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此時葉斂能夠辨氣,它們是死是活,根本不需接觸,只憑感覺便知。

未分類俱樂部

面前已是杭塘幫大寨,如此一座山給燒去七成林木,這寨子落處一片焦土之

中,更顯荒涼。

人屍還在,還有蛇屍。

甚至……虎屍。

不唯當rì他與流風合屠之虎,乃七虎之屍。

人屍、蛇屍、虎屍……

葉斂呆了、同時打骨子裡發寒。

想來六虎在萬牛入山、山林大火後,聚於此處避火。由於杭塘大寨之前便已

被燒成一片白地,已無火引,在火噬山林時,這地方倒是極為安全。

但它們怎會死在此處?是被嗆死的嗎?

還是……有什麼東西,殺了它們?

不可能,不可能的!有什麼東西能殺了六支王虎?

葉斂膽顫了、心驚了……

難道是……蛇王……?

腐屍味益發濃烈。

有樣東西,在一片屍體中蠕動了一下。

葉斂一怔,那東西已抬起頭,雙眼晶晶的盯著葉斂。

是蛇,的確是蛇,在滿地蛇屍中,只有它會動。

而且,由氣來辨識,腐屍味正由它口中發出。

所以……它就是蛇王。

葉斂不禁流冷汗。

蛇王不大,由它揚起的上身來看,體徑約莫二寸、身呈淡紫sè,也同一般蛇

一樣吐著信。

蛇無眼瞼,自也不會眨眼,它便直直盯著葉斂,盯著這個闖入它『勢力範圍

』之中的生物。

葉斂有眼瞼,但也忘了眨眼,他直直盯著蛇王,盯著這條可救寒星、但卻讓

他驚愕的生物。

除了體sè較為怪異之外,它的體型與一般的蛇比起來並沒什麼特別,或許並

不值得害怕。

但它吞吐的蛇信、那股味道,卻讓葉斂知道,它不好惹。

能與萬蛇之中稱王,絕不好惹!

能以一蛇之力,宰殺六支王虎,豈能好惹!

蛇王盯著葉斂看了一陣,忽然垂下了原本高舉的頭頸,開始向葉斂所在的方

向遊走過來。

葉斂見了,不自禁退了一步。

蛇王又抬起頭頸,再次盯著葉斂。

葉斂感覺到,蛇有蛇的語言。

它正在驅趕、jǐng告葉斂,快離開它的勢力範圍,否則,它將發起攻擊!

名門厚愛 一地的蛇屍、虎屍,已是很夠力的威嚇。

無論是何種生物,見了它,都要避而走之!

葉斂卻忽地淡然一笑,將退後的一步收回,直挺挺的站在原地,與蛇王對視

著。

就是這一地屍體,讓他想起了一件事……

在岡底斯山麓,段鈺以一己之力擊潰數百上千名的吐番土兵……

當時,那一地橫七豎八的人、與面前鋪列陳飾的蛇、虎、人屍,倒是有一點

相像了。

段叔叔能以一當百,如今我體內已有他能力的一部份,如果我還怕一條蛇,

那算什麼?

葉斂這一笑,笑得很坦然、很無懼。

也不過就是一條蛇,有什麼好怕的?

蛇王有感覺了,感覺到這傢伙不會走!

它再次伏下身,穿梭前進,繼續逼進葉斂。

葉斂退了一步。

這不是害怕的一步,是誘蛇入彀的一步。

葉斂很清楚,這蛇王的毒xìng是無庸置疑,它會一直逼進,也說明了它對於石

灰、燈油這兩樣東西並不厭惡。

同時,自己手頭上的武器,卻只有一柄無鞘劍。

這柄劍,只怕無法一次便將蛇王擊殺。但若一擊之後,蛇王仍然清醒,它的

反擊,葉斂卻自承不能接下。

畢竟它能夠獨斃六虎!

蛇王繼續向前遊走,它雖是王,也只是動物。

沒錯!只是動物!它再毒、再強,也是沒有智慧的動物!

就因著『沒有智慧』這四個字,葉斂願意一賭,必勝之賭!

