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是個散修吧,不過看你的級別倒也不低,年紀也不大,倒可以進入這裏來參加天元封仙榜的爭奪賽。”

未分類俱樂部

老頭的話讓洪武完全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果然,這裏竟然是天元封仙榜的擂臺所在地,洪武誤打訓撞,竟然傳送了回來天元大陸,不僅如此,還因禍得福,竟然進了封仙擂臺之中。

回想起來,洪武心中一下子明白了,看來這通天巨塔也並不止自己探索過,還有一個有資格參加天元封仙榜的青年才俊在不知道何時也探索過這通天巨塔。

結果一下子進入了這吞天貔貅的肚子安中,最後靈氣耗盡,死在裏面了,只將這個小黑盒落在了這吞天貔貅的胃當中。

而自己正好這麼幸運,在吞天貔貅的肚子裏還能倖存着,最終得到了這個黑盒令。

現在自己既然來到這裏,那麼根據天元封仙榜的規定,只要受到了邀請,或者有本事來到這天元擂臺的,都可以無條件地參加這封仙擂臺。

只要符合天元封仙榜的要求,被擂臺所認可,便不會被排除在外。

洪武現在年紀也才二十歲不到,而修爲也在大成期,正好滿足條件,倒也可以在這擂臺上與各方來的青年才俊一搏。

“對了,你若是誤入此處的,那還要去那邊登記一下,否則你打了也是白打。”老頭倒是十分好心,給洪武指了個方向。

洪武向着老頭一抱拳,便飛向了登記處。

在登記處,坐着一個半步地仙的胖子,這胖子面前擺着一本登記簿。


“我要登記。”

“姓名。”

“洪武。”

“宗門。”

“日月神教。”

“嗯?”這胖子似乎從來沒聽說過什麼是日月神教。

“怎麼,不行嗎?日月神教是我剛開創的。”

“行,那你便是新任的掌門人嘍?”胖子這才擡起頭來,打量着洪武,“只不過是大成期,開什麼宗門,真是兒戲。”

洪武不由啞然,大成期若是在朱雀大陸,上哪裏都是橫着走的,別說開創一個宗門了,便是開出十個宗門,別人都不會說什麼。

可是現在在這裏,只不過是一個登記處的胖修士,便瞧不起自己的修爲。

不過也的確,來參加天元封仙榜的人,哪一個不都是青年才俊,不都是沒到三百歲,修爲到了大成期的人。這些人絕大多數是宗門修士,但卻絕不是宗門掌門或者大派宗門,因爲管理這些東西都要花去太多時間。

因此像洪武這樣,大成期便開宗立派的,顯然是個另類。

而胖修士對這樣的另類保持不看好的態度,心中覺得洪武只不過是譁衆取寵,估計來只不過是爲了給自己的宗門長點知名度罷了。

不過他並沒有權利拒絕洪武,洪武說要登記,那便給他登記好了,反正這樣的人,不好好修煉,一上場就會被淘汰掉了。

於是洪武很順利地便報了名,並且拿了一個號碼牌,由於這封仙擂臺要持續很長時間,因此洪武拿到的號碼牌數字很大。

這麼大數字的號碼牌就意味着有這麼多人來參加這次擂臺,排在後面或許是個幸運,因爲可以看到許多場戰鬥,但或許又是個不幸,因爲排得越往後,輪空啊,撿漏啊等等這樣的機會便不復再有了。

洪武在一個擂臺下尋了一個座位,坐下來看擂臺上的比賽。

此時擂臺上的比賽還在繼續進行着,臺上是一個大成中期的女子對戰一個大成初期的光頭。這女子長得不算十分漂亮,但身材卻是很好,她的身體柔軟,配合着精純的靈力掌控能力,一出手便打出七道水波來,這七道水波在空中織成一片水網,向着那光頭罩過去。

“天一重水。”

