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眼前的事情已成事實,小傢伙的態度也很是誠懇,不管他有沒有別的目的,現在他要認自己為主,卻是既定的事實,不管他是和目的,從現在開始,自己身邊有了一個強大的保鏢。

未分類俱樂部

現在自己在葯神谷中還面臨很大的危機,勾魂散人就藏在葯神谷的某個角落,若是知道自己還活在這個世上,他一定會想盡辦法來劫殺自己,他接到的任務,還從未有過失敗的先例,自然不會讓自己壞了他的名聲。

現在有了一個變態的造化小子在身邊,自己再也不用害怕勾魂散人這個潛在的危機,可以放心大膽的對付冷少沖和舞宏了。

「你當真要認我為主?」齊天認真的看著造化小子的眼睛,問道。

「絕無二心!」造化小子眼神清澈,看上去還帶著一股稚嫩之氣,這和他高絕的手段極不相符,齊天在他眼睛中只看到了真誠,並無其他的東西。

但他還是謹慎的說道:「就憑你一句話,我就能相信你么?」

「少爺若是信不過我,可以魂魄認主。」

「魂魄認主?」齊天眨了眨眼睛:「怎麼個魂魄認主法?」

造化小子沒有說話,他站起身來,雙手合十,身體一震,急速的旋轉起來,隨著他越轉越快,腦袋上冒出一股氤氳的氣息,一團拳頭大的五色光球,逐漸顯露出來。

齊天感覺到那團五色光球,散發著陰冷的氣息,它出現的一刻,一股龐大的威壓瞬間充滿整個銅牌空間,彷彿這片明媚的空間,突然變成了九幽地獄一般的存在,讓他不有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造化小子停下身體的轉動,雙手做了個環抱的動作,那團五個光球,徑直逐漸縮小,空間中的陰冷之氣也全部被收入氣團之中,空間逐漸恢復以前的清明。

那團五色光球已經縮小到只有一個核桃大小,然後就見造化小子伸手將那團光球迅速抓在手中,猛地一握,光球被這一握之力變成了一個指甲蓋大小的圓珠。

沒等齊天看明白造化小子要幹什麼,只見他已經身形一動,飛臨到齊天的頭頂,一把將圓珠打入到他的腦海之中。

圓珠進入齊天腦海的瞬間,便自行融入他的神識海,依附到每一個神識細胞上,緊接著他便感覺一股龐大的信息,直接湧入自己的記憶之中。

一幅幅畫面在腦海中快速的閃過,造化小子的來歷、生平、以及如何使用造化神爐煉器,等等一劫複雜的信息,幾乎在一眨眼的時間中,便烙印到了齊天的腦海中。

由於信息量太過龐大,衝擊得齊天不由自主地悶哼一聲,嘴角流下一條血線,他腳步踉蹌了一下,廢了好大的力氣,才讓自己重新站穩。

再次看向造化小子的時候,齊天覺得自己和他之間,竟然生出一種神奇的聯繫,這個小傢伙心中所想,自己都能第一時間探知。

齊天明白,這個小子當真將自己的一縷魂魄打入到了自己的識海中,甘心情願的受自己的控制。

「少爺,這回你該相信了吧?」造化小子臉色有點蒼白,看來剛才的一番魂魄認主,讓他耗費了不小真元。

「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如果我不聽從你的吩咐,只要你心神一動,我就會受到你想要的懲罰,甚至你想要我的性命,也只是一念頭的事情,我便會魂飛湮滅。」小傢伙平靜的說道。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齊天震驚的瞪大了眼睛,這小子為了表忠心,竟然將他的生命送到了自己的手裡,這個禮物有點太大了吧!

