,而祭壇的下方則燃燒着滾滾火焰,一個身着白衣的女子橫躺在火焰的上空,似在沉睡,而易逍遙則一眼便看出柔雪被人控制了神智!

先前所見的那個女祭司,此刻裸露着全身,緩緩走到柔雪的身下,徑直仰躺在火焰之上,“轟!”的一聲,女祭司瞬間消失在火焰之中,鳳凰女王驚叫一聲道:“神職傳承!大祭司選擇了柔雪姑娘!”

“柔雪!”易逍遙驚叫一聲,身影急閃,但瞬移之法再快,還是被女祭司搶先一步,只見一道金色光芒自火焰中爆射而出,瞬間沒入柔雪的體內,與此同時,易逍遙一把將柔雪抱在懷裏,身影一縱一閃回到原地,看着依舊昏迷不醒的柔雪,易逍遙心疼地喚道:“柔雪,柔雪。。。”

“吼——”

衆人驚詫,只見一方巖壁上的鳳凰圖騰轟然傳出一道悶雷般的虎嘯,易逍遙驚愕地叫道:“小老虎!你被囚禁在圖騰裏面了?”

“吼!!!咔咔咔——”

震天虎嘯,伴隨着一陣陣的脆響,只見巨大的鳳凰圖騰逐漸地縮小扭曲,一頭通體雪白的猛虎瞬間竄了出來,張口將鳳凰圖騰吞食一空,咂了咂嘴,小老虎仰天傲嘯——


一抹雪白色光影自小老虎的周身爆發而出,浩瀚的狂暴氣息令得祭壇周遭滾滾顫動!

“七階?!你晉階到七階了!”易逍遙感應着小老虎體內更上一層的浩瀚氣勢,不由得欣喜叫道。

“鳳凰圖騰蘊藏了鳳凰神族歷年來的王者精魂,亦是支撐祭壇萬年不變的唯一聖物,此刻被吞天神虎吞食,這個祭壇也即將坍塌,快離開這裏!”鳳凰女王驚恐地叫道,身影一閃,急急地向着外界飛掠——

易逍遙抱着柔雪瞬間穿梭空氣,而後面的巨大石塊已然滾滾落下,待三人一虎逃出通道的剎那,整個祭壇通道瞬間坍塌,通道盡皆被堵死!

房間裏,易逍遙將柔雪輕輕放在牀榻上,忙回頭看向鳳凰女王,沉聲道:“什麼是神職傳承?那個該死的祭祀對柔雪做了什麼?!”

鳳凰女王怔了怔,久久地望着易逍遙,感受着他憤怒的目光,不經意間,鳳凰女王臉色一紅,轉過頭去,道:“隨我來吧!”

房間外,鳳凰女王緩步走到石欄邊緣,遂回頭微笑道:“神職乃是鳳凰神族對大祭司的尊稱,它代表着整個鳳凰神族的威嚴和引領着未來的方向,它能預知鳳凰神族的過去始源和未來終結,被千千萬萬個鳳凰神族所尊崇,所以稱作爲神職,而神職傳承,就是將這一重大的使命傳承給下一任大祭司,但這一項重任務必由當任的大祭司來決定下一任,而柔雪姑娘,就是被上一任大祭司選中了!”

易逍遙一籌莫展地抓了抓額頭,道:“什麼大祭司重任?照你這麼說,柔雪要永遠留在鳳凰神族做什麼大祭司,除非她找到了下一任的大祭司?”

鳳凰女王欣慰地笑了笑,道:“不錯,其實大祭司一職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的,每一任的大祭司誕生,都是由上一任精挑萬選出來,再經過萬載歲月的推衍最終決定的,但柔雪不幸被選中,或許她身上有着什麼特別的潛質!”



易逍遙驚愕地道:“你是說柔雪醒來後便是你們鳳凰神族的大祭司了?那,那她還記不記得我?”

鳳凰女王莞爾一笑,笑容像是冰山上的一抹紅蓮,將一切的都融入無邊的柔媚之中,道:“當然記得你了,不但如此,她會繼承鳳凰神族的萬載年史,而且她的修爲,也會得到神職的影響,達到一個新的層次!”

