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我們需要幫忙?」

未分類俱樂部

「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好吧。是不是?」

雲夜冷冷斜睨浮蹤客。「朋友可有可無。但敵人,殺無赦。」

浮蹤客一聽,身體瞬間僵住了。

眼見雲夜不再搭理他。直接跟上月千歡他們去。浮蹤客撇了撇嘴,「又威脅我!以為我浮蹤客會怕啊?我可是嚇大的!」

不知月千歡是不是聽見了。回眸一掃他,浮蹤客下意識的擺正姿態,裝作一臉無辜。

等月千歡收回目光去。浮蹤客鬆口氣,拍了拍臉。自己都覺得好慫!

但是月姑娘太厲害,打不過啊。認慫保命為上。 月千歡在閉關。

但並不是為了修鍊。也不是為了調動修為,保存巔峰實力。 瘋狂精靈島 而是為了一個答案。

月千歡站在陣法之中。月家捲軸在她面前飛舞。捲軸打開。畫紙如海中波浪層層疊疊起伏不停。天地山河現身,靈氣如雲霧籠罩。一隻鳳凰掠影,時隱時現。

刺破指尖,月千歡滴下一滴血。

捲軸猛地一顫。空氣中隱隱泛著濕意。地面冒出水珠,清新的雨後味道混雜著樹葉腐朽的氣味。

月千歡抬手,半隻胳膊竟伸進了捲軸之中。

一步邁出。月千歡整個人進入捲軸里。

睜開眼看去。她站在半空中,四面八方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山巒起伏,碧色壯闊。

這個地方,月千歡覺得眼熟。但這並不意外,因為這裡是龍鳳山山脈。

月千歡沉眸,薄唇微張。「鳳凰在此處?」

這時,耳邊突聞鳳凰啼鳴。

月千歡立馬抬頭看去。只見天際一隻鳳凰振翅飛來。神聖華美的身姿,羽翼閃閃發光。尾翼略過,流光溢彩,美不勝收。

但更吸引月千歡的,卻是鳳凰口中銜著的一團微弱的光芒。

看見光芒的那一剎那,月千歡心臟猛地悸動起來!

這種感覺……

「娘親。」霽華來到殿門口,被雲夜攔住了。

雲夜開口:「千歡在閉關。霽華你現在不能進去。」

「娘親在閉關?」霽華眉頭緊皺,「可是霽華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娘親啊!」

雲夜看霽華摸著心口,小臉緊繃不舒服的樣子。頓時擔心,急忙問:「霽華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嗎?」

「不。雲夜叔叔,霽華剛剛察覺到爹爹的氣息。」

「嘶!」雲夜震驚。

他下意識握緊腰間碧玉蕭。意識到眼前是霽華,很快鬆懈下來。但仍然皺眉。

雲夜嚴肅壓低嗓音,「霽華你說的是真的?」

「不會有錯。霽華有爹爹的血脈傳承。感覺不會有錯的!」

霽華皺著眉頭,有些著急。「娘親什麼時候才能出來?」

「在等一等。千歡現在不能打擾她。霽華在這兒等等好嗎?我陪著你。」

「好吧。」

雲夜看著霽華,沉吟了片刻。開口說:「霽華可以再試著感應一下墨九卿。如果還有感應,你可以找一找他在哪兒。」

「嗯,霽華明白!」

霽華握緊拳頭,眼眸中閃爍明亮的幽光。

他知道娘親很想很想爹爹。所以他決不能讓娘親空歡喜一場!