「沒有原因,我的命本來就是玉仙子救下的,你又是玉仙子留下的血脈,保護你就是報答玉仙子。」造化小子的這番話齊天並沒有懷疑,因為他能夠清晰感覺到造化小子心中所想。

「好!」齊天被造化小子的真情所感動,眼睛有些濕潤了,他一把抓住造化小子的手,蹲下身來,看著他的眼睛說道:「既然你這樣誠心對我,以後我若有所成就,必定會幫助你恢復到原來的境界,繼續你的補天大計!」

造化小子撇了撇嘴,臉上露出一絲鄙夷。

「你什麼意思?」齊天怒火中燒:「再敢說我是廢物,信不信我打你的小屁屁!」

「我信,當然信了,不過我說的是事實,你不可否認吧?」造化小子一副欠揍的樣子:「像你這個年齡,早就應該脫離凡俗之境了,你卻還停留在氣武境,修士的最低階段,不是廢物是什麼?」

「好小子,讓你還說……」齊天暴怒,追著造化小子在空間中捶打起來,直到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卻還是沒能碰到小傢伙一根汗毛。

「停……停下……」齊天站在廣場上,佝僂著腰,鼻子像個破風箱似的,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造化小子回過頭來,見到齊天樣子,忍俊不住的噗嗤一笑:「少爺,才跑了幾圈,就將你累成這幅樣子。」

「跑了幾圈?你小子不識數啊,最起碼也有幾百圈了吧,本少爺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齊天一屁股坐倒在地,他本就沒有實心實意的要打造化小子,只不過是想看看他的反應,會不會對自己還手而已,若是想教訓他,齊天只是一個念頭就能讓他服服帖帖。

齊天調整了一下呼吸,指著小傢伙說道:「我不打你也可以,你現在馬上給我煉製一把靈器來。」

「少爺,你不是開玩笑吧?你讓我煉製靈器?我可是名揚凌霄界的煉器高手,連天都有能力修補的存在,你竟然這樣侮辱我,讓我煉製靈器?」

齊天臉色一寒:「廢話少說,讓你煉你就煉!」

見齊天當真有些怒了,造化小子吐了吐舌頭:「煉就煉吧,發什麼火呀。」

「不過我倒是能夠理解少爺的心思,你現在只不過氣武境的實力,靈器在你手中,也發揮不出應有的功效,更高級別的兵器,更加駕馭不了。」造化小子背著雙手,一雙小短腿邁著四方步,一邊向煉器爐走著,一邊搖頭晃腦的說道。

「你不說話能死啊!」齊天一臉無奈,看來自己有必要抓緊時間修鍊了,要不然面對一個這樣貧嘴的小傢伙,以後還不被他氣死。 「少爺,忘了問你一件事。」快要走到煉器爐前的時候,小傢伙突然轉過身來:「你是要一把什麼樣的兵器?開山斧、無雙刃、勾魂劍還是霸王槍?」

「我要那些幹什麼,威力不夠,照這個樣子給我從新打造一把。」齊天掏出自己煉製的那把手槍來,他有意為難一下造化小子,你不是威震凌霄界的練器大師嗎,你不是連天都有實力修補的大能嗎?老子今天就殺殺你的威風,看你能不能給我造出一把手槍來。

製造手槍可不像打造冷兵器那樣簡單,只要修為夠高、技術夠硬就能打造出超級的兵器,手槍卻是一個工藝複雜的東西,光是零部件就有幾十種,而且還要做到每一個零部件都不能有分毫誤差,要不然就是一把廢鐵,根本起不到殺人於無形的效果。

「這是個什麼東西?」造化小子接過齊天扔過來的手槍,反反覆復的觀看著,甚至將神識都透入手槍之中,也沒有發現它的神奇之處:「少爺,你不是還在貪玩吧?竟然要我給你打造玩具?怪不得你的修為沒有長進,原來你的心思都用在這種無用的東西上了!」

造化小子擺出一副諄諄善誘的姿態,對齊天大放厥詞。

「什麼玩具,你小子是不是真欠打?」齊天騰地一聲從地上跳了起來,指著造化小子的小腦袋說道:「現在立馬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必須要做到和這柄手槍一模一樣,要不然……嘿嘿,本少爺家法伺候!」

「好吧……」造化小子無奈,誰讓自己剛才一時衝動,竟然讓這小子魂魄認主,這時候想要反悔也來不及了。

「不過……」小劍靈翻看著手中的這個被齊天稱作手槍的東西,猶豫了一會,說道:「少爺,能不能告訴我,這東西是幹嗎用的?」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齊天沒好氣的說道,齊天知道,對這小傢伙就不能擺出好臉色,要不然他回跟自己墨跡個沒完沒了。

「好吧。」造化小子說完,身形一動鑽進了煉器爐中,高大笨重的煉器爐突然劇烈的搖晃起來,上面的符文金光爆閃,竟然脫離煉器爐的器身,懸浮在它四周,快速的旋轉起來。

煉器爐的本體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變小,時間不長已經變成了一個只有一尺來高的小爐子!

