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這話,天衍老人抖手打出幾股莫名的靈氣,當那些靈氣落到地面上的時候,這原本失去生機的山峯重新恢復了生機。這神乎其神的手段,讓浪天狂驚動不已,心道:“這天衍老人倒地是什麼境界?還有那天龍,爲何感覺他們如此深不可測!”

未分類俱樂部

“這等在死絕之地中硬生生奪出一絲生機的祕法,天下間也只有你能夠做到了。”天龍感嘆說道。

PS;晚上還有兩章,希望各位大大收藏一下,來點鮮花神馬的,讓小西在新書榜上再前進幾個名次吧。 天衍老人微微一笑,單手一揮,那層死死鎖住浪天狂的妖氣蕩然無存。天龍微微一笑,還要說話的時候,神色突然變動了一下,對天衍老人說道:“我還有些事情,就不與你多聊了。等日後,你我在聚吧。”說完這話,天龍的身體突然變成了一股青煙,轉瞬不見,而地面之上只有一片鱗片。

浪天狂見此,驚訝的說道:“這鱗片是什麼東西?”

天衍老人笑道:“剛纔的大妖不過是他的一個分身罷了,他的本體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呢。”

浪天狂啞然無語,一葉鱗片幻化成的分身居然就有着這等實力,那他本體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呢?天衍老人好似看出了浪天狂心中所想,說道:“這些事情以後你慢慢就會明白的,現在跟我離去吧。”

“你爲什麼要救我?”浪天狂說道。


天衍老人一笑,說道:“不是救你,而是要對你說一些事情,其實今天就算我不出現,天龍也殺不死你。你身上畢竟有着一件寶物,可以救你一命。”

浪天狂臉色劇變,朱重灸給他那塊通靈寶玉的事情,除了他自己與朱重灸外根本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但眼前的老人卻是一語道破,深深吸了一口氣,浪天狂繼續問道:“看前輩的修爲通天,想必也是出自密境吧?”

“算是吧。”天衍老人眼中閃過一絲黯然,說道。

浪天狂道:“既然如此,那你也應該知道我是缺羽之體了,畢竟剛纔天龍已經說過了。”

天衍老人一笑,說道:“你想問我爲什麼要救你?剛纔我已經告訴你了,我要對你說一些事情。”

浪天狂苦笑一下,說道:“什麼事情?”

“現在感覺怎麼樣了?能夠壓制心中的殺意?”天衍老人問道。

“還可以吧,雖然有些衝動,但還能剋制住。”浪天狂說的有些苦澀,因爲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夠剋制多少時間。

“前輩,晚輩當真不想成爲一個殺人狂魔,請前輩教我。”浪天狂誠懇的說道。

“呵呵,你怎麼知道我能教你呢?”天衍老人說道,說話的時候,緩步而行。而浪天狂也跟隨着他一起離開了這片山林。

浪天狂道:“前輩修爲通天,又深知缺羽密卷中的一些隱祕,是以晚輩猜測,您定然有破解之法。”

而這一次天衍老人卻是搖頭說道:“我教不了你啊,缺羽密卷雖然高深莫測,但卻只對缺羽之體有着致命的傷害,但也只有缺羽之體能夠將它演繹完美。或許這就是得失之間的事情吧。你想要剋制心中的殺意,也不是沒有辦法,首先要找到五音寶輪的修煉之法,結合五音之律,配合五行之術,或許還有救。”

浪天狂面色變的難看了起來,說道:“晚輩剛纔差點得到了五音寶輪之術,但卻被一股異動破壞了。”

“剛纔是我做的。”天衍老人說道。

“爲什麼!”浪天狂有些怒意的說道:“你明明知道,這五音寶輪之法對我有多麼重要,爲何要毀掉他?”說完這話,浪天狂沒落一笑,說道:“前輩,請原諒,小子有着失態了。”

“爲何這麼說?”天衍老人有些意外的問道。

浪天狂說道:“前輩與我非親非故,根本不需要幫我,此前更是救我一次,如此,我還有什麼可以怨言的。”

“非也,我與你倒是有些牽扯的。”天衍老人說道。

浪天狂一愣,扭頭看向了天衍老人。天衍老人悠悠一嘆,說道:“天衍,天衍,難道你不感覺很耳熟嗎?”

浪天狂腦中轟然一動,脫口說道:“天衍宗的人?天衍密卷!”