想到此。霽華就地盤腿坐在殿門口。閉上眼,嚴肅認真的開始繼續感應起來。遵循血脈的力量,最純粹的直覺,去尋找他的血脈至親。

同此時。

月家捲軸中。月千歡看見鳳凰收起翅膀,落在了一座山巔之上。

那是在龍鳳山深處。山巔上有一棵活了上千年的巨大桃樹。桃花長年盛開,燦爛明艷,花香芬甜。

眨眨眼,月千歡退出月家捲軸。

第一時間察覺到殿外多了霽華的氣息。月千歡理了理衣裳,轉身推門走出去。「霽華。」

「娘親!」霽華起身,小臉認真看著她。「娘親,我找到爹爹了!」 「是不是在龍鳳山。」

「娘親怎麼知道?娘親也感應到了爹爹嗎!」

月千歡點了點頭,又接著搖搖頭。她看向雲夜,開口:「進來說吧。」

「嗯。」

三人進殿中。關緊殿門,順手布下重重禁制屏障。

月家捲軸在月千歡身後攤開,畫卷上是龍鳳山的地圖。雲夜和霽華進屋時,還聞到了草木的氣味。就好像突然置身原始森林中一樣。

雖然味道漸漸淡了,但仍不容忽視。

霽華直接開口問:「娘親是用了捲軸問天嗎?」

「對。我用捲軸去了一次龍鳳山山脈深處。」

「千歡你在那裡發現了墨九卿?」雲夜一舉聞到核心。

月千歡黛眉微蹙,有些遲疑和不確定。

她拉著霽華坐下。給他們一人倒了一杯醇香的果酒。果酒清淡,更多是果香味。霽華可以喝的。

月千歡醞釀躊躇了一番,才開口:「我不能完全確定。但憑著感覺,像是墨九卿。」

「像是?」

「因為我看見的是鳳凰。」還有鳳凰口中的光團。

鳳凰讓她想到了九天鳳。光團……她該認為是墨九卿嗎?如果那就是。那墨九卿的情況一定糟透了!

月千歡不敢想。因為細細一想,便會無比的心痛難當。

藏起眼底的思緒。月千歡看向霽華,溫柔疼惜的摸了摸他的頭。「霽華感應到的,在哪兒?」

「在這裡!」

霽華伸手。月家捲軸立馬乖乖的飄過來。讓霽華方便指認地圖上的位置。

月千歡一看,瞬間瞳孔縮了縮。

這個地方!

和她親眼看到的地方,十足相似。都有一棵巨大的桃花樹。

但也有不確定因素。因為……月千歡拂袖,地圖變換縮小。「龍鳳山中,上千年的桃花樹,一共有九棵。且都在龍鳳山脈核心中。」

「但彼此距離相隔勝遠。若要一處處尋找,也要花費大半月的時間。」

這裡都是龍鳳山脈的核心。但龍鳳山山脈太大,太遼闊了。如果只是核心,沒有桃花樹。恐怕找上兩三年也不會有結果。

雲夜開口:「此番龍鳳榜之爭,很有可能就是深入龍鳳山山脈。到時候,可以藉機找一找。」

「我想的是,單獨去找。」

「不妥。」雲夜搖頭拒絕。他道:「龍鳳山脈中危險重重。雖然你不怕,但霽華呢?」

「如果你去了。那麼務必會錯過龍鳳榜。到時候,就會失去進入武靈院的機會。千歡,墨九卿的神魂還在武元學院對嗎?」

月千歡沉默了。

霽華看看月千歡,又看看雲夜。 辣寵椒妻 小臉凝著寒霜,「龍鳳山中一定有爹爹的氣息!但那並不全是爹爹。」

「霽華?」

「娘親。雲夜叔叔說得對。爹爹還困在武元學院中。我們不能失去武靈院的機會。」

霽華捧著月千歡的手。小臉放上去,蹭了蹭。「娘親。霽華可以帶路,我們可以去找一找爹爹。但不能錯過龍鳳榜。」

「好,我知道。」

如何取捨,她明白。

她心中也有困惑。為什麼突然間,龍鳳山脈中會出現墨九卿的氣息?那隻鳳凰,又是否跟九天鳳有關。 邪皇禁寵:絕世美妃似毒藥 月千歡:「或許,我該問問師尊了。」

「嗯。如果有鳳尊卜算一卦,或是看看星盤的軌跡。那麼事情的定論,還能再肯定一些。」

月千歡和雲夜正說著。還沒來得及找鳳九黎。千里鏡先是有了反應。

居然是鳳九黎先找他們!

