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說讓她丟了工作,是易如反掌的事。

未分類俱樂部

她不能丟了工作,被辭退了,想再找這麼好的工作可就難了。

可是真的說了……

慕先生那邊鑰匙知道了,也絕不會放過她的。

張護士猶豫不定。

葉簡汐冷冷的盯著張護士。

坐在張護士旁邊的小護士,大氣不敢出一聲。

三個人都保持沉默,空氣一點點的壓抑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葉簡汐等的不耐煩,冷笑一聲說,「既然張護士不願意說,那我也不勉強你了。」轉身往院長辦公室的方向走。

小護士心慌的拉住張護士的胳膊,「阿嫻,你跟她說吧。」

張護士急忙站起來,追上葉簡汐,「葉女士,我跟你說實話,你別去找院長。」

葉簡汐停下了腳步,定定的盯著她兩秒,唇瓣張了張:「跟我來。」

說完,不封她大步的往長廊的通風口走。

站在通風口前,葉簡汐頓住,望著窗外的風景,深吸了一口氣問:「說吧,阿琛的病情是怎麼回事。」

張護士低下頭:「葉小姐,在我說之前,你能不能答應我,別告訴慕先生是我說的,就當你自己發現的好不好?」

「可以。」

葉簡汐毫不猶豫的答應。

張護士這才放心的說,「慕先生具體的病情我不知道,不過今天給他縫合身上傷口的時候,我看到他身上很多傷口,像是整個人被撕裂了又重新拼接在一起……馮醫生說,慕先生應該是經歷了一場爆炸,才會把身體弄成那樣。」

「馮醫生當時想給慕先生做進一步的檢查,看看他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以防止用錯了葯,耽誤了他的病情。但慕先生拒絕了,他只說自己有心臟病,不能用麻醉劑。其他的用藥,他有私人醫生會過來開藥方,我們只需要按照那個醫生說的做,就可以了。」

葉簡汐聽張護士說的每一句話,心臟就像是扎了一刀。

越來越痛……

痛到無法呼吸。

爆炸……

心臟病……

為什麼她一件都不知道?

腦子裡像是爆炸了一顆原子彈,纖瘦的手緊緊地攥成拳頭,手背上淡藍色的血管暴起。

葉簡汐深吸了口氣說,「你在騙我,阿琛怎麼可能會有心臟病?他一向健康的,怎麼會有心臟病……」

「葉小姐,我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你不信的話,可以親自去檢查慕先生的身體,他身體上有很多傷痕,那些是做不了假的。」

張護士著急的解釋。

葉簡汐太陽穴一跳一跳的,她感覺自己整個人快要被撕碎了。

「葉小姐,我……」

「夠了!」

葉簡汐低喝著打斷了張護士的解釋。

張護士閉緊了嘴巴,眼圈通紅,淚水滴溜的打轉。

葉簡汐扶著牆,過了幾秒,才緩聲說:「你下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葉小姐,那我工作的事情……」