“弄雲訣。”天衍老人一笑說道:“既然你傳承了真武三訣,那麼與我是有些關係的,七百年前,真武堂與天衍宗相交甚好,所以我與你也有一份香火之情。而那弄雲訣更是浪家先輩自天衍密卷中領會而出的,如此,我更不能看你誤入歧途了。”


浪天狂聽到這話,心中更是吃驚,但覺自己在這個老人面前居然無所遁形。

“前輩是如何知道的?”浪天狂驚聲問道。

天衍老人呵呵一笑,說道:“天衍密卷原本就是妄斷天機的祕法,如此,我能夠知道一些事情也算不得什麼。其實,我想推斷出你的一生,從而選擇如何待你,但我只能推斷出一少部分,你的命格很是奇怪,迷霧重重。就算我動用靈龜九算之法都不能洞察你的命運。”

雖說天衍老人說的輕鬆,但這些話在浪天狂的耳中卻是如同驚雷。

“我的命運?難道命運真的能夠推斷出嗎?”浪天狂驚聲問道。

天衍老人點頭說道:“是啊,推斷命運不過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最困難的還是獲取天機啊。”

浪天狂猶豫片刻,對天衍老人深施一禮,懇聲說道:“請前輩告訴晚輩,晚輩此生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

天衍老人說道:“我只能告訴你,在你突破斬凡境界之前,千萬不要向東方走,不然必會引來殺身大禍。雖說你的命格奇特,但這次的殺劫卻足以滅殺你了。”

浪天狂疑惑不定,畢竟這種話是他不能理解的,這太玄乎了,居然可以推斷出別人日後的命運。

“不要不相信,突破斬凡之前,如果你踏向東方一步,那麼必然劫難重重。這是你的劫難,也是所有修士的劫難,只不過你的劫難有些可怕罷了。”天衍老人說道。

“難道這就是修士必須經歷的天劫?”浪天狂問道。對於天劫,鎖鏈老人曾經也說過一些,但模糊不清,或許鎖鏈老人對於天劫知道的也不多吧。

天衍老人嘿嘿一笑,說道:“蒼天本無眼,何來天劫一說?而且人活在世,誰沒有些劫難?修士更是凌駕在普通人之上,所以每個境界都會伴隨着一場劫難。如果可以隨機應變,躲過之後平步青雲,躲不過就會神形俱滅。這次你的劫難就是斬凡之劫,你剛剛踏入斬凡境界的時候,就引動了太多的天地之力,所以在神土中,東方某個地方已經爲你準備好了一場劫難,只要你去到東方,必會應劫。”

“這斬凡劫難是誰給我準備的呢?”浪天狂驚訝問道。這些事情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天衍老人沒有直接回到,而是說道:“你做過飯嗎?”

浪天狂雖然不解,但還是點了點頭。天衍老人說道:“這就是了,所謂的劫難不過是自己種下的因果罷了。就如同你在生火做飯,如果火太小,飯做不熟。火太大又會把做飯的地方燒壞。只有剛剛好的時候,纔會相宜得章,飯熟了,火滅了。”

“這是什麼意思?”浪天狂不解,隨即叫道:“我可能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說,修士的修行就如同是飯,而天地間的力量就是火。而小子因爲把火點大了,所以在某個地方,那火還沒有熄滅,只要我回到那裏,就如同回到了做飯的房子中,必然會引火上身。”

天衍老人滿意點頭,說道:“悟性不錯,所謂的劫難大多都是如此,只是世人皆不知,還以爲那是無妄之災,他們哪裏知道,這世間一飲一啄,莫非前定。”

“那如果是這般的話,下次突破的時候,晚輩少引起些靈氣波動不就可以了。”浪天狂說道。

天衍老人說道:“不是那麼容易的,你身爲缺羽之體,這本身就是一種災難性的體制,你能夠活到這麼大就是天地造化了。如此,你又修習了缺羽密卷,兩者聯合之下,在你突破的時候,那天地間的律動不是你能剋制的,就如同剛纔一般。”

浪天狂莫然不語,天衍老人說的很對。片刻後,浪天狂才問道:“那既然如此,前輩爲何要把五音寶輪之術毀掉?”

“因爲剛纔你得到的是五音魔輪,而那最後一片樹葉也是你受缺羽密卷的影響而幻想出來的東西,它根本不存在。”天衍老人說道。

“爲什麼會這樣?”浪天狂驚聲問道。

天衍老人悠然說道:“這缺羽密卷太過恐怖了,它已經有了自己的意識,堪稱是一部驚天妖書。它不想自己被壓制,所以纔會讓你產生幻象,以爲得到了五音寶輪之術。如果你當真順着它的意識去修煉,不過幾個月,密境中的修士也會前來追殺你。”

浪天狂倒吸了一口涼氣,說道:“那晚輩如何才能擺脫缺羽密卷帶來的厄運?”