眼見蛇頭離自己只剩半丈距離,葉斂右手緊握無鞘劍,左手放到了腰間。

他的腰間垂下了兩條系帶。

一條是系著那裝了燈油的水囊;另一條,則是他在杭州城若水酒肆中沒喝完

的兩斤善釀!

一個酒葫蘆!

葉斂緩緩解下酒葫蘆,左手五指動作,打開了塞子。

一股溫和清雅的酒香散發出來……

蛇王似無所覺,仍自前行。

它是王,萬蛇之王,天下至毒,哪有什麼害怕?

葉斂看著蛇王所爬經的路線……

地面,留下了一條紫痕;人屍、蛇屍、虎屍……

瞬間就腐爛了!

不少蚊蠅為這股腐味所吸引前來,但當蚊蠅一停在腐肉上,就再也不動。

葉斂感覺得出來……那些蚊蠅,只是停下,立刻便已失去生物氣息。

死了,自然是被毒死的。

「難怪會有屍腐味。」葉斂暗思著。同時,也閉上了眼……

蛇王還在前進。

葉斂仍然閉眼。

蛇王行到葉斂身前,距不尺,再次停下,昂起了三尺身子看著葉斂。

葉斂還是閉著眼,呼氣、吸氣,呼氣、吸氣……

感覺……很清楚。

蛇王吐著信,忽然,一張口。

一股氣息從它口中噴出,紫sè的氣!

葉斂感覺到了!光這股氣,都能使人暈眩!

葉斂急急又退一步,同時,蛇王身子前引!

不是爬行!它攻擊了!

只見蛇王長開大口,攻擊目標竟是葉斂退後、才剛剛落地的右腳踝!

常人一旦退步,若是先退右腳,一踏上實地後想要再立刻移動右腳,則勢必

失去重心!

這等道理,葉斂自然知曉,但也不禁驚愕 ̄區區一條蛇,沒有智慧的蛇,居

然也懂得放棄在前的左腳、而攻擊會讓我失衡的右腳?

它真的只是蛇嗎?!

即使會失衡,卻也不能不避!一旦讓它咬中,勢必當場斃命!

葉斂猛然睜眼,他適才一直閉著眼,只以氣息判斷蛇王走向。

一睜眼,蛇王尖牙離他的右腳踝,還有尺許!

葉斂右腳剛一踏地,隨即使力又向後舉起。

蛇王一合口,這尺許於它而已也不過彈指之距,卻咬了個空!

同時,蛇王感到頸上一股大力壓下,將自己定在地面。

抓蛇抓七寸,葉斂一抬腿,右手無鞘劍隨即順勢向下直貫……

那是極流暢的動作 ̄抬腿、平身、一劍下壓……

行雲流水,並無絲毫多餘的動作。

抽刀斷水水更流。

這一劍,正壓在蛇頸七寸。

無鞘劍並未開鋒,這一劍未能將蛇頭斬去,一時之間,只見蛇頭亂擺、蛇尾

亂甩。

葉斂呼了口氣,總算制住蛇王。

或許,攻守之間只有一個動作,若非身歷其境,絕無法體會那是何等驚險。

報告夫人 ,總裁又發飆了 以雙眼作判斷,以蛇王動作之迅猛,葉斂只怕毫無閃避餘地。

但棄眼,而專神以『辨氣』,卻使得他能夠在蛇王動作前,便提前判斷出它

的走向……

亦即,當葉斂決定要抬起右腳以誘敵時,其實他只是感覺到蛇王將會攻擊自

己的右腳踝。

是『將會』,並非『已經』。

辨氣,使得葉斂的反應已經大大超越了蛇王的動作。

勁御仙氣,何其高絕!

葉斂弓著身子、伸長右臂,緊握著無鞘劍向下按著。

他知道自己不能與蛇王有一點接觸,否則,只怕要像地上那偌多的蛇屍、人

屍、虎屍一般,多出一塊爛肉。

當然,他也不敢站在蛇王面前 ̄天曉得它會不會噴毒液?九成是會的。

天幸蛇王不大,長不過五尺餘,任它甩動身子,還碰不著葉斂。

葉斂右手握劍壓蛇、左手則戰戰兢兢的將酒葫蘆口對準蛇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