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龍頭蛇身的怪物暴躁地在空中盤旋了一圈,火焰大起,嗡嗡地說道:「我是神皇產靈神,在操本島修鍊數十萬年,正全力衝擊極限壁壘,卻被你在最關鍵時刻破壞了機緣,該死。」

未分類俱樂部

它的聲音如雷鳴一般,傳出數百里,整個操京城都能聽見。

無數土著紛紛跪倒在地上,大聲喊道:「神,神……」

軒轅缺的神念微微一動,就從土著那裡得到了無數信息,原來,這個操本島還並非不毛之地,竟有三個神,分別是天御中主神、高皇產靈神、神皇產靈神,此三神創造萬物,是天地初分時天上最高的元始神,並稱為造化三神。

然而,這造化三神卻一直在修鍊之中,雖然寄居於操本島,卻很少出現,對當地也沒啥貢獻,也沒有教化當地生靈,所以,這裡依然處於矇昧無知的原始狀態。

眼前這一個,正是排位第三的神皇產靈神,正在宮土山下全力修鍊,意欲突破規則限制,一舉從九階巔峰躍升為十階魔獸,誰也沒有想到,軒轅缺隨隨便便裝了一個逼,竟將它的洞府給毀了,並打亂了它的心境,斷絕了它的機緣。

軒轅缺看了一眼,連自己都覺得好巧。

神皇產靈神在空中擺了幾個造型后,驀然吐了一口火焰,巨大的身子突然圈縮成一團,高速到軒轅缺撞來。

軒轅缺輕輕一笑,智慧之眼早已將對方看清,這是一隻火系魔獸,九階巔峰,與人類的東字高手境界相當,看上去甚是可怖,卻不過如此而已。

龍頭蛇身的傢伙一頭撞過來之時,軒轅缺驀然伸出手掌,輕飄飄地揮出,口吐真言:「」光影十八浪。

一道看不見的能量如海浪一般沖向神皇產靈神,第一層攻擊很快就落在對方身上。

神皇產靈神感受不到任何威脅,囂張地笑道:「敢毀我洞府,我以為有多強呢,不過如此,受死吧。」

身子加速撞了過來,這一撞,威力極大,就連山也可以撞塌了。

可是,它對面站著的不是山,而是軒轅缺。

軒轅缺沒有理會他,而是自信地站在那裡,將元氣運轉起來。

第一層能量還未消失,第二層能量已接踵而至,與前者合二為一,威力一下子提高數倍。

神皇產靈神感覺到了,稍稍認真了一些,體會著這種疊加的能量,依然狂妄地叫到:「不夠啊,不夠啊,你死定了。」

軒轅缺沒心情與他廢話。

光影十八浪既然出來了,那可能只是這種水準,更何況,他現在的能力,已是三層巔峰,能力早就今非昔比。

第三層能量在眨眼間就沖了上來,與前兩道合在一起,瞬間將威力又提高了數倍,猛地擊中對方頭部。

神皇產靈神高速旋轉著,起到了很好的減震效果,雖然感覺到了一點威脅,倒還不至於讓它擔心,嗬嗬怪笑著沖了過來。

第四層力量繼續送出,與前三層合併在一起,攻擊力呈幾何形上升。

砰,轟……

神皇產靈神的身子,驀然停頓了一下。居然被打停了?它難以置信地睜開眼睛,看著那瘦小的傢伙,不過,也就是意外而已,身子微微停頓后,又突然加速撞來。

第五層,第六層,第七層……

光影十八浪的力量總共有十八層之多,一旦用出來之後,綿綿不絕,一層比一層猛,層層疊加,到了最後,力可拔山,摧毀一切。

這時候,聰明的能趁早逃開是最好的效果,像神皇產靈神這樣自恃高強,採取硬碰硬,那結果就註定要悲慘了。

十二層,十三層,十四層……

一道加過一道的能量衝擊著神皇產靈神,此時,它已完全失去了進攻能力,前進的勢頭早就被打停了,現在,正不停地倒退,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皮開肉綻,鮮血橫流。

我投降。

我認輸!

神皇產靈神大叫道。

然而,來不及了,光影十八浪一旦用出來,軒轅缺自己都停不下來。

十八層!

