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會毫不猶豫的將宋晴暖趕出去。

未分類俱樂部

「嗯。」

宋晴暖簡單的回答,這一聲嗯,冷漠無情。

凌錦繡語氣里的嫌棄和鄙夷宋晴暖怎麼可能聽不出來。

只不過,她實在不值得自己去計較。

「回來啦,去哪了,這麼晚。」

凌錦繡上前笑盈盈的挽著秦騁的手,眉目間儘是慈愛。

果然,她的眼裡只容得下秦騁。

秦騁卻是很自然的從凌錦繡手中抽出自己被挽著的那隻手。

「哪兒也沒去,加班。」

凌錦繡怔怔看著自己空蕩蕩的手,心中難掩失落。

到底是自己的兒子,她只能硬著頭皮笑了聲,順勢對下面吩咐,「管家,吩咐廚房上菜吧。」

說完,她一邊拉著秦騁,一邊朝餐廳走去。

「媽媽特地去給你挑的菜,全是你愛吃的……」

秦騁回頭看向宋晴暖,示意她跟上。

宋晴暖眉頭輕輕一蹙,本能的有些抵觸。

她能不去嗎?

三人到了餐廳。

凌錦繡在正中的位置坐了下來。

宋晴暖走進去,到秦騁的對面位置。

正當她準備坐下時。

「小暖。」

永恆聖王 秦騁的聲音突然響起。

宋晴暖抬頭,便看見秦騁指了指自己旁邊的位置。

那意思,再明顯不過。

無奈,宋晴暖只好又繞過去。

秦騁站起來,紳士的為宋晴暖輕輕拉開了椅子。

宋晴暖什麼話也沒說,難得乖巧的坐下。

一旁的凌錦繡死死的的盯著她,恨的牙直痒痒。

她真好意思坐下去!不嫌硌得慌!

我兒子怎麼能為這樣的女人做這種事!

對於凌錦繡憤憤不平的目光。

宋晴暖直接無視。

要不是因為秦騁在,恐怕她早就衝上來了吧。

很快,傭人們便陸陸續續的端上了豐盛的晚餐。

重生嫡女:至尊神醫毒妃 宋晴暖定睛一看。

果然,都是秦騁愛吃的。

「小暖,你嘗嘗這個。」

秦騁卻只顧宋晴暖,夾起一片魚肉,放到她的碗里。

紅燒魚片,外焦里嫩,酥脆可口。

宋晴暖實在是沒有胃口。

但想到凌錦繡今天故意給自己找不痛快,她玩心忽起,當即笑道:「好呀,秦騁你喂我……」 宋晴暖笑靨如花,讓她本就明媚的容顏,更像是鍍上了一層光。

秦騁眼中的笑意越發濃烈。

曾幾何時,她已經沒有這麼對自己撒過嬌。

雖然知道她是故意做樣子氣自己的母親,但秦騁還是配合著拿起一道青菜,餵給了宋晴暖。

宋晴暖也很配合,直接吃了下去。

「咳……」

就在這時,一旁的凌錦繡咳嗽了聲,打斷了兩人的動作。

她剛剛看的清清楚楚,看著自己兒子對別的女人這麼好,不由得有些心生醋意。

於是,她直接沒好氣的開門見山:「我直說了吧,我今天來有事找你。」

「我想帶安之去我那裡住幾天。」

「不行!」

幾乎是立刻,宋晴暖直接拒絕。

啪!

手中的筷子狠狠的砸在桌上,凌錦繡站起來,怒不可遏,指著宋晴暖:「你憑什麼說不行?」

凌錦繡的聲音越來越亢奮:「你別以為自己在這裡住了幾天,就把這裡當自己家了,認為自己就是女主人了。」

隨之,又輕蔑的一笑。

「你在我面前擺什麼譜?只要我不承認你,你就永遠做不了秦家兒媳!」

宋晴暖靜靜地坐在那裡,看著咆哮的凌錦繡。

「呵……」宋晴暖不以為意的一聲嗤笑。

「憑我是安之的媽媽」

聽完,凌錦繡拉出一聲長長的尖笑。

「那裡來的下賤……」

哐!

是拳頭與飯桌猛烈碰撞的聲音。

凌錦繡怔怔的望著此刻怒火噴張的秦騁,強大氣場讓她不由自主的有些害怕起來。

硬生生的把已經到口邊的「貨」字又給咽了下去。

秦騁眉頭狠狠的擰著,似乎剛才那一拳沒有絲毫痛意。

他不允許任何人用粗鄙下流的詞來詆毀宋晴暖。即使這個人是自己的母親,也不可以!

