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班的侍衛來的地牢,看到沒有侍衛在這裡看守,就到處找了起來。

未分類俱樂部

「你看和我們接班的那兩個侍衛沒有,我怎麼沒有找到呢?」

「我也沒有看到,是不是太累,先回去休息了。」

「可能吧!對了你剛剛在找的時候,有沒有看到凌雲的大法師還在牢里沒有」

「沒有在意,他不在牢里,能在那裡,難不成還能飛了。」

「他可以我們這裡的重犯,要是出了差錯,我們誰都擔當不起,還是去確認一下,不然不安心。」說著他們就向關著大法師的那間牢房走去了。

兩人走過去,看了一下,有人在,也就沒有在意了,就回到侍衛間了。

「明天他們來接班的時候一定要好好說說他們,他們這也太不負責了,要是出了什麼事,那可怎麼辦。」兩個侍衛在那裡嘮叨著。

………..

另一個空間

收拾完了的若雲他們看著各門派都重殿里出來,回去收拾了一些東西,都啟程回去了,也打聽到慕掌門和靈王都沒有事了,都各自回去了各峰了,說回去看看有什麼有收拾的,好幫幫忙。

走在前面的玉婷停住了腳步,向身後的若有裝了過來。

「你身說今天的那個有是火有是冰的那個怪人到底是誰,像他這麼厲害的角色在人界或是砸魔界應該是個響噹噹的人物,怎麼好像沒有人認識他」玉婷疑惑的問著心不在焉的若雲。

「不知道,我也一直在納悶這事呢?他怎麼也會我之前比武所有的法術呢?他到底是誰,我又是誰?」若雲在那裡嘀咕著。

「若雲你說什麼,我沒有聽到,你能說大聲一點嘛。」玉婷看著還在走的若雲大聲的說道。

「沒有什麼,我在想一點事情。」回過神的若雲大聲的回到著玉婷的話。

「沒有事就好,我還以為你被嚇傻了也。」玉婷在那裡一本正經的說著;了話音剛落,就在若雲的身後偷偷的笑著。

「我們回去吧!」若雲沒有理會玉婷而是向凌霄峰走去了。

「若雲,你走慢一點,等等我。」笑完,反應過來的玉婷,看到若雲走遠了,急忙說道。 「找到了,終於找到了,原來我把他放在了這裡?」站在床後面的幕天,在床底下的一個盒子里找到了;當時師尊給他的時候也只是隨便說了幾句,只是說在萬不得已的時候才能打開,幕天拿到后還是很重視的,把他放在盒子里,有藏在了床底下,一直沒有去管他,時間久了,也慢慢的把他遺忘了。

「找到了。」子虛也高興的在哪叫著。

幕天拿著信坐在了床上,開始拆著信;子虛他們看到信找到了,也都回去坐了下來,看著幕天,什麼也沒有說。

幕天把信重信封里拿了出來,整理好開始看了起來。

「幕天當你拆開看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不在了,現在為師把一個秘密告訴你,當年我使用嗜天劍和魔尊在大戰的時候,看到了嗜天劍的威力后,心裡就對他產生恐懼,它能吸人精血,要是拿他的人心智不堅定,也很容易被他吞噬心智,從而被他控制,我當年受傷后差一點就被它給吞噬了,放在仙劍門心裡很不放心,要是被心懷不軌的人拿到了,把裡面的力量釋放出來了,到那時候生靈塗炭,也不是為師想看到的;我就把它交給當時很有名的一個鐵匠,他也是為師的一個好友,讓他把劍給處理了;後面他給我寫了一封信,說他把那把劍給融了后,又加玄鐵,打造出來了五把武器,並把劍里殘留的戾氣也一起封印在了這五把武器裡面,並有他和他的四名得意弟子各拿一把,后他就解散了自己的眾弟子,沒有過多久自己也跟著消失了,他說過要是以後需要此劍,可以找到五把武器和他的弟子,他們會用他交給他們的鍛造之法把劍重新鍛造出來;要是魔界攻打過來,你們不敵,可以去把武器找回來,好應對魔界的攻擊;幾把武器和後山上封印的嗜血珠的戾氣是息息相關的,他們彼此感應的道,只要在找武器的時候把嗜血珠帶上即可,可去取嗜血珠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裡面有劍上的戾氣封印在裡面,拿戾氣又吞噬人心智了力量,希望你永遠都都用不到它。」