“這隻能由你自己去參悟了,老夫雖然想看破缺羽密卷的動向,但它的謎團更大,根本不能看清。”天衍老人說道。

浪天狂一陣失神,心道:“這天衍老人能夠洞察天機,都無法看破缺羽密卷,那麼我繼續下去,是不是真的會變成師父那個樣子?”

“不過你也不要太過擔心,只要你能夠定住本心,那麼缺羽密卷根本不能奈何你!”天衍老人說道。

“談何容易。”浪天狂說道。

天衍老人微微一嘆,說道:“那五音寶輪雖然失傳已久,但在缺羽密卷幻象中,出現的前一部分卻是真的。如果你的天資足夠好,或許可以自悟五音寶輪之法,那個時候,天地任你遨遊。”

浪天狂心中升起一絲希望,天衍老人說道:“不要給自己太多的壓力,缺羽之體原本就是劫難重重,但在我的推算中,你卻可以撐過去。不但如此,以後修煉密境中的一場覆滅性劫難還要你去破解。”說完這話,天衍老人又說道:“也不怕你說我世俗,就是因爲這個原因,我纔會來救你,不然我也不想看到缺羽之體存活於世。”

浪天狂聽到這話卻是沒有生氣,而是充滿了希望,說道:“當真能夠撐過去嗎?”

天衍老人笑道:“只要你避過這次的斬凡劫,必然會撐過去,我相信你。”而他的心中卻在低語:“此刻的你是不會相信一些鼓勵的話語了,如此老夫只能騙你一騙了,其實也不算騙你。因爲在未來的時間內,當真會有一場天大的劫難,原本老夫以爲是缺羽之劫,但現在看來卻不是的。唉,缺羽之體啊,你究竟受到了什麼樣的詛咒?”

浪天狂定定點頭,隨即說道:“前輩,晚輩還有一件事情要請教。”

“說罷。”天衍老人說道。

浪天狂追上幾步,說道:“此前 晚輩經歷過一場真實的夢境,所以現在不時會懷疑,現在的我,到底是不是真實存在的,或是,現在的經歷也不過是場幻象?”

“哦!”天衍老人停住腳步,一臉驚動的說道:“你居然有過這種經歷?難道這就是缺羽之體瘋狂殺人的原因?”天衍老人說完話,眉頭緊鎖。

PS;更新送上,求收藏,鮮花,書評,同時謝謝‘低調的城管’的貴賓,謝謝啦! 浪天狂聽到這話,雖然有些失望,但卻也有些竊喜。因爲眼前的天衍老人太可怕了,居然能夠洞察別人之前與以後的事情,這種命運被看破一空的感覺,浪天狂當真不想要。不過現在看來,也有天衍老人不知道的事情。而浪天狂卻是不知道,就算是密境中的人,都會費盡心思向天衍老人求一卦,而不可得。

半晌後,天衍老人說道:“不可解,但我可以告訴你,你現在的經歷絕對不是幻象。”

浪天狂一愣,問道:“爲什麼這麼確定呢?”

天衍老人哈哈一笑,說道:“因爲,我知道,我經歷的不是幻覺啊,而是真實存在的。”

浪天狂也是啞然失笑,說道:“晚輩愚昧,居然會問出這麼愚蠢的問題。”

“不過,如果你能夠找到另一個缺羽之體,或許會有轉機。”天衍老人說道。

“哦?”浪天狂驚訝過後,卻是苦笑說道:“缺羽之體都被殺絕了,就算有僥倖活下來的,還不知道在神土的什麼地方呢。”

天衍老人也是一笑,說道:“守住本心,記住自己是誰,記住自己存在的意義,只有那樣,才能破夢而出,化出新生。現在我對你倒是有些期待了。”

浪天狂問道:“期待什麼?”

