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些營銷號的拼命渲染,和一些模模糊糊的照片之下,許多網友開始粉轉黑。

未分類俱樂部

太多人會有人云亦云的心理了,就感覺自己終於發現了真相,自己高人一等,自己纔是那個不被表面現象矇蔽雙眼的人。

他們開始在網上大肆攻擊四季葉,各種謾罵。

因此,南音的票數也開始停滯不前。

不過針對這些營銷號的胡說八道,葉文昊也沒有坐視不理。先是發表了一份官方回覆,全然否定了這些事情。

並且拿出了證據,實打實的證據。

比如自己在學校拿到的那張證明,還有當初發生在小吃街那件事情的監控錄像,以及和尚娛比拼當晚的表演錄像。

這些都能夠很好的證明四季葉的清白。

但是網上的NT實在是太多,他們自作聰明,一副你休想騙我的姿態看着四季葉,然後陰陽怪氣說着一些不需要負責任的話,以獲取現實中無法獲取的有預感。


眼看着自己發表聲明無效,學校這邊也開始發力了。

畢竟這些營銷號已經涉險侮辱南江師大,這是學校絕對不能忍的。

學校的態度比葉文昊的強硬太多,直接警告這些營銷號,要麼拿出鐵證,要麼等着吃官司。

在這樣的警告之下,一些營銷號還是刪除了文章。

但是得到周氏集團大力支持的那些營銷號,卻依舊不願意刪文章。

而且,也就在這個時候,周鼎所在的公司公開發表聲明,稱這些消息都是他們公司查到的,鐵證什麼的,會在日後公佈。

有了周氏集團公開加入,那些營銷號就更加肆無忌憚起來,開始拼命抹黑四季葉,根本不管什麼後果。

這一天,學校方面終於是給葉文昊打電話了。

葉文昊來到了物電學院院長柴雲英的辦公室,氣氛有些不太好。

在場的除了柴雲英之外,還有輔導員李菲菲。

“小葉啊,這件事情鬧得不小啊。”柴雲英說道。

葉文昊點了點頭:“周氏集團要搞我四季葉,下了不少的功夫。”

李菲菲欲言又止,她本想勸葉文昊放棄創業,迴歸學習。但是又想到此時放棄的話,豈不是坐實了那些謠言?

“那你現在有什麼對策嗎?學校對此很是重視啊,眼看着就要着手招生了,可不能出了什麼岔子。”柴雲英說道。

葉文昊擡起頭看着柴雲英:“院長,我想知道學校能夠支持我到哪一步?”

葉文昊沒有說的很明白,潛在意思就是,現在要對抗的是周氏集團,學校方便會不會出於什麼利益的考量,然後把四季葉當做棄子。

柴雲英果斷搖頭:“你放心就好了,你擔心的那些事情不會發生。只要你有信心證實四季葉的清白,回擊往上那些評論,學校這邊一定會支持你到底的。”

葉文昊一聽,瞬間就有了底氣了。

“好,那我這邊開始對周氏開炮!”

李菲菲一聽就擔心了,當即說道:“小葉,你要想清楚。周氏集團的力量不小,絕對不是你現在能夠對抗的。”

結果葉文昊只是微微一笑:“老師放心吧,我沒想着去以卵擊石。但不管周氏集團是多麼的龐然大物,他也有他的弱點。打蛇打七寸,這個道理我懂。”

柴雲英見葉文昊這麼胸有成竹,也就放心了下來。

“你有把握就行。”

柴雲英拍了拍葉文昊的肩膀:“小葉,這件事情現在看來似乎是一個**煩。但如果解決好了,未嘗不是一個好機會。”

“我懂。”

“嗯,你去吧。”

葉文昊出去之後,李菲菲這纔將自己的擔心說出來:“院長,我覺得還是太冒險了。小葉他,他怎麼和周氏集團鬥?”

看得出來,相較於學校,李菲菲此時更加擔心的是葉文昊。

柴雲英雙眸一冷:“我們不會坐着看戲的。你現在立馬去準備材料,學校方面將起訴那些營銷號!哼!敢污衊我們南江師大,不管他有多大的體格,都得付出代價!”

另一邊,葉文昊找到了吳錦。

“怎麼樣?辦妥了嗎?”葉文昊問道。

吳錦點了點頭:“說實話,要不是周鼎那孫子禍害的女子不少,這件事情還真的不好辦。”

“現在已經有五個女子願意出來公開發聲,並且她們都表明自己有證據。”

葉文昊一聽就有底了,“好,等我這邊準備好之後,就讓她們出來。”

吳錦點了點頭,一時間覺得有些激動。

“文昊,沒想到你還真的和周鼎碰了起來,刺激啊。”

葉文昊笑了笑:“現在纔剛剛開始,真正刺激的還在後頭呢。”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直接讓那些女子站出來發聲?然後讓周鼎的名聲變臭?”吳錦問道。

葉文昊咬了咬牙:“不,這樣不夠直男。”

吳錦愣好久:“哈?直男?”