「信上寫了什麼。」看到看我信在那裡發獃,子虛急忙問道。

幕天拿著信向他們走了過去,把信交個了他們,自己又回去坐了下來。

「你們看完信後有什麼想說的。」幕天看到他們都看過了信后,急忙的問道。

「現在我們仙劍門的敵人不只有魔界,還有那不知從哪裡來的那怪物,那怪物的實力可不能小視,看現在的情形也只要去找著那幾把武器了,不然以我們的實力就算能抵抗的療魔界,也抵抗不了那怪物,有嗜天劍在手,我們仙劍門和各派也會安心些。」瘋塵急忙的說道;快不得我之前去偷劍的時候沒有看到嗜天劍,還被傷了,原來是劍的戾氣搞得鬼,這可便宜了若雲那小子。

「可現在嗜血珠已經被黑衣人給打碎了,裡面的戾氣了被我們封印在了若雲的體內,現在要怎麼去找呢?」子虛急忙的說道。

「是啊!那現在還有什麼其他辦法嘛!」紫萱也在那裡說道。

「我覺得戾氣就算被我們封印在了若雲的體內,他和武器之間應該還是會有感應的,在說這次比武勝利四強弟會下山去歷練,剛好讓他們四人去找武器,這樣也可以磨練他們;而我留下來應對魔界的攻擊。」幕天想了想說道。

「也只有這樣,讓他們去試試,最起碼這樣還有一絲希望。」紫萱無奈的說道。

「讓他們多歷練一下,仙劍門的未來還要靠他們這一代弟子,希望他們坐一個好的表率吧。」子虛也在那裡說著。

「都說嗜天劍的戾氣威力很大,若雲他控制的住他體內的力量嘛!不要到時候武器沒有找到,他先被控制了。」瘋塵質疑的說道。

「若雲是我徒弟,他的品行我還是相信的,在說上次比武時,大家都是看到的。」子虛急忙站起來說道。

「你們也不要吵了,現在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了,也只有相信他們了。」幕天搶過話大聲的說道。

「也要給他們年輕人一些機會才行,要是機會都不給,怎麼知道他們行不行。」紫萱坐在那裡大聲的說道。

「好,那今天就先這樣了,此事就我們知道就可以了,其他弟子到時候下山的時候我會給他們安排任務的,你們回去的時候給各峰要下山的弟子說一聲,叫他們做好準備,後天就要以下山了;時間不早了,大家也早點回去休息。」幕天站起來看了看窗外,轉身急忙的說道。

「那師兄我先走了,」說完紫萱和瘋塵都向屋外走去了,只又子虛還在那裡走著。

「子虛我還有幾句話要說。」剛要起身走的子虛被幕天叫住了。

「不知掌門師兄還有什麼事情要安排嘛。」子虛急忙轉過身問道。

「也沒有什麼大事,今天的事情你回去和若雲說一下,讓他知道就好,其他弟我下山的時候我會安排的。」

「好,我回去會安排好的,請掌門師兄放心。」

「那你也早點回去休息。」

「那掌門師兄,師弟先告辭了。」

說完話的子虛向凌霄峰走去了;走在路上的子虛一直在想著什麼,一路上走的很慢,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回到凌霄峰。

回去的時候天都黑完了,大家都在大廳裡面等子虛,都還沒有去休息,看到有什麼安排。

「若雲和玉婷你們前面的比武表現很好,為師這段時間事情比較多,一直沒有時間說這事;剛掌門師兄說了,比武勝利的後天就可以上山了,希望你們把東西準備好,其餘也沒有什麼事情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子虛走進大廳看到大家都在,就大聲的說道;本來向叫若雲留下的,想了想,還是等一下等大家都休息了,我去找他吧,自從他來到仙劍門我們就沒有好好的聊過,趁這次找他好好聊聊吧。 子虛回到房間里,就坐在了那裡,好像在在你想著什麼。

「今天是怎麼了,看你一回來就心不在焉的樣子,是有什麼事情嘛?還是不捨得讓孩子們走。」剛進房間的柳薇看到子虛坐在那裡發獃,向前問到。

「是有一點不舍,從小就一直看著他們在我們身邊長大,突然就要走了,是有一些不舍。」子虛聽到有聲音,很自然的抬起頭看了看,看到是柳薇,急忙的說道。

「是啊!誰說不是啊!玉婷那丫頭我都不想說了,可從若雲來到山上后,雖說有一些調皮,但做什麼學什麼都還是很積極的,對我們也是很尊重,突然一下要走了,確實有一點不舍。」

「他們下山歷練,對她們好,在說他們早晚都會獨當一面,不可能一輩子在我們的看管下,我們應該高興才是。」

「不和你在這裡說了,越說越覺的不舍,我去收拾一下,時間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吧,後面門派的事情還多,還有你們忙的。」柳薇說完就向裡屋走去了。

