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此時開口:「主人成就武士之後,可輕鬆施展幻步的前兩步。我現在幫助主人熟練幻步第二步,順便把流雲散手和瞬步推至大成境界。」

未分類俱樂部

葉銘很震驚,暗中問:「幫助我熟練幻步?怎麼幫?」

北冥道:「用神演術。神靈寶衣奧妙無窮,蘊藏諸多妙用。這種以心靈推演武技的法門,名為神演術。通過神演術,主人可瞬間掌握一門武技,效果上與親自修鍊並無區別。「

葉銘頓時不淡定了:「既然如此,以前為什麼不用神演術?」

「回主人。施展神演術的前提是,主人的身體必須達到要求。而且,神演術會消耗大量的精神力。」北冥道,「以瞬步為例,當初主人的身體未達到神演術最低,因此無法進行。」

「你說的消耗精神力是什麼意思?」

「當初抹殺姬天鵬時,他留下了一團純粹的精神能量,用它就可以推動神演術。當然,等以後主人的精神力強大了,就可以親自修鍊神演術,在識海中自行推演,那樣效果會更好。」北冥解釋,「神演術,不僅可以演化武技,理論上能演化萬事萬物。」

說話間,葉銘就感覺一股清涼的能量,流入他的識海。下一刻,他面前一暗,意識就進入一片空寂的環境,除了白色的地面之外,四周都是白亮的虛無,十分奇異。

「這裡是主人的識海,主人可以修鍊幻步了。」北冥道,「識海里的時間,與外界不同。識海一年,外界才一刻鐘。因此主人完全不用擔心時間問題,全力修鍊即可。」

葉銘當即就開始修鍊幻步,他現在擁有了元勁,並且元勁純粹無比,幻步對他而言毫無難度。

「刷刷刷!」

他身形一動,就化作三道幻影,分別朝三個方向移動。而這,是幻步的第一步。

「刷!」

接下來,他開始練習第二步。幻步的第二步,能夠一瞬間製造出九道幻影,亦真亦幻。當然,這一步的難度也是極高的,葉銘無法短期內修鍊成功。

一天,兩天,三天。

三天之後,只見他身形閃動,九道幻影同時出現。

「不錯,比第一步厲害多了。」葉銘滿意地點點頭,「接下來我就修鍊瞬步好了。」

瞬步共有三步,他都修鍊到了小成境界。小成的瞬步,還不能完全發揮它的真正威力,除非達到大成境界。小成武技,可以舉一反三,運用自如。可是武技大成,就可以聞一而知十,將全部所學融會貫通,妙到毫巔。大成的瞬步,已經沒有第一步和第二步的區別,使用時信手拈來,隨意組合。

從小成到大成,必須要經歷長久的實戰累積。於是,葉銘面前就忽然出現一名少年,形容模樣跟他一模一樣,是另一個「葉銘」。

北冥道:「這是主人的鏡像,他已經掌握了大成瞬步,主人可通過與他戰鬥,領悟大成瞬步的真諦。」

說話間,那個和葉銘一模一樣的鏡像動了。

「刷!」

葉銘剛剛起步,胸口就是一痛,連反應都來不及,便中了鏡像一拳。

「這麼厲害!」他吃了一驚,感覺上完全不是對手。

一天,兩天,三天。葉銘不斷被擊飛,那鏡像連一招都接不下。可隨著失敗的增加,葉銘也終於瞧出些門道。到第十天,他已經可以堅持一招了;一個月後,他可以對拼十招而不敗;三個月後,只見兩道幻影往來騰挪,打得難解難分,不分勝負。

這就表示,他終於把瞬步修至大成境界!