這天一重水是一種天材地寶,這種天材地寶的與其他的天材地寶不同,它是液體的,很少有天材地寶是液體的存在。

水無常形,因此天一重水擁有可以變幻各種形態的能力。

雖然看上去它是水的形態,但是它卻遠比水重,甚至比世上大多金屬都要來得重。因此才得名爲重水。

這天一重水織成的水網向着光頭罩去之時。

光頭卻是不躲不閃,他猛地一頓,雙掌往天上一託,突然雙掌之上憑空多了一隻巨鍾,這巨鍾迎着水網飛去。

巨鍾之中,突然生起一股吸力,竟然將這重水全都吸了進去。

“這莫非是極道鍾?”底下有人識貨,頓時驚叫起來。

這極道鍾卻又是另一樣寶貝,據說這極道鍾可以吸收大部分的聲音,也可以吸收大部分的液體。

原本大成中期的女子要佔了上風的,現在卻被這極道鍾一吸,頓時失去了優勢。

大成中期的女子卻並不慌張,突然雙手一分,這被吸入極道鐘的天一重水便開始左衝右突。

極道鍾雖然可以吸收天一重水,但卻並不能鎮壓住這天一重水。

臺下的觀衆頓時一陣譁然。

洪武眯着眼睛,細細地看着這一場比賽,同時,他將這些比賽的景象全都傳到了新桃源世界之中。

“我說老巴,這小娘們兒好像要贏了啊。”索羅斯道。

“我看未必。”巴菲特卻和索羅斯擡起槓來道,“雖然這小娘們兒操控的天一重水很難讓極道鍾給鎮壓住,但是若是我,我便舍下極道鍾。直接以肉身往前攻擊。這樣小娘們兒的優勢頓時便消失了。”


“可是這小光頭卻沒有這麼強的作戰意識吧。”

“怎麼沒有?”巴菲特說道。

“爐主,你給評評理。”

“我都說了,我叫棺君,依我看,這小光頭的實力不錯啊,你看他的戰術,雖然看上去粗獷,實際上卻步步深入,出極道鍾之後他的打法在變化,應該說,他的贏面比較大。”

“兩位少主母的意見呢?”索羅斯見棺君沒幫着自己,只好向孫秀玉和劉姬兒求助。

“我們修爲低,見識也淺,哪看得出彼此的實力差別啊,只不過我覺得,若是我夫君上去的話,一定可以輕鬆獲勝。”

“那是自然的,不說這些人,就算是我,現在對上少主,都不敢說可以贏。”

此時臺上勝負已分,天一重水最終還是突破了極道鍾,將光頭給罩住了。

“怎麼樣,我就說這小娘們兒會贏吧,你非不信。”老索說道,“下把我們應該來打賭。”

“賭就賭,我可不怕你。”老巴叫道,“咱們就賭下一場哪邊會勝。”

隨着天一重水的下場,擂臺之上又飛來了兩個修士。

一個修士手上拿着兩個布袋木偶,另一個修士背上揹着一隻巨大的葫蘆。

臺底下有人認出這兩個人,拿着布袋木偶的叫丁傀,而揹着巨大葫蘆的名叫吳來,兩人沒動手之前,便先拱了拱手,算是打過招呼了。

“這次你賭誰?”

“我覺得那背葫蘆的有點勝算?”

“憑什麼?”

“那還能憑什麼,當然是感覺啊。葫蘆比較拉風。”

“好,你確定賭那個葫蘆了?”

