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了!”

未分類俱樂部

眼下速度減慢,逃也逃不掉,張誠心裏一橫,強行將屍氣催動至右臂,直接一拳迎了上去。

肌肉運轉,屍氣從拳頭上噴涌而出,帶動周圍的空氣,形成一股龐大的拳勁,如同撕開天地的洪荒巨獸,與佛力形成的手掌碰在一起。

“轟!”

劇烈的衝擊下,巨掌和拳勁同時消散。

但是張誠整個身體倒飛而出,落在地上之後又“蹬蹬蹬!”後退了十多步,臉色一片慘白,右拳的皮肉被逸散的佛力融化,露出了銀色的骨頭。

而反觀站在金光中的妙真師太,依舊是一臉淡然,一步未動。

在巨大的實力差距面前,張誠完敗,根本抵擋不住。

鬥法,他不可能是妙真師太的對手。

近身,妙真師太又有高僧的舍利子護身。

張誠一時間陷入了必敗的境地。

“居然擋住了? 戰巫傳奇 老女再嫁:郎從天上來 還不錯,不過,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擋住幾招!”

妙真師太絲毫不給張誠喘息的機會,再次一掌劈下。

知道張誠肉身強勁,她這次動用的佛力更大,掌印還沒來到面前,就將地面劃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妙真師太這一招,乃是佛門的降魔絕學,名叫大乘般若掌,跟拏雲手、龍象功並稱佛門鎮魔三絕技。

這三大絕技,雖然每一個佛門弟子都會修行,但使用起來,效果卻是天差地別。

佛法跟道術一樣,隨着領悟的不同,也分成不同的級別,分別是:入門、精通、小成、大成、圓滿五個級別。

入門,是指對佛法剛剛理解,能夠勉強使出。

精通,提升了一個檔次,能夠發揮出力量,但在運轉上沒那麼自如。

至於小成,已經算是對佛法瞭解極多,可以當成熟練使用了。

要知道大部分佛門弟子,也只將佛法修煉到這種境界而已,但是妙真師太身爲大佛寺尊者,浸染數十年,早已達到大成,幾乎圓滿。

此時全力施展出來,威力簡直是駭人聽聞。

見到那金光閃閃的巨掌鋪天蓋地而來,張誠知道再硬抗下去,早晚都會被活活打死。

張誠眉毛緊皺,將靈魂提升至極限,雙眸中的金紅色光芒射出幾丈遠,落在掌印之上,不斷尋找破招之法。

只要不是圓滿,就總有缺陷,現在的他,無法和妙真師太硬抗,只能靠尋找缺點,才能加以反擊。

“找到了!”

張誠突然目光一閃,眼睛落在掌印的一處。

雖然整個掌印佛力旺盛,旁人來看,根本發現不了分別,但是張誠卻敏銳的發現,在掌印的無名指上,佛力略少一籌,應該就是缺陷所在! 陸少宸頗爲不可思議,緊緊地拉着蘇薇兒,直接將她拽入了懷中,緊緊地抱着。

“薇兒,真的是你嗎?真的是你?”

“媽咪?媽咪?真的是你呢,媽咪?”

寶寶高興極了,看見蘇薇兒的那一刻,直接抱住了她的大腿,“嗚嗚……媽咪,寶寶好想你啊。”

“喂,你們下不下電梯啊,別站在門口擋着我們啊。”

“就是,就是啊,秀恩愛也不找個地方。真的是。”

“趕緊讓開,你們到一邊去行不行?我還要回公司辦事呢。”

……

很顯然,兩人的擁抱擋住了電梯的門口,讓人嫌棄了一頓。

陸少宸拉着蘇薇兒走到了一旁,電梯門立馬合上,叮地一聲,緩緩升了上去。

男人雙手扣住了她的雙肩,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着她,眼底是難以抑制的激動情緒,“真的是你?”

自從上一次察覺那個叫簡小姐的女人跟蘇薇兒極其相似之後,他一直在努力的調查簡小姐的行蹤。

可所有的線索都斷了。

讓他非常頭痛。

只是沒有想到今天在希爾頓酒店再一次遇到蘇薇兒。

他幾乎篤定,蘇薇兒就是上一次那個簡小姐。

寶寶比蘇薇兒更加開心,畢竟今天是週末,她哭着鬧着來到希爾頓酒店就是想要跟蘇薇兒偶遇。

原本以爲要失望而歸,卻沒有想到在大廳裏看見了她。

“嗚嗚……媽咪,媽咪,我真的好想你啊。媽咪,我是寶寶啊,媽咪?”