有了瞬步的經驗,葉銘同樣又把幻步的第一步和第二步,修至小成境界。然後把流雲散手、摔碑手、破虛指修至大成境界。最後,他乾脆把師尊傳授的《兩儀劍法》也一併修鍊。

可惜的是,神演術暫時無法修鍊功法,畢竟功法和武技不同,它不單純是招式。《陰陽至聖功》,聽名字便知它屬聖級功法,兩儀劍法就是在其之上衍生出的強大劍技。

兩儀劍法的修鍊,必須以陰陽至聖功為基礎,它屬於王級武技,威力奇大。可正因如此,這部劍法的修鍊也相當困難,幾乎不在瞬步之下。據劍譜上的記載,此兩儀劍法很不簡單,一旦往深處里修鍊,還可以演化出皇級的四象劍法、聖級的八卦劍法,甚至超脫陰陽至聖功的樊籬,轉化為神級的大周天劍法。

當然,以葉銘現在的能耐,只能老實本分地修鍊兩儀劍。兩儀劍總共二十四式,其中前八式,適合武徒、武士層次的人修鍊,葉銘便開始全力修鍊前八式。將八式兩儀劍法修至小成,花掉了他三個月時間。

日後,一旦他修成陰陽至聖功,隨時都能施展出小成的兩儀劍法。不知不覺,葉銘用掉了大半年時間,而外面的時間才過去半刻鐘。北冥告訴他,這番修鍊,已經把姬天鵬留下的精神力消耗了大半。

當眾人等得不耐煩時,葉銘終於睜開了眼,微笑道:「久等了,我們可以開始了。」

眾人自然無法想象到,他在短短的一刻鐘內,其實收穫巨大!宮千羽驚疑不定地盯著他,他顯然不知道葉銘體內發生了什麼,問:「你在凝聚元勁陣?」

葉銘「嘿嘿」一笑,很不給面子地道:「關你屁事!」

「哼!」宮千羽心裡不痛快,渾身一震,地面的石磚便「咔嚓」一聲裂開,他周身上下,流露出一種分金斷玉的味道,犀利果決。

「好!宮兄的碎玉勁,是越來越純熟了!」盧道一出言讚歎。

此時,葉銘耳中響起七公主的傳音:「臭流氓你要小心了,宮千羽自幼修鍊王品功法『金玉訣』,此功最擅長防禦。特別他的庚金指、剛玉拳,均暗藏必殺絕技。」

葉銘是知道的,越高級的功法就越系統。比如王品功法,可以從武徒就修鍊,然後一路修鍊成武士、武師、大武師、武宗,直至武君!而皇品功法,則能直接修鍊到武尊。同樣的道理,**品的功法,也就能修鍊到武士階段;六七品的功法,可直指武師;四五品的功法,能夠抵達大武師境界。而想要一直修鍊到武宗,非得有三品以上的功法不可。

他不明白七公主為什麼幫他,於是傳音相詢:「你為何助我?」

「我有幫你嗎?」七公主冷笑,「我只是不想凈元血花落入他人之手。」

葉銘翻了翻白眼,不知道信了還是沒信。

「報上你的名字。」宮千羽冷冷道,「黃金世子宮千羽,不與無名之徒動手!」

對方可是黃金世家的人,葉銘並不想自己的名字流傳出去,然後被對手找后賬,他當即道:「不朽神殿,葉無敵!」

葉無敵?眾人一陣無語,神土傳人連名字都這樣囂張嗎?

「請指教!」宮千羽話落,拉出一個架式,等待葉銘出招。

看到宮千羽的架式,盧道一暗暗點頭,這是剛玉拳的架式。剛玉拳擅長防禦,能隔空傷人。對方既然自大到以三招論輸贏,那麼此刻用碎玉拳抵禦最合適不過了。

葉銘緩緩運轉著元勁,並暗暗思索:對方施展的是王品武技,雖然威力巨大,但想必還未修至大成,以大成的流雲散手,配合大成的瞬步和小成的幻步,短時間內就能將之擊敗。

「刷!」

毫無徵兆,葉銘突然動了,堂而皇之地來到了宮千羽面前,然後毫無花哨地一拳轟出。十三重純元功凝成的元勁,威力之強,不可思議。千萬道鋒銳無比的牛毛勁力,彷彿千萬道鋼針,從拳上噴射而出,粉碎萬物,刺破虛空。

宮千羽臉色不變,他輕喝一聲,皮膚就蒙上了一層玉色,然後閃電般攻出一拳。

兩拳相撞,居然發出金鐵之音。葉銘就感覺,這一拳彷彿打在鐵上,震得他拳頭生疼。宮千羽就更加不堪了,他拳頭上一陣刺痛,牛毛勁居然破開他的護體王功,將他的拳頭紮成了螞蜂窩。