周圍的能量都被抽空,快速注入這一擊之中,狠狠地溶入前邊的攻擊之中,力量已不比十階魔獸全力一擊差。

轟……

天地變色,風雲變化。

神皇產靈神慘叫了半聲,聲音就嘎然而止。

隨後,它那龐大的身體砰地一聲爆炸了。

軒轅缺大手一揮,將所有氣血骨肉都收入空間之中,這傢伙不愧為九階魔獸,竟然可以入葯。

神皇產靈神,死。 天地間,一下子安靜了。

操本島操京城的土著們,全都惶恐不安,彷彿接到命令一般,全都跪倒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

神,就這樣被滅了嗎?

神,就這樣被滅了。

新的神出現了嗎?

新的神出現了。

軒轅缺依然漂浮在空中,輕輕捋了捋頭髮,雙耳上如星如月的九筒,閃閃發光,心中非常愉悅。

九階魔獸,竟然是最好的藥材,精血、骨肉、魔核,都是正需要的,與丹方中的某些藥品暗合,幹掉神皇產靈神之後,竟然又多了可以開煉的三種仙丹。

看來,得多找找九階魔獸了。

信仰之力源源不斷地湧來。

軒轅缺笑了,這操本島上的土著,竟然不能做好事,僅憑武力,就可以收服,而且是最死心塌地的那種,信仰之力遠遠多於其他人。

他心情舒暢,漂浮於天空之中,將神識不停地擴散出去,有一種天地盡在掌握之中的感覺。

這個島上的生靈真的太弱了,完全處於原始狀態,有幾個強者,最多也就是萬字高手的級別,此時,都伏在地上,比一般土著更加恭敬,因為,只有懂得力量的人,才更明白力量的可怕。

軒轅缺輕飄飄一掌,光影十八浪,已如神一般的存在於這些強者心間,成了永生永世不可磨滅的心障,沒有天大的機緣,無法突破。

隨後,軒轅缺輕輕咦了一聲,聲音中有驚喜,有意外,在遙遠的東北方向,竟然有兩道強大的氣息存在,雖然是只是神念往這邊輕輕掃了一下,卻還是被軒轅缺敏銳地捕捉到了,並迅速反跟蹤過去,很快就發現了兩個強大的存在。

與神皇產靈神相若,都強了一分,卻依然是九階魔獸。

軒轅缺大喜,根本沒有半分憐憫之心,在天空中,輕輕跨動步子,驀然消失了。

再出現之時,已來到了大海上空。

軒轅缺輕輕喊道:「都出來吧。」

寧靜的大海上,突然波濤洶湧,狂風暴雨驀然而來。

在狂暴的極端天氣之中,兩頭巨大的怪物慢慢從海底升上來,均飛向天空,一前一後漂浮在軒轅缺的同一高度。

軒轅缺說道:「開始吧。」

兩個怪物早就目睹了軒轅缺那一拳打死神皇產靈神的威勢,早成驚弓之鳥,此時哪裡還有戰鬥的意志啊,驚恐萬狀地說道:「大人饒命,我等沒有半點不敬之心,不敢與大人動手。」

軒轅缺掃了對方一眼,發現對方依然是挺好的藥材,於是,心硬如鐵,不存在半點憐憫之心,說道:「不用廢話,戰鬥吧。修鍊之途,本來就是在生死存亡之際感悟和突破,要變強,就只能不停地戰鬥,躲在一個地方,終身修鍊是沒有意義的,來吧。」

兩個怪物身體均是一震,知道對方說的在理,可就是提不起勇氣來戰鬥。

這兩個怪物自然是天御中主神、高皇產靈神,與先前被滅的神皇產靈神一起,並稱為操本島的造化三神,在這一畝三分地上,沒有任何高級生命,更沒有任何可以威脅到它們的高手,近百萬年來,安心修鍊,卻因太過安逸,缺少戰鬥,心智並不堅定,道行也有所欠缺,在強敵來臨之際,首選的竟然不是悍然戰鬥,而是想了投降和妥協。