“害,你等着瞧吧。”

葉文昊沒打算用很常規的到手段來回擊周鼎,自己是直男,就必須走直男的路子。

既然你周鼎一來就胡說八道,不管證據有沒有,那哥麼也給你來一套。

葉文昊當即在網上發了一個帖子,帖子直接怒斥周鼎。

“無恥周鼎,爲達目的不擇手段。”

“一個臭名昭著的人,現如今說着冠名堂皇的話,可笑至極。周鼎,你所做的那些骯髒事惡臭事當真沒人知道嗎?你禍害良家,導致多少女子青春被毀,甚至人生被毀!”

“現如今你攻擊我四季葉,無非就是想我屈服,你好對我們公司南音下手。但是我絕不會屈服!哪怕你周氏集團力量再大,我也不怕!我的南音,我來守護!” 帖子不長,也沒有什麼證據佐證。

但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葉文昊要向外界發散兩個信號。

第一,周鼎是個畜生,只會禍害良家。

第二,周鼎對四季葉下手,是爲了對南音下手,而自己不會屈服。

這兩個信號很關鍵。

第一個信號是給後面的事情做鋪墊,不管大家信不信,得先在衆人心裏埋下這顆種子。

至於第二個信號,那是爲了喚醒那些真正支持南音的人。讓他們知道,他們喜歡的南音現在很危險。

葉文昊沒有學過什麼公關的知識,僅憑着直男思維迴應。

但效果卻出人預料的好。

帖子剛發出去不久,就引起了數萬人的討論和轉發。

正如葉文昊所想的那樣,那些自作聰明的人就是喜歡這一套,你硬是跟他們解釋你沒做什麼是不管用的。

但是你要是讓他們覺得這裏面有不同尋常的事的話,他們就很願意發揮自己所爲的智商去想象。

就好像陰謀論者。

這些人在看到葉文昊發出的帖子之後,就紛紛評論。

“我就說周鼎那孫子不是什麼好鳥,沒想到果然是這樣。”

“思細級恐,周鼎如果真靠着周氏集團的大旗禍害良家的話,那得多少人被禍害了啊?”

“媽的畜生啊!果然這種人沒一個好東西!”

輿論開始轉變方向,這些網友的視線也開始被轉移。

至於支持南音的那些粉絲,此時也紛紛相互呼籲起來,保護南音的口號喊得非常響。

顯然,大家都相信了葉文昊所言。

試想一下,一個富家子弟,一個平民美女。 天才萌寶鬼醫娘親 ,結果不擇手段。

這是不是很有畫面感?也很真實?

完全符合大家對這種事情的想象,符合他們的價值觀。

這也是爲什麼帖子會引起共鳴的原因。

周鼎氣的在辦公室砸東西,當即讓助理要求葉文昊拿出證據,否則就告葉文昊誹謗。

結果葉文昊有恃無恐,說你他孃的污衊老子的時候怎麼不講講證據?現在有什麼臉面跟老子要證據?去你媽的。

葉文昊一番直男至極的回覆居然得到了廣大網友的叫好,大家紛紛學着因爲的語氣去罵咒周鼎。

周鼎眼見着輿論矛頭轉向自己,便立馬放出了第二個**。

“四季葉是暴力公司,曾經爲了搶佔市場,葉文昊公然帶人打砸志超公司!”


這個帖子說的是孫志超幾十號人被打進醫院的事情,周鼎之所以知道這件事,還得歸功於胡尚華。

是胡尚華先聯繫孫志超,揚言有機會報仇。孫志超本來不想報仇的,畢竟葉文昊當天給他的陰影實在是太大了。

但一聽到背後的力量是周氏集團,孫志超也不怕死了。

不過這件事情卻被可以誇大和扭曲,本來葉文昊一個人去孫志超公司的,卻被寫成是葉文昊帶着幾十號人去打砸。

然後還附上了孫志超等人的驗傷報告,以及他們當時給各自拍下的傷口。

這個消息一出,輿論的矛頭又開始有了變化。

但葉文昊這時候已經不急了。

針對這件事情,葉文昊只回復了一句話:“請志超公司拿出監控錄像,以及說明當時爲何不報警。”


一句話,嗆得志超公司沒話說。

媽的,沒監控啊!

當時葉文昊打他們的時候是在孫志超辦公室打的,孫志超辦公室裏面怎麼可能有監控?不然他平日裏怎麼和小祕產生交流?怎麼欺負那些不長眼的下屬?

至於報警,當時的他們還真的不敢也沒臉。

幾十號人被一個人打成那樣,怎麼報?不要面子了?還混不混?

而隨着志超公司一直不迴應此事,網友們或多或少也都懂了。

與此同時,葉文昊再次發動自己在學校的人脈,讓大家在網上轉發自己一開始發的那個帖子,讓周鼎再次走入大家的視野之中。

非但如此,葉文昊這兩天還各處跑,聯繫着自己之前就認識的各個老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