人影乍分,葉銘神色不變,宮千羽的右拳已經變得血肉模糊,傷及骨頭,基本上已經喪失了戰鬥力。

其餘三位世子臉色大變,盧道一驚呼道:「牛毛勁!」

七公主妙眸中閃過一絲驚異,她道:「牛毛勁威力雖強,可同級的情況下,應該破不開金玉王功。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葉無敵的功力,遠超宮千羽!」

宮千羽額頭上冒出一層熱汗,他不由替自己擔心起來。葉銘若再打兩拳,他未必還能接得下!

「刷!」

沒等宮千羽想好對策,葉銘又動了,仍然是面對面的硬攻,一隻鐵拳,狠狠地轟擊而至。葉銘周身三千多個竅穴齊震動,啟動元氣之橋,無數道元氣穿梭體內,使他的實力,暴發力大增強。拳頭打擊的速度,居然比聲音都快,它突破音障時,發出一圈圈白色氣爆,聲如雷霆。聲勢之隆,使得在場之人紛紛變色。

「元氣之橋!音速拳!」七公主甚至驚呼出聲,彷彿看到了鬼般,美眸瞪得大大的。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宮千羽不敢硬拼,他腳踩奇步,瞬間就到一旁。可是葉銘速度太快了,他瞬步微移,依然位於他的對面。此時的宮千羽已經沒辦法閃避了,可他又不敢接葉銘的牛毛勁,於是危急關頭他狠狠一咬牙,一指點向葉銘眉心。

他施展出了庚金指中的殺招,想用攻敵必救的辦法,化解葉銘這一拳。

可惜他錯了,葉銘壓根就沒閃避,仍舊一拳打過來,一副要與之同歸於盡的樣子。

宮千羽幾乎想破口大罵,有這麼打架的嗎?他可是黃金世子,地位尊崇,豈會輕易與人玩命?萬般無奈,他只好中途放棄了庚金指,轉而一拳封了過去。

可讓人憋屈的是,他才一拳打出,葉銘的人卻彷彿虛幻的影子,突然不見了,他那一拳也就打到了空處。下一個剎那,他就感覺一隻手掌,輕輕抵在了他的后心,宮千羽頓時面若死灰,渾身都松馳下來,淡淡道:「我輸了。」

葉銘剛才施展幻步,以幻影迷惑了對方,他的真身卻悄然到了宮千羽背後,從而一舉獲勝。見對方認輸,他收掌退開,淡淡道:「承讓。」

宮千羽深深看了他一眼,他不愧是黃金世子,倒有些氣度,向葉銘拱手道:「不朽神殿的傳人,當真名不虛傳,宮千羽心服口服!」

葉銘倒有幾分欣賞宮千羽了,他微微一笑,從七公主手中拿回凈元血花和三寶蓮蓬,道:「如此,我就不客氣了。」

盧道一搖了搖頭,對宮千羽道:「宮兄,神土傳人果然可怕,是我們大意了。」

葉銘目光落到齊天柱和田無忌身上,冷冷問:「二位似乎也想參與?你們是一起上,還是單打獨鬥?」

齊天柱和田無忌的臉色都不好看,他們的實力不比宮千羽強多少,單打獨鬥絕對沒有勝算。二對一的話倒有幾分把握,可同樣得付出巨大代價。弄不好,反而會讓其他人漁翁得利,那就不美了。

