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方少南應了一聲,將手抱住她的脖子,在他胸前蹭著。

未分類俱樂部

混亂峽谷的時候她心裡的忐忑的,害怕見面後背他懲罰。

來到王城后,她的心裡更加緊張。

其實沒有和安奮的那個賭約,她也不會進入王城中,因為……他這麼久都沒來找她,她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面對她。

和以前一樣?

他懲罰她?

關係淡淡的難以修復?

他不喜歡她了?

……

總之,方少南想了許多種可能,所以她猶豫了,膽怯了。

但一切不好的念頭,一切懷疑,都在被他抱住的剎那間消散,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樣,那只是她的一場夢,醒來,她還在他的懷中。

君墨塵壓住親吻她的念頭,繼續道:「我給你穿衣服,一起進城好嗎?」

「好。」方少南昨天晚上睡的太晚,加上在他懷中,完全不想起來,閉著眼睛任由他做什麼。

看著懷中聽話的小女人,君墨塵唇角揚起了起來,一揮手他身邊多了一套衣服,一套他準備了很久的衣服。

君墨塵細細打量著懷中心愛的女人,扯過衣服一件一件替她穿戴上。

他的動作很溫柔,很慢,穿了許久才將衣服全部穿好,許是他太過溫柔,方少南一直沒有醒來,只是嘴角漾著甜美的笑容。

衣服穿好的那一刻,遠處天邊那輪火紅的太陽猛的跳了出來,那耀眼的紅著好似要將整個世界都染上迷人的色彩。

君墨塵抱著方少南走出營帳,低頭看著她被朝陽染成紅色的小臉,柔聲道:「我抱著你進城。」

「嗯!」方少南將頭靠在他的懷中,這種感覺太好,讓她不願放手。

隨著君墨塵抱著方少南向城中走去,原本帳篷中入睡的親朋好友們都穿戴整齊的從營帳中走出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祝福的笑容,輕聲跟在身後,一起走向城門。

城門之上,站了無數的人,黑壓壓站滿了城門。

一步!

兩步!

三步!

……

近了,越來越近了!

君墨塵抱著方少南,一步一步堅定的向城門走去,千米的距離,走了許久。

身後的人悄悄的跟著,城門上的人緊張忐忑的等待著。

終於,城門口近在咫尺,再向前邁一步,就進入王城之中。

一步之前的王城,只屬於他一個人。

一步之後的王城,屬於他和她兩個人,從此以後,這裡就是他們的家! 「馬上進城了,睜開眼睛看看。」

君墨塵低頭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小女人,輕輕叫了她一聲。

「你抱我進去好不好,我好睏。」她是真的很困,最近一段時間都沒有睡好,好不容易他來了,在她日日想念的懷中,嗅著屬於他的氣息,她怎麼願意醒來。

「好,那就等你睡醒,我們一起進城。」

「嗯。」

方少南不知道她在哪,想不到他就抱著她站在城門口,更想不到有多少人看著……

八個月!

他忍著不去找她的痛苦,準備了八個月,然後……她居然不願意醒過來。

君墨塵抱著方少南堅定的站在原地,無論多少人看著,他只看著懷中的她,好似怎麼看都看不夠一樣。

身後的人愣了,城門上的人傻了。

一步,只要往前走一步就好,盟主怎麼就……

老三他們在城門上急的團團轉,眼看著太陽越來越高,吉時已到,那兩個人怎麼還不進來?

「老五,你年紀大,盟主不好意思罵你,你去。」

「我才不去,萬一夫人被我的聲音吵醒,哪怕我已經一百歲,盟主還是會批了我。」

「老六,你最小,你去,若是盟主懲罰你,你就求夫人,夫人一定會幫你。」

「明明是你和夫人關係最好,你怎麼不去?」

……

城門上的幾個人相互推拒著,誰也不願意下去,單從上面瞧著盟主那眼神,他們就知道,哪怕夫人在睡上三天三夜,盟主也不會叫醒她,就這樣抱著她三天三天,等她自然醒過來。

至於身後那些人,也是完全一臉無奈之色。

城門上的人不斷向他們使眼色,他們只能低頭裝作沒看到。

誰能想到,方少南居然會在這個時候選擇睡覺!

他們是娘家人,是方少南的靠山,肯定都選擇縱容她,並且他們也想看看,君墨塵會不會真抱著她三天三夜,等她醒過來。

等!