齊天目不轉睛地盯著縮小了身形的煉器爐,心中湧出驚濤駭浪:這個煉器爐還真能變化形體,這東西和唐三藏收養的那隻猴子手中的鐵棍,也有得一拼啊。

就在這時,煉器爐中突然生出一股吸力,大殿中竟然緩緩飛出一塊黝黑的礦石,齊天定睛一看,這塊礦石有些眼熟,竟然是自己搬了好幾次都沒有搬動的那塊礦石!

齊天雖然早就知道造化小子的手段不低,但還是對眼前的現象驚訝萬分,這裡可是距離大殿有近百丈的距離,煉器爐中生出的一股吸力,就能將自己費儘力氣也搬不動的礦石吸過來,這需要多大的力量啊!

感嘆的瞬間,那塊礦石已經飛進了煉器爐中,煉器爐突然散發出一道金光,將它的本體籠罩在內。金光十分濃郁,齊天看不到裡面的情況,只聽到裡面傳來真真的轟鳴聲,還不時的噴射出一股股青煙。

齊天好奇的向煉器爐走去,想看看它究竟是怎麼煉器的。

剛跨出兩步,造化小子便跳到了齊天的面前,煉器爐也恢復了平靜,金光收斂、符文附身,和原來的樣子一模一樣,從新變成了那個又高又笨重的煉器爐。

還沒有等到齊天說話,造化小子伸出手來,一柄閃閃發光的手槍,出現在齊天的面前:「少爺,看看合不合你的心意。」

齊天接過這把手槍,不由得心中暗贊一聲:好!

這把槍外表華美無比,上面金光繚繞,握在手中一股清涼的氣息瞬間傳遍全身,讓齊天舒服的差點呼出聲來。讓他更加想不通的是,他明明就看到這柄槍的原料是那個其重無比的礦石,但是現在他拿在手中,卻感覺不到有多重!

尺寸大小和齊天那把槍一模一樣,只不過要比齊天那把槍精緻的太多了,光看表面,竟然給齊天一種天壤之別的感覺。

跟這把槍一比,自己造出的那個東西,就是一個垃圾存在,連小孩玩具都不如的廢鐵。

造化小子果然強大,怪不得自稱能夠補天,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就煉製出這樣精美的一柄手槍,若是回到地球,他絕對是稱霸軍械界的頭號人物啊!

「不錯……」齊天剛要讚美幾句,他卻突然楞在當場,一種哭笑不得情緒悠然而生,禁不住爆了粗口:「你他奶奶的弄的是什麼東西!這能用嗎?」

齊天發現,這柄槍只是外形和自己製造的手槍一模一樣,裡面根本沒有任何零部件,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整體!

說句不中聽的話,這柄槍也就是一個鐵疙瘩,被巨大的外力壓縮成了手槍的樣子而已。

「怎麼不能用?」造化小子有點莫名其妙,不知道齊天為什麼突然失控:「不是比你給我的那一把好看多了嗎,而且我已經將裡面的器靈激活,能讓你使用起來非常方便,拿在手中感覺很輕,但是它本身卻重達千斤,當成暗器使用,再合適不過了。」

造化小子說著,搶過齊天手中剛打造好的『手槍』,手臂一楊,『手槍』脫手飛出,帶著一股駭人的勁風,向著遠處一棵大樹射去。

「轟隆!」

一聲大響傳出,那棵兩人合抱粗的大樹,竟然從中折斷,轟然倒下!