因此即便不爽葉銘的語氣,二人還是朝他拱拱手,都說:「葉兄,我二人看走眼了,收回方才的話。」

七公主趁機道:「葉無敵,事情就到此為止吧。我們來此是為了尋機緣,而不是爭強鬥狠的。」

葉銘微微一笑:「七公主有命,在下自當遵從。」

宮千羽是真的服了葉銘,他道:「咱們已經在此逗留好幾天了,目前尚無發現。如今多了一個葉兄,我們是不是一起合計合計,看能不能找到突破點?」

盧道一也點頭道:「說的是,這麼乾耗下去也不是辦法,大家一起想想辦法。」

其餘人都無異議,七公主沉吟道:「太乙教設下此處,是為了培養教中弟子,絕不會平白無故將咱們困在此地……」

此時,北冥對葉銘道:「主人,我觀察了一下,此殿設有禁制,想要開啟禁制,必須將之激活。主人身上有通行令牌,說不定就能激活禁制。」

葉銘覺得有理,當即對眾人道:「我建議大家把通行令牌取出。」

眾人心中一動,立刻就明白了葉銘的意思,紛紛從儲物武具中拿出令牌。葉銘有七枚通行令牌,其餘五人共有二十三枚通行令牌,合起來有三十枚。

當三十枚令牌出現之後,它們彼此之間似乎生出了感應,立刻發出幽幽奇光。之後殿頂射下一道青輝,化作一片人形光影,是一位古服高冠,儀錶堂堂的中年人。

七公主驚奇地道:「居然是意念留影,這個人生前起碼有著道尊的修為!」

就見那光影形態的中年人面含微笑,道:「你們能夠進入太乙殿,說明都是資質上佳的弟子。接下來,你們將被傳送至妖魔戰場,在那裡接受磨礪,斬殺妖魔,積累功勛。功勛達到一百萬點之後,通行令牌會自行送你們返回第三層,接受深造。」

聽到此處,七公主忽然想起什麼,驚懼地大叫道:「快丟開令牌!」

宮千羽等人還在猶豫,葉銘已經果斷地把令牌丟在地上。他一這麼做,其他人在短暫的猶豫之後,也紛紛效仿。然後,大夥都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了七公主,質詢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七公主舒了口氣,道:「我想,我已經知道妖魔戰場是什麼地方了。」

宮千羽拱拱手:「請七公主指教。」

七公主道:「你們應該知道,五大皇朝都脫胎於五行神朝吧?」

田無忌點頭:「五行神朝曾經輝煌無比,想當年連四大神土都要對五行神皇稱臣,簡直就是威伏三界。可惜昊天作亂,五行大帝不幸身亡,導致諸侯並起,最終一代神朝分崩離析,成為歷史雲煙。」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七公主道,「區區一個昊天教,根本無法動搖神朝根本。其實昊天作亂的時候,有大量的異域妖魔攻擊天元大陸。五行大帝親率大軍征討,彼時,各大教門,四大神土,也派出大量高手,隨大帝出征。五行神朝與妖魔大軍交戰的地方,位於一處時空裂縫裡,那個地方稱之為妖魔戰場。」

「五行神朝歷時百年,付出了慘重代價,折損了無數高手,甚至五行大帝也受了重傷,這才將妖魔大軍盡數斬殺。正因如此,昊天教才能趁亂崛起。若無妖魔入侵,昊天教只怕早就被抹殺了。」七公主道。

葉銘聽后,頓時一陣后怕,道:「如此說來,現在根本就不存在妖魔戰場。太乙教是五行神朝時期的大教,自然而然就把妖魔戰場當作歷練弟子的地方。然而事過境遷,如今沒有五行神朝,更沒有妖魔戰場……」

「等等!」說到此處,葉銘突然想起什麼,「你們可聽說過魏劍風此人?」

幾人相視一眼,最後宮千羽道:「我們不認識此人,葉兄想說什麼?」

葉銘道:「魏劍風正是一次秘境開啟時,進入此間的人,他應該也來過這裡,而且從中獲得了機緣。所以,我懷疑妖魔戰場依然存在!」

眾人一驚,妖魔戰場還在?七公主立刻道:「不可能!早在五行神朝時代,妖魔就被消滅乾淨了,現在不可能存在什麼妖魔戰場了。」

葉銘沒說話,他來到那光影中年人面前,拱手道:「前輩,弟子有一事相詢。」

中年人是強者的意念留影,擁有一定的智慧,他立刻微笑問:「你有何問題?」

葉銘:「如果妖魔戰場沒有了妖魔,那我們如何返回?」

中年人道:「若無妖魔,可用五枚通行令牌布置一次性傳送陣,從而直接返回外界。」

聽了這番話,葉銘這才明白,為何魏建說至少要拿到五枚通行令牌了,看來那魏劍風果然進入過第二層!他立刻將自己的七塊令牌撿起。其餘人的動作也不慢,紛紛撿起自己的令牌。

葉銘「嘿嘿」一笑,道:「你們想必也聽到了,只要有五塊通行令牌,就可以直接從妖魔戰場返回外面。也就是說,我們完全可以去妖魔戰場碰碰運氣。就算那裡沒有妖魔的存在,我們也一樣能回來。如果有妖魔就更好了,我們可以斬殺妖魔,獲得功勛。」