所有人都在等!等待著方少南醒過來。

出發時抬眼剛從東方升起,此刻已經往西方偏去,一天的時間就要過去,她絲毫沒有醒的架勢。

難不成……

眾人瞧著往西山而去的太陽,她要是黑夜才醒過來,那可真的是……

君墨塵抱著方少南站了一天,身後的人就站了一天,城內的百姓同樣站了一天。

沒人敢說話,誰能想到,成千上萬人站的地方,沒有一點聲音發出。

方明宗他們自然不會說什麼,只是偶爾累了活動活動腿腳,見到那個一動都不動的男人,似乎也不那累了。

至於城內的百姓,守在城門口這些可不是尋常百姓,大都來至於各座城的高手、管理者。

他們對君墨塵狂熱的崇拜者,今天這等大事,怎麼會搞砸。

太陽的腳步很慢,從東到西,走了整整一天的時間,而當它朝著那人們看不到的地方走去時,君墨塵懷中一直抱著的女人終於動了……

方少南這一覺睡得十分舒服,懶洋洋伸個懶腰,睜開雙眸對上那雙深情的眸子,唇角高高揚了起來…… 「醒了。」君墨塵的溫柔一如既往,臉上沒有一絲不耐煩之色,好似抱著她站了一天的人不是他一般。

其實他願意抱著她,別說一天,一直抱下去他都願意。

「嗯。」方少南看著近在咫尺的那張臉,經歷了無數日夜的想念,終於相見,單是這樣看著早已經不夠。

每一次的接吻,都是他主動纏著她。

可這一次,方少南太想念他,好想吻他,勾住他的脖子主動將唇湊了過去。

這可是她第一次主動吻他,君墨塵哪裡能拒絕,低下頭含住她的唇,兩個人站在城門口忘情的擁吻起來。

醉人的夕陽傾灑在兩個人身上,那一幅畫面不知道多美。

但——

「……」

不論是他們身後的人,城門上等待的人,還是城內翹首以盼的人……所有人都瞪大雙眼看著城門口擁吻的那兩個人,這是什麼情況?

本來等到方少南醒過來,老三他們全神貫注的等待著,等待的就是這個?

而且……主動的居然是方少南!

嘖嘖,這是打算用吻犒賞盟主的辛苦嗎?

至於身後那些和方少南熟悉的,目瞪口呆之後,不忍直視。

他們認為,一定是方少南被某個男人那副皮囊給勾引了……

沉浸在那個吻中的女主人公,還以為自己睡在營帳中,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若是知道……怕是再也沒臉見人。

一吻結束,方少南抬頭看著那個自己深愛的男人,突然發現他今日格外英俊。

「君墨塵,娶我吧!」

他向她求了很多次婚,但那個時候兩個人即將面對分別,她也因為前世的事情有些陰影,一直都沒有答應。

但在混亂峽谷中,她有些想要嫁給他了。

更是在後面的分別中,來到西部這一路上,徹底想清楚。

她愛他,想要嫁給他!

本來她是等著他開口求婚,她就答應,但今日不知道怎麼的,好似一切太過美好,他也太過美好……那句求婚的話,不由自主的說了出口。

她帶著幾萬方家子弟,用了四個多月的時間,從崇雲國一路來到他的面前。

嫁給他!

君墨塵雙眸猛的睜大,緊接著仰天長嘯。

「好!」

一個好字說完,君墨塵不在猶豫,抱著方少南邁出那一步,進入城門,從這一刻起,她就是他的妻子!

嘭!

隨著君墨塵抱著方少南進入城門,一道禮炮震天響。

隨著各種禮炮齊名,無數粉色花瓣從天而降,那些花瓣正是方少南清風城窗台上擺的那盆花,被子上銹的那種花……

天空上好似下了一場花瓣雨,落在地面上,鋪出一條鮮花組成的道路。

路兩旁站了無數的人,每個人手中都提著一個花籃,用法術或者其他修為,將花瓣盡量楊得更高。

歡呼聲,祝福聲……沉寂了一整天的王城,終於在這一瞬間爆發,無數的吶喊聲蜂擁而至,直接將方少南震蒙了。

方少南愣愣的看著君墨塵,猛的從他懷中坐起來,看著天空上落下的花瓣雨,看著身受的親朋好友,道路兩旁祝福的百姓…… 方少南傻了,她是真的嚇傻了!

她不是在自己的營帳之中,怎麼突然間多出這麼多人來?

「恭喜盟主、盟主夫人!」

「賀喜盟主、盟主夫人!」

「祝福盟主、盟主夫人百年好合……」

無數恭賀的聲在她耳邊響起,方少南嘴角抽了抽,終於反應過來。

他居然……

「你這八個月,是在準備大婚?」方少南終於知道,他為什麼沒來找她,原來如此,只有這個理由能夠解釋得通。

「是。」

「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人都知道?」

透過君墨塵的肩膀看著身後那些人,咬牙切齒道。

「是!」

正是因為都知道,才會連修行都放下不管跟來,而方明宗、方少天他們才會每天勸說她,不急著趕路,慢慢走。

原來,都是在為他創造時間。

「你在營帳出現,就是準備接我進來成親的?」

「是!」

「……」

得到這個答案,方少南嘴角抽了抽。

她這會才注意到,今天的他脫下身上萬古不變的黑色長袍,穿了一件大紅色的袍子,而她的身上同樣穿的是喜袍。

抬頭看看天,方少南下意識咽了下口水,「我睡覺的時候,你一直抱著我在城門口?」

「是!」君墨塵笑了,準備了這麼久,見到她這幅小模樣,等到她的那句話,一切都是值得的。

「……」

方少南哪裡管君墨塵想些什麼,她只想到醒過來時,她主動吻了他,豈不是無數雙眼睛在看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