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很老?

未分類俱樂部

玻璃心的莫總監眼神複雜地看了她一眼,沖著食堂大媽說:「打包。」

打完飯之後,他非常高冷的走了。

沐暖暖也打好了飯,她是要在食堂吃的。

她端著飯,正要轉身。

忽然有人撞了她一下,手上托盤裡的熱粥灑了一些出來,險些燙到她的手。

沐暖暖皺眉看過去,撞她的人是一個叫賀音的女生。

「呀,不好意思啊!」

賀音嘴裡說著道歉的話,可語氣里卻半點抱歉的意思都沒有。

一雙挑釁的眼睛看著沐暖暖,眼底滿滿都是嫉妒。

之前元氣少女首次亮相的時候,就是莫總監親自送沐暖暖去醫院的。

現在還專門和沐暖暖說話,簡直氣死人了!

別人都先道歉了,沐暖暖也不好說什麼。

她淡淡地說:「沒關係。」

說完,她就端著餐盤去找李沅芷她們了。

安寧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她心裡覺得很奇怪,好像從元氣少女首次亮相那次開始,沐暖暖就變了。

難道是沐暖暖猜到,那瓶粉底液是她動的手腳?

安寧把視線看向了賀音。

如果賀音看不慣沐暖暖的話,她倒是可以利用這個賀音。

安寧端著餐盤,坐到了賀音的身邊。

賀音一看到她,立刻不悅地說:「你看到沒,沐暖暖現在都能和莫總監說上話了,難怪不屑和你一起玩了。」

自從舞台事件之後,安寧就在暗地裡傳播謠言,說沐暖暖的臉毀了,被男人包養了。

還說她的衣服就是沐暖暖動的手腳,害得她當眾出醜。

當然,這些話她都是暗示著說的,也沒有留下什麼證據。

如果沐暖暖質問,她大可以推翻不認。

安寧溫婉一笑:「暖暖能有個好出路,我也為她高興。」

這話就是咬死了,沐暖暖就是和莫總監不清不楚。

賀音一直暗戀莫承佑,一聽這話簡直都要氣炸了,臉色更加陰沉了。



吃完早飯之後,大家就要開始一天的學習和訓練了。 今天上午安排的是樂理知識課。

帝凰娛樂在訓練營下了血本,請的老師是行業內的大咖,是正經科班出身的音樂學院的老師。

沐暖暖非常認真的學習,努力的汲取知識。

她神奇的發現,重生之後她的意志力變強了。

不僅跑步能堅持下來,就連學習也比以前更快了。

很多以前不懂的知識點,努力去想,努力去理解。

在老師的講解下,竟然也都記住了。

沐暖暖想,這大概就是重生的好處吧,讓她的靈魂變得強大。

中午在食堂吃飯,然後回宿舍午休。

沐暖暖沒有急著休息,而是把上午上課時不理解的幾個知識記下來,準備下次上課的時候問老師。

她正在認真做筆記,突然門口傳來了一陣喧鬧聲。

正在宿舍里午休的幾個女孩都被吵醒了。

宿舍門被人給無理粗魯的推開,「檢查隊例行檢查!」

李沅芷、劉碧娟、雲舒都正在午睡,睡眼惺忪的,還沒有回過神來。

沐暖暖正在記筆記,看到帶頭的人是賀音,不由得微微皺了下眉。

賀音帶著另外兩個女孩,趾高氣揚地闖進宿舍。

連問一下都不問,就擅自打開了她們宿舍的儲物櫃。

李沅芷幾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只是礙於賀音是檢查隊的,所以不好說什麼。

賀音挑剔的眼神掃過沐暖暖的臉,眼中閃過了一絲嫉妒。

「找到一袋子零食。」檢查隊的人說道。

賀音立刻氣勢洶洶地問道:「這是誰的儲物櫃?」

「是我的。」沐暖暖不慌不忙的回答。

賀音覺得抓到機會了,準備要給沐暖暖點顏色瞧瞧,「你不知道訓練營的規矩嗎?居然敢在宿舍里藏零食?」

劉碧娟嚇得捂緊了自己的小被子。

她在被子里藏了零食。

完蛋了……

「什麼時候規定宿舍不許放零食的?」雲舒抓住了這個關鍵的問題。

賀音趾高氣揚地說:「這不是常識嗎? 殷商玄鳥紀 宿舍里不許放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至尊囚後 沐暖暖說:「哦,那就是沒有這個規定了?」