“期待看你成爲第一個能夠駕馭缺羽之體與缺羽密卷的修士!”天衍老人笑道。

浪天狂本想說些什麼豪言壯語,但卻根本不能說些什麼,最後化作一個苦笑。兩人慢慢走着,不多時那座被浪天狂斬斷生機的山峯就被他們兩人拋在了身後。

此刻太陽已經升起,但浪天狂還是不能忘記昨夜的驚心動魄。不但是他不能釋然,就算是僥倖自帝齋山逃生的修士也不能釋懷。人世間的修煉界都在談論着帝齋山的事情,畢竟那五千修士最後只剩下了三四十個,剩下的全部葬送在了帝齋山。


丹陽殿損失的修士雖然不多,但丹闊海與丹陽殿殿主卻是怎麼也笑不出來。異寶就在自己的地面上,而他們卻是沒有得到,這着實讓人有些窩火。

至於譚啓雲與李流雲還有趙同軒,此刻正在趕往燕部真武堂。譚啓雲的臉色雖然不好看,但也不是多麼難看。倒是趙同軒一臉笑意,不住說道:“三星觀的修士都死在帝齋山了,當真不錯,哈哈。”

李流雲想說些什麼,但卻硬生生的閉住了嘴巴。

“別說話了。”譚啓雲喝道。趙同軒面色一僵,暗地裏撇撇嘴,卻沒有再說什麼。

“問情,你當真死在帝齋山了嗎?難道真武堂當真沒有崛起的機會了?”譚啓雲心道。回頭看了一眼早已經被他們拋在遠處的帝齋山,輕輕一嘆,身形加速飛去。

妖界中,浪天狂正跟着天衍老人緩步而行,而浪天狂在剛纔也問了一個問題:“前輩,修煉界中,哪一個門派最厲害?還有,人世間爲何不能有超越破障境界的修士?”

“哪有什麼最厲害的門派,就算現在強勢,但時過境遷後,還是會沒落的。就像是真武堂,原本他也是一個頂點的密境,但現在卻早被人遺忘了。”天衍老人嘆道,接着說道:“人世間的生靈太過脆弱,如果有超過破障境界的修士施展法決,那麼會有很多生靈死去的。其實,在六百年之前,密境中有規定,凡是斬凡境界的修士就不能在人世間顯露神通了。只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斬凡也變成了破障。”說完這話,天衍老人的眼中露出一絲譏諷。

浪天狂點點頭,剛要開口的時候,卻聽天衍老人悠悠說道:“望仙問太玄,鎖殺霸落鐮,落霞定一方,星羅海漫天。這四個密境是當今修煉界中最爲耀眼的存在,門下弟子無數,傳承也是久遠。”

浪天狂一愣,隨即記起,昨夜在帝齋山中的時候,那童震嶽曾經說過,丹陽殿傳承了星羅海的星辰之力。想到這裏,不由問道:“那丹陽殿是星羅海的分支?”

天衍老人笑道:“不算是,星羅密境何其壯大,怎麼會有這樣的分支?這丹陽殿不過得到了一些星羅海祕技的皮毛罷了。就像是大衛國的三星觀,他們只不過傳承了很少一部分的太玄經,而追根問底,太玄宮是不會認可他們的。或許太玄宮的分支門派,奎木門還會認下他們吧。”

“奎木門也在密境中?”浪天狂問道。

天衍老人點頭說道:“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門派罷了,如果不是因爲太玄宮的緣故,早就被滅了。”

“或許,這三星觀背後的密境就是奎木門吧。”浪天狂心道。

“前輩,這四個密境中的霸主有什麼區別嗎?”浪天狂問道。

“有些區別,太玄宮有一部太玄經,講究吸收天地靈氣來補充自身。而在太玄經之上又有一部太虛經,這部典籍纔是太玄宮的珍寶。其中記載着種種禁制法決,強大無比。至於那霸落鐮,講究鍛鍊殺生之氣,利用殺生之氣來錘鍊自身,更有傳言,殺鐮一出,太玄無光。至於落霞淵倒是低調的多,不過他們修行的方式也比較特殊,他們在修煉的時候喜歡吞吐日月光華。星羅海則是吸收星辰之力。”天衍老人說道。

聽到此處,浪天狂心中感嘆,暗道:“原來修煉界中有着這麼多的修煉方式,而那在燕部耀武揚威的三星觀,跟太玄宮相比卻是狗屁不是。”

“咦?居然有地劫出現。”天衍老人突然小聲說道。

“什麼?”浪天狂問道。

“地劫。”天衍老人說道。

“什麼是地劫?”浪天狂問道。

天衍老人做出一個噤聲的動作,傳音說道:“所謂地劫,是超越了修煉劫難的存在。修煉之人性命悠久,但也有修士因爲陽壽已盡,必須身死。而這個時候,九幽黃泉就會派出幽冥鬼將前去索命。”


浪天狂聽到這話,驚訝無比,小聲問道:“當真有九幽黃泉嗎?”

天衍老人說道:“當然有了,有生有死纔是輪迴。”

“那遇到地劫不就死定了?”浪天狂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