六個人中,田無忌和齊天柱的臉色不太好看,因為他們兩個分別只搜集了四塊通行令牌,還差了一個!兩個人看了一眼葉銘,田無忌第一個開口,道:「葉兄,你手中的通行令牌,能否讓給我們?我們願意用寶貝交換。」

五塊令牌和七塊令牌,並無區別,葉銘沒打算留著,於是「呵呵」一笑:「當然可以,就不知道你們用什麼東西換?」

田無忌咬了咬牙,然後猶猶豫豫地從懷中取出一個巴掌大的金色小人,道:「這是天工教打造的一尊感應金人,只要輸入一道元勁,就可以輕易操縱它,如指臂使。武君之下,金人可以發揮出和主人同等的戰力。」

葉銘不說話,只是冷笑,顯然覺得這玩意不太值錢。只是一個同等戰力的金人傀儡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田無忌黑著臉,又拿出一張繪滿了奇異蝌蚪文字的金色符籙,道:「這是一道皇級銘紋符,可在兵器之上,烙印一道加成銘紋,使之變成寶兵。此銘紋,能使把使用者的元勁,增幅三成。」

七公主驚呼道:「增幅三成?那麼厲害!」

田無忌冷笑:「這可是皇級銘紋符,增幅三成不算誇張。」然後對葉銘道,「葉兄,當今天下,銘紋師稀缺無比,此符的價值,絕對不在王級武具之下!」

葉銘日後要修鍊兩儀劍法,正缺一柄寶劍,這符留著一定用得上。於是他點點頭:「好吧,銘紋符加上感應金人,我勉強接受。」

田無忌肉痛無比地送上兩件寶貝,從葉銘手中換取了一枚通行令牌。

齊天柱知道這回不大出血是不行的,他嘆了口氣,從儲物武具里拿出一柄長達一米半開外的黑色重劍。劍刃有兩掌寬,表面有魚鱗般的暗紋。持劍在手,他似乎頗為吃力,需要雙手握持。

「葉兄,此劍名『龍甲』,是我朝第一鑄劍大師歐冶奇老先生,用萬載鐵母和九塊黑龍神的鱗片,歷時九年打造而成,重達三萬八千斤!」齊天柱道,「葉兄若願意,可用一塊通行令牌交換。」

進入妖魔戰場,有可能遇到巨大機緣,齊天柱自然不肯錯過,希望換取一塊。

葉銘眨巴下眼睛,道:「劍是好劍,可惜太重了。劍走輕盈,這麼重的劍,我怎麼使?」

七公主眼看齊天柱臉色難看,似乎要暴發的樣子,她立刻道:「葉無敵,你若把重劍使好了,威力不是更大?齊兄對此劍視若珍寶,你就不要貪心了。」

葉銘原本還想要齊天柱出點血的,不過既然七公主發話,他也就不再堅持,道:「好吧,就給七公主一個面子。」

七公主微微一笑,似乎對葉銘的話很受用。

雙方交換后,葉銘單手握著龍甲劍,當即舞了一個劍花。漫天黑光流轉,森冷的劍氣撲面而來。不過劍太重了,就算現在的葉銘施展起來,也頗為吃力。

「不知給它烙印上皇級銘紋符,效果如何?」他自語道,當即取出田無忌的那道皇級銘紋符,在暗中詢問了北冥后,就往裡面輸入了一絲元勁。

銘紋符立刻光華大漲,而後化作一道龍形符光,靜靜懸浮空中。葉銘連忙往下一按,把符光按入龍甲劍上。

「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