賀音氣得臉都青了,剛想要說話,沐暖暖又開口了:「這些零食是我媽媽給我準備的,我捨不得丟掉,所以就放在儲物櫃里。再說了,浪費糧食可恥,相信檢查隊的人也不會隨便浪費糧食的。」

「沒有規定不許放,那就是可以放。」李沅芷抄著手說道:「再說暖暖只是放著,她又沒吃,我可以作證。」

「牙尖嘴利!」賀音咬牙道:「要是你體重檢查不合格,到時候我會告訴楊經紀人,你偷吃零食!」

「你放心吧,我體重88斤,非常標準。」沐暖暖氣死人不償命地說。

賀音冷哼一聲,帶著檢查隊的人離開了。

「呼!嚇死我了!」劉碧娟鬆了一口氣。

她掀開自己的小被子,把藏著的零食都搬了出來。

看得宿舍里的幾個人眼角都直抽抽。

這傢伙是在被子里開了個小賣部嗎?

居然藏了這麼多零食!

「我怎麼覺得那個賀音有點針對暖暖呢?」雲舒若有所思地說。

「肯定是嫉妒我們暖暖漂亮!」

看著暖暖懟走了檢查隊的人,劉碧娟現在已經成了沐暖暖的小迷妹了。

李沅芷動作利索地跳到床鋪,「我們還是抓緊時間休息吧,馬上就要開始下午的訓練了。」

「我不睡了,我想去拉拉筋。」沐暖暖說著,就走出了宿舍。

今天的天氣有點熱,中午的太陽正大。

大教室的門要下午上課的時候才會開,沐暖暖正打算隨便找個拉拉筋,就聽到後面有人氣喘吁吁的跑過來。

「暖暖,等等我。」

是劉碧娟跑過來了。

「你怎麼也不午休?」沐暖暖問。

劉碧娟先是小心的四下看了看,然後壓低了聲音說:「暖暖,你陪我去買泡泡水吧?」

在訓練營里,一切的飲食都是有嚴格控制的。

像是可樂、零食這些東西,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是大家都很默契的不吃。

但是很奇怪的是,在訓練營里卻擺著一台自動販賣機。

大概是為了給大家考驗吧?

為了隱蔽,劉碧娟不敢說可樂,只能小小聲說想喝泡泡水。

沐暖暖秒懂,哭笑不得地說:「你確定要喝?你不怕體重超了?」

劉碧娟滿心滿眼都是對冰可樂的渴望,「我就喝一點點好嗎?保證不喝完。」

「還是不要喝了,忍一忍吧!」沐暖暖拽著她走,「走吧,跟我去拉拉筋。」

劉碧娟嗷嗷嗷的不肯去,一心想去買闊樂。

但是沒辦法,被暖暖給拽走了。

這麼大熱的天,兩個人都被曬得有點暈。

汗水貼在沐暖暖的身上,顯得她的腰線更加纖細。

沐暖暖推開了小教室的一扇門,一陣涼風撲面吹來。

在溫度涼爽的空調房裡,安寧正在裡面拉筋。

安寧就是這樣的,總是偷偷練習。

卻告訴別人她沒有練過,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厲害,大概就是天生的之類的話,然後等著別人誇她。