寶寶哭了,抽泣哽咽的拽着蘇薇兒,一個勁兒的晃動着她的手腕。

最最心愛的男人和自己心愛的寶寶站在面前,給她最炙熱的擁抱和關心。

那一刻,她不該是無比激動的心情,或許應該放生大喊,喊出內心的欣喜。

但是,她不能。

只能默默地隱忍着所有的情緒,佯裝出跟陸少宸和寶寶不認識的陌生。

“抱歉,我不認識你們。”

蘇薇兒在島上訓練了一年多,早已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緒,所有能表現是一副疏離冷漠的姿態。

“什麼?媽咪?媽咪,你真的不認識寶寶了嗎,嗚嗚……你居然不要寶寶了,嗚嗚……媽咪,你好壞壞,你忘記寶寶了。”

寶寶有些不高興,氣哼哼的撅着嘴巴,那又哭又笑的樣子惹人心疼。

“薇兒,你到底怎麼了,真的不認識我了?”

陸少宸很是震驚,拉着她的手遲遲沒有鬆開。

“陸少,你拉夠了嗎?對我冷寒的女人拉拉扯扯,未免有傷大雅。”

一旁的冷寒給了他們足夠的時間,覺得機會差不多,便開口質問着陸少宸。

“你是誰?”

寶寶皺着可愛的眉毛,嘟着嘴巴望着冷寒,“你跟媽咪什麼關係呀?怎麼以前都沒有聽媽咪提起過你?”

冷寒俯視着面前站着的小男孩,白皙細嫩的肌膚,白裏透紅,粉雕玉琢,十分可愛。

眉宇之間跟蘇薇兒有幾分相似,雖然是陸少宸跟別的女人的孩子,可總是讓他產生一種錯覺,覺得孩子很像陸少宸跟蘇薇兒生的。

“我是她的男朋友,請你跟你爸爸離開,不然別怪我報警處理。”

在外界之時,冷寒多少要保持冷靜,不然的話,後面的任務就真的很難執行了。

“男朋友?你走開啦,胡說八道,媽咪是我粑粑一個人的。騙子,你就是個大騙子。”

寶寶情緒很是激動,走到冷寒的面前,拉着他的衣服,“你是不是在胡說八道?”

冷寒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對小孩子都無感。

可不知爲何,面對面前那個白皙如瓷肌娃娃一樣乖巧可愛的孩子,居然做不到生氣。

“寶貝兒,這位女人叫蘇薇兒,我現在的女朋友。” “蘇薇兒你是不是在胡鬧,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你這樣很容易暴露自己,你明白嗎?”

電梯合上之後,冷寒看着蘇薇兒,臉色陰沉了幾分,有些怒意。

“我已經盡力了。”

她吼了一聲,“那個人是我的未婚夫,我們原本差點要結婚的,我突然就出現在小島上,如果沒有不是一場意外,我現在就跟他幸福的在一起了。這是我,如果換做是你,你面前站着的是你的妻子,如果你能做到無動於衷,那不愧對你自己的名字!冷血!”

人都是有感情的,蘇薇兒對待感情是認真地,只是沒有想到會是現在的情況。

“你……”

冷寒還想要說些什麼,但見到蘇薇兒氣的胸腔起起伏伏,所有的話就都咽回了肚子裏。

或許,他對蘇薇兒是過於苛刻了。

“冷寒,我真的在努力,給我一點時間。”

蘇薇兒調整了情緒,逐漸平復糟糕的心情。

“好了,別多想,跟我先上去。”

他擰了擰眉,“現在你的身份陸少宸已經知道了,從今天開始,你要跟我在同一個房間,明白嗎?”

“同一個房間?”

蘇薇兒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衣襟,擡手扯了扯衣領,“那個……”

“別多想,我對你不感興趣。”

無奈的搖了搖頭,不明白蘇薇兒到底是怎麼想的,真是讓人感到頭疼。

“好吧。”

百般無奈的情況之下,蘇薇兒只好答應了冷寒,不然別無選擇。

既然陸少宸已經跟她見面了,就預示着陸少宸一定會找人來調查她,如果被發現跟冷寒兩人分別住着兩個房間,一定會引起猜疑。

爲了以後能離開島上,她甘願付出一切。

上了樓,跟着冷寒回到了他的房間裏,看見了套房外有沙發,她立馬說道:“你是男人,你睡沙發我睡牀。”

好在是套房,不在同一個房間裏,不然的話真的不知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該怎麼相處。

“嗯。”

男人淡漠的應了一聲。

蘇薇兒方纔舒了一口氣,走進了臥室,關上了門。

臥室裏,她一個人走到了牀邊,躺着直接睡下了,“真的要累死。”

她有些頭疼,不知道後面的情況該如何面對。

從來沒有想過慕氏集團的執行總裁居然是慕行之,如果說對方收購慕氏集團豈不是讓她跟慕行之成爲勁敵?

