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火山噴發,驕橫無比的熱焰漸漸散去,被劇烈火焰籠罩的怪異妖物慢慢現身出來,半邊身子都被烤做了焦黑顏色,雖然更是詭異可怖,但看去模樣卻是比剛才狼狽萬分,再無一絲凶戾模樣。

未分類俱樂部

原本被這隻怪物出場的可怖場面震住的正道中人個個都放下心來,長吁了一口氣。想想也對,有道玄真人等這些功參造化、如神仙一般的人物在,還怕什麼妖魔鬼怪么?

只是,不知怎麼,與身後遠處那些興高采烈的年輕弟子相比,雲端之上的三位正道巨擘,面色卻異樣的陰沉了下來。

看去被重創的惡靈妖物,模樣似乎有些狼狽,半邊身子陰白,半邊身子卻變做了焦黑,看去頗為古怪,甚至還有幾分滑稽。只是在遠處那些正道弟子的譏笑聲中,這巨大可怖的妖物慢慢抬頭,忽地發出一聲怒吼,碩大的頭顱張開大嘴,一股黑氣如旋風一般從其中噴出,直向半空之中的那三位衝去。

箐雲掌門等人是何等修行,自然不會著了道,身形拔高數丈,同時身體周遭俱有青、金、紅三色毫光亮起護體。不過饒是如此,那股黑氣在這雲海之上、勁風之中,居然凝而不散,隔了老遠還能聞到怪異的一股異臭,顯然劇毒無比。

與此同時,站在巨大妖物頭顱之上的獸神面無表情地揮動雙手,姿態詭異,動作古樸,彷彿是上古未開化之時,那些久遠先民敬天時候的動作。隨著他的動作,彷彿無形中有詭異之力,滾滾而來,天空中的黑雲再次集聚起來,濃濃如墨,風雲間更見有閃電異芒竄動,在層層黑暗之中照亮了幾分。 地面上的人們一時震懾,不知其又施展什麼妖術,只是自從這獸神出場以來,所施展怪異巫術儘是場面浩大,震動人心,眾人心中竟都是暗生畏懼了。

而半空之中,道玄真人眉頭緊皺,忽然揮了揮手,下令讓所有的長老都向後退去。

黑雲低垂,壓的很低很低,終於有人發現不對勁之處,驚叫起來,隨即,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之中,那漫天黑雲層層疊疊,越來越低,終於是從九天之高,落下了凡世人間,就在這雲海之上,將獸神與那個巨大惡靈的身軀吞沒進去。

黑雲垂地的範圍看去赫然有幾十丈方圓,正道中人紛紛後撤,而那些停留在雲海之上的獸妖有極多被籠罩其中。道玄真人三人落下雲頭,凌空停住在那黑雲之外十丈地方,面色凝重之極,緊緊盯著那片滾滾涌動的黑色雲團。

……

雲海廣場之上,此刻再度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寂靜之中,只是,這種沉默終究無法保持太久。那團黑雲滾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即使站在遠處的人,此刻也感覺到了其中洶湧澎湃的妖力。

終於,那團巨大的黑氣,面對著道玄真人的方向,緩緩開了一個小口。

沒有一點的光亮,彷彿就是永恆的黑暗,那個漆黑的小洞冷冷麵對著前方,周圍的雲氣突然開始瘋狂旋轉起來,向著這個小洞盤旋涌去。而這個小洞無止境地吞噬著所有湧來的黑氣,慢慢開始擴大,從一寸變做一尺,從一尺變為一丈,短短時間之中,一個最恐怖惡獸猙獰的面目就出現在三位正道領袖的面前。

那最深沉的黑暗深處,一聲狂妄而凄厲的嘶吼,轟然而出!

瞬間,所有的黑雲一起震動飛舞,整座巨大的通天峰為之撼動,那個恐怖的身影已全身化作了血色,從那個深深黑暗之洞中飛撲而出,如巨獸嘯天,向著道玄真人等人撲來。

所有人一起變色!

站在風雲頂端的那個獸神少年,仰天長嘯,全身衣衫在狂風之中瘋狂抖動,與之相伴的,他腳下的巨大惡靈嘶吼狂怒之聲,遠遠勝過了他,如山一般壓了下來,聲勢之大,世無其匹!