“哦?”易逍遙欣然笑了起來,不過很快又皺眉道:“那柔雪什麼時候纔會醒來?”

鳳凰女王沉思片刻,繼而嘆道:“這個就難說了,由於各任的大祭司資質不同,但都以五爲限,或者五年便可醒來,也或許五十年,甚至。。。五百年!”

“啊!”易逍遙震驚地叫道:“那,那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她在最短的時間內甦醒呢?”

鳳凰女王聞言莞爾一笑,搖了搖頭道:“對於我們鳳凰神族來說,這些歲月不過是彈指間即過,只是對於你並不合適宜罷了,易公子,如果柔雪姑娘醒來,一定會擔負起鳳凰神族的大祭司一職,這是傳承使命,所以她若不肯與你離去。。。你當如何?”

“哼!我的女人,只能由我說了算!”易逍遙冷聲笑道,繼而轉身走進房間。


鳳凰女王詫異地望着易逍遙的房門,臉上再次呈現一幕震驚之色,許久後,喃喃自語道:“恐怕由不得你啊。。。”

真火之界一片昏暗迷濛,雖然空氣中仍有一絲柔弱的紅芒閃爍,但哪裏有當初盛極一時的景象,真火消失,天地鴻溝也自動關閉,這個蒼茫世界,似乎陷入了無邊無界的昏暗之中,恆久與外界隔絕。。。

茫茫虛空中,易逍遙踏虛而行,遊走在失落的大地上空,再次來到柔雪先前所居住的小竹屋前,那個來時通過的水潭居然憑空消失了,而且無跡可尋,易逍遙隱隱有些絕望起來,繼而在真火之界的上空來回穿梭遊走,但再也找不到一絲與外界相連的通道痕跡,整整三日三夜,易逍遙將整個真火之界探查數遍,但最終的答案卻是:永久的被困在此了。。。

這裏的天如同九脈大陸上的天,縹緲虛無,無邊無盡,況且易逍遙還未達到破碎虛空的修爲,想破開這虛無的空間卻是難如登天,而這裏的大地比之九脈大陸的大地還要堅硬三分,況且這裏的任何一條通道都已密封起來,連一條細微的裂縫都尋覓不出,想裂開這裏的山脈大地,僅憑易逍遙目前的修爲,亦是異想天開——

十日之後,易逍遙推開房門,看着依舊沉睡不醒的柔雪,不免失落地坐了下來,易逍遙嘆了一聲,深深地陷入沉思。。。

“外界的一切盡皆隔絕,爲了阻止真火出世,沒想到竟付出這般大的代價,難道我又被那條老龍算計了?!”易逍遙暗自呢喃道,繼而甩了甩頭,突然眼睛一亮,道:“不管怎麼說,我得到了四條神龍氣脈,不知這道氣脈可助我修爲突破到何等境界,或許等我的修爲達到一個新的高度,再來解決這些問題就簡單了呢?!”

易逍遙再度燃起信心,接下來準備將修爲一事加緊起來,九變真龍訣已有兩套鞭法在識海中浮現,而逆天訣也有着兩套武技可以修煉,道之力也只是踏入門徑,對於武學的極限易逍遙還是一知半解,再加上急需提升的實力,易逍遙瞬間將破界離去之事拋之腦後,並非易逍遙放棄了出去的想法,而是即便此刻能夠出去,短時間內也無法救出仙若出玄門幻境,與其徒生傷感,易逍遙索性靜下心來,鑽心謀劃接下來的修煉步驟!

“篤篤!”

葛地,房間的門輕輕響起了敲門聲,易逍遙愕然起身,打開房門,卻是兩隻小金鵲,此刻的小金鵲再見到易逍遙時已然沒有了當初盛氣凌人的架勢,溫文有禮地欠身施禮,一隻小金鵲開口笑道:“易公子,女王在後殿擺宴,邀請易公子一敘!”

“嗯?”易逍遙想了想,隨之微笑道:“女王陛下盛情相邀,易某定當前往,你們先行回去稟報,就說易某隨後便到!”