飛出去的『手槍』卻在半空中一個盤旋,再次回到造化小子的手中。

「威力怎麼樣?難道少爺還不滿意?」造化小子得意洋洋的看著齊天說道。

「不是這樣用的!」齊天無語至極:「真不知道該給你如何解說。」

齊天掏出一些製造子彈的材料,找一個石凳坐下,開始製造安裝起子彈來。沒辦法,剛才對付冷少沖的時候,一股腦將子彈全部打光了,若是不親眼讓造化小子見識一下手槍的威力,他還真不知道手槍是怎麼使用的。

「這些都是什麼東西?」

造化小子湊到近前,好奇的問道。

「給你說了你也不懂。」齊天沒好氣的說道。

時間不長,十幾顆閃著光芒的子彈已經完成,齊天將自己的手槍要了過來,對造化小子說道:「過來,看仔細了。」

動作麻利的將一顆子彈裝到彈夾中,瞄準遠處的一刻大樹,開保險、上膛、射擊,一氣呵成,動作輕快流暢。

這回輪到造化小子驚訝了,他剛才清晰的看到齊天將一顆小小的一頭尖尖的物體放進了手槍之中,只見他只是動了動手指,根本沒有費半點力氣,便聽到手槍中發出一聲輕微的撞擊聲,那顆尖尖的物體瞬間飛射而出,眨眼的功夫便一頭鑽進那顆幾十丈開外的大樹之中,在樹身上留下一個冒著青煙的小洞!

造化小子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這個東西是一個發射暗器的裝置,這可比那種不入流的含沙射影裝置厲害多了,這東西就是一個殺人於無形的兇器,是真真正正的暗器之王!

造化小子看向齊天的眼睛中充滿了不可置信,這小子明明看上去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傢伙,怎麼會研製出這樣厲害的暗器裝置?

就連造化老人那樣的超絕人物,都沒有研製出這樣厲害的暗器,這小子是怎麼做到的?

他現在才是氣武境的境界、人生剛剛開始起步,就有如此煉器成就,將來隨著他閱歷、武功不斷增加,定會製造出威震整個天下的超強兵器來!不愧是玉仙子的骨肉,他的前途無可限量啊!

在這一刻,造化小子不敢再對齊天存輕視之心,這小子的煉器天賦可謂前無古人啊,別說是造化老人比不上他,就算遍尋整個凌霄界,也不一定能有人和他匹敵,造化小子從來沒有聽說過有誰能夠煉製出這樣的殺人兇器來!

「少爺……」造化小子一臉崇拜的看著齊天:「這個叫做手槍的玩意,你是怎麼煉製出來的?」

「自己琢磨去。」齊天大手一擺,將自己的手槍扔到造化小子的手中:「沒聽說過一句話嗎,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你不能什麼事情都來麻煩我,本少爺可是忙得很。」

齊天說完,坐到石凳上開始製造起子彈來。

造化小子欲哭無淚,小嘴一撅暗道:有那麼一句話不錯,但是你也沒有領我入門呀,我現在連門都沒有入,你讓我怎麼修行?

看著齊天一張面無表情的臉,造化小子無奈,既然他已經這樣說了,就是不打算給自己說明這種東西的製造方法,可能是自己以前在他面前表現得太過強勢了,這時候他要報復我一下吧。

造化小子拿著手槍,坐在煉器爐旁邊,有一下沒一下的翻看著,一時間不知道從何處下手。

齊天在遠處看著造化小子的囧樣,心裡樂開了花,你小子不是練器大師嗎,你倒是給我把手槍煉製出來呀! 齊天躲在銅牌空間中和造化小子悠哉悠哉的戲耍著,卻不知道葯神谷現在已經亂成一鍋粥。

