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是這樣說!可真要胖起來,總覺得不舒服啊!海寶哥,你覺得我現在好看,還是胖兩斤更好看?」

未分類俱樂部

對於劉曉涵話中的調侃意味,徐海寶嘿嘿一笑道:「就你現在的身材,真胖上兩斤估計也看不出什麼不同。除非這兩斤肉,全部長臉上!」

「那多難看啊!」

正在收拾碗筷的徐清雅,看著跟自家老哥談笑風生的劉曉涵,多少有點猜出劉曉涵的心意。只不過,她很清楚就徐海寶的性格,想讓他主動只怕很難。

而其它女孩,多少知道劉曉涵打從初中開始,便對徐海寶有意思。雖然五年未見,可現在接觸幾次過後,劉曉涵對徐海寶的品性似乎依舊欣賞。

只是讓劉曉涵有些意外的是,徐海寶對她跟對其它女孩,似乎也沒什麼不同。很多時候,如果她不主動找話題聊天,徐海寶也很少主動找她聊天。

從這種情況來看,徐海寶對她似乎也沒什麼特別的意思。這讓對自身魅力很自信的劉曉涵,多少顯得有些沮喪。畢竟,她在就讀的大學,追求者還是很多的嘛!

隨著徐清雅擺好碗筷,徐海寶也適時喊道:「胖子,別愣著,趕緊進來端湯!這樣危險的事情,你好意思讓女孩子做嗎?真把自己當客人了啊?」

「寶哥,你可不能厚此薄彼,難不成你沒把我當客人?」

「那當然,把你叫來,就是打算讓你當苦力,順便給你減減肥。在繼續胖下去,我都要擔心,你將來會不會把自家酒樓給吃垮啊!」

雖然今天眾人都是第一次接觸,可不少女孩都知道,陳興誠是市裡東華酒樓的少掌柜。對她們而言,這也算的上是一個有點名氣的富二代。

但陳興誠沒什麼富二代的架子,面對徐海寶兄妹的時候,很多時候都是受欺負的對象。在她們這些女孩面前,也顯得很客氣甚至有些害羞。

對這些大多都讀大二的女孩而言,如果她們不想找一個外地的男朋友,陳興誠這樣的男孩,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只是談戀愛這種事,有時也要看感覺跟緣分的嘛!