……

只不過這片刻工夫,在道玄真人、普泓上人和雲易嵐這三位天下一等一的修道高人眼中,已經看出了這惡靈全身浴血,猙獰可怖,但最關鍵的是其妖力高漲,剛才雲易嵐的純火之焰所造成的傷害早就無影無蹤,反而有過之而無不及。而此刻黑雲散去,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這等妖物背後,黑雲之中,那堆積如山的獸妖屍骨盡皆如乾枯之葉,委頓於地。

此刻,巨大的身影張牙舞爪,遮蓋過整個天幕,陰影瞬間籠罩在三位高人的頭上,道玄真人面色肅然,正要有所動作,忽聽身邊普泓上人低聲頌佛,道:「兩位道兄,請稍往後退。」

說罷,普泓上人身形向前漂移兩步,面對著天空中撲下的那個巨大無比的陰影,遠遠看去,普泓上人直如螻蟻一般渺小。

一道金色光芒,忽然從他手間散發開去,在這漫天黑雲戾氣的世間,直如一點燦爛陽光那般的耀眼!

那位得道高僧,面上隱隱透著慈悲之色,雙手合十,卻是從掌尖之處,金光霍然綻放,從小變大,瞬間璀璨,放射出萬道金光,直衝雲霄。金光之中,一件圓盤金輪模樣的法寶緩緩祭起,金光燦爛,通體金黃,一尺直徑見方,邊緣一圈鏤刻著諸羅漢金身法相,圍繞著中間處正是佛祖單掌合十,慈悲普度眾生真身法相。

……

遠處,無數人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驚呼而出!

「大悲金輪!」

這件佛門至寶甫出,金光登時更加燦爛無比,以普泓上人一人之力,這片金色光幕比之剛才正道百位弟子所做光幕竟似毫無遜色。而在金色的光幕之中,各種各樣的佛門真言時隱時現,所照亮之處,儘是莊嚴肅穆慈悲之氣,與前方那股戾氣形成了鮮明對比。

只是,雖然面對著這不世出的佛門異寶,但從黑雲深處騰躍而出,滿含殺戮之意的那隻惡靈異獸,在獸神的驅馳之下,依然不見有絲毫退縮之意,依舊從天而降,轟然撲下,一頭撞進了金光之中。

出乎意料之外的,那道巨大的陰影與燦爛無比的金光撞在一起的時候,竟沒有絲毫聲音,沒有任何預想中的驚天動地的景象,漫天金光忽而迴轉,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而原本漫天席地的黑氣突然變小,逐漸收縮,但依然飛射向前,到最後,那個惡靈的巨大身影被壓做只有原來的十之一二不到。

然而,那依然存在的飛射黑氣卻更加濃黑,戾氣不減反增,隱隱的咆哮嘶吼聲中,這黑色之箭划天而過,衝破無數金色屏障,衝到了普泓上人的面前。

森森冷氣,猙獰面容,彷彿就在眼前,那最深的黑暗之中!

普泓上人閉目合十,口中低低頌念佛咒,輕而快,似歌非歌,似語非語。那輪在半空中緩緩轉動,散發出萬道金光的「大悲金輪」,從頭頂落了下來,落在了普泓面前,佛祖真身與諸羅漢法相,一起面對著這亘古一見的暴戾妖物。

……

金光中,衪們的臉色似慈悲,似肅殺,慈悲做憐憫天下萬物,肅殺為伏魔兇狠殺戮,誰又知道,哪一面才是佛之真容?

低低梵唱,從小變大,瞬間響徹天地!

燦爛的金光噴射而出,直令人無法目視,如漫天的佛焰燃燒一切,將所有前方的黑色盡數吞沒,生生在半空之中升起了一個巨大金色光團。此等壯觀場面,當真是舉世罕見,雲海之上眾人盡皆震動,為佛家無匹之力所震撼。

然而,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之時,那似乎已經被無匹無對的大佛之力震懾之下的詭異黑色,赫然又從金色光芒之中頑強閃現出來,在一片燦爛輝煌之中,就像是一根細細的黑色之針,刺在了大悲金輪之上。 佛門至寶金輪之上,原本慈悲的佛祖面容在片刻之間,突然詭異地閃過一道黑色,幾乎是在同時,漫天莊嚴的梵唱突然停頓,喧鬧的天地頓時怪異的靜止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聚集在那片金光之中的兩道身影之上。

