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只是一個用腦子的神官,所以這次的比試,請冕下原諒,我要動用他們幫我拉扯一下冕下您,相信冕下到時候,一定不會在意的。」

未分類俱樂部

說完這些話,詹威高高興興的走了!鄭鳴看著詹威的樣子,輕輕的搖了搖頭。

那位主教看來是真的等不及了,聖光祭是聖光教廷最重要的祭祀典禮,在這個時候,無數的聖光教徒,都會聚集在聖光神城之中。

當然,在這個時候,也是聖光教洗牌的大好時候,那位大主教恐怕就要在這個時候,曆數自己的罪名,然後讓自己成為一個被驅逐的教宗。

時間來的正好,自己在這片大陸呆的時間也差不多了,也該是朝著更高等的區域前進了。

十個月,不短了!

聖光祭這一日,無數人都感應到了要有大事情發生,但越是這樣,越是有更多的人匯聚在聖光城,對他們來說,這是改朝換代的時候,他們怎麼都要加入其中,只有這樣,才能夠在這實大洗牌的時候,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時光如流水,聖光祭在無數人的期待之中,緩緩的拉開了序幕! 「快看,是冷月教的第二主教,沒有想到,她們冷月教竟然也參加我們聖光教的聖光祭,她們不是說,要和我們聖光教勢不兩立嗎?」

「是啊,我聽說在一千年前,我們和冷月教還打過一次大戰,嘖嘖,聽說當時,就連冷月教的教宗都死在了我們裁決武士團的手中。」

「別亂說話,我聽說這一次不但冷月教的人要來,就算是其他八大神教,也要來人啊!」

「看來這一次,真的是有熱鬧看了!」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中,又是一隊穿著黑衣的人從聖光城的城門走了進來。和那些身穿銀色長袍,美麗的容顏之中帶著傲然冷月教徒相比,這些走進來的人,一個個都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殺機。

這些人,可以說都帶著死亡的氣息。

死亡神教,和聖光神教乃是兩個衝突最大的教派,多少年來,兩派已經是老死不相往來,卻沒有想到,在這種時候,死亡神教竟然也派人來了。

而聖光神教的祭祀,更是對這些來人,進行了歡迎。

對於這一切,鄭鳴絲毫沒有理會,他也就在自己的房間之中閉關,而在不少人看來,他不是在閉關,而是在等死。

一種無能為力,閉目等待死亡的等死。

「還是沒有突破天位!」在天要亮的時候,鄭鳴睜開了眼睛,他輕輕的搖了搖頭,心中帶著一絲的失望。

讓分身快速的突破,如果是在前世之中,他有的是手段,但是在這被大聖主使用無上神通,逆轉了大道的時空里,就算是他使用了最強的手段,也只不過將本體的修為,推升到了小天位而已。

有凈化血脈,可以讓鄭鳴在小天位之中,成為無敵的存在,但是要面對天位,甚至是大天位的話,就有些玄。

鄭鳴並不覺得,此時那位野心勃勃的大主教的身邊,只有他一個天位強者。

最起碼,裁決武士團的團長,還有剩下的三位主教,都是天位級別的強者,他要只是小天位,恐怕明日鎮服四方,還有一些作難啊!

這聖光祭,來的還真的有點早。

就在鄭鳴心中無數念頭亂閃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說話的是利安聖女,此時的她,聲音不但不溫和,還帶著一絲的冷厲:「他在哪裡?」

「聖女殿下,他還在自己房間之中等待。」回答的是詹威,這位年輕的侍者,此時正用一種無比炙熱的目光,看著快速行走的利安聖女。

「好了,不要生出什麼亂七八糟的心思,你要知道,這是一場巨大的改變,他要改變的,不只是聖光教,甚至是這個天地的格局,你知道嗎?」利安聖女看相詹威的目光,帶著那麼一絲的厭惡,而詹威此時,則好似一隻野狗,正在盯著自己眼中最美的肉食。

「聖女您放心,我一定干好自己的事情,絕對不讓聖女殿下您失望。」

初愛過境 利安聖女呵呵一笑道:「有這種想法非常的好,金傑思大人,從來都不會虧待那些跟隨自己的人,到時候,你詹威,就不再是侍從詹威,而是主教詹威。」

聽到自己的名字和主教這種詹威平時只能仰望的詞語聯繫到一起,詹威就覺得自己有一種想要瘋了的感覺,他的手掌,顫抖的更加厲害。

「聖女點下,我希望等這件事情過去之後,那個人能夠讓我看管,您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他早死。」