隨著陳興誠將煲好的雞湯端上桌,做為主人的徐清雅也開始替眾人打湯。至於陳興誠跟柳成林,也免不了喝上兩杯,反正家裡也有不錯的白酒。

喝著徐海寶煲的雞湯,做為酒樓少掌柜的陳興誠,嘗了嘗道:「這雞湯味道很正也很鮮,看來寶哥真有一手不錯的廚藝。姑娘們,這樣的好男人,一定別放過啊!」

結果話剛說完,正好被端著菜走出廚房的徐海寶聽到,立刻反唇相譏的道:「胖子,還是關心關心你自己吧!你老爸可有交待,讓我替你介紹對象呢!」

原本還想調侃一下徐海寶,沒成想被逮了個正著。面對徐海寶眼中閃爍的光芒,陳興誠果斷認慫低頭喝湯,根本不搭理調侃他的徐海寶。

而此時的徐清雅卻催促道:「哥,蒸的魚還沒好嗎?你看,萌萌都等著急了。」

「漂亮姐姐,萌萌沒有著急啊!這湯湯好好喝,萌萌正在喝湯啊!」

讓柳玥萌直接揭穿真相的徐清雅,也很羞惱般道:「你個小叛徒,等下最好吃的魚,姐姐不夾給你吃。 西遊男主他壓力山大 少喝點湯,等下多吃點魚肉,那才是最好吃的東西!」

「真的嗎?可這湯,真的很好喝啊!」

似乎被徐清雅的話,搞的很糾結的柳玥萌很快聽到徐海寶道:「萌萌,沒事,湯也多喝點。等下魚的話,叔叔夾給你吃,保證讓你吃的飽飽的,好不好?」

「好,謝謝叔叔!」

關於柳玥萌叫徐清雅姐姐,卻稱呼徐海寶為叔叔,憑空讓徐清雅矮了一個輩分的情況,眾女也覺得非常好玩。事實上,柳玥萌稱呼她們也都叫姐姐。

反觀陳興誠,也光榮的成為胖叔叔。原本柳成林想糾正,可徐海寶跟陳興誠並不介意。對他們而言,不論叫哥哥還是叔叔,其實問題都不大。

從徐清雅念念不忘的態度中,陳興誠也看出一點端倪的道:「小雅,你哥做的魚很好吃?」

「那當然,我敢保證,等下那魚一定會讓你恨不得把舌頭吞進肚子。說起來,我跟我哥好不容易釣到的魚,結果大部分都送你店裡去了。那些魚,真的很美味啊!」

「你說的大石斑?你家還有?」

「那當然,好東西總不能全給你吧!剩下那幾條魚,可是我的口糧呢!」

在眾人的期待眼神中,徐海寶終於端出今晚的主菜,一條放在大魚盤中的清蒸大石斑。剛剛出鍋的大石斑除了散發熱氣之餘,飄散的香味也令眾人垂涎。

就在陳興誠好奇,這野生大石斑對他而言,似乎也沒什麼與眾不同時。挑了一塊魚肉放進柳玥萌碗中的徐清雅,也很神秘般道:「萌萌,嘗嘗這魚肉,看看好不好吃!」

「好,謝謝雅姐姐!」

等到小丫頭嘗了一口沒刺的魚肉,整個小臉都顯得很興奮般道:「哇,這肉肉真的好好吃!媽媽,你也嘗嘗,這大魚的肉肉真的很好吃!」

結果很顯然,隨著眾人開始動筷吃魚,那種口齒留香的美妙滋味,瞬間征服了眾人的味蕾。那怕陳興誠嘗過之後,也被這石斑魚的美味所震驚。

在他看來,魚還是那個魚,但這味道是他從未品嘗過的。百思不得其解之餘,陳興誠覺得等吃完飯,真心要跟徐海寶討教一下,這樣美味的石斑魚到底是如何製作出來的! 在這盤清蒸大石斑面前,眾人都體會到什麼叫『好吃停不下來』的滋味。那怕已經吃過多次的徐清雅,面對這樣的美味,依舊顯得無力抵擋。

反觀徐海寶上桌后,更多時間都在給小丫頭夾菜。至於小丫頭的父母,面對美味的石斑魚時,似乎短暫性的把小丫頭遺忘。好在有徐海寶幫忙,小丫頭也吃到不少。

看似這麼大的一條魚,在眾人火力全開集中消滅的情況下,很快便被消失的乾乾淨淨。甚至更令人無語的,還是陳興誠把魚頭也給啃乾淨了。

啃完魚頭的陳興誠,第一句話就是非常激動的道:「哥,這魚怎麼做的?怎麼味道這麼鮮?跟你做的魚相比,我們酒樓大廚做的魚,完全無法相提並論啊!」

面對陳興誠的詢問,徐海寶卻笑著道:「徐氏秘方,概不外傳!」

簡短的八個字,也令眾人鬨笑。反觀先前一樣專心吃魚的劉曉涵,也笑著道:「海寶哥,這魚真的很鮮很美味。長這麼大,我今天才真正知道什麼叫極致的美味啊!」

聽著這話的徐清雅卻笑嘻嘻的道:「怎麼樣?早跟你們說了,我哥廚藝棒棒的。雖然我吃過幾次,可每次回家最讓我念念不忘的,還是這道魚啊!