普泓上人的臉上,閃過一絲痛苦神色,而那縷黑氣如獲新生,從原來細絲模樣快速變大,漸漸成形,現出獸神身影。

黑氣漸漸高漲起來,正道眾人一起變色。遠遠看去,獸神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就連眼神也依舊冷漠。此刻金輪之上,佛祖神像面容之上開始出現詭異黑色,越來越重,而原本慈悲平和的神像容顏竟也變得暴戾起來,越來越是猙獰。

普泓上人臉色大變,面色一沉,低吼一聲,一身僧袍無風自鼓,身形在瞬間膨脹了起來。彷彿是受到了刺激,漫天金光陡然迴轉,發出絲絲尖銳嘯聲,急速倒回普泓上人身前,迅速凝成一金色光球,如手掌大小,金芒竄動,幾如天上之日,隔了老遠也能感覺到其中的佛力洶湧。

……

天空之中,又再度響起了莊嚴的梵唱之音。

金色光球閃爍了耀目的光輝,緩緩向前推進,在這等莊嚴肅穆的佛家法力催持之下,大悲金輪之上的佛像容顏黑氣漸漸消去,開始回復正常。而獸神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面色微變。

眼看著金色光球終於與大悲金輪碰觸在一起,陡然間,金光內斂,整個法寶金輪之上竟似乎變得透明起來,如一道霞光終於綻放,恍如流動一般的佛力從其中像是醞釀多時的火山,閃爍著無數金光耀眼的諸佛真言,噴射而出。

剎那間,整座天空頓成一片金色海洋,金芒漫天席地一般湧來,再也看不到其他的色彩。在這等輝煌至極的光海之中,彷彿再也沒有什麼妖魔可以倖存下來。

除了,那隱約中的一隻手指!

被無邊佛光吞沒的世界中,那金光深處,竟還有一縷黑氣,細若煙塵,輕飄飄地飛揚而上,時隱時現,似有似無,盤旋至大悲金輪之前,輕輕的在佛祖容顏之上,在和藹慈悲的臉上眉間,點了上去。

……

那一點,如滄海中一粟,如須彌中芥子,與漫天佛光相比,那麼的微不足道。可是,普泓上人的臉色刷的就變了,整張臉就那麼刷的一下黯淡下去,如死灰一般。

於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那片輝煌之中,忽地天地動搖,佛光動蕩,那位看去幾如仙人一般的僧人,「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出來,染紅了身前法寶金輪。

狂風悄悄止歇了,紛亂的天地安靜下來,金光在搖曳飄零中輕輕消散。普泓上人嘴唇微微顫抖,身子似也踉蹌了一下,向後退去,後邊法相等人早就衝上,將他攙扶住。

普泓上人微微苦笑一聲,向著前方那片虛空,合十道:「施主法力高強,當真是老衲生平僅見,佩服,佩服!」

青雲山通天峰上,無數的正道弟子嘩然一片。

半空之中,金光退散,黑氣重生,如從虛空躍出,一聲厲嘯,那隻巨大的惡靈妖獸赫然重新現身,真不知道如此巨大的身軀,剛才在那般激烈的鬥法之中,為何竟無法看到它的影子,而現在竟又這般活生生重生過來?

……

而在它頭顱之上,那個此際天下正道無不側目驚駭的人物,面色越發的蒼白,冷漠的臉上也第一次隱約有些疲倦之意,只有他的眼神之中依舊冷漠如常。不過當他的目光看到普泓上人的身影的時候,終究還是微微動容,冷冷地哼了一聲。

「中土修真之術,果然亦有不凡之處。」

普泓上人微微搖頭,本有意開口勸說幾句,但看對方模樣,料知說也無用,當下在法相等人攙扶之下,退了下去。

正道三大領袖之中,此際竟然已有兩位在這個來歷神秘詭異的妖人手下吃了虧,一時之間,通天峰頭是人人變色。而獸妖那裡,則是萬獸齊吼,聲勢氣焰高漲。

便是在這個時候,一聲咆哮,從眾人身後衝天而起,通天峰玉清殿下,寒冰潭水之中,突現巨大漩渦,水勢急速旋轉,越轉越急,那如龍吟似虎嘯一般的吼聲也越來越響,竟然硬生生將前頭那些無數獸妖的聲音壓了下去。

