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不是就跟着玄叔他們離去麼。”

未分類俱樂部

譚警官作出迴應,孫副警長聞言釋然。

“那行吧,待會要開會了,趕緊去大廳集合吧。”

“好嘞,警長,那我們就先走一步了。”

說着,玄叔趕緊帶着劉峯他們離去,今天的日程玄叔是知道的,幫手來了之後要開一個會分析案件,好讓他們瞭解一下案情進展。

長官請放手 ,雙眼逐漸眯成了一條縫。

劉峯,他看不透! 關於莊牧偷偷拿了公司的錢還債這件事,鄒小北沒有和任何人講起來過。


畢竟這麼好的把柄,自然是要留到關鍵時刻作爲翻盤的工具了。

伴隨着這邊加盟項目開始走向正規。


鄒小北卻在這個關鍵時刻選擇了急流勇退。

不爲別的,就因爲劉主任那邊來話了。

鄒小北若是再請假的話,那麼說不定就來不及高考了!

就在鄒小北關心加盟店的這段時間裏,九中的高三學子們也終於進入了人生的最後倒計時。

轉眼之間,離高考還剩下最後一個月的時間!

這段時間,也是高三學子們最忙碌與最清閒的時候。

學習好的學生們自然是在拼命的學習。

而那些自認爲考不上好成績的同學們,則開始了自己整個高中期間最快樂的時光。

學校裏面,充斥男談戀愛的男男女女。

大家似乎也知道,這可能是他們人生最後的學業生涯了。

所以不少人都開始變得放縱了起來。

就如同鄒小北的工作室。

以往,還只是一些爺們們在工作室玩耍、賭賽。

但是等到鄒小北再次回到自己工作室的時候他這才發現。

如今工作室內,居然還有着不少的女同學!

並且至少佔了全部人數的四分之一。

這可是個不得了的數字!

在任何網吧,相信這個數字都十分的恐怖了。

至於鄒小北手下的那般小弟們,自然也同樣屬於放縱的那一批人了。

不高高三的老人們,開始抓住最後的時機瘋狂售賣着自己的商品。

整個九中每天光是流通賺到的錢,就可達上千之巨。

無論是香菸、酒水、電子產品,都能找到人販賣。

並且還隱隱有着朝不好的方向靠進!

對於這點,鄒小北也是無可奈何。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鄒小北自然不可能所有人全部都管。

說句不好聽的, 李sir,好久不見

就在衆人不停朝着每個月收入能夠破千,破五千的時候,鄒小北已經開始考慮數萬乃至數十萬的交易額了。

對於學校和工作室的錢,他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等到他這邊離開學校後,他的幫派也很有可能隨着他的消失分崩離析。

別的不說,就連當初幫派的頭號馬仔馬龍都能夠自立門戶。

那爲什麼別的小弟就不能夠?

所以接下來的這段時間,鄒小北除了照例收錢以外,別的都交給胖子打理。

而胖子,自然也是十分的樂意。

幾個月不見,胖子在衆人中的威望也是增加了不少。

因爲找到了幫人辦理手續這門收入,如今胖子的月收入也終於能夠輕鬆破萬了。

甚至在喝酒閒聊的時候胖子還說過。

等到這邊高中畢業後,他就u不上學了。

到時候專心弄這個辦手續的門路。

對於,鄒小北也不過是置之一笑。

原本還想拉一把胖子的看,看到對於有了“更好”的出路後,他也就不再管了。

而鄒小北現在每天要做的不是別的,正是不斷地鞏固自己的學業。

雖然在華來士工作的這段時間鄒小北也會翻看翻看書本。

但是學習的氣氛自然沒有在學校裏濃厚。

每天上課,他都會不停地刷題、複習、鞏固。

而班級黑板上,距離高考的倒計時,也終於從三位數變成了兩位數,又從兩位數變成了個位數!

就這樣,當班主任鄧文勝告知衆人準備好自己身份證填寫資料和手續的時候。

不少同學們這才恍然大悟起來。

原來,三年居然這麼快就要過去了。

大家出了不捨外,更多的則是灑脫。

經過這最後一個月的瘋狂,該釋然的大家也都已經釋然了。

若說有什麼不捨的話,估計就是自己的記憶了。

接着,就在這最後的幾天。

鄒小北直接讓衆人停止了一切和學習不相干的活動。

就連他的工作室,都停滯了下來。


一瞬間,所有的高三學子們無論學不學得下的人,都開始認真的看起了自己的課本。

也不管自己看不看得懂,大家都十分珍惜自己能夠看高中課本的這最後一段時間。

不知不覺間,時間緩緩推向了八月。

八月七號龍擡頭。

九中的校長,還特地在學校的門口掛上了一截至少有50米長的爆竹。

而學校的門口,也掛上了“回憶往昔,臥薪嚐膽,但爲一朝金榜題名;再看今朝,秣馬厲兵,笑看零九誰與爭鋒”的對聯。

學校的門口,更是校長親自提筆寫下的墨寶。

四個大字——旗開得勝!

……

“嘟、嘟、嘟”

巴士的喇叭聲將還在陷入回憶中的鄒小北感喚醒。

雖然上一輩子已經感受過一次高考。

但是這一次,他感受的更加深刻!

不由的,鄒小北捏了捏自己的拳頭。

上一輩子,他沒有考出理想的成績,但是這一輩子,他一定要搏一搏!

臉上帶着一絲灑脫,鄒小北毅然走上了高考的大巴車。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幫學生們的呼喚聲。

“北哥!加油!考一個一本給大夥看看!”

“北哥牛批!祝你金榜題名!”

“北哥我愛你!你一定能夠考全校第一的!”

“鄒小北!鄒小北!全校第一!”

“北哥……”

轉頭看着,鄒小北的臉上微微有些錯愕。

但是下一額看,他不由笑了起來。

原來,自己的一幫小弟們居然給他準備了一個驚喜。

只見一羣高一、高二的學弟學妹們,此刻正舉着巨大的橫幅還沒黑板。

上面都寫着祝福鄒小北有關的話語。

鄒小北甚至還看到林初雪正穿着一聲旗袍在向他揮手。

這……可是上一輩鄒小北所沒有的記憶!

不知怎麼的,心理年齡已經三四十歲的鄒小北突然也有些眼睛發酸。

笑着打開了窗戶和所有人揮手道別了起來。

在所有人的祝福聲中,鄒小北頗有牌面地離開了學校。

這時候,在門口一塊送行的老校長不由指了指面前的林初雪一行人問道。

“這個鄒小北是誰?我怎麼聽了這麼耳熟?”

聽到老校長的問話,一旁的劉主任十分狗腿地跑到一旁說道。

“他啊……是我們九中最牛的學生了!說不定未來,也是他的成就最大!” “爸爸!你開完會了。”

“哎喲乖女兒,你怎麼來這了,沒和你玄叔出去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