「夫人我還有一點事,你忙完了,自己休息,不用等我了。」子虛說完就向房間外走去了。

柳薇沒有回話,只是在哪裡笑著搖了搖頭,就繼續向裡屋走去了。

子虛一出房間門,就徑直向若雲的住處走去了。

回來躺在床上的若雲怎麼也誰不著,滿老子都是白天的事情。

「誰?」躺在床上的若雲聽到有人敲門,急忙的問到。

「若雲你休息了沒有,為師找你聊聊。」子虛聽到裡面的回話,稍微加大也音量說道。

聽到是子虛來了,若雲急忙跳下了床,跑了過去把門開了。

「師傅,你怎麼還沒有休息,找我有什麼事情嘛!」看看門的若雲看到子虛,恭敬的說道。

「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想找你聊聊。」

「好,師傅請進來坐著在聊吧!」

「進就不進出了,我們去後山崖台上聊吧,等一下吵到其它人就不好了。」子虛說完,就轉身向後山走去了。

若雲在後面把門關上,就趕緊跟了上去;一路上他們什麼都沒有說,若雲就是一直跟著後面在走,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後山的崖台上。

「若月你還知道你來仙劍門有多久了嘛?」停在懸崖邊上的子虛停住了腳步,大聲的向後面跟著的若雲說道。

「師傅,從我上仙劍門開始到現在已經有15年了。」若雲覺得很奇怪,不知道子虛問他這事是什麼用意,可他有不好問,只好如實的回答到。

「是啊!時間過得真快,一眨眼間你都長這麼大了;帶你上山時的模樣,我現在都還記得很清楚,好像就是在昨天一樣。」

「師傅!你今天是怎麼了,怎麼說起以前的事情了。」

「沒什麼?就是想和你好好聊聊,你這不是快下山了嘛!」

「師傅!你放心,我下山一定會好好學習,好好修鍊,不會丟你和仙劍門的臉。」

「好!你還記得當年師傅在這個崖台上收你為徒時給你說的話嘛!」

「記得,我怎麼會不記得!」

若雲回想起了子虛當年收他為徒時說的話;若想入我門下,一定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

「記得就好,在和你說事之前,和你講一個故事吧!」

千年之前,天地間共分人界和魔界,人界主要分為人和靈兩個大族,人族主要以修仙門派仙劍門為首,靈族由靈皇統一管理,兩大族千百年來一直聯盟抗衡魔界。

魔尊一直想一統兩界,終於安奈不住自己得野心,傾巢而出向人界發起了最後的攻擊,把人界所有來抗衡得兩大族的能人義士都困在了仙劍門的天道殿里。

「幕天,你看,現在這種情況該如何是好,如今魔界已經攻打到山下了,我們損失慘重,再這樣下去,恐怕……」在天道殿內,一名老者正在極欲的說著,其中充滿了憤怒,一臉的憂愁。

「如今之際,看來只有請師尊太上大長老出關了。」看著如今的形式,帝幕天也實在無可奈何,只好請出閉關修鍊多久的師尊了。

不知道他會有什麼樣的辦法,可也就只有這樣做了。

「你們在此商量,我這就親自去請。」幕天也不清楚,師尊是否已修鍊完了,不然不是在這生死的緊要關頭的話,根本就不想去驚動師尊他老人家,要是不去那就只能等著滅亡了。

「是的,掌門。」

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當今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誰不是叱吒風雲一方。

聲音還沒落下,幕天的人影就已經消失在了眾人眼線,留下這裡的人,七嘴八舌的說這什麼。

要不是仙劍門地勢險峻易守難攻,又有結界保護,他們還那有這個閑心在這吵。

幕天來到後山的禁地之所,師尊太上長老就在此地修鍊,這裡聚集著天地間的靈氣。以免被人為的破壞,由仙劍門創始人夢魁在後山的山頂上設下了結界,作為仙劍門的修鍊之地。

幕天輕輕伸出手,微弱的動作,好似打開了什麼,四周的氣息變得凝固了起來,仔細看去,四周化出了一層結界;只要有人硬闖結界,裡面的修鍊的人也會感覺得到。

結界非常強,想要破解孰非易事,但也有破解之法,除了幕天之外也只有幕天親傳弟子才有機會學習到,要麼就是功力特別厲害的人,可強行打開,反之功力不足之人也會遭到反噬。

「幕天,你來此有何事情?」太上長老知道,要是來此處找他,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不然其它小事一定不可能來此打擾他。

「師尊,最近魔界群體而去,大舉進攻,如今已經殺山腳之下,可弟子門的實力與之相差甚遠,不可抵擋,剛與他交手,要不是眾師兄和靈族的高手一起上,才撿了一個便宜,恐怕早已死於他之手。」還沒說完,就見幕天一口鮮血吐在了地上,身體搖搖欲墜。