但見得在寒冰潭內,水柱如催,轟然而起,成筆直一條向天飛起,直衝到數十丈之高處,水柱凝而不散,如狂花綻放,青雲山鎮山神獸靈尊水麒麟的巨大身軀現身而出。

……

通天峰上的青雲弟子先是驚愕,隨即狂喜而大聲呼喊,精神大振。水麒麟在萬眾注目之下,仰首對著青天長嘯一聲,搖首擺尾,離開水柱向前飛去,落下雲頭。

衝天而起的水柱這才轟然落下,頓時轟隆隆如山洪一般,將寒冰潭周遭濺了透濕冰涼,來不及躲閃的正道弟子到處躲藏,一時頗有幾分狼狽。

但是大多數的人,此刻哪裡還顧得上那麼許多,目光盡皆看向青天之上。水麒麟怒目圓睜,咆哮不止,在半空中虛空而立,而一道墨綠身影,緩緩落下,就在水麒麟的身上,面對著前方,那一個此刻看去幾乎是不敗的獸神。

道玄真人!

獸神冷漠的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變化,目光與道玄真人隔空對峙。倒是他腳下的巨大惡靈妖物對著水麒麟,同樣的厲聲咆哮,而水麒麟對著這等妖物,顯然沒有絲毫好感,模樣更是兇惡,滿口獠牙露出,吼聲連連。

吼聲之中,水麒麟猛一抬頭,淡淡青光閃過,從口中吐出一把似石非石模樣的長劍,凌空飛起,道玄真人伸出右手,一把接住。

……

那個瞬間,突然,整座青雲山都靜止了下來,而片刻之後,震天一般的呼喊如潮水一般迸發出來。

誅仙古劍!

傳說中不可一世、無堅不摧的誅仙古劍,正道之中降妖伏魔之無上仙器,終於在十年之後,再度重現人間。 一束光,從那把傳說中的古劍上,如輕柔的水悄悄流淌,傳到了道玄真人的身上。在人群中無數的歡聲呼喊中,道玄真人的身子剛剛握住劍柄的那一刻,身子不知怎的,卻是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後,他再一次的用力、沉穩、重重地,將誅仙古劍抓在了手中。

「天賜神劍,誅殺邪魔!」

道玄真人面目如常,神色平和,只是他手持誅仙,舉劍平指前方獸神,就這般淡淡地說著,在無數人的眼中,已如不可褻瀆的仙人一般。

誅仙劍下,無數人一起為之歡呼。而在仙劍之前,獸神看著那柄古劍良久,又仔細地看了看道玄真人,忽地冷漠的臉上起了變化,他竟是不可思議地搖頭大笑起來,笑聲響亮,回蕩在這個天地之間,其中偶爾還夾雜著幾聲低低的咳嗽之音。

「好劍,好劍!」獸神竟是擊掌讚歎,然而口氣之中,有著幾分譏諷之意,道:「似這般凶戾無上之劍,連我亦畏懼幾分,不料竟然在你等手上出現,當真是…哈哈哈哈哈…」

……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像是看到什麼平生最可笑的事情一般,不可抑止地大笑出來,讓全部的人都莫名其妙。

望著那個猖狂的身影,道玄真人面容不變,也不說話分辯,只是深深吸氣,雙目微閉隨即睜開,目**光,瞬間,一道耀眼光芒從誅仙古劍之上,綻放出來。

水麒麟仰天長嘯!

獸神的笑聲戛然而止,面露凝重之色,面對著前方。

而腳下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誰都知道,這兩個人之間的鬥法,已經是最後的決戰了。

這一場浩劫的最後結果,終將到來!

而後山之中,兩個人的爭鬥也到了最激烈的階段,鬼厲周身黑氣滾滾,身旁草木盡數枯萎,彷彿鬼厲將這周圍的草木精華盡數吸收了一般。

看向方正的雙目之中充滿了不屑之意。

方正並沒有動怒,對於他來說,現在的鬼厲無疑要比那個時候的蕭焱強上許多,但是他也未必會怕了對方!

……

因為他的修為,何止是比那個時候強上了一籌呢?