詹威的聲音中,有著來自九地之下的陰寒,就算是利安聖女經歷過無數的事情,但是此刻,他的心還是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這詹威,不但是一條瘋狗,而且還是一條記仇的瘋狗,自己等人將他安插在那位倒霉冕下身邊的時候,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但是現在用起來,還是那麼順手,以後說不得,還要讓給這個詹威得到一些好處,為自己所用。

「只要是能夠讓那個人不死,其他的什麼都可以,這件事情,我替大人答應你了。」利安聖女說到此處,就大踏步走進來鄭鳴的房間之中,平時那些禮儀,這利安聖女半點也沒有在意。

「謝謝聖女殿下。」滿是殷勤的詹威在幫助利安聖女拉開門之後,就朝著鄭鳴喊道:「冕下,聖女點下來看你了,你還不快點出來迎接。」

利安聖女輕輕一笑,手指朝著詹威彈了一下,算是阻止了他接下來的動作,而後笑著道:「冕下,今日就是聖光祭,大人讓我將您的神袍取來了。」

說話間,利安聖女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件銀色的長袍,在這長袍出現的剎那,四周的光芒,都飛速的朝著這長袍匯聚了過來。

銘器,而且還是不錯的銘器,在一念之間,鄭鳴就已經了解到了這銘器的用處。

輕輕的將長袍穿在身上,而後手中又多出了一柄鑲嵌著金色巨大鑽石的權杖之後,鄭鳴就不再是那個被不少人稱為傀儡的教宗,現在的他,擁有著一個強大教宗,所應該擁有的一切。

在握著榮耀權杖的時候,鄭鳴就覺得,這一次自己實在是太過於心想事成。

本來,他距離跨越天位,最少還需要一個月時間的修鍊,但是現在,有了這榮光之袍和榮耀權杖,自己完全能夠發揮出天位的力量,更不要說,在這榮耀之袍和榮耀權杖之中,還封印著幾個巨大的殺招。

教宗,看來也不是白當的!

利安聖女看著身披榮光之袍,手持榮耀權杖的鄭鳴,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欣賞之意,雖然她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一個繡花的枕頭,但是不得不承認,現在的他,還真的有那麼几絲教宗的風範。

而站在一側的詹威,此時則用一種嫉妒的目光看著鄭鳴。他的心中,更是思索著,如何能夠眼前這個看上去高高在上的傢伙,踩在腳下。

「冕下,聖光祭的一切都已經能準備好了,該您出場了!」利安聖女朝著鄭鳴躬身,似笑非笑的說道。

聖光祭舉行的地方,是聖光城忠心的聖光廣場,此時這佔地足足有萬畝的廣場上,已經匯聚了上百萬的聖光教的教徒,他們一個個白衣赤腳,臉上更是帶著一種狂熱。

「下面,有請教宗冕下,帶領我們祭祀聖光之主。」帶著一絲馳騁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隨著這喝聲,身穿榮光之袍的鄭鳴,在數十名裁決戰士的陪伴下,大步流星的朝著聖光廣場最中心的位置走了過去,也就在這一刻,有人大聲的喊道:「停下!聖普樂雖然是教宗,但是他沒有資格,祭祀提起聖光之主!」

這一聲喊,幾乎是驚天動地,而隨著喊聲,一個身影緩緩的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

這是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老者,他手指著鄭鳴道:「聖普樂冕下,屬下有一些事情不明,還請冕下賜教!」

白色長袍的老者鬚髮皆白,更因為修鍊聖光神術,整個人都給人一種德高望重,超凡脫俗的感覺。

鄭鳴不認識這白袍的老者,但是人事這白跑老者的人,卻是相當的不少。

「是吉姆主教,沒有想到他老人家第一個出來發難。」

「吉姆主教,不是被上一任教宗冕下稱讚為聖徒的人嗎?嘿嘿,沒有想到他竟然崩了出來。」

「這老頭子,聽說已經是有命的不理世間之事,卻沒有想到,被大主教給拱了出來,這一次,可真是有好戲看了。」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之中,就聽那吉姆主教大聲的道:「冕下,你對聖光之主的心可誠么?」

這個問題,聽起來很好回答,但是在場的人,那一個不知道鄭鳴這個教宗,根本就施展不出神術。而將施展不了神術和對聖尊是不是誠信聯繫在一起,可以說是一個一擊必殺的絕招。

鄭鳴看著一副真誠無比的吉姆主教,淡淡的道:「神說,信我者,得永生!」

說話間,他手指著吉姆主教道:「爾那異端,當滅!」

這句話一出口,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片潔白如雪的光芒,那吉姆主教能夠成為主教,自然有一些本事,他看到鄭鳴催聖光的額瞬間,就瘋狂的喊道:「聖光守護!」

一層層的光芒,從那位吉姆主教的身上升起,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護罩,擋在了吉姆主教的身前。

可是,就在不少人覺得吉姆主教一定會安穩無事的時候,那潔白的光芒已經和巨大的護罩合為了一體。

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剛剛還激烈無比的,從人群之中蹦出來的吉姆主教,就被化成了飛灰。

要知道吉姆主教雖然不是小天位,但是卻也有著黃金級別最巔峰的存在,他怎麼可能在一個被公認為廢物的教宗屬下,吃什麼大虧呢?