在眾人面前實在擱不下面子,死撐到現在,現在以無法壓制住的內傷,爆裂開來。 「好些沒!」只見一道人影閃過,幕天身邊出現一位白髮老者,正用手在他背上輸送著真氣。

「多謝師尊,弟子好多了。」得了真氣的運行,丹田也得血氣,原本要昏死過去的人,竟看著想沒事人一樣。

「你先去洞里好生修養,剩下的事就交給我了!」痴幕和諧的說著,包涵著一臉的慈祥。

「這怎麼行,師尊都親自前去了,我這個當弟子的怎麼能坐在這裡休息。」心知自己實力不足,可讓自己尊敬的師尊親自出手,難免還是有點於心不安,自己接手仙劍門百年來,雖說沒有更好的發展門派,可綿綿微博之力還是有的,誰知豈會有今日這般場景。

「去吧,等你傷好,還要執掌門派,現在給我好好養傷,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痴幕原本就很疼愛他,從小就刻苦修鍊,不怕任何困難,做什麼都迎難而上。

說完痴幕就慕天扶進了山洞裡面,在一個石台面前停了下來,把幕天扶在了上面坐下,就向山洞最深出走去了,越往裡面走表情越凝重,當他走到洞的最深處就停了下來,看著洞中散發著戾氣得劍,那就是上古神器噬天劍,他是由仙劍門得創始人夢魁封印在此的。

劍是沖何處來的並沒有說到,只是說劍的威力巨大,能吞噬持劍人的心智,不到萬不得已後人不可解除此封印。

劍飄出來的戾氣在不斷吞噬這痴幕的真氣,要不是痴幕功力深厚能壓制住戾氣,要不然真氣早就被劍的戾氣給吞噬完了。

猶豫了一下,向前取下了噬天劍,背在了背上,就御劍飛馳而去,只留幕天一個人在洞里療傷。

看著師尊的身影越來越遠,自己的傷勢還是太過嚴重,雖然可以自行療傷了,可難免還是需要一些時間。

天道殿內,眾人還在議論著,嘈雜的聲音很遠就能聽見。

痴幕來到大殿門口,咳嗽了幾聲,眾人才反應了過來。

「拜見太上大長老。」仙劍門的弟子齊聲喊到,其餘的人也跟著行禮,雖說有些人根本不認識,單單從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就知道他非同常人。

在加上仙劍門的幾位峰主都齊齊的喊到,那必然不假,就是傳說中的人物了!

「師尊,你可算出關,外面的魔物快攻破結界了,衝上山來了。」其一位急急忙忙上來說道,倒也是,畢竟是他弟子,還是自己來解說比較好。

看著裡面到處都躺著是人,大多都是重傷,看他們沒有一點氣力,只能躺在地上。有的正在療養著傷,也好不到哪去。

「給,紫萱,這是九仙療傷丹,給受重傷的人服下吧。」看著這種情況,心裡還是很傷痛,畢竟千百年來像如今這樣的場面,到時少見,畢竟仙劍門,那也是有著強大的實力,何止於現在這般。

「可,師尊,這……」心知這丹藥的修鍊,那是需要多大的代價。不是自己不願意救這些人,然而這丹藥的釀製需要的幾種仙草,那都是及其難尋的。

「去吧。」他好像看出了徒弟猶豫,急忙說到,以免讓他在眾人面前留下,見死不救的罪名,這可是他的弟子,當然希望他有一番作為。

「子虛,瘋塵,你們跟我一起去上下,紫萱留下來照顧眾人。」說完見痴幕就御劍向山下飛馳而去,他們也陸續跟了上去。

除了一些受重傷的人,其他的人也緊隨其後,一進盡己的綿薄之力,也看看痴幕法力。

來到山下,看見眾多的妖魔鬼怪,正在聚集著力量破結界,痴幕帶著弟子殺了下去,看著一路上受傷的弟子,痴幕心裡難免有點心痛。

然而魔尊好似不急似的,坐在一旁看著進攻的手下,自己卻坐在哪裡看著。

魔尊突然站起了身子,他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勢襲來。可幕天都已經受傷,還有誰能有這般強大的力量,難道是……

要不是劍仙門的人海戰術,導致他長時間動用真力,受到了一定的傷瘡,他早就攻上山去了。

魔尊感覺不對,想要重新理定計劃,可已經來不急了。

痴幕伸出手化出數掌,強勢向前而去,直逼魔尊所在之地

看到招式襲來,魔尊也不急不慢的,認真的看了看向他打來的痴幕,並迅速躲過了!

「痴幕,原來是你,幾百年沒有見還以為你早就駕鶴西去了」魔尊大聲的叫到。

「魔尊你都沒有走,我又怎麼能先你而去呢?」痴幕回答到

「都讓你親自出山了,看來是你們仙劍門無人了,看你們拿什麼和我魔界抗衡」魔尊囂張的說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