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慕容倩,再一次感到自己的生命是那麼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為了她的生命安全,不僅那個保鏢死了,現在也同樣害死了林凡。

未分類俱樂部

「嘿嘿,慕容家的小妞,乖乖跟我走吧,只要你乖乖聽話,我是不會傷害你性命的。」

奧拉斯此時依然維持著變身成狼人的狀態,那猙獰恐怖的面孔露出一抹兇狠的笑意,對著瞪大一雙水靈眼眸,默默流著眼淚的慕容倩威脅道。

「你有種就殺了我吧,我不會跟你走的!」

慕容倩狠狠的瞪了奧拉斯一眼,她很痛恨這個殺了林凡的狼人,更加痛恨她自己的無能。

她不想讓這個可惡的狼人稱心如意,如果這個狼人想要將她強行帶走的話,那麼慕容倩甚至願意咬舌自盡!

只要她死了,那麼就不用再去面對可怕的生死了,不用再連累他人為她丟了性命,也不用每天都活在提心弔膽之中了!

被奧拉斯一抓抓碎心臟的林凡,隨著血液從他胸口流淌而出,他的意識也逐漸陷入一片無盡的黑暗之中。

雖然他在變成姬魅兒的眷屬后,擁有了吸血鬼那強悍的痊癒能力,但現在他的心臟已經被奧拉斯這個狼人一抓抓碎了。

失去了為血液提供力量的心臟,就算擁有再強大的恢復力,也毫無用處了。

只是在這無盡的黑暗中,一道不知道從哪裡射來的血色光芒,卻籠罩在林凡那混沌的意識上。

在這道血光籠罩在林凡身上后,林凡彷彿間似乎看到了一個記憶深處的畫面。

在那個畫面中,林凡只看到了一個擁有絕美容顏,穿著一身白色長裙,遺世獨立宛如仙女一般的絕色女子。

只是這個絕美的女子,那雙秀美動人的眼眸,卻一直注視著一個男人逐漸遠去,兩道清澈晶瑩的淚水從雪嫩無暇的臉頰上緩緩流淌而下。

這個畫面給林凡的感覺是那麼的清晰,就彷彿是他的親身經歷一般,但他確實不認識畫面中那個絕美無暇的女子。

此時林凡能夠感受到的唯一感覺,就是心痛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這一幕畫面的剎那,林凡就覺得自己的內心變得很是壓抑,看著絕美女子臉上的淚水,強烈的痛楚便在他的內心開始蔓延開來。

「別哭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在我面前哭泣了……」

林凡的意識一直沉浸在這種悲痛欲絕的情緒中,看著那畫面中無聲落淚的絕美女子,心痛的感覺壓抑在林凡內心深處,使他緩緩開口說出了這句話。

如果能夠讓那個絕美的女子停止哭泣,那麼就算讓他去死,此時的林凡也會在所不惜。

在強烈的悲傷和心痛之後,一股暴虐的殺意卻悄然佔據了林凡的內心,在這股殺意的趨勢下,林凡那變得獃滯無神的眼睛,竟然緩緩覆蓋上一層詭異的血紅之色……

一股暴虐灼熱的熱流從林凡破碎的心臟噴涌而出,在湧出這股詭異的血色熱流后,林凡被奧拉斯用力抓碎的心臟,竟然在一瞬間恢復如初!

而被奧拉斯抓破的胸口,那道猙獰模糊的傷口也快速癒合起來,那些從林凡體內流淌而出的鮮血,全都彷彿擁有了靈性一般,逐漸迴流到林凡體內。

這一切說起來話長,但卻發生在幾秒的時間內而已。

這個時候那奧拉斯也猙獰的笑著,向滿臉淚水的慕容倩大小姐一步步走了過去,「哼,既然你不肯乖乖聽話,就別怪我動粗了!」

看著慕容倩滿臉淚水,一副楚楚可憐的嬌俏模樣,奧拉斯的下身竟然緩緩硬了起來,再加上他此時變身成狼人,那玩意竟然將他的褲子撐起了一個大帳篷。

興許是以為唯一擋著他的林凡已經死了,所以奧拉斯也緩緩從變成狼人的狀態中退了出來,逐漸恢復了人類的面貌。 只是此時他那長滿絨毛的臉上分明帶著一抹淫邪的笑意,陰笑著向慕容倩一把抓了過去。