「小騁……」

「別叫我!」秦騁打斷凌錦繡的話。

一雙幽深的眼眸彷彿深不見底,臉上燃燒的層層怒火似乎就要將她吞噬。

凌錦繡的臉霎那間就蒼白了兩分。

沒想到呀沒想到呀。

兒子如此竟然為了這個女人對自己如此動怒。

「兒子,你消消氣,是媽媽剛剛太衝動了……」

凌錦繡也不是傻子,他當然看的出秦騁此刻已經是怒氣沖沖,再這麼下去了,別說把安之帶走了,怕是安之的面都見不著。

見來硬的不行,凌錦繡瞬間低垂著頭,委屈起來,打起了感情牌。

「我也只是太想安之了,我畢竟是他奶奶,可是你看安之出生以後,我看過幾次……」

說完,她聲音竟然有些許哽咽,讓人一眼看上去心疼極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和秦騁是虐待長輩了。

果然,年輕時候演戲的,現在還是很會演。

宋晴暖沒有任何情緒的瞥了一眼凌錦繡。

「小暖,你覺得呢?」

見凌錦繡這副模樣,秦騁也只能壓住內心的怒火,轉過頭問她。

一瞬間,凌錦繡也抬起了頭,望向宋晴暖。

眼角邊,還有一滴液體。

可真是會演吶……

心底不可抑制的湧上一絲厭惡。

她放下手中的筷子,不失禮貌的問了聲好,這才到:「那就今晚過去吧,明天一早,再把安之送回來。」

畢竟,她也是安之的奶奶。

凌錦繡似乎對這個答覆有些不滿。

「兒子……」

話還沒說完,便又被秦騁打斷。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小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好吧。」

低下頭,凌錦繡手裡的拳頭握了又放,放了又握。

什麼時候,自己也要看她臉色行事了?

果然這個宋晴暖就是個目無尊長的,以後她找個機會一定要好好的羞辱她一番。

有了秦騁的袒護。

凌錦繡便沒再說什麼,宋晴暖格外平靜的吃完了飯。

而秦騁的目光,卻是時不時的落向宋晴暖碗里那片,他親自夾給宋晴暖的那片魚肉。原封不動。

吃完飯,秦騁接了個電話便匆忙的出去了。

安之被陳媽抱下樓時,還在熟睡著。

那張圓嘟嘟,粉嫩嫩的小臉。

是宋她堅持生活下去的理由。

凌錦繡吩咐身邊的隨從將安之抱到車上。

秦騁不在,凌錦繡自然就沒什麼可忌憚的了。

她呲睚必報,尤其今天,可謂是丟盡了面子。

腹黑男的小綿羊 真是越看越不順眼,就連宋晴暖現在站在那裡,都是錯的。

「我告訴你,沒有人比我更了解我兒子,他就是同情你,等你沒有價值了,你就等著被掃地出門吧!野雞永遠也別妄想飛上枝頭做鳳凰。」

臨走前,凌錦繡還不忘回過頭奚落一番,趾高氣昂。

並不想與她爭口舌之快。

轉身,上樓,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畢,然後,美美的躺下。

摸了摸身邊空蕩蕩位置,上面彷彿還有安之的餘溫。

幾乎是情不自禁的,將臉輕輕貼到安之剛才睡過的地方。

美好,舒適。

想安之了……

夜越來越深,宋晴暖一點睡意都沒有。

實在是睡不著,起身,隨便披了件睡衣。

輕手輕腳的關上門。

宋晴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大半夜出來,然後又鬼使神差的朝樓上看去。

樓上,秦騁的房門半掩著,灼熱的白光,透過縫隙溢出來。

他回來了?

控制不住的,抬腳,朝著那襲白光的方向邁去。

就在她輕輕伸手,準備推門時,一道低喃綿綿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小暖……」

宋晴暖被嚇的不輕,心裡咯噔一下,回頭望去,卻只看到一堵厚實的胸膛。

秦騁什麼時候在她身後的?她怎麼一點都沒感覺到。

像是偷窺被抓了現行,宋晴暖低著頭,盤算著要怎麼解釋自己大半夜出現在他房間門口的事。

秦騁可不會留給宋晴暖任何說話的機會。

下一秒,手腕突然傳來重重的拉扯感。

眼前突如其來的強光,讓宋晴暖下意識的微眯著眼。

「你幹什麼?」

反應過來的宋晴暖慌亂的看著眼前高大的男人,跨著大步越過他,朝著房門走去。

秦騁先她一步用身體堵住房門,「別動。」

房客別這樣~ 男人輕輕的嗤笑一聲,一雙迷離的黑眸盯著眼前的人。

一股強大的酒精味撲鼻而來,刺激著宋晴暖的大腦神經。

他竟然,去喝酒了? 秦騁慵懶的靠在門邊,一雙黑眸如深不見底的潭水般,望著她的眼神迷離飄渺。

原本整整齊齊的頭髮此刻也有些微凌亂,白皙的臉頰染上一抹淡淡的紅暈。

似乎是嫌房間有些悶熱,秦騁好看的眉頭輕輕一蹙,伸手,直接將胸前的襯衣扯去一大半……

幾粒精緻的紐扣順著手指的舞動落下。

秦騁厚實的胸膛瞬間暴露在宋晴暖的視線之中。

腹壑分明,線條硬朗。

宋晴暖不禁有些羞澀,將頭扭向一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