軒轅缺當然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一來這兩個怪物是可以煉丹的上好藥材,二來,他的心底,莫名其妙地對這個島以及島上的所有人都有著敵意,這敵意彷彿與生俱來,不將對方滅了,就不會快樂,不將對方滅了,彷彿就會在心中留下缺憾,成為修仙途中的一個關鍵節點,說不定那天就爆發了,要麼走火入魔,要麼大道斷裂,要麼身死道消。

所以,不管天御中主神和高皇產靈神願不願意,敢不敢,軒轅缺都悍然發動了戰爭。

手指輕輕舉起,貼在眉心,然後,輕輕往前一指,口中溫柔地喊道:「陰陽時空手。」

天御中主神和高皇產靈神都是九階魔獸,在這個星球上已算得上是高等級的生命,在示弱和求饒沒有作用的情況下,也快速發應過來,馬上將狀態切換到戰鬥上邊,一左一右,突然發出了攻擊。

天御中主神是一個水系魔獸,一張嘴就給自己來了一個水幕,將自己包圍起來。

水幕又厚又大,彷彿連通天地,看起來防禦能力足夠好。

在此基礎上,它又口吐水球,竟然達到了終極水系魔法的高度,如果不遇到軒轅缺,它倒有可能突破。

高皇產靈神也是水系魔獸,此時為了保命,竟然吐出一個極大的靈珠,靈珠上水元素純凈而暴烈,彷彿能將大海中的水元素全都調為己用一般,充滿能量。

兩個怪物一動之下,不僅僅發動了魔法,還將本身顯示了出來,都是身體龐大的貨色,鋪在空中,足足有百里長。

粗壯的四肢帶著撕裂天空的威勢,悍然不顧地朝軒轅缺攻擊而來。

只不過如此而已。

軒轅缺對這樣的反擊不屑一顧,手指往前一指之後,陰陽時空手已經發出去了,然後,就極為高調地背著雙手,抬頭看著天。

腦海中,混沌的陰陽魚發出陣陣精神之力,一下子就沖滿天地。

高皇產靈神和天御中主神的攻擊還沒有使出來,就被這道精神力衝擊,都全身巨震,隨後就僵直在空中,精神力被軒轅缺一擊而散,身體雖然還有生機,生命卻已完全失去。

軒轅缺怕陰陽時空手太過厲害,將兩個怪物擊得渣都不剩,趕緊大手一揮,將它們收入空間之中,好藥材,浪費了就可惜了。

兩大「創造神」至此被滅,整個操本島上,再也沒有任何一個高等級生命。

軒轅缺看了看跟在身後,高度警惕的佟童等小夥伴,聳了聳肩,意思是對手太弱,根本不夠看。

麻煩跳了起來,不快地喊道:「知道你厲害,不會讓我們動一下手,過一下癮嗎?」

其他小夥伴的眼神也不友好,顯然對他的大包大攬很有意見。

軒轅缺尷尬地笑道:「殺光這島上所有男人,你們可以過足癮。」

切……

誰看得上這種低級的土著啊。 無數的信仰之力湧來,軒轅缺強大的神識得到進一步的增幅,完全將整個操本島籠罩進來,島上的一切都洞察秋毫,了如指掌。

是時候進行搜颳了。

這個島上的人不討人喜歡,但小島本身是無罪的,孤懸於大海之中,集天地之靈氣,有不少洞天福地,近百萬年來,倒也生產了不少天材地寶。

此時,一一落入軒轅缺那無所不在的神識之中。

天材地寶一般都有野獸或者魔魔守護,尋常人根本無法問津。只不過,這些強悍的獸類在軒轅缺面前,完全是一個渣。

神識所至,威亞隨便放開一點,所有獸類都落荒而逃,不管有沒有開化靈智,對危險的預知,都是本能的,對更高級的生命,都是敬畏的。

軒轅缺快速驚走無數守護的獸類后,輕鬆地將無數生長在各種險地之中的天材地寶收入空間之中,欣喜地發現,有好些材料居然就是丹方記錄的藥材,可以直接煉丹。

這一次的收穫不少,有數種中級仙丹已可以開爐了,有一種高級仙丹的主葯已收集得差不多了。

而收集這麼多東西,只不過耗費了軒轅缺的半天時間而已,他的足跡就已踏遍了整個操本島,將無邊的威壓也留在了整個島上。

全島生靈,包括人類,都老老實實地懾服於他的腳下,不敢有半點二心。

軒轅缺重新回到操京城時,將軍和大臣們早已將他當成了神靈。軒轅缺二話不說,馬上就讓全城的男人都加入了部隊,進行著簡單的訓練,發放武器,只訓練了一天,就分兵三十路,朝全島出發,一路清掃各種國家和勢力。