如果不是任務委託人交代了不要傷害慕容倩,只要將她抓回去就好,或許奧拉斯還真會當場就脫下褲子把慕容倩給**了。

雖然昨天和那五個坐台小姐玩得很盡興,但以慕容倩的嬌美面孔,再加上一副梨花帶雨的誘人樣子,已經足以秒殺那五個坐台小姐,讓奧拉斯感到一陣**焚身了。

「咦,那邊的那個小妞看起來也不錯,也一起帶走吧!如果他們不要,就直接給我享用一下好了,哈哈哈!」

奧拉斯那淫邪的眼神一瞥,便看到了嚇得蹲在一顆樹下,臉色蒼白瑟瑟發抖的蘇菲。

在看到蘇菲胸前那對大得驚人,連寬鬆的校服也被高高撐了起來的大白兔后,奧拉斯不由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過奧拉斯也分得清輕重緩急,即使他現在很想當場就把蘇菲這個小奶牛扒光衣服,但他也明白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要將慕容倩先行抓起來。

眼看著奧拉斯那雙粗壯已經伸到了慕容倩面前,下一秒就能穩穩抓住跪在地上的慕容倩時,一道帶著一分戲謔的聲音卻突然在奧拉斯身後響起。

「喂,長毛怪物,把你的那雙骯髒的手給我拿開……」

「FUCK!」

在聽到這個帶著戲謔的聲音后,奧拉斯臉上的神色不由為之一變,一雙手快速的變化成狼爪,隨即頭也不迴向著背後狠狠的一抓!

這個奧拉斯能夠成為殺手,他的反應力自然不會差到哪去,在聽到那個聲音的一瞬間,他就反應了過來。

那個被他一把抓碎心臟的混賬小子,竟然沒有死!

想到這一點,奧拉斯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不可能。因為他還從沒見過一個人類,在被自己抓碎心臟后還能繼續活下去的。

不過出於對危險的敏銳感知,奧拉斯還是在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反應,一隻手在變化成狼爪就猛地用力往身後一抓。

奧拉斯雖然可以變身成狼人,但這種變身的過程並不是隨心所欲就能完成的,在沒有準備時間的情況下,能夠變化出一隻狼爪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就算那個小子還沒死,這一抓也足以將他徹底殺死了!

「砰!」

就在奧拉斯帶著一臉猙獰的笑意,轉過頭去想要看看林凡的腦袋被他一抓拍碎的情景時,林凡那雙與他的狼爪相比顯得有點小的手掌卻穩穩的接住了他的一擊。

「怎麼可能!?」

奧拉斯的目光先是凝聚在林凡那雙泛著血光的眼眸上,隨即便看到了林凡的胸口,之前被他一抓掏出來的傷口竟然已經恢復如常了!

這種近乎變態的恢復能力,只能西方那些已經隱沒了許久的血族,才有可能做到這種地步。

「難道你是吸血鬼一族的!?」奧拉斯使勁掙扎了一下,卻發現他的這條變成狼爪的胳膊被林凡緊緊的握在手中,費盡全身力氣卻連動彈一下都做不到。

「你的廢話太多了……」

林凡那雙血色的眼眸中翻湧著暴虐的殺意,不過他此時的理智並沒有被殺意完全佔據,他還記得自己應該保護好慕容倩和蘇菲的安全。

所以林凡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就扭斷奧拉斯的脖頸,而是抬起一隻腳踩在奧拉斯的背上,另一隻手快速伸出,在奧拉斯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林凡已經一把按住奧拉斯的胳膊,隨即往右邊用力一扭!