有些可惜的是,今天沒有龍蝦。要是有大龍蝦的話,那味道會更好吃的。哥,要不明天去蝦島轉轉,你到時再下海抓兩隻,明天再給她們做頓龍蝦宴吧!」

「抓龍蝦?龍蝦不是釣起來的嗎?」

「切!曉涵,那是你不知道我哥的水性,他潛水可厲害了。別人想吃龍蝦要釣跟下蝦籠,我哥卻不一樣,只要潛到水底,龍蝦便無所遁形。」

冷酷前夫:大律師請溫柔一點 就在眾女多少有些不太相信時,柳成林卻笑著道:「海寶,看來你的潛水本事,真的有長進啊!只是想在海底活抓龍蝦,只怕也不太容易吧?」

「連長,你還真說對了。這事,有時也要看運氣。蝦島那邊,早年是龍蝦的棲息地。只是近年來,龍蝦幾乎絕跡。那怕下海,我也不敢保證百分百有收穫。」

只是一直聽大人聊天的柳玥萌,也饒有興緻般道:「徐叔叔,是那種大大的龍蝦嗎?萌萌可以抓嗎?我也會游泳,我游泳可厲害了。」

看著小大人一般炫耀自己游泳技巧的柳玥萌,身為母親的杜雨卻有些哭笑不得的道:「萌萌,叔叔是在大海里游泳,你敢游嗎?」

知道女兒在幼兒園有開游泳課,很多時候游泳都要套游泳圈。所謂游泳可厲害,更多都是老師的口頭鼓勵。可真換到大海中游泳,那完全是大巫見小巫了。

「媽媽,我不怕,叔叔會保護我的!」

「嗯!叔叔一定會保護你的,可現在的海水很冷,小孩子不能下水,不然會感冒的!要是萌萌想游泳的話,等放暑假的時候再來,到時叔叔教你在大海里游泳,好不好?」

「好!可是暑假還有好久啊!」

對很多小孩子而言,水跟沙都是她們的最愛。但對很多大人而言,水也最容易傷害到小孩。到海島上旅遊,大人最擔心的也是小孩到水裡出問題。

只是對徐海寶而言,以他現在對水的親和力跟掌控力,想保護下水的柳玥萌,自然沒什麼問題。只不過,現在雖然開春,可海島這邊的氣溫並不高。

真要下水的話,徐海寶真怕凍到小丫頭。等到夏天氣溫高起來,那個時候下水無疑更適宜一些。那怕到時柳成林沒時間,徐海寶只需去東海將母女倆接來遊玩即可。

或許是徐清雅的提議讓眾人倍感興趣,加之蝦島除了龍蝦之外,還有非常值得踏足的沙灘。以至在飯桌上,眾人便推翻了先前的出行決定,打算明天先去蝦島玩。

結束晚餐之後,徐海寶也沒安排其它遊玩的事。畢竟,今天眾人剛剛上島,坐了這麼久的船,早點休息的話,明天才有更好精神去附近的無人島玩耍嘛!

考慮到女孩都比較愛乾淨,徐海寶也吩咐徐清雅招待好她的同學。至於他的話,安排好柳成林一家的住宿,其實也沒別的事情了。

至於陳興誠的話,那麼大個人,也用不著他親自照顧。趁著時間尚早,徐海寶也去村長家,把白天帶來的物資清點一下。那些東西,目前都放在村委會的倉庫里。

只是讓徐海寶有些意外的是,剛從村委會回來的他,就看到徐清雅帶著劉曉涵,很是無奈般道:「哥,曉涵說,晚上能不能去山上紮營,她想看日出?」

面對徐清雅的詢問,徐海寶想了想道:「今天的氣溫很低,到了夜晚山上的氣溫更低。雖然有野營帳篷,可保暖效果不算太好,住上一晚指定會感冒。

若是你真想看日出的話,明天我叫你。我平時都習慣清晨出來鍛煉,到時候我把你叫上。不過,清晨山上的氣溫很低,你要準備好保暖的衣服,別感冒了!」

對於劉曉涵想去山頂宿營,徐海寶也沒覺得有什麼意外。對很多出門旅遊的年青人而言,追求更多的還是想跟大自然親近,感受天當被子地當床的滋味。

只不過,在這種氣溫尚未回升的天氣,一味追求風度的話,很有可能得不償失。至少徐海寶不希望看到,這些好不容易來趟村子的女孩,帶著感冒回家去!