待兩隻小金鵲欣然歡喜地離去後,易逍遙不免嘿嘿笑道:“真火被我取走,真火之界陷入了無邊的昏暗,那個女人想必是坐不住了吧,嘿嘿。。。” 這一場衝突過後,唐闊和柳刑天相視一笑,波瀾不驚的各自退了半步。

“閣下好本事。”柳刑天淡淡的拱了拱手,一轉身衝着身後的衆人試了一個眼色:“不過今日之事,到此爲止,日後若得相見,還會再次討教高招。”

說罷,就要轉身帶領衆人離去。

唐闊卻有些得理不饒人的架勢,當即運起勁力,霎時間,轟然而起的一道掌風疾奔柳刑天而去。

然而這一次,結果卻有些出乎唐闊的意料。

方纔的對峙,雙方頂多算得上是半斤八兩,只是此刻,柳刑天竟然舉重若輕一般拂了拂衣袖,就把那毀天滅地的一掌化解的無影無蹤。

唐闊心中暗暗一凜,不由的起了計較,難不成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想唐闊如今的修爲,自忖放眼天下也是難尋敵手,即便今天在柳刑天這裏輸個一招半式倒還可以接受,卻完全想不到柳刑天可以在瞬間無視自己的殺招。

難不成他方纔是深藏不漏,故意想探一探自己的底細麼?

唐闊心亂如麻,卻又知道如此思量自是徒然無益,便挺了挺身子,逼視着柳刑天道:“閣下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爲,實在是唐闊生平僅見。”

柳刑天卻也露出了一絲笑容:“過謙了,閣下你的本事也不差,不過……還是年輕了一些,氣太盛,隨口說出讓西海閣成爲死閣的混賬話,恐怕也是你命裏的劫數了。”

說完,柳刑天身形鵲起,卻不覺間伸手抓過了自己的廢物老弟,只是幾個縱深,便再也不見蹤影。

劫數?

唐闊品味着柳刑天的話,以及他臨走前頗有意味的笑容,一時間有些豁然不解。

“呆子!愣着幹什麼,對方跑了咱們還不趕緊吃飯。”蘇茜撅起小嘴,輕輕地在唐闊肩頭擰了一把。

“哦……”唐闊回過神來,正要邁步,卻猛然感覺心底氣血翻涌,眼前竟然有些微微的發黑。

“你怎麼了!”蘇茜滿臉關切,趕忙出手扶住唐闊。

你怎麼了……

這句話,成爲了唐闊清醒時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不知過了多久,唐闊只覺得頭痛欲裂,勉力撐開雙眼,正想讓蘇茜安心,然而雙目圓睜之後,唐闊卻愣住了。

蘇茜到哪去了?

眼前的事物,隱隱然有些熟悉,卻……

猛然間,唐闊突然驚醒!這裏不就是自己的家嗎!!!

怎麼會?!

下意識的摸向腰間,靈子,小龍,蘇茜,偃月長刀……竟然統統不見了蹤影。

自己是在做夢嗎?唐闊搖搖腦袋,與修爲大成之後不同,此時的他竟然感覺整個腦袋異常沉重,舉手投足間也顯得有些微微吃力,這……

正在此刻,門口傳來一陣輕響,門扉隨即被輕輕推開,一箇中年美婦在衆多丫鬟奴僕的簇擁之下,儀態萬方走進門來。

“闊兒,怎麼突然驚醒了?靈智上師的藥起作用了麼?”美婦眉宇間一絲淡淡的憂愁縈繞不散,緩緩坐在牀邊,伸出一隻手按在唐闊頭上,柔聲道。

唐闊睜大了雙眼看着眼前的一切,竟然徹底懵了過去,天,我怎麼又回到家裏了?又變成當初的那個廢柴了嗎?

“娘……”唐闊口中對着自己的慈母道,說話間竟然有些語塞:“我……”

“闊兒你好好休息,凡事有你爹在,我們母子平安無虞。”美婦輕聲安慰道,聲音慈祥溫和,讓人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有爹在,唐闊想起自己那個威風八面,被滿朝上下依若長城的父親,心中充滿了暖暖的安全感,有爹在,真好……

就在即將闔眼睡去的一刻,腦海邊上一個微弱的聲音喚道:唐闊!你這個混蛋,快醒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