接通千里鏡。鳳九黎出現在鏡中,眸光深深看著月千歡。鳳九黎開口:「徒兒,墨九卿心魂逃出了武元學院。」

「什麼!」月千歡瞬的起身。

驚問:「這是怎麼回事?師尊,難道墨九卿真的和龍鳳山有關聯?」

鳳九黎微微停頓一下。嘴角弧度微不可聞的抿起。他說:「徒兒你知道什麼?」

月千歡立馬將她和霽華,雲夜討論的結果告訴鳳九黎。

鳳九黎聽罷,頓時笑了。

仙人一笑,如沐聖光。心神一靜,讓人覺得識海一清,穩定的境界都稍稍波動了些許。

這還是隔著千里鏡。若是當面,不知會是怎樣?

月千歡急切,「師尊!」

「徒兒莫急。這是好事。為師看星盤挪動,軌跡變換。墨九卿的神魂,有了變化。」

鳳九黎接著說:「先前算了算,才知墨九卿神魂中的心魂,離開了武元學院。此事武元學院還沒有人得知,如今也只有你我幾人知曉。」

「心魂,心魂。」月千歡低喃著。掌心按住心口。

霽華牽著月千歡一隻手。抬頭看著月千歡,霽華安撫道:「娘親不急。我們會找到爹爹的心魂的!」

「嗯。」月千歡急忙又問:「師尊。墨九卿的心魂能逃出來。是否跟九天鳳有關?」

「九天鳳。」鳳九黎眸光沉了沉。

他思忖一番。方才道:「或許吧。但為今之計,你們先找到墨九卿的心魂。既然是在龍鳳山中,於你們也算是近。」

「嗯。對了師尊,徒兒有一事想問師尊。」

「說吧。」

月千歡將沁玉秀的事情告訴了鳳九黎。

鳳九黎聞言,臉上鮮少有表情的聖人,此刻竟是露出幾分忍俊不禁起來。

看的月千歡他們一臉迷茫,不知所措。

鳳九黎搖頭,「不必管沁玉秀。她許是在琴尊哪兒聽了你的名字,所以才瞧瞧你。」

「琴尊?這跟琴尊有什麼關係。」

「兒女情長。徒兒莫要再問了。」

一聽兒女情長。月千歡瞬間懂了。連霽華,也點點頭嘀咕道:「原來是把娘親當做了假想情敵!」

「既然是這樣。可沁玉秀與武元學院黑袍長老白陌之間的關係?」

「不必擔憂。你們來武元界時,為師用星盤遮掩了你們的行蹤。除非修為高於為師,否則無人能窺探你們的身份來歷。」

月千歡欣喜,「徒兒多謝師尊出手相助!」

「你是我的徒兒,應當如此。對了有人急於想跟你們說話,為師便不打擾了。」

誰?

一見千里鏡中出現月瀾星的身影。

月瀾星率先開口:「小歡。霽華有沒有想舅舅啊?」

「有的!舅舅過的好嗎?」

月瀾星點點頭。隨即又看向雲夜,嘴角泛起點點笑容。「雲夜呢,可有想念我?」

「……」雲夜面無表情。 三叔月明堂已經閉關,深造無情劍術。而月瀾星,也要緊跟著被琴尊拖走,去歷練提升實力。

只不過。這些消息,都沒有月千歡現在心底想的問題嚴重!

收起千里鏡,月千歡幽幽斜睨雲夜。雲夜發覺,冷漠問:「怎麼了?」

「雲夜,我哥他好像對你有意思。」

「錯覺。」

「真的嗎?」月千歡和霽華兩連問,雙重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