操本島上,突然變得血雨腥風起來,這一次的戰鬥,在軒轅缺的強勢命令之下,不再是打鬧著玩的,而是真正的戰鬥,沒有你好我好大家好,只有你死我活。

操本島土著們潛伏在心中的兇殘本能被激發出來了,如果放出了一頭頭魔鬼,而魔鬼是沒有人性的,一路上,實行燒殺搶光政策,將一個個小國家摧毀,將男人全都殺死,將女人奪為己有。

而此時,軒轅缺已回到海洋中,來到朝陽島的部隊中,找到一百名來自於狀元府的士兵,下達了絕殺令:「將操本島上的男人全都殺光,將高看量的女人交給後續接收部隊,送回東華國。」

至於其他的一系列統治措施,軒轅缺並沒有什麼明示,相信麻煩的老爹有足夠的智慧,將這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條。如果這樣都做不到,他的皇帝也可以換人了。

隨後的戰鬥,軒轅缺和小夥伴們並沒有參與,甚至都沒有去關心,有一百個來自於狀元府的萬字高手,僅僅憑他們的個人能力,就足能毀滅敵人了,何況還有百萬大軍?

讓操本島和朝陽島上的兩種民族血拚,沒有比這個更讓人爽的事了。

此時,軒轅缺已和小夥伴們出發,乘坐在佟昊的黃金糞桶中,平衡地朝著下一個目標前進。

佟昊升為東字高手后,黃金糞桶再次變異,看起來依然是一隻糞桶,卻更加小了,平時,已縮小成一個銅錢大小,藏在佟昊的皮膚之中,使用之際,只需要意念一動,就能拿出來,迎風而長,能長到數千平方米大小,比一幢房子還要寬大,其造型還能隨著佟昊的心意變化,是一件很實用的法寶。

落在大海之中,就如同一艘巨大的軍艦,威風八面,一路上劈波斬浪,在海面上留下一條長長的白浪,聲勢浩大地駛向遠方。

可惜桶內傢具很少,以後得想辦法收集一些上等貨進來,要不然,大家在桶內缺少享受和娛樂項目,讓旅途看上去很枯燥。

幸虧有軒轅缺在,他從空間中放出了兩架魔獸車,他和佟童麻煩佔用一輛,其他四個小夥伴佔用另外一輛。

此時,軒轅缺正舒服地躺在寬大的床上,佟童和麻煩不停地將美酒、瓜果送進他的嘴裡。

軒轅缺一手抱著麻煩,一手抱著佟童,只是,兩隻手都很老實,不敢亂動。

在和氣殘笈升級到第三層后,他又壯著色膽試了一次,剛剛摸到佟童的關鍵部位,就被天雷轟得外焦里嫩,根本無法與之相抗。

看來,修鍊之事還得加緊,實力不夠,泡個妞都不成,雖然這個妞早已你情我願,巴不得他去泡呢。

大海上的風景,初一看,是非常震撼人心的,天地之威,在大海上得到最完整的體現,狂風暴雨最能算是小菜,波濤洶湧也只能算是開胃菜。

在大海上行駛得久了,最可怕的已不是條件上的艱苦,而是周圍全特么的是海水,一望無際,看哪裡都是一樣的,碧藍的海水一波接一波,看得眼暈,看得心情壓抑。

寂寞,才是在大海中最危險的東西,足以讓人發瘋。

但是,軒轅缺他們卻並不寂寞。

海里,有無數的魔獸,甚至比大陸上還要多,不論是種類還是數量,都遠超大陸之上。

佟童的靈園也得到了升級,此前,已裝下了三億三千三百萬魔獸,卻都是天上飛的和地上跑的,基本上沒有水裡游的。

這一次大海上飄行,更多的是為了讓她收集海中魔獸。 重生嫡女之葯妃天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