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武大陸的兵器秘籍,太注重『發勁』,力量爆發越強越好,卻是忽略兵器的本質。」林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若非衛海點醒,自己卻不知還要在這誤區中走多久。

未分類俱樂部

「多謝海前輩提點。」林風誠聲道。

「客氣。」衛海笑道,旋即從懷中取出一個書冊,放在桌上,「若不嫌棄,林兄弟便拿去。」

林風目光頓時一亮。

…(未完待續。) ()《風槍決》。

望著書冊上寫的三個大字,林風目光一炯。

帶著分蕭瑟寒意,又宛如輕風拂來,最後那個『決』字,更是如狂風暴雨。

身臨其境般的感覺!


煞是奇特!

三個字,呈現三種不同的味道,相當之奇特。

「《風槍決》,為我風揚谷槍門弟子入門秘籍。」衛海開口道,旋即歉意的一笑,「不好意思,林風兄弟,風揚谷的規矩在那,就是我也不能破例,唯一能讓你修鍊的,便是《風槍決》了。」

「海前輩言重。」林風微笑的望著《風槍決》,點頭道,「這已經是厚禮了。」

衛海笑道,「槍決分品階,槍意分等次,這本《風槍決》品階雖然不高,只是人階八品,但其中槍意卻相當不錯,尤其是第三式槍招『颶風怒』,槍意更達到初窺六等!」

「槍決品階,槍意等次?」林風頗感好奇。

衛海倏然一笑,解釋道,「斗靈世界的槍決分天、地、人三階,每階由高到低為一到九品,槍決品階劃分主要取決於槍意和槍形的等次。據說天階以上還有更高存在,卻非我等所能知曉,而事實上地階以上槍決,已經很難買到。」

林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心中默記。

每一分訊息,對自己踏入斗靈世界都會有用處。

」」衛海繼續道,「而槍意槍形由低到高,分為『初窺級』,『入微級』,『靈動級』,每一級由高到低分一到九等。至於更高的海某卻是才疏學淺,不得而知。」

「原來如此。」林風恍然明白。

照這樣看來,這本《風槍決》,確實就像衛海所言,只是風揚谷槍門弟子入門秘籍。


人階八品,僅比最低的人階九品略高一籌。

然而對剛開始學『槍意』的自己而言。卻已經足夠。

「槍形易得,槍意難悟。」衛海微笑道,「好好領悟,這本『啟蒙』的槍決對你幫助應該甚大。」


「我會的。」林風輕輕點頭,旋即將《風槍決》收入懷中。

自己這一趟來,受益匪淺。

在鳳凰命盤難以進階,止步不前的情況下,戰神實力將成為自己未來最主要力量。

槍決、身法、罡氣,缺一不可!

衛海笑了笑。颯然道,「對了林風兄弟,這次找海某不知所為何事?」說著,拿起酒壺,便是滿上酒。放到鼻尖輕輕一聞,頓有幾分陶醉。落在林風眼中,不禁洒然一笑,眼前這海前輩確實頗愛杯中之物。

「是這樣的。我有一頭異獸『火裙鹿』,不知海前輩能否代為出售?」

「哦?」衛海聞言雙目頓時一亮。

..」」林風也不墨跡。手中炅紫戒閃爍,一頭屍體完整的『火裙鹿』頓時呈現在眼前。衛海的雙眸注視著林風手中炅紫戒,訝道,「恕海某眼拙,林兄弟這個儲物戒指…應該是三星靈寶?」

「前輩好眼力。」林風微笑道。

「嘖嘖。」衛海直是驚嘆,「一件三星靈寶。最便宜的也要七、八十斗靈幣。」

林風目光輕變,心中若然。

從衛海的表情便可看出,『風揚谷』中的武者似乎並不顯富裕。

風揚谷如此,綠煙城可想而知,包括這次獵殺一頭『火裙鹿』。僅是二十斗靈幣便能讓人眼紅。

自己,必須jing惕!

林風眼中jing光稍現即逝。

懷璧其罪的道理,很明白。在自己炅紫戒有許多寶貴存在,若按星光點和斗靈幣10000:1的比例來看,光是亟火梭、隱霧符等三星靈寶便已價值可貴,更不用說六星魂者兵器『極光錐』,乃至天琊晶碎末。

在自己實力未夠的情況下,必須要謹慎小心!