「啊!」隨著咔吧咔吧幾聲脆響,奧拉斯那條變成狼爪的手以一種詭異的角度,被林凡用蠻力直接扭斷成好幾節。

「混蛋,fuck,我要殺了你!」饒是奧拉斯的體格很是強壯,也無法忍受這種手骨被扭斷成好幾節的痛苦,口中不由發出一陣憤怒無比的嘶吼。

「剛才你就是用這隻手抓碎我的心臟吧,看來你很看重自己的這雙手是吧?」

林凡依然緊緊的抓著奧拉斯的兩條手臂,一隻腳狠狠的踏在奧拉斯的後背,隨著他另一隻手用力的一扭,奧拉斯的另一條胳膊同樣在發出幾聲咔吧咔吧的脆響后,徹底斷掉扭曲在一起了。

「我,我要殺了你,你這個,混蛋……」

在被林凡使用蠻力直接扭斷兩團胳膊后,奧拉斯已經被徹骨的痛楚折磨得有些神志不清了。如今的他早已沒了當初的狂妄,只能躺在地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惡毒的謾罵道。

林凡直接無視了出氣多進氣小,一張猙獰的臉龐上充滿痛苦之色的奧拉斯,緩步走到了依然帶著滿臉淚水的慕容倩面前。

此時林凡那雙深邃的眼眸,依然被一層詭異的血光所籠罩,整個人帶著一股邪魅而又霸道的強悍氣息!

只見林凡在慕容倩的面前緩緩蹲下身來,伸出手輕柔的為慕容倩輕輕的擦去了俏臉上的淚水,聲音輕柔的說道,「小妞,別哭了,我不想再看到我身邊的女孩,在我面前哭泣的樣子……」

林凡的身上雖然還帶著那股暴虐的殺意,但此時他看著慕容倩的眼神卻顯得很是柔和,更有一抹憐惜之色在林凡的眼眸中一閃而過。

慕容倩水靈的眼眸中含著淚水,一副泫然欲滴的模樣,讓林凡再次想起了剛才他的意識,在陷入那片黑暗中后所看到的畫面。

一想到那個埋藏在他內心深處的畫面,林凡便覺得一陣心痛襲來,甚至連他的身體都輕輕顫抖起來。這種心痛的感覺似乎跨越了無盡的歲月,如今依然充斥在他的內心深處。

「林凡,你,你沒死?」

慕容倩之前分明已經看到林凡的心臟被那個狼人一抓抓碎,隨即便倒在地上徹底死去的一幕,但現在林凡竟然生龍活虎的走到她面前,還伸出手溫柔的替她擦去了淚水。

那手掌上的溫熱觸感,時刻提醒著慕容倩,她現在所看到的一切並不是幻覺!

「林凡,你,你真的還活著嗎?」此時的慕容倩早已沒有了那大小姐身上的嬌蠻,而是很是乖巧的任由林凡為她擦去淚水。

「當然了,莫非你很希望我已經死了嗎?」林凡笑了笑,伸出手輕柔的摸了一下慕容倩的俏臉說道。

「你這大混蛋……」

看到林凡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慕容倩才反應了過來,原來之前自己都白哭了,這混蛋根本就沒死!

「啥?你說什麼?」林凡雖然清楚的聽到了慕容倩低著頭輕聲的說了一句話,但他還是沒明白為什麼這小妞又罵他是混蛋了。

「臭林凡,我說,你就是個大混蛋!」 在那狂暴殺意的影響下,林凡很是難得的沒有徹底失去理智。

而是笑著和慕容倩開了一句玩笑,隨即便轉過頭,看向了那蹲在不遠處低聲哭泣的蘇菲。

此時蘇菲那可愛俏麗的臉蛋上依然殘留著兩道清晰的淚痕,目睹林凡的死亡對她精神上的打擊同樣也不小。

不過在看到林凡竟然突然活過來,並且還將那個可怕的狼人輕而易舉的打趴下后,蘇菲那雙水靈的大眼睛不由瞪得溜圓,並且閃爍起一陣異樣的光芒。

只見蘇菲這個小奶牛噌的一聲從地上站了起來,伸手抹乾凈俏臉上的淚痕后,邁腿就向著林凡狂奔了過來。

「林凡哥哥!」蘇菲帶著一副興奮無比的表情,張開雙臂就向著林凡撲了上來。

「喂,小奶牛,你想幹嘛?」林凡一看這架勢,估計這小奶牛肯定會直接撲到他的身上。

看著小奶牛那不斷晃動著,顯得波濤洶湧的一對酥胸,林凡本來想要退開一步的想法,也在一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