張護士不敢輕易地離去。

「你的工作不會有事的,你走吧。」

「謝謝你,葉女士。」

張護士知道保住了自己的工作,逃似的離開。

葉簡汐一個人站在原地,身體無力的緩緩地蹲在了地上。

風輕輕的拂過她臉頰,吹亂了頭髮。

也吹亂了心。

葉簡汐在通風口呆了很久,身體都僵硬了,她才緩慢的移動回病房。

病房裡,慕洛琛已經醒了。

張護士拿著葯,在給他倒水喝。

見到葉簡汐回來,張護士心裡一慌,倒水的手顫抖了起來,連水灑在了茶杯外面,都沒有察覺到。

葉簡汐走到她跟前,說:「我來吧,張護士,你先下去。」

「是。」

張護士放開了水壺,退出了病房。

葉簡汐面色平靜的倒了一杯水,遞給慕洛琛。

慕洛琛接過水杯的時候,指尖不經意間滑過她的手背,察覺到她手冰涼的沒一丁點溫度,他把水杯放在了一旁,握住她的手問:「怎麼這麼涼?你吹風了很久嗎?」

葉簡汐神情頓了兩秒,笑了笑說:「沒吹風,只是剛才洗了下手,所以會有些冷吧。阿琛,我沒事的,你先喝葯,等下水要涼了。」

「嗯。」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端起水杯喝。

葉簡汐的視線落在他的面容上,有些出神。

慕洛琛喝完了葯,抬眸恰好對上她哀傷的目光,心頭不由得揪緊,抬手摸了摸她的臉頰:「怎麼了?」

葉簡汐將自己的手覆在他的手上,讓他緊緊地貼著自己的臉頰。

「沒什麼,只是忽然有些想家了。」

慕洛琛眸子微沉,淡聲道:「很快我們就回去了。」

「嗯,我知道。」葉簡汐微微的點頭,「阿琛,你晚餐想吃什麼,我讓郭嫂送來些粥好不好?」

「都好。」

郭嫂很快把兩人的晚餐送了過來。

慕洛琛傷到了後背,手有些不方便,葉簡汐便喂他吃飯。

等著他吃完了,葉簡汐告訴郭嫂,讓她好好的看著天佑、天寶,自己會在醫院裡留宿。

慕洛琛聽到她的安排,出聲道——

「簡汐,你不用陪著我,這裡有護士,她們會照顧我的……天佑、天寶他們還小,需要你陪著。」

換做以往,葉簡汐會覺得,他是因為失憶,疏遠了自己。

可知道了真相……

這些話就像是刺一樣,扎在她的心上。

不是疏遠……

他是害怕她看到他身上的傷口,所以千方百計的,想要把她推出他的世界之外。

葉簡汐鼻子酸澀的緊,眼淚用到眼前,幾欲落下來。

在眼淚掉下來之前,葉簡汐轉過身,背對著慕洛琛,說:「阿琛,你想趕我走,好跟那些漂亮的護士在一起吧?我才不會那麼傻,把你讓給她們呢,我葉簡汐的老公,要自己照顧,絕不假手於她人。天佑、天寶他們,沒了我,還有郭嫂和如意照顧呢,不會有事的。」

話說道這,葉簡汐把眼淚逼回去,再看向慕洛琛的時候,已經沒了淚意。

她的臉上帶著笑容,走到慕洛琛跟前,親昵的用手滑過他的臉頰說,「你別想趕我走,你再趕我走,就說明,你心裡根本沒有我,我可就生氣了。」

慕洛琛望著言笑晏晏的葉簡汐,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不說話,那就是答應我留下了哦。」

葉簡汐笑眯眯的說了一句,走到郭嫂跟前。

「郭嫂,你先回去吧,時間不早了。」

「是,少奶奶。」

郭嫂帶著餐具離開。

葉簡汐親自關上了門,回到病床跟前說,「阿琛,你這幾天不能洗澡,要不要我給你擦擦身體?」

慕洛琛沉默了幾秒,說:「不用。」

「你害羞了?我們可是老夫老妻了,別不好意思啊。」

葉簡汐調侃,背在身後的手,攥成了拳頭。

慕洛琛抿著唇角不說話。

葉簡汐轉身拿了一條毛巾,端著盆子,往衛生間里走。

沒多會兒,她端了一盆溫水回來。

這架勢是勢必要給他擦身體了。

慕洛琛看著她一步步的走近,臉色越發的緊繃。

葉簡汐把盆子放在桌子前,拿著擰乾的熱毛巾,笑著說:「阿琛,等下弄疼你了,你要告訴我啊。」

說著,她要掀起他的病服。

但就在這一刻,慕洛琛忽然伸手,攥住了她的手。

「簡汐,我說了,不用。」

慕洛琛的聲音很冷,拒絕的姿態強硬到了極點。

葉簡汐能感覺到,他握著自己的那隻手力道很大,而且隱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

「為什麼不用?你以前都是很愛乾淨的。」

葉簡汐一點點的直起身體,深深的望進慕洛琛的眼底問。

「那是以前,現在的我,跟以前不一樣了。」慕洛琛避開了她的視線,頓了下又沉聲道,「我現在……不喜歡別人的碰觸,所以,簡汐別碰我。」

「不喜歡我的碰觸,那為什麼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親吻我?」葉簡汐扯了扯嘴角。 第682章你還想騙我到什麼時候!