若不然,隨時會有殺身之禍。

「唔……」林風心中暗忖間,衛海已然將『火裙鹿』的屍體檢驗完畢,沉吟道,「這頭星河級五階『火裙鹿』,屍體相當完好,應當能賣個好價錢,差不多23到24斗靈幣之間。」

林風點點頭,卻是比衛萱所預估」火煉星空第八章受益匪淺」的20斗靈幣多一點。

自然,衛海的經驗豐富許多。

「不知一株二星仙果『葡菊』價值多少?」林風又問道。

「葡菊?」衛海雙目微微一亮,望著林風不禁莞爾而笑,彷彿明白了什麼,「綠煙城中『葡菊』的市價是10斗靈幣,不過…以風揚谷的名義採購,9斗靈幣便能買一株。」

「那能否麻煩海前輩代為購買一株?」林風問道。

「小事一樁。」衛海颯然笑道,「只是不知道林兄弟購買『葡菊』……」

「不瞞前輩,是為萱兒。」林風如實而道,從衛海眼中便已是看出端倪,既是如此,也沒什麼好隱瞞。

為一株『葡菊』,萱兒三番四次冒著生命危險,在自己看來並不值得。

能幫就幫,區區9斗靈幣,算不得什麼。

「好,好。」衛海別有深意的點頭微笑,落在林風眼中卻顯得幾分無奈,自己又怎會不知海前輩在想什麼,頓時搖頭道,「前輩莫要誤會,晚輩只是將萱兒當妹妹一樣。」

「是,是,我知道。」衛海揮揮手,笑容很是狡黠。

小小的眼睛眯起來,眉毛輕挑,彷彿在說彼此心照不宣。

「前輩……」林風開了口,卻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這種事一旦先入為主,便是越描越黑。

解釋,也都」火煉星空」成了掩飾。

「算了。」林風啞然無語。

衛海欣慰的點點頭,「萱兒若是收到這份禮物,一定會很開心。」

「嗯,希望能幫她達成心愿。」林風微笑道,自己進入斗靈世界便是遇到萱兒,這個純真善良的女孩幫了自己這麼多。不管怎麼說自己都得投桃報李。

至於別人怎麼看,重要麼?

自己,從來都不在乎。

……

道別衛海,林風便回到竹林小築。

在這片靈氣滋生之地,安靜清幽的環境,最適合修鍊。

《風槍決》!

林風望著面前這本普普通通的槍決。心中帶著分興奮。當自己的槍法境界提升到『返璞歸真』時,便已盡窺《蒼穹槍決》奧妙,看似繁雜看似玄奇,但實際上,僅僅只是引動『勁力』的槍招而已。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和衛海的一番交談,讓得自己豁然開朗。

眼前的道路,變的極為通暢。

知道該怎麼走!

「槍意!」林風眼眸灼然。

「由淺入深,以海前輩所言。等次越高的槍意領悟便越難。」

「這」娛樂秀」本《風槍決》,作為槍意領悟的『啟蒙』,再好不過。」

林風心中若然,輕輕翻開《風槍決》,一字一字通讀著。很快,便是瀏覽一整遍,腦海中有了一個大致的記憶。粗看、再細看,再領悟。《風槍決》中,總共有三式槍招。

輕風拂、寒風起。颶風怒。

三幅槍招圖惟妙惟肖,與封頁上《風槍決》三個字一一對應,盡顯槍中意境。

「這就是槍意。」林風若然的點點頭。

心中儼然有了感覺,閉上眼,彷彿有個身影在舞動著,槍意盡入心中。

不難!

但……

看和練。卻是兩碼子事。

這槍意自己能感覺得到,不代表立刻能施展。

這需要一個過程,一個沉澱和領悟的過程。

「確實適合剛起步的我。」林風微然一笑,按海前輩所言,若能感受得到『槍意』。修鍊自是事半功倍。若是感覺到澀奧,槍意的領悟便是極難,需要很長時間,甚至突破的契機。

倏地

「嗯?」林風眉頭輕簇,腦海中莫名浮現出風揚殿中七尊木雕。

那形se生動的模樣,直入心頭,記憶很是清晰。林風眼眸炯亮,霎時恍然大悟。

「這七尊木雕,難道……」

「是某種兵器秘籍?」

越想越覺得可能,那帶給自己心動的感覺,林風記的很是清楚。

但……

和看《風槍決》不同,並沒有那種由心的感覺,閉上眼,同樣沒有人影在舞動長槍,僅僅只是一分悸動一分感覺。

「或許,並非槍決。」

「又或許,是我對槍意的理解……」

「還太淺薄。」

林風淡然一笑,並未太在意。

這七尊木雕對自己來說,太過虛無飄渺。

與其想這些有的沒的,倒不如好好鑽研眼前這本《風槍決》。

更來的實在!

「再重新細看一遍。」林風眼眸灼然,「然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