隨著蘇菲這小奶牛一把撲到林凡身上,林凡也切實的感受到了蘇菲那對飽滿酥胸的分量,肯定已經超過36D了!

「想幹嘛?」撲在林凡懷中的蘇菲有些疑惑的看了林凡一眼,嘻嘻一笑道,「我不想干,但我很想好好的謝謝你,林凡哥哥,要不是你,估計今天我和小倩姐姐都會出事的!」

蘇菲雙手摟住林凡的肩膀,踮起腳尖在林凡臉頰上輕輕的吻了一下,便放開林凡,轉過身去看她的小倩姐姐了。

「小倩姐姐,你沒事吧?」蘇菲伸出手將慕容倩扶了起來,看著慕容倩的眼神中露出一抹關懷之色。

「我,我沒事……」慕容倩看著蘇菲這丫頭竟然主動吻了林凡的臉,再想起剛才林凡蹲在她面前,伸手為她溫柔的擦去淚水那一幕,白皙嫩滑的俏臉上不由升起一抹嬌羞誘人的紅暈。

「小倩姐,你的臉怎麼突然紅了?」蘇菲兩隻手都扶在慕容倩纖細的***上,自然可以看到慕容倩的臉突然變得通紅無比。

「你這小丫頭真是不害羞,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做會讓那個傢伙佔盡便宜了嗎?」慕容倩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了蘇菲一眼,伸出一根纖細的玉指點了點蘇菲光潔的額頭說道。

「嘻嘻,如果是別人我當然不肯被他佔便宜了,不過林凡哥哥可是救了我們兩個人的性命耶。所以林凡哥哥想要佔我便宜的話,我肯定不會拒絕的!」

面對慕容倩略帶嬌嗔的質問,蘇菲只是嘻嘻一笑,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開口說道。

「你這沒節操的丫頭……」慕容倩有些無奈的白了蘇菲一眼,她和蘇菲從小就一直在一起,所以對於蘇菲這種大咧咧自來熟的性格也早就習慣了。

只是在看到蘇菲摟住林凡主動親了林凡一下后,慕容倩內心還是不由生出幾分不舒服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是今天下午看到許靈主動吻上林凡的時候一樣。

「噗……」

聽到蘇菲這略顯沒節操的話,還有剛才那對雄偉的大白兔壓在他胸口的感覺,兩道鼻血很不爭氣的從林凡的鼻孔緩緩流了出來。

「咦,林凡哥哥,你怎麼流鼻血了!?」看到林凡鼻孔下緩緩流淌而出的兩道鼻血,蘇菲不由驚呼一聲道。

「呃,估計我在剛才的戰鬥中受了內傷了……」林凡有些心虛的拿出紙巾擦了擦鼻血,隨即轉過頭向被他扭斷了雙手的奧拉斯看去,「慕容倩大小姐,這個人就交給你們家族的保鏢好了……」

看著剛才還躺著那個狼人的空地,已經沒有奧拉斯的身影,林凡不由為之一愣,說到一半的話也停了下來。

「竟然被他給逃了?」林凡快步走到那殘留著一絲血跡的空地上,凌厲的目光順著血跡蔓延開去的方向看去。

只見那一滴滴的血跡在進入小樹林后就消失不見了,由此可見剛才那個狼人雖然被林凡打成重傷,卻依然沒有喪失活動能力。

奧拉斯只是一直躺在地上裝死,然後尋找機會逃走而已,面對著那樣可怕的林凡,他實在生不起絲毫的反抗之意。

那種暴虐而又冰冷的殺意,就算是奧拉斯自己身為殺手,對生死早已看得很淡,面對著雙眼赤紅的林凡,卻依然感到自己如同墜入無盡黑暗的地獄一般。

就在林凡和慕容倩蘇菲三人,站在原地看著那一滴滴的血跡蔓延到小樹林中時,在江南三中附近的一棟高樓上,一個妖嬈萬分,魅惑誘人的身影,正眨動著一雙金色眼眸,遙遙的望著林凡等人。