聽完徐海寶的話,徐清雅也適時道:「曉涵,我就說不行吧!這麼冷的天,跑山頂上睡覺,你還真敢想。真想看日出,明天讓我老哥喊你就是了!」

「人家不是想看日出嘛!你拍的那幾張日出的照片,我可喜歡了,也想親眼目睹一下嘛!」

從妹妹那裡已經知曉,眼前這個就讀旅遊專業的女孩,也稱的上是一個資深的驢友。膽子大不說,也喜歡挑戰一些刺激的東西。可涉及安全健康,徐海寶該拒絕還是拒絕。

只是為了不讓對方失望,徐海寶也適時道:「曉涵,你若真想看日出,那晚上早點休息。把手機放在枕頭邊,等我起來鍛煉時,我會叫你的!記得準備一件厚點的衣服!」

「好,麻煩海寶哥了!我今晚跟靜雅一個房間,你明早一定記得叫我哦!」

得到徐海寶的承諾,劉曉涵似乎顯得很高興。只是回到徐清雅的房間后,徐清雅佯裝嚴肅的道:「小蹄子,老實交待,是不是想打我老哥的主意?看日出,騙鬼呢!」

「那有!倫家是真的想看日出嘛!」

雖然有種被人揭穿小心思的尷尬,可劉曉涵還是不會承認的。對她而言,倒追一個男孩,傳出去多少有些丟人嘛!可她心裡有種直覺,很想挖掘更多徐海寶的真實一面。

從徐清雅那裡已經知曉,徐海寶從退伍歸來之後,不論住在城裡的小區,又或者住在漁村。只要天氣狀況允許,徐海寶都會雷打不動的一早起來鍛煉身體。

這樣的習慣,讓劉曉涵非常的佩服。在她看來,徐海寶能有這樣的恆心堅持起早鍛煉,確實非常的不容易。至少同齡人中,她還真沒發現有第二個這樣的男生。

少女時期的好感,加上最近接連幾次的相處接觸,讓劉曉涵有些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可面對徐海寶不親近也不疏遠的態度,她還是想主動出擊一下試試。

畢竟,過完年她也二十一歲,也想感受一下談戀愛的滋味。雖然她愛好旅遊,最大的心愿就是週遊世界。但她更希望,追尋夢想的旅途中,有相愛的人陪伴左右。

而且幾次接觸下來,她覺得徐海寶的品性非常不錯,是個值得信賴跟託付的男孩。最重要的,從徐清雅那裡她多少知道,徐海寶至今也沒談過戀愛。

這也意味著,如果真能跟徐海寶確立戀愛關係,或許她也能感受一下,被人寵愛到底是何滋味。至於父母那邊,劉曉涵覺得父母應該不會幹涉。

原本早前去冿門讀書,父母就有過擔心,生怕她在學校找個外地男朋友。做為家中的獨生女,父母確實很擔心她外嫁。真這樣的話,一年想見上一面都不容易。

至於家世的話,劉家雖然比徐家看上去更富裕一些。可在劉曉涵看來,以徐海寶的能力,相信他未來也會打拚出一番事業。相比靠家世,自立更生的男人更值得託付嘛! 當漁村還沉浸在一片寂靜之中時,凌晨時分又起來的徐海寶,跟往常一樣順著村道往村后的山頂走去。趁著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徐海寶打算照常修鍊一番。

關於劉曉涵想看日出的想法,徐海寶多少感覺到對方的一些小心思。只是對徐海寶而言,他現在還不能確定劉曉涵,為何會對他有別樣的心思。

多少聽過一些蝴蝶效應的徐海寶,也不想過份干涉別人的生活足跡。前世有關劉曉涵的一些情況,徐海寶知道的並不多,卻知道這是一個愛玩愛自由的女孩。

做為徐清雅的閨中密友,徐海寶對劉曉涵記憶最深的,還是後世徐清雅結婚時,劉曉涵從國外發來的一段祝福視頻。而當時的劉曉涵,正在實現自己週遊世界的夢想。

那時聽妹妹說,劉曉涵大學畢業談過兩個男朋友,可最終都沒什麼結果。甚至發展到最後,劉曉涵變成一個單身主義者,為逃避父母逼婚直接跑國外去了。

可眼下劉曉涵對他有了意思,那麼劉曉涵的未來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雖然知道他的重生,勢必會改變一些人的命運。那這個性格開朗的女孩,會不會其中一員呢?