葯神谷弟子被天雷毫無徵兆的降臨嚇破了膽,天雷附帶著的那種毀天滅地的氣息,還在葯神谷迅速蔓延。

軍堂和刑堂幾乎傾巢而出,維持葯神谷的治安,才沒有讓葯神谷弟子陷入無法控制的地步。

剛才那道雷電的動靜實在太大了,不光是驚動了葯神谷安心修鍊的眾弟子,甚至連各堂堂主、以及谷主都親自來到了事發現場。

幽魂谷中,到處都是滾落的碎石,碎石下還壓著不斷掙扎的蛇蟲,場面慘不忍睹,一副末日降臨的景象。

當谷主琴雲鶴、財堂堂主慕容鑫磊、刑堂賀鵬飛、器堂齊倉海來到幽魂谷那處被天雷劈出的深坑時,幾人被眼前的情景徹底震驚了。

一個方圓數里的深坑橫擔在幽魂谷之中,深坑中地下水洶湧而出,翻滾著滔天浪花,像是要衝出深坑的禁錮,淹沒整個幽魂谷一般。

深坑的四周空氣中充斥著一股令人作嘔的焦糊味道,裡面摻雜了很多東西,有蛇蟲屍身被燒烤的味道、也有岩石化成岩漿的味道……

深坑隔絕了通往斷天涯的路徑,幾人嘗試著飛躍這個深坑,到裡面探查一下情況,卻差點被坑中猛然生出的牽扯之力拉入下方的水流中!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齊倉海滿臉恐懼的看著那個截斷幾人去路的深坑。

「好像是仙罰。」谷主琴雲鶴到底是見多識廣,看到眼前的情形,結合深坑中留下的天雷氣息,一句話說出了事情的重點:「難道剛才有人在這裡突破飛升境?」

「突破飛升境?」慕容鑫磊、賀鵬飛、齊倉海齊齊一驚,有些不敢相信谷主的猜測:「不會吧,我們葯神谷除了谷主您之外,任何人的境界距離飛升境都要天差地遠,難道葯神谷還隱藏著其他高手不成?」

谷主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如果沒有任何在此突破飛升,怎麼會引下仙罰?

他仔細的探查著深坑的四周,突然間他發現距離深坑十幾里的地方,有兩個被燒成黑炭的身影,彷彿是方才遭遇了天雷的襲擊,被擊飛到了那裡,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賀堂主,將那兩具屍體弄來,查查他們的死因,弄明白他們的身份。」琴雲鶴指著兩具不成人形的屍體,對賀鵬飛說道。

「是。」

賀鵬飛答應一聲,召集幾名手下,順速向兩名躺倒在地、聲息全無的人影奔去,時間不長便將他們抬了過來。

「還沒有死?」

探知兩人還有生命跡象,谷主琴雲鶴立馬命人將那兩人的身體清洗一番,這兩人可是最直接的目擊者,這裡發生的事情他們一定親眼目睹了整個過程,所以不能讓他們輕易死去。

清洗過後,兩人露出本來面目,才發現竟是冷乘風和凌英傑!

令幾人吃驚的是,冷乘風竟然斷了一條臂膀!凌英傑雖然身體上並沒有殘缺,但是他現在也是呼吸微弱,面色死灰,生命之火搖搖欲墜,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

「這兩人怎麼無緣無故的跑到幽魂谷來了?」齊倉海疑惑的說道。

「先將人就醒再說!」琴雲鶴手掌一佛,發出一團真氣,將兩人包裹,讓他們盤膝坐倒在地,輸出功力,護住他們的心脈。

隨後手掌一翻,兩顆散發著氤氳氣息的丹藥,輕輕飄起,飛到了兩人的口中:「幫他們煉化陰陽丹。」

「什麼!」聽到陰陽丹的名字,慕容鑫磊等三人頓時臉色一變,陰陽丹可是傳說中的存在,據說是藥王萬里青獨家煉製,別人根本沒有能力煉製出來,相傳陰陽丹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功效逆天!

藥王萬里青早在百年之前就已經銷聲匿跡,陰陽丹也從此再沒有在天武大陸出現過,三人對於陰陽丹也只是耳聞,從未見過這種絕世丹藥。

沒想到谷主手中竟然還存有這樣的東西,並且他還一下拿出兩顆,送給自己的屬下服用。

在驚嘆谷主擁有陰陽丹的同時,也對他更加敬仰,對自己的屬下這般呵護,跟著他真是自己等人的福分。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琴雲鶴見幾人呆立當場,不得不當頭棒喝,讓他們清醒過來。

三人這才反應過來,急忙跑過去,手掌分別貼在冷乘風和凌英傑的背後,輸出功力,幫他們煉化陰陽丹的藥力。

時間一點點過去,半個時辰之後,凌英傑和冷乘風先後醒了過來。

「剛才這裡發生了什麼?」

琴雲鶴第一時間掠到兩人身邊,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