但是很快,持著這些態度的人,就知道這一次自己等人想錯了,隨著一聲慘厲無比的喊聲,那蹦出來的吉姆主教,直接化成了飛灰。

而本來還有些因為議論而亂糟糟的天地,在這一刻,都靜了起來,不少人將目光投向了鄭鳴,更有不少人將目光投向了一個身穿潔白長袍的中年男子身上! 金傑思站在人群的最前方,此時在他的四周,猶如眾星捧月一般的,被數十個人簇擁著。

這些人,都是他金傑思的班底,也是他用來奪權的支柱,正是因為這些人的支持,他金傑思才能夠以大主教之尊,將整個聖光教掌控在手中。

聖光祭每年一次,對金傑思來說,他參加聖光祭的次數,已經不知道多少了。他早已經沒有了當年參加聖光祭的激動,但是今日的聖光祭,對他而言非同一般。

因為這一次的聖光祭,將有他來主持,而這一次的聖光祭之後,他就是整個聖光教的教宗。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大陸的教宗,但是寧為雞首,他金傑思也絕對不做牛後。更何況教宗這種位置,還是可以一直傳下去的,不但是他,就是他的兒子,他的孫子,他的子子孫孫,都會成為教宗。

「大主教,吉姆主教可是屬下費了好大力氣,才讓他第一個站出來的。」在吉姆主教走出來,朝著鄭鳴發出指責的時候,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沉聲的說道。

「這件事情辦得不錯。」金傑思之後,他給自己說這些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讓自己記住他的功勞。

對於這個屬下的忠心,他倒是並不懷疑,所以他隨口誇獎道:「能夠讓吉姆第一個開口,整個做得非常的好,等回去之後,我就給你請功。」

可是就在他說話的時候,就見鄭鳴手中聖輝權杖揮動,就直接將那位吉姆主教給化成了飛灰。

本來都已經確定,今日就要改天換地的聖光教高層,還有那些過來參加新教宗登位大典的外來強者,一個個都愣到了那裡。

這就是他們眼中那個廢物教宗,那個只能夠被人當成擺設,最終還要被人一腳踢走的教宗嗎?

而一些本來對於金傑思不服氣,心裡更向著現而今鄭鳴所佔據的聖普樂教宗的人,在驚異之後,一個個眼眸中閃過的全部都是希望的光芒。

他們反對金傑思,但是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低,而一旦被金傑思登位成為教宗,那麼他們就是死路一條。

這些天來,他們一直想的都是自己等人該如何的破局,但是很可惜,他們心中雖然有無數的想法,但是每一個想法,最終的結果都是行不通。

影帝再臨 已經有人準備好,在金傑思宣布廢除聖普樂教宗的位置之時,以死相殉,卻沒有想到,最不可能出現變故的聖普樂冕下,竟然直接誅殺了跳出來的人。

一時間,天地靜寂無聲,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但是他們最多的,卻是根本就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利安聖女睜大了眼睛,她乃是小天位的存在的,但是就她而言,想要誅殺那位吉姆主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畢竟,那是黃金階段最巔峰的存在。

可是現在,吉姆主教在鄭鳴的征伐之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也就是一個瞬間,就葬身在了鄭鳴的手中。

「如果他這樣對付自己,自己是不是能夠活得下來!」這個念頭在利安聖女的心中升起的剎那,一股巨大的恐懼,一下子升起在了利安聖女的心頭。

她躲避不了!

雖然她已經是小天位,但是和作為黃金巔峰的吉姆主教,差距並不是太大,更何況她的小天位,還有一些投機取巧的味道,而吉姆主教乃是整個聖光教中,最虔誠的主教。

兩個人要是真的戰鬥,吉姆主教也許會敗,但是同樣的,她也好不了多少。

自己竟然一直將一頭暴龍當成一直綿羊一般的馴養,想一想都讓人恐懼,但是她同樣心中有一些慶幸,如果強大的一條暴龍,竟然沒有吃了她。

怪不得上一次故意製造的事故,沒有誅殺聖普樂。

在那種情況下,如果能夠誅殺聖普樂才怪了,那種手段,也就是能夠對付青銅以下的武者。

「聖光祭神聖無比,呱噪者死!」鄭鳴目視著四方,冷冰冰的道:「爾等,可有人敢如他這般,忤逆聖光之主嗎?」

在鄭鳴的目光注視下,不少人直接低下了頭,她們一來是不敢違逆聖光之主,二來,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剛剛鄭鳴展現出來的實力。

天位!