抵達山頂的徐海寶,望著山腳下亮著路燈卻寂靜的漁村,聽著不遠處傳來的海浪翻湧聲,還是覺得唯有這種時候,他不用掩飾任何的情緒跟表情。

重生,看似是件很幸運的事。可徐海寶也感受到,知道太多的滋味,並沒想象中那樣好。至於這一世有可能遇到的愛情,徐海寶覺得還是順其自然比較好!

站在平時修鍊的地方,徐海寶很想放聲長嘯,可最終還是吐氣道:「修鍊吧!入定后,再多煩惱也會一掃而空。不管如何,我已經很幸運了!」

拋去那些對未來跟重生的顧慮,徐海寶突然覺得有些壓抑的心情也變得舒緩了許多。甚至令徐海寶更意外的,還是自身修為似乎有了一些突破。

想到修鍊玄水訣的一些大綱,徐海寶終於有些明悟的道:「我修真,修真我!看來往後不光要注重修為的修鍊,心境的歷練也很重要。

既然老天讓我重生,又賜予這樣一份逆天機緣,或許有些事不用顧慮太多。順應本心,才是我應該做的。看來想真正成為一名修士,我需要提高的地方還有很多啊!」

修鍊之前先修心,心境修為的高低,也會直接影響法力修為的高低。感受到突破的契機之後,徐海寶很快盤腿而坐,從無名珠內取出一杯水。

將其一口飲下存儲於嘴中,閉目入定緩緩運行功法,不時小口吞咽嘴裡的靈水,借著靈水轉化的靈力,衝擊著困擾他數月之久的第二層屏障。

伴隨最後一口靈水被吞咽進腹,龐大的靈力在徐海寶的引導下,終於衝破封堵徐海寶數月的穴道。感受著靈力在新開闢的穴道中流竄,徐海寶也感到發自身心的暢快之感。

根據玄水訣的修鍊等級劃分,唯有修鍊到第三層這個境界,徐海寶才能施展一些修士的本領。睜開眼,徐海寶很快捏起指訣低喝道:「水箭!」

看著憑空從指尖竄出的一股水流,以極致的速度跟一塊岩石相撞。儘管未能穿透這塊巨大的岩石,卻在這塊大石上留下一個小指大小的孔洞。

「牛啊!這威力,只怕能跟手槍子彈相提並論了!」

內心感嘆這道法術的神奇之餘,徐海寶又變幻了幾個指訣道:「水影盾!」

望著在眼前形成一道水形盾牌,徐海寶知道這算是一道防禦法術。而先前的水箭,則是一道攻擊法術。能施展這兩道水系法術,徐海寶才配的修士之名。

連續施展多次以熟練這兩道法術的徐海寶,也漸漸感覺到,以他現在的修為境界。如果全力施法水箭術的話,最多只能施展三十次。相比之下,水影盾消耗的法力更大。

重新補充了一些靈水恢復消耗的法力,徐海寶再次沉浸於無名珠的空間內。發現無名珠的空間果然又擴大了許多,早前十幾米的空間,如今也擴大了近一倍。

更令徐海寶欣賞的,還是無名珠空間內,已經多了很多微生物的存在。早前收納到無名珠內的魚兒們,此刻也顯得非常興奮,在水中四處亂竄吞噬那些微生物。

通過這次境界突破,徐海寶越發肯定無名珠空間的大小,跟他的境界有很大關係。只是籠罩在無名珠的迷霧,依舊令徐海寶無法看清迷霧后的空間。

境界突破帶來的欣喜,以及無名珠空間的再次擴張,確實令徐海寶非常的高興。等徐海寶聞到身上傳出的臭味,知道境界突破再次加強了他的身體素質。

從地上撿起一枚不大的石頭,握在手心緩緩用力后,徐海寶發現石頭很快在掌心碎裂開來。繼續用力之後,破碎的石頭很快變成細粉從指尖滑落。

「這武力值,爆表啊!」

做為一名剛退役不久的軍人,徐海寶很羨慕早前接觸過,那些特戰部隊的士兵武力值。可現在修鍊了玄水訣,徐海寶相信他的武力值,絕對超過那些特戰隊員。