方正手上的白色光芒閃動,道宗天人五衰再一次出現在他的手中,而鬼厲的手上同樣是黑色的霧氣凝實,彷彿要出現實體一般。

兩個人如同離弦之箭一樣,迅速的相撞在了一起。

瞬間,以兩個人為中心,無形的力量傳遞出去,竟然連山石都被兩個人相互衝擊散發出來的力量打碎了。

在兩個人形成的力量風暴中心,兩個人的臉上也是同時出現了一絲的痛苦深色,鬼厲的臉上更是出現了青白變幻之色。

他正在竭盡全力的想要讓自己的力量去對抗天人五衰的力量。

但是緊接著,無窮無盡的火焰在他的眼前升騰而起,彷彿是要將他燃燒殆盡一般!

……

而就在這個時候,山洞之中彷彿劇烈的抖動了起來,有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一般。

突然之間方正看著幻月洞府的深處,整個人念念有詞了起來,他的面色彷彿有些沉痛,甚至有些迷惑,眉頭緊皺好似在承受極大的力量。

可是這絲毫不能影響方正的動作,只見他手上黑色光芒閃過,一道血口從他的掌心處出現,然後他舉起了流淌著鮮血的手,在半空之中虛畫出了一個太極圖。

太極圖竟然沒有消失,靜靜的落在了他的深淺,而且一點點的固定了起來。

而在箐雲山前,箐雲掌門也在做著同樣的動作,左手插進白光之中,再出來時已是鮮血飛灑,但他面上雖然蒼白卻無一絲痛苦之色,左手疾划,虛空中快速之極地劃了一個怪異圖樣,而他手指滴落的血滴竟也並非向下掉落,而是隨著他揮舞手勢,凝結半空,生生將這個圖案顯了出來。

如果這個時候鬼厲能夠看見箐雲掌門的動作的話,就會發現,兩個人的動作都是一樣的相似,沒有任何的偏差。

一個鮮紅色的太極圖出現在方正的面前,太極圖上彷彿有著血液在流淌,而且太極圖越來越亮,簡直如同血玉一般。

那太極圖之後的方正身體也顫抖了起來。

……

方正並沒有被幻境所困,因為他幻境是驚羽的幻境,他沒有受到一絲的影響。

所以他比鬼厲要早從幻境之中出來很久,在那幻月洞府之中,他看見了這個,也就是箐雲山上的不世劍陣的其中一個封印。

天機印。

雖然方正沒有辦法像箐雲掌門一般,引動整個箐雲山的七道封印,將靈力完全的聚集在一起,但是方正卻能夠在箐雲掌門施展出天機印的這一刻,從那天機印之中偷來靈力。

用來對抗獸神的力量,作用在鬼厲的身上,會有什麼後果?

「天機印!」

在方正的口中,三個字吐出,鬼厲簡直不能置信,這股強大的力量來源在哪裡?他不相信這個時候的驚羽依然有著如此強大的靈力。

兩個人戰了這麼久,全身的靈力早就消耗的七七八八,如果不是通過一些秘法恢復,恐怕已經倒下了。

……

而在那個太極圖之中蘊含的力量,絕對有著毀滅自己的力量!

可惜這個時候,他再想走,已經晚了一些,那太極圖的光芒愈發的明亮,伴隨著炸雷一般的聲音,強大的力量彷彿從天而降一般,降臨在方正的身上。

只是這瞬間,方正身上的道袍砰砰砰接連崩碎,而他的腳下,除了他站立的位置一個無形的坑洞出現,彷彿沒有辦法承受他的靈壓一般。

只是在這瞬間,方正的修為竟然再一次做出了提升,直接達到了辟穀中期。

並且這提升還沒有停下,隨著氣勢的水漲船高,方正的修為也是直線上升,轉眼之間就已經跨過了辟穀,到達了結丹期!

而同一時間,在山前的箐雲,大地開始微微顫抖,青雲山高聳入雲的七座山峰,無一例外,通天、龍首、朝陽、落霞、風回、大竹、小竹七脈,青山深谷,雄壁巨岩之中,竟是透出金色光芒,越來越強,越來越亮,逐漸匯聚成形。 金光燦爛,彷彿是從山脈靈峰之深處投射而出,又似這許多山脈,本身竟有生命,在這金光耀眼之中,巨大的山峰緩緩呼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