“對,我就賭他了,那你呢?老索。”

“我也想賭葫蘆,不過那樣就沒人跟我們賭了,因此只好賭木偶了。”老索嘆一口氣。

擂臺之上,丁傀的木偶從手上飛起,頓時兩邊的木偶在飛起之後,變成了兩個真人大小的傀儡,這兩個傀儡倒也不用控制,竟然可以自主攻擊。

而吳來的葫蘆吹出一股風來,這風護在吳來的周身,丁傀的木偶卻再難攻進吳來的身體。

“看吧,防禦就是最好的進攻,”老巴得意地說道。

“可是防太久了,總會被突破的。”老索望着擂臺之上說道。

就在這時候,吳來的葫蘆裏再次放出無數股黑風,這黑風圍着丁傀打轉。丁傀想手木偶攻退這些黑風,然而卻根本不可能,只有空空消耗靈力。

丁傀頓時認輸。

這時候,洪武站起來,按他的號碼牌,他飛上擂臺。

洪武要上擂臺了。 洪武飛上擂臺,這下子桃源世界裏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想不到這封仙擂臺的戰鬥竟然這麼快,這麼快就輪到了洪武了。

洪武的對手是一個穿着黑斗篷,看不清臉的修士,這個修士修爲在大成後期,看不出深淺來,也不愛說話。

洪武上得臺來,跟這黑斗篷一拱手。

黑斗篷卻沒有回禮,只是靜靜從斗篷之中望向洪武。這斗篷具有掩擋神識的作用,而且洪武也沒有興趣知道這對手的樣子。


隨着比賽開始的鈴聲一響,洪武便發動了攻擊。

像這樣大成期的修士,洪武對付起來還是很輕鬆的。他發動了萬煉一拳,只不過輕輕一拳,頓時一股凝實了的勁風飛向黑斗篷。

黑斗篷不由一驚,伸手放出兩股黑流。

這兩股黑流向着洪武發出的勁氣撲來,頓時洪武所發的勁氣被這些黑流包圍住。

“恩?噬靈蟲,竟然有這麼多。”洪武認得這黑流是由蟲子構成的,每一隻小小的蟲子卻都是噬靈蟲。

這些噬靈蟲一飛出來,便將洪武放出的靈力給吞了個乾淨。

這下子棘手了,擁有這麼多噬靈蟲,可想而知這個人採取的戰術便是消耗戰。每次對方攻擊而來的靈力,會被噬靈蟲給吞個乾淨,而對方放出的神識攻擊,卻會被黑斗篷給擋住。一般的修士基本上都是束手無策了。

只不過這黑斗篷遇見的人是洪武。

洪武的確無法再使用遠程進攻方式了,只不過近身及至貼身,洪武卻是最危險的。

洪武再度放出兩團靈力,這兩團靈力飛行很快,分別向兩邊飛去。

而噬靈蟲雖然厲害,但卻還只是蟲子,智商自然沒有這麼高。

一見到洪武放出的兩團靈力,這些噬靈蟲頓時分成兩隊,追趕着兩團靈力而去。

這時候,洪武一個箭步便上到他面前去了,只是一擡手,這個黑斗篷便飛了出去。

“怎麼可能?”黑斗篷大驚。

他已經藉着這黑斗篷和一張愛說甜言蜜語的人嘴,贏了許多次爭鬥,試想一下,這個人不怕神識攻擊,也不怕靈力攻擊。

可是沒等黑斗篷的人如何,洪武已經一個咫尺天涯往上一步。

黑斗篷見洪武身手十分敏捷,而且攻擊力還很在,頓時放心不下,想不到自己撿了這麼個大活寶。自己努力付出,最終讓大家都過上了幸福生活。

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他並不想和洪武硬碰硬,可是這時他的身體已經說了不算了。

洪武只不過輕輕一推,這隻小小的“蒼蠅”便被洪武一推而滅,飛出臺外。

黑斗篷既然被擊敗了,洪武便獲是了一勝的成績。

就在不久之後,洪武迎來第二個對手,同樣也是剛剛得到一勝的一個宗門修士馬菊。

馬菊修爲在大成期巔峯,與洪武的修爲卻是相當,她來自西邊的一個叫作神風派的一個宗門之中,這次來,卻是非要拿一個封仙榜名額不行。

馬菊和洪武打了一個照面之後,便抽出一柄刀不似刀,劍不似劍的兵器來,這兵器一出,頓時四周的空氣被這兵器給吸引得變得十分稀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