甚至他有信心,在有江河湖泊跟大海的地方,憑藉他的逆天水性,他能完全碾壓那些精銳的特戰隊員。那怕在陸地上,他的近戰格鬥能力,單兵能力只怕無人能及。

實力境界的提升,令徐海寶的自信心也增加了很多。前番雲隱寺之行,雖然徐海寶很少提及這事,卻不意味著他真的忘記那件事。

雖然那位老法師表現的很友好,可對重生回來的徐海寶而言,卻等於發現了一個新世界。原因便是在這世上,並非僅有他一個修鍊者,這世界依舊有很多秘密有待探索。

那怕徐海寶沒那種『總有刁民想害朕』的疑心,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要說一點不擔心肯定是假話。而此番境界突破,他總算有了一些自保的實力。

就算真有一天碰到那些隱藏的修鍊者,在他的地盤跟大海上,徐海寶相信最終獲勝的依舊會是他。最不濟,到時想保命逃跑的機率也能多上幾成!

只是對徐海寶而言,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希望永遠不要有出手的機會。涉及修鍊者的交手,很多時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為了家人安全,他也必須全力以赴。

「希望我的擔心是多餘!只是想做到絕對的安全,就必須擁有絕對的實力。此番突破,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這條修士之路還很遙遠,不能沾沾自喜啊!」

做為重生者,徐海寶有超乎年齡的冷靜跟成熟。短暫的欣喜過後,徐海寶卻似乎看到未來征途上,有可能碰到比前世更為兇險的事與人。

想真正不留遺憾,唯有不斷強大自身。若將來有一天,徐海寶真能擁有翻江倒海的實力,相信任何人跟機構想打他的主意,也要小心惹惱他的後果。

只可惜,眼下徐海寶只會一道水箭法術,想擁有翻江倒海的實力,只怕還要等上很久。最重要的,隨著境界的提升,靈水對他的修鍊輔助效果也會降低。

這也意味著,將來想繼續突破,除了堅持不懈的修鍊后,還要想辦法多搜集一些天才地寶。突破第二層境界,花了幾個月時間,那突破第三層,又需要花多少時間呢?

冷靜下來,便清醒認識到未來修鍊會更加艱難的徐海寶,知道現在遠不到高興放鬆之時。想成為真正的大修士,他要走的路還很長呢!

明白這是現實劇而非玄幻劇的徐海寶,看著遠處正在緩緩消散的烏雲,知道距離日出時間不多。想到昨晚答應的事,也很快從山頂離開返回家中。

跑進浴室沖洗乾淨境界突破從身體排出的污漬,徐海寶重新換了一身衣服,翻出一件軍大衣,也適時撥通了劉曉涵的手機。沒多久,小妹的房間便傳來手機鈴聲。

「喂,你誰啊?」

「曉涵,是我了!你不是說要看日出嗎?時間快到了,想看日出的話,趕緊起來吧!」

從劉曉涵迷糊跟抱怨的聲音中,徐海寶知道被吵醒的女孩肯定有些不快。可想到昨晚已經答應叫她起來看日出,要是沒遵守約定的話,不是有些失信於人嗎? 想看到美崙美奐的海上日出景色,自然需要付出一些睡眠的代價。很多時候,太陽從海平面升起的時間很短,如果不小心錯過的話,再想看只能等第二天了。

清晨五點不到的時間,整個漁村還沉浸在一片寂靜之中。可對徐海寶而言,他卻已經在山上待了四個多小時。若非為了叫醒劉曉涵,只怕他此刻還會在山頂待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