慕洛琛手抓住被角說,「你是我妻子,我們是合法夫妻。」

「你的意思是,跟我親近,是為了履行法定的夫妻義務?」葉簡汐幾乎失笑,因為他的謊言是那麼容易戳穿,可她以前竟然一點察覺都沒有。

但失笑的同時,又夾雜著無盡心酸的痛楚。

因為他越是掩飾,越說明張護士說的那些是真的!

「是。」

慕洛琛吐出一個字后,身體僵直。

葉簡汐直直的望著他冷硬的側面,不再說話。

「簡……」

慕洛琛想要再次開口說話,但剛開了頭,葉簡汐忽然上前一步,俯身雙手捧住他的臉,親吻了在他的唇瓣上。

慕洛琛怔住了好幾秒。

葉簡汐反覆的在他的唇瓣上輾轉,像是要把自己心裡的感情,全部施加在了唇瓣上,讓他感覺到自己的內心。

慕洛琛的呼吸漸漸的加重。

他在失態不受控制之前,抬手堅定的推開她。

「簡汐,別這樣。」

「為什麼不這樣?慕洛琛,你喜歡我的吻,剛才你沒有拒絕我!你說你討厭我的接觸,根本是個謊言!」

葉簡汐說到最後,近乎低吼。

「我沒有,我不喜歡你的碰觸。」

慕洛琛面色冷然,像是要證實自己的說法似的,他抬手用力的擦了擦被她親吻的地方。

葉簡汐看到他這個舉動,手用力的攥在一起,指關節幾乎到了扭曲的地步。

「簡汐,我以前沒說穿,是因為害怕傷害到你,現在你知道了,那我們就說白了吧……」

「好,把一切都說白!」

葉簡汐打斷他的話,快速的伸手,向他的病服掀過去。

慕洛琛抬手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聲音冰冷:「別碰我。」

「為什麼不讓我碰你?你不是要說白了嗎?慕洛琛,你到底還想騙我到什麼時候?」

葉簡汐話音落,另一隻手繞到他的身後,迅速的掀開他病服的一角。

觸目驚心的傷疤暴露在光線下。

葉簡汐的眼睛在那一瞬間,幾乎被刺瞎。

她怔怔的看著那些傷口,淚水如決了堤的洪水般,不停地滾落下來。

是真的……

他的病是真的……

為什麼沒能早點發現,明明那麼明顯!

喉嚨里像是塞了一團棉花,堵得無法呼吸,無法說話!

慕洛琛的身體僵直,感覺到溫熱的淚水,滴落在身上,他緩慢的轉身,按住她的手,想要把衣服拉下。

葉簡汐猛地一震,緩慢的扭動僵硬的脖頸,淚眼迷濛的望著他。

「阿琛,這些……你還想瞞我瞞到什麼時候?」

慕洛琛不說話。

葉簡汐的眼淚更加的兇猛。

大滴大滴的淚無聲的砸在被單上,很快消融。

慕洛琛喉結上下動了幾下,想要說話,卻不能。

良久——

他終於開口說:「我沒想瞞你多久,這些傷都是那次爆炸留下的,不過已經好了,沒什麼大礙。」

「沒什麼大礙?你幾乎被炸成了碎片!」

葉簡汐控制不住自己情緒高聲大喊。

只要想到,他當初被炸成了碎片,可她沒陪在他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