剛剛鄭鳴展現出來的,是天位級別的實力,這等的實力下,他們很難生出反抗之心。就算是一些鐵了心跟著金傑思的人,也不願意當這個出頭鳥。

畢竟,能夠活下來,才是改朝換代之中,最大的憑藉,如果立了大功,但是偏偏自己卻死無葬身之地的話,那才算是這世間最大的悲劇。

「金傑思,你要違抗聖光之主嗎?」鄭鳴的目光落在了金傑思的臉上,淡淡的問道。

金傑思準備的很好,甚至可以說,應該想到的,他都已經準備了應對之策,但是現而今,面對著有這天位實力的教宗,他的信心一下子動搖了。

鄭鳴光是教宗,這一點他可以不在意,但是鄭鳴不但是教宗,而且還是天位強者,這讓他一下子沒有了把握。

所以在猶豫了剎那之後,他沉聲的道:「冕下,屬下乃是聖光之主最謙卑的僕人,怎敢違抗聖光之主。」

「你說錯了,你不是聖光之主的僕人!」鄭鳴朝著金傑思一揮手道:「我才是偉大的聖光之主的僕人,這天下,也只有我,才能夠成為聖光之主的僕人。」

這句話說完,鄭鳴就覺得自己的牙齒有點酸,只不過現在,這些也顧不得了。

金傑思緊緊的咬著牙,一直以來,他都自稱是偉大的聖光之主的僕人,這種稱呼不知道自稱了多長時間,可是現在,教宗竟然當著如此多人的面,說他不是僕人,而是僕人的僕人,這怎不讓驕傲的金傑思感到難受。

他咬牙之間,就有一種想要玉石俱焚的衝動,但是最終,他還是將自己的拳頭放了下去。

這個聖普樂的變化實在是太大,大的讓他的信心,受到了巨大的侵襲,可以說他的信心,在這個時候,都已經呈現出了崩摧的趨勢。

聖普樂只是一個少年,他不相信,在這個聖普樂的身後,會沒有人。

聖普樂一脈在整個聖光教之中,可以說是源遠流長,他們佔據大義,如果在這個時候,拼的是兩敗俱傷的話,那麼失敗的,就一定是他金傑思。

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氣,這才朝著鄭鳴道:「冕下您說得對,我們這些人,都是聖光之主僕人的僕人。」

這句話,笑裡藏刀,很是符合金傑思的性格,而在他說出這句話之後,四周的人,都鬆了一口去I。

雖然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場的危機,不但沒有過去,而是被人為的押后了一些,甚至以後會更激烈。但是能夠在這聖光祭上不見刀兵,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可是他們想的雖然是不錯,但是鄭鳴又怎麼能夠讓他們順心如意,他朝著金傑思冷冷一笑道:「金傑思,聖光之主告訴我,今日有人將對我居心叵測!」

已經大大鬆了一口氣的聖光教宿老,在這個時候都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這位教宗冕下,究竟是真的傻了,還是實在是太純潔,所以才說出這樣的話語來。

金傑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冕下,這件事情回頭,屬下一定好好的探查一番,今日的聖光祭,乃是我們聖光教最大的事情,還是不要耽誤了。」

金傑思的話一出口,一些人就跟著道:「大主教說得對,還請冕下主持聖光祭。」

鄭鳴看著金傑思,輕輕一笑道:「也好,那我就先去主持聖光祭。」說話間,鄭鳴就大步流星的,朝著最中心的祭壇走了過去。

那些本來還用一臉蔑視看著他的聖光教高層,此時在他過去的時候,一個個低下了頭。不管鄭鳴是不是教宗,天位的存在,在這個天下,本就有著非同一般的威嚴。

「大主教!」利安聖女輕輕的來到了大主教的身邊,此時他的眼眸中,充斥著恐懼之色。

金傑思狠狠的朝著利安聖女瞪了一眼,卻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在他的心中,這位利安聖女,已經成為了他心中的叛徒,如果不是利安聖女的掩飾,自己怎麼會叫做你那個是一個天位強者都不知道。

回去之後,一定要立即誅殺利安聖女!

「聖光之主說,爾等之中,大部分人對於聖光之主的信奉是忠誠的!」鄭鳴站在祭壇上,在完成了隆重的儀式之後,就鄭重無比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