「我的小流氓僕人,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擁有這種程度的恢復能力!」姬魅兒那絕美妖嬈的俏臉上帶著一分邪魅的笑意,「是隱藏在你體內那股的力量嗎,本來還以為你會死呢,這樣也好,主人我就不用出手幫你了……」

姬夜魅巧笑倩兮的自言自語說著,背後一對黑色肉翼已經緩緩張開,「不管你體內的力量來自何處,我都不會讓你輕易的死去的,我的小流氓僕人……畢竟,你可是第一個主動為我獻上鮮血的人類啊……」

隨著姬夜魅那嬌媚動人的聲音逐漸遠去,她也扇動著黑色翅膀,身影一晃便飛上了高空快速離去。

此時還站在那片小樹林旁邊的林凡,並沒有循著那血跡繼續追擊,畢竟在狼人這種黑暗生物面前,慕容倩和蘇菲這兩個嬌滴滴的小美女都是毫無反抗之力。

林凡不敢輕易去追之前那個受傷的狼人,正是因為他擔心會有其他的威脅身處暗處,所以在仔細的想了片刻后,林凡便帶著慕容倩和蘇菲離開了。

「林凡,今天發生的事情,我回去之後會和父親如實說明的。當然了,今天你差點因為我而丟了性命,所以我也會讓父親給你應有的獎勵的!」

慕容倩在一隻腳踏進那輛專門接送她上學的車后,卻突然回過頭來,淡然的目光匯聚在林凡身上,毫不害羞的與林凡對視著。

此時林凡的那雙邪魅的血色眼眸,早已恢復成深邃的黑色,在這雙深邃黑色的眼中,慕容倩並沒有看到之前那種無比可怕的殺意。

「不用了,這只是我的職責所在,保護好你的安全,就是我的使命。」看著慕容倩那有些複雜的目光,林凡很是騷包的一笑道。 「這只是你的職責嗎?」

慕容倩聽到林凡所說的話,那水靈動人的眼眸不由閃過一抹失落之色,但卻被慕容倩很好的掩飾了起來,「無論如何,希望你以後不要勉強自己,更不要因為我,而丟掉自己的性命……」

慕容倩在說完這句話后,便打開車門坐進車裡,隨著司機一腳油門,慕容倩的專屬座駕奧迪a4,便帶著慕容倩和蘇菲這兩個小美女絕塵而去了。

「不要因為你丟掉我的性命嗎?」

林凡有些發愣的站在原地,看著那奧迪a4在自己的視野里逐漸遠去,慕容倩這小妞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算了,我可管不了那麼多……」林凡自顧自的低聲念叨了一句,便轉過身往自己居住的陽光水岸小區緩步走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不是有一句話這樣說嗎,女孩子的心思你別猜,猜也猜不到。

林凡只需要保護好慕容倩的安全就行,至於慕容倩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或是有什麼過往,這倒不是林凡應該去關係的。

更何況如今家裡還有一個林凡最猜不透的金髮美少女吸血鬼,林凡現在就想趕回家去,向姬夜魅問一下關於西方黑暗生物,以及今天這個狼人的事情。

而這個時候,在遠離江南市市中心,一個偏遠郊區附近的一座廢棄工廠中,那已經受了重傷的奧拉斯,正一瘸一拐的走進這座廢棄多年,卻依然沒顯得多麼破舊的工廠之中。

只是以奧拉斯身上那嚴重的傷勢,能夠走到這裡已經是他的極限了,此時的他不由有些後悔自己的大意。第一時間更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