如今卻不想被沐暖暖、劉碧娟給撞破了。

偏偏劉碧娟還是個直腸子,張開就說:「咦?安寧你不是說你從來不練習的嗎?你怎麼在這裡拉筋啊?原來你這麼努力啊!」

安寧的嘴角扯了扯,「我不是……」

沐暖暖默默翻了個白眼,說:「既然這裡有人了,我們就去其他地方吧。」

安寧急忙追上來,「暖暖,你怎麼都不和我說話啊?」

沐暖暖看著她,「我和你有什麼好說的嗎?」

安寧白凈的小臉上閃過一絲尷尬,「早上在食堂我看到莫總監和你說話了,他跟你說什麼了啊?」

一枕貪歡:官少的小嬌妻 沐暖暖的眼神驟然變得鋒利,像是一把刀子,「你到底是在關心我,還是監視我?」

「我不是……」安寧有些慌了,「我只是在關心你,我們是好閨蜜呀!」

沐暖暖聲色俱厲地說道:「訓練營里關於『我的臉爛了,我被男人包養了』這些話,都是你傳出來的吧?這就是你所謂的好閨蜜?造謠抹黑我?」

安寧沒想到沐暖暖說翻臉就翻臉。 安寧死不認賬,還假惺惺地說:「我從來沒有說過這些話,暖暖你不要污衊我。我們本來是最好的朋友,可你回來都兩天了,都沒有和我說過話。我是關心你,才問你的,沒想到你居然這麼說我。」

她說著說著,就委屈的嚶嚶嚶的哭起來。

沐暖暖的內心卻毫無波動,甚至有點想打人。

「安寧,既然你說你沒有說過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去找楊經紀人評評理,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後造謠抹黑我,還連累了你!」沐暖暖說著,就要上來抓安寧的手。

「我不去!」安寧嚇得連連後退,把手藏在身後。

安寧看著沐暖暖的眼神里,充滿了恐慌和不解。

以前她每次裝哭,扮柔弱,沐暖暖就會什麼都依著她。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了的?

沐暖暖又往前走了一步。

她每走一步,安寧就往後退一步,臉色也越發的難看。

「你給我聽好了,要是我再聽到類似的謠言,別怪我對你不客氣!」沐暖暖的眼神凌厲,語鋒銳利如刀。

安寧的臉色徹底白了。

她沒想到沐暖暖突然之間變了這麼多。

這是在威脅她嗎?

難道沐暖暖已經看穿她這個人了?

就在這時候,外面由遠及近的傳來一陣說話的聲音。

安寧猛地伸手一拽,想要去推沐暖暖,被沐暖暖動作靈巧的躲避開了。

「啊!我的腳!」

安寧借勢摔在了地上。

剛好這時候,有人推開了門。

安寧扭著腳,紅著眼睛,帶著哭腔喊道:「暖暖,你為什麼要推我?」

推開門的人愣住了,從門口走進來一群女孩。

大家都看到安寧跌坐在地上,抱著腳在哭,看樣子是扭到了。

而沐暖暖和劉碧娟,則是事不關己地站在一旁。

劉碧娟大喊道:「別瞎說,暖暖沒有推你!明明是你想推暖暖,你自己摔倒的!」

她想幫著沐暖暖解釋的,可這話說出來,卻更加讓大家相信了是沐暖暖推的安寧。

「沐暖暖,你為什麼要推人啊?」

「安寧好可憐啊,快起來吧!」

劉碧娟快要氣吐血了,這些人怎麼比她還要蠢呀?

安寧明明就是撒謊,她們怎麼都看不出來?

沐暖暖冷眼看著被眾人安慰著,哭紅了眼睛的安寧。

再看看身邊被氣得小臉通紅的劉碧娟。

沐暖暖的心裡一陣的恍惚。

她想起了從前的事情。

在訓練營里,沐暖暖算不得最出眾的一個人。

比音域,劉碧娟比她好。

比才能,雲舒比她強。

比體力,李沅芷碾壓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