除了假裝失憶,蘇薇兒還真的不知道該以什麼情緒和狀態來面對那個人。

該死的閻烈,根本就是刻意刁難,這個混蛋。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要把閻烈大卸八塊纔好。

叩叩叩——

不多時,房間的門敲響了。

吱呀一聲,冷寒打開了房門,蘇薇兒立馬從牀上站了起來,瞪了他一眼,“下一次你進來的時候麻煩徵求一下我個人意見。請尊重我的性別,好嗎?”

“性別?”

男人揚了揚眉,“在我心中,你就是個男人,有何區別?”

遂即,拎着手裏的紅酒走到了落地窗前,將紅酒和高腳杯放在了桌子上,“過來,陪我喝酒。”

命令的口吻,毋庸置疑的態度。

蘇薇兒撇了撇嘴,有些無奈,但最終還是走了過去,“怎麼今天想起來要喝酒?”

不過現在的心情不好,讓她喝酒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說吧,你打算後面怎麼辦?”

之前不知道蘇薇兒跟慕行之之間的關係,現在清楚了,他知道蘇薇兒對於任務的執行有想法。

所以可以過來問一問情況。

“我也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參與這一次的行動。”

冷寒正在倒酒,聽着她的話,動作一滯,擰了擰眉。

片刻,放下酒瓶,遞給她一杯酒,“你想好了嗎?” 眼看着掌印即將近身,張誠沒時間再猶豫,腳下一晃,躲過正面一擊,同時手腕一翻,哭喪棍再次出現在掌心,朝着無名指處刺了過去。

此時,正是大乘般若掌舊力已盡,新力未生之際,哭喪棍宛如一柄長槍呼嘯而來,疾刺如風。

“厲害,張誠的眼力果然可怕!”

見到張誠這一槍刺出,善空大師瞳孔一縮。

他也是佛門高僧,自幼修習大乘般若掌,但此時都沒找到妙真師太的缺陷所在,沒想到被這個張誠一下找到,眼力之強,堪稱恐怖。

“不過……可惜,攻擊力太弱了,就算加上鬼器,也沒用!”

震驚過後,善空大師隨即搖了搖頭。

“沒用?”

旁邊一些法師面露疑惑,“既然找到了缺陷,爲何沒用?”

善空大師沉聲答道:“大乘般若掌被稱爲佛門鎮魔三絕技之一,沒想象的那麼簡單……”

“嗡!”

就在這幾人說話的時候,哭喪棍如同毒龍鑽,筆直扎進了掌印的無名指之中。

“哼!”

妙真師太瞳孔一縮,一直未動的她終於向後退了一步,同時全身一震。

“嘩啦!”

掌印周圍的空氣就像是立刻凝固起來,宛如閃電般的黑棍,進入掌印之後,好像是被粘住了一般,速度瞬間減慢。

“收!”

下一刻,妙真師太右手一捏,金色掌印也隨即合了起來,將哭喪棍捏在掌心,像是捏住一條想要逃走,卻無可奈何的蚯蚓。

“咔咔咔……”

佛力壓迫之下,哭喪棍不斷震顫,棍身發出刺耳的爆響,好像隨時可能折斷。

張誠瞬間面色大變,哭喪棍可是他得到的第一件兵器,通體用九陰玄鐵打造,以前使用起來無往不利。

但是現在……面對妙真師太的佛法,這把神兵居然都抵擋不住!

“小小小!”

張誠心中大急,連忙大喝一聲,哭喪棍瞬間變小,終於從金色巨掌中飛出,回到了張誠手中。

但是金色巨掌也絲毫不慢,緊跟着打來,張誠來不及躲避,再次被拍得後退十幾步,整個上半身都被佛力腐蝕,皮肉如同白雪般融化,險些被一掌拍出成一個骷髏架子。

“可惡!”

張誠只能從所剩不多的屍氣中分出一股,勉強修復屍身,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沒想到自己找到缺陷,並且擊中,都沒辦法傷到對方分毫,反而差點搭上一件鬼器。

大佛寺三大尊者果然強大的可怕,根本不是自己現在能夠戰勝的……

“這麼快找出大乘般若掌的缺陷,的確不凡,就連貧尼都沒想到!”妙真師太看過來。

張誠乃是鬼屍,對佛法不可能有什麼研究,但卻能這麼快找出